靈能與再世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佛教相信因果,講輪迴;人所皆知,在佛學上已經有無數解說,用不著淺陋無知的我來妄談,這堶n談的,不過是隨手摭拾的一些西方最新考證。  

先提一件,有一位瑞士女博士伊麗莎白卡柏勒露斯 Dr. Elisabeth Kübler Ross ,今年七月曾到加拿大溫哥華演講,在著名的奧芬大戲院講了六個小時,聽眾花了三十五元加幣一張門票去聽她講“死後的生命”,報紙與電視臺爭相訪問這位女博士,成爲轟動一時之特殊新聞。  

卡柏勒露斯博士是兼有兩個科學學位的瑞士學者,名聞全球,她有醫學博士學位,又有物理學博士學位,論著等身,她從一個完全的懷疑論者,轉變爲一個當前舉世聞名的支持“死後有生命”的學者,她創立了一個研究學社,獲得歐美各國不少學者參加研究。她和社友收集了將近五千件全球各角落的真實之輪迴與再生故事,均有地點人物爲證。此次來加演講,門票高至三十五元,甚至高過蘇聯波雪瓦芭蕾舞團演出,高過香港粵劇鳳鳴劇團名伶龍劍笙演出票價(前者門票二十五元,後者三十元),如此高昂門票,一般預料門堪羅雀,不料奧芬大戲院座無虛席,數千觀眾聆聽女博士演講種種真實的輪迴故事之後,很多人感動至飲泣,都說三十五元門票不貴,學到了不少人生真諦,值得捐出三十五元來支持這一個學社。  

女博士並未說自己是佛教徒,但是我聽她所講,處處都接近佛教思想,至少可以推斷她是受到佛教思想的影響。或者我更可這樣說:或許她並非佛教徒,但是因爲佛教思想是宇宙性的真理,卽執其一端,因果與輪迴,其實是宇宙的永痧u理之一,女博士以其追求真理之至誠,接近佛理了。  

事實上,瑞士智識份子近年來對於佛教研究者越來越多,較遠者就是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名作家,已故之赫爾曼。赫瑟 Hermann Hesse 。瑞士有相當積極研究的佛學研究社,不知卡柏勒露斯博士是否亦是佛社一員,抑或受些影響?不過,她聲明並非係以西方宗教爲出發點。  

女博士引述已故偉大物理學家兼數學家愛因斯坦遺稿之中數段,說明愛氏亦係相信因果至死後有生命之說。可惜女博士講得太快,而且其濃重之德語口音頗爲難懂,我未能記下該段引述,她今年將出版一本專著《死後生命與輪迴》,相信購得此書後,一切都可一一讀到,我正在密切留意之中。  

要一一提及她演講中所引述的真實故事,自不可能,只好等她書出版。

從數千聽眾擁擠爭聽演講情形來看,有一個發現,就是其中大多數是智識份子,其中不少我知道的大學名教授、工程師、醫生、律師、學者,其它多是大學生,少數是年長的社會名流,真是座無白丁,反映出西方社會智識份子的濃厚哲學傾向。這情形與香港、臺灣一般的想像完全不同,一般人多認爲西方社會是受了西方宗教影響,却不知西方智識份子已經覺醒,漸漸脫離了無法滿足他們哲學思想的西方唯物觀念與神權思想,轉而摸索追求真理與真知。越來越多西方智識青年接近探討佛教思想。任何有關禪宗的英文書籍,無論深淺,在美國、加拿大都成爲搶手的暢銷書。可惜佛教人士在美加的耕耘播種者仍然不夠多,未能普遍深入,這堶捧穔M涉及到經濟能力和很多因素,不在此文討論之列。  

總之,西方社會一般思想已陷入了迷惘彷徨,在覺醒的真空狀態之中,於是有頹廢消極的嬉皮士,有瘋狂的縱慾暴力,假如慈悲和平的佛理能夠普及,逐漸由智識份子普及於一般水準的社會,情形必然就不相同了,佛教大德人士請多發心吧!  

