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奇緣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有佛友來示問我為何自稱猴兒?是否屬猴? 

不是的,不是屬猴,只因自己猴媯U氣,乃自稱猴兒。我前往美國金山寺參拜,宣化上人有日忽然對眾徒說我像猴子,於是猴兒之名乃經合法了。吾若過訪,請小心收藏果品可也! 

上次談過蝙蝠聽法,地點在萬佛城,萬佛城在何處呢?其地位於舊金山以北約一百八十英里生命之谷,車行三、四個小時可達,位於山麓之下,風景優美,佔地兩百八十七英畝。城內古木參天,巨大西式樓宇共有四十四座,原爲一州立醫院,原名曼陀仙諾療養院。加州政府以開支太巨,乃將之拍賣,爲中美佛教會,即金山寺的宣化長老及高徒與佛家捐款購下,作爲佛教基地。此地原有醫院之設備,房舍永久,足可容納萬人,長老乃名之爲萬佛城。佛徒計劃在此開辦佛教大學,已在加州政府立案,校名法界大學,內設佛學研究院及譯經學院、虛雲大師紀念學院等等,門人之中,中美學者如雲,合力奮鬥,篳路藍縷,他日必有成就。  

猴兒以前向來未有機緣得識宣化上人,我幼時見過虛雲長老一次,被誡勿多言,自後噤然,亦不再有所見(以前已有文記述)。一九七六年六月,吾猴自加赴美,聞金山及萬佛之名,求見宣化長老不遇,乃往南加州營商,弄得一敗塗地,幾乎破產,至今煩惱猶未了,自南加州北返,再往金山,得恩師謝冰瑩教授之介紹函,再往金山寺求謁宣化上人,此次幸蒙上人接見,咱猴兒眼睛一向長在額頂上,見了多少高僧都從不跪拜的。猴兒生得一幅貧猴嘴,又刻薄,死愛抬槓,最不服人的,佛經是不懂,理也不通,就會拾人牙慧,用猴兒辨證法難倒了不知多少和尚。是以初見