卡柏勒露斯博士提到人所皆知的“物質不滅定律”,她說宇宙的物質並不是真正的消滅,只是轉變成不同形態與特性的“能”。這一點是我所了解的。 

比如說汽油燃燒之後產生熱能與二氧化碳,熱與能工作之後,却並非消滅,只是散佈在空氣之中,成爲另一種形態。比如說一張紙焚燒以後,亦產生熱能和碳,紙的形態消失了,但是其散發的熱能和二氧化碳,仍然存在,只不過成爲游離狀態。任何物質莫不如此,只是轉位,並非消滅。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物理。  

生物的生命亦是由各種元素組成的,有水份(兩個氫一個氧),血液中的鐵質,骨骼中的鈣質、石灰、磷質,其它還有各種元素,如鎂、溴、銅等等數十種,與自然界中存在的百餘種已知元素並無不同。這些元素,從無機化爲有機,構成生命,後來又再分解重歸於自然,成爲自然界的無機元素,再被生命吸收,直接或間接,重組新生命,循環不絕,只是比例與狀態有異,只可說是轉位,不能說是消滅,這正是非常客觀的科學常識了,不過自然界各種元素組成有機生命之後,會產生更敏感的感覺與知覺,就是能力的一種,和生命所產生的熱與靜電,都是比無機元素更敏感的,無機物亦有感知,只是我們自以爲它們並非具有,元素若無知無感,怎會有質子量子之運動?若稱之爲物質特性,特性亦是知覺及反應。總之,無論是有情生或無情生,都是廣義之生命,都是有知有感,所不同者是知感之程度。 

我們砍斷一棵樹;都說樹不會叫痛,不會叫痛?仔細觀察看看吧!用不著顯微鏡也可以看見它的組織在痛楚中顫動,也可看見它的血液汩汩流出,雖然它並非赤紅的熱血,而現代的植物學家已經發現植物也有情緒反應會發出聲音了,我們砍碎一塊岩石,假如用電子顯微攝影,當可見到其原子在碎裂時的劇烈反應,不過我們不能領會它的痛苦表示罷了。  

所以我總是不願妄傷一命一物的,佛陀教訓我們不可殺生,在我的感受來說,當包括有情與無情兩種生命在內,我尊重那些比我們更悠久的生命,我可以感受到木石傳遞的痛苦,我母無論吃了什麼果子都十分珍惜地保留它的種子,盡可能替它們找尋生命的機會。  

由元素組成的生命,所產生的能,亦是循環轉化於宇宙空間的,能量與物質同樣不滅,只是轉位。狹窄的眼光認爲只有地球才有生命,亦認爲只有呼吸氧氣的才是生命,其實就單以在地球上而論,就已經有不少生命是呼吸碳氣的,很多植物就如此。我們焉可武斷缺乏氧氣的宇宙太空就沒有生命?英國天文學家最近宣佈發現宇宙中的星雲團團,大都含有氫氣與碳氣與組成有機生命之氨基,它們都有動態感覺。生命充滿了整個宇宙,怎可說生命局限於地球?我們的肉體雖離不開氧氣與食物生存,但是“能”是較少受到空間限制的,“能”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知覺是“能”的一種,無論我們如何的凡夫俗子,人人體內都會產生熱與能,僅僅在昨天我還聽到加拿大一位科學家在電視上說,我們人人都放射微波 (Micro-Wave),份量各有大小,一般人平均在千分之一瓦特左右,蘇聯科學家曾經公佈過用紅內線攝影人手指端放射閃電半寸的影片,溫哥華的虔誠佛友何君兩手發射靜電,爲佛友治病,引起美國哈佛大學學者前來拍攝實況,這些“能”,都是可傳遞而且能量不滅,只是轉位,集中或分散,在宇宙之中循環不息,生生不已。  

基於這些粗淺的了解,我很容易聽得明白卡柏勒露斯博士的演講,她說生命死亡,只不過是狹義的說法,其實是生命的轉位或改組,生命之元素返歸自然,生命之能進入另一形態,知覺與特性亦隨著“能”而不滅,她列舉了很多實例,她在電視上說:“若非積二十餘年窮究發現,豈敢犧牲我個人的國際學術名譽而輕言生命死後仍然存在?” 

她提及知與能可以離體,即是所謂的靈魂出竅,很多人都有過似夢非夢,看見自己已脫離肉體翱翔於樹梢,飛遊陌生地方,直到他日到達,猛然憶起曾經來過,這就是靈魂離體之現象。她說:生時魂能離體,肉體物化時,當然更能離體,論者有謂,人腦細胞全靠氧氣生存,肉體死亡呼吸停止,氧氣斷絕供應,不到五分鐘,腦細胞就死亡了,何來能力?  

論者是不錯的,但是忽略了一點:即是腦細胞早已經產生的能力不會消滅,只是轉位飄蕩遊離於宇宙之間。所以佛家勸人切勿在垂死骨肉面前哀哭驚嚇他,是有道理的,所以佛家勸人爲垂死者鎮靜唸佛誦經,幫助他集中最後的腦力冷靜聚形脫出軀殼,假如親人痛哭號啕,又以各種不必要之搬動驚擾他,他的腦力無法集中,能就散了,雖不消滅,卻失去了充分的知覺,遊離不知所以或迷惘附於畜體。 

女博士參考此說,她亦勸人勿以悲痛驚擾垂死親友,以助他脫出肉體,她說在她訪集之數千實例之中,得悉在平靜中逝世的死者,都有看見淡金色光明的感覺,但是在不安狀況中逝世的人,則見到黑暗,與女博士同來演講者之一,是一位死後復生的化學博士(名字我此刻記不起),他死後第七天在棺中復活,幸而尚未入土,得以發聲敲棺求救而被殯儀館人員救出,消息曾經轟動全美,這位化學師說起他的死亡之時,見到淡金色光芒,他十分喜悅地翱翔於光芒之中,他亦詳述經歷各種奇形怪狀的烈火冰山與刀山,甚似佛經常聽說的地獄。醫學界視該人爲奇蹟,某些教士却視之爲騙子而否定其真實。該人說他生還以後,現在對於佛教與大梵思想已發生前所未有之興趣。因而拋棄了他從出生後受洗的宗教。我當然無從根究他的故事,不過他現在有高尚教席,身爲大學教授,出來演講,不爲錢不爲名利,亦非傳教,只是爲了報告經歷,促助社會對於生命之研究,似無任何虛妄之可能。  

女博士最近在紐約一家大學(似乎是哥倫比亞,我記不清楚)與七十餘位來自各國的學術界人士舉行一次研討會,包括歐美著名的醫學家、精神學者、心理學家、化學家、物理學家、電子學家、光學家,都是知名之士。大家討論靈魂問題,亦就是知與能。在七十餘位學者重重監視之下,女博士被嚴格搜身之後,進入大學的一個密封絕緣的玻璃實驗室內,室內並無任何儀器,只有一張椅子供其作息。七十學者環觀玻璃室內,燈光通明之下,女博士進行打坐瞑目入定,不久她張目,向室外要求講話。她對七十目擊者說,她剛才已經神離軀殼,抵達舊金山某女士寓所內,見到女士在室內所做之家務,廚桌上有何種食物,爐子上煮著何饌,種種詳細背景,她均可一一講出,女士是座中旁觀者之一的親友,與博士素不相識,旁觀者立即長途電話詢問,證實女博士所講完全正確無遺。  

女博士說自己並無甚修爲,尚且可以將能力釋放出體外遠至三千英里之外,何況修爲有素的人呢?她說人人都有這種天賦能力,只不過都被物慾與肉慾所蒙蔽阻塞,又被憂慮所封閉。加拿大廣播公司電視記者班斯坦問她:“博士,妳真的身臨舊金山?”  

 “不是身臨”,她答:“是能到達。”  

 “是什麼能?”  

 “像微波一樣,可以脫出肉體,到達宇宙任何一處。”  

半信半疑的班斯坦又問:“你能自主飛遊何處嗎?” 

 “可以,但是能力尚微,未能完全隨心所欲。” 

 “你在抵達某女士寓所之時,有無移動她之物件?”  

 “我尚無此能力,”她答:“但是我知道有些人已經練到有此移物之能。” 

是神話嗎?是假話嗎?有七十餘位國際學者爲證全非虛言。在我是深信不疑的,因爲我自己也偶然神遊,曾經神遊過從未身至之妙法寺,我曾作一文敘述其詳,有關妙法寺的觀音小像之靈異等事,但是內明編者來函說恐有爲妙法寺自我宣揚之嫌,故此不願刊登該一小文。我亦神遊太虛宇宙,我見到巨大無邊的黑暗正在淹沒銀河系與宇宙其它星雲,我無法解釋,我不知道這些黑暗是什麼反物質?亦不知這一個宇宙以那麼巨大的速度,一瞬億兆光年,反時針方向朝左邊旋轉,趨向何處(以地球作爲觀察點)?我看見宇宙之外更有無窮宇宙,無窮的星雲,無窮的生命,可是我却不知我身邊周圍的瑣碎俗務,無法處理自己的生活,日夜爲生活爲環境奔波煩惱,多麼愚蠢!  

十月二十八日‘加拿大新聞社' (CP) 從多倫多發出之第七七五號電訊說:“靈魂是有的,鬼神是有的,魂附體,魂離體也是有的,加拿大安大略省立桂府大學 U of Guelph  社會學系教授鄔居理博士 Dr. Ian Currie  在其新出版之研究專著《你死不了》 (You Cannot Die) 之中,收集他十年來研究搜查之實例,證實確有靈魂。  

居理博士是加國著名大學的有地位學者,起先並不相信靈魂,十年前只是以好奇而且企圖廣泛調查來收集證據,反證靈魂學說之不合科學,不料收集越廣,了解越深,竟使他變成了支持靈魂學說。 

居理士在加拿大電視上說他的新書中提出四點結論:  

──人死後確有另一種形態之生命。  

──死後之另一形態生命繼續存在於宇宙之間,個別之知覺程度與創造能力各有不同。  

──死後之另一形態生命,即俗稱靈魂,確有再投生及輪迴。  

──輪迴不斷進行,但是並非由於偶然,而係由於因果,每一次輪迴均與前後之輪迴有關聯。  

居理博士是個科學研究者,本來相信某一宗教,但現在已改變其宗教思想,他並未說是否傾向佛教。但是很顯然他的發現已經與佛教異途同歸,旁證了佛教數千年來之真知。  

年方四十左右的居理博士,提出此論之後,不用說即刻引起加拿大不少教士之抨擊,此是題外,不必多談。  

居理博士在電視上說:十年前他前往美國密歇根州底特律(Detroit),訪問當時在彼主持一個醫務所及研究所之加里福尼亞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海倫萬芭哈博士 (Dr. Helen Wambach 萬芭哈博士其時已經是舉世聞名之“前生“研究專家,她用心理學眼光來研究數千位能知前生的人士。 

居理說:在萬芭哈博士的幫助指示之下,他集中精神追溯前生。他發現自己身在沙漠帳篷之內,背後有一座別墅。  

 “萬芭哈女博士叫我看我的雙腳,”他說:“我低頭一望,看到兩腳又瘦又小,竟是女子之腳,我雙手撫摩身體,發現我是個美麗的女性,年約十八歲,頭上有美麗的黑色垂腰長髮。” 

居理發現他前生原來是一個巴黎少婦,是一個古代羅馬軍官的情婦,時間在基督之前,後來又再發現自己另一次前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之士兵,身在戰場內被敵人刺刀刺死,他仍可感覺尖刃插入胃部之痛苦,他可看見自己屍體倒下,他感覺到十分困難才能掙扎脫出軀體。  

居理後來回到多倫多,在一位著名的非職業性心靈學家的幫助之下,一一追溯前生,竟一共能憶及前世六生之多,一切往事均細巨無遺,居理均一一予以記錄下來。有些心理學家說他是人格分裂,又說是精神失常,他都一笑置之,他說自己知道真到不能再真。從此他更努力求證,獲得全球千餘件再生輪廻之真實故事,我亦在期待著這本新書,居理博士甘冒被學術界及社會抨擊之險,公佈其經歷與研究報告,相信他洵無虛言。  

居理說:輪迴有轉世為人,有轉世為畜類,根據業力與善惡而人各不同,他說大多數人均已忘記本來,但是仍有不少人生而知道前身往事,轉生人身者,往往前生為異性,一生為女一生為男。

居理說:鬼魂附件體之事亦千真萬確,舉例說加拿大某大學一名男生對他自述被一女鬼附體,強迫其追求男子發生同性戀之性行爲,附體之女鬼感到滿足,但是他之本人則感到羞恥,只是無法擺脫,精神學家又說他是人格分裂,但該男生一切精神正常,智商力極高,而且心中十分明白。

居理說:“吾人常遇到之鬼魂,多係不自知肉體已經死亡之靈魂,或者不甘心死亡之魂,或係仍有未了心事,或係不捨親人,有些仍在人間滯留,游離無所,而不知道肉體之後仍有另一形態生命,亦有些係心中明白而返來安慰親人,叫人勿畏懼肉體死亡。  

再說回頭,卡柏勒露斯女博士所備之實例之一,就是美國有一個土著印地安少女在高速公路上撞車死亡,臨終時對馳來營救她的一個陌生白人男青年託付遺言,請他帶口信給她母親,少女說:“請叫我母親不要悲哀,因爲我父親已經來和我相聚了。” 

那位青年駕駛摩托單車,奔波數千里,抵達“土著保留地”地址,找到死者少女之母親,傳達口信,那位母親悲喜集,告訴那位青年說:“女孩的父親已經死了。”相證時間,女父斷氣之時,大約是少女傷重逝世之前一小時。  

博士說:真有其人其事,此事說明人的靈魂確實存在而且可以離開軀體。  

加拿大以出產電影明星著名,老兩輩的好萊塢金像獎巨星羅蒙馬西,是加拿大總督之弟,很多加拿大演員在本國無前途,却在好萊塢打出天下,不勝枚舉,例如主演《仙樂飄飄》(Sound of Music) 的男主角克里斯朶夫普魯瑪,曾經紅極一時的美艷女星葉鳳黛卡洛與卡洛貝克,都是加拿大人。老一輩的男星葛連福特 (Glenn Ford) 也是加拿大人,葛連福特以演出《胭脂虎》(The Loves of Carmen )出名,他最近已退休,年老的他公佈他自己能追憶前生六世之往事。一次是一八零零年代的牧場主人,三十歲時被人槍殺;一次是一八四零年代的鋼琴師,患肺病死於三十八歲;再前一生是法國御林軍士兵,二十四歲爲爭女人與人決鬥被殺;再前一生是英國水手,死於一六六六年;再前一生是三世紀之羅馬基督徒,被投入鬥獸場餵了獅子。  

去年得金像獎的女星菲爾狄娜亦在電視上公開承認自知前生,是個十七世紀的男子劇作家,故此她十三歲即突然能用古體英文寫作劇本。  

這些名人都已經名成利就,並無炫奇之必要,甘冒被譏之險,以本身聲譽爲賭注,公開自稱知道前生,我相信是有其誠懇真實的。  

零零碎碎說了許多,我只不過是想提供一些旁證,來談佛教的一小部分通俗觀念,當然我的智慧極低,佛學又未入門,難免有錯,只當是拋磚引玉吧!

 

 

 

 

延伸閱讀:

天使走過人間:生與死的回憶錄
(The Wheel of Life: A Memoir of Living and Dying)

書籍簡介http://law.aczc.com/read.php?640

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 M.D.) 是一名精神科醫生,也是國際知名的生死學大師。他多年從事臨終關懷工作的經驗,以及《論生死與臨終》(On death and Dying)等相繼推出的著作,協助許多瀕死病患安詳的面對死亡,更撫慰無數臨終病患親屬的心,幫助他們克服失去摯愛的傷痛,晚年更致力於愛滋病感染兒的關懷與照料。這本書就是她在生命的餘暉中回顧自己一生的真情告白。如今,面對自己的死亡,七十一歲的她,娓娓道來自己的一生,並闡述了她心中不變的真理──死亡並不存在。生命給人生最大的啟示,是提醒我們:珍惜「生命」當下的美好,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愛」。

本書共分為四部分,分別紀錄她少年、壯年、中年及老年的多采人生。閱讀她獨特、堅韌、充滿爭議但又充滿啟發的生命故事,就像經歷一場豐富的心靈之旅。


 




 

永懺樓随筆之二十七──靈能與再世
原載香港內明第82期:1979年01月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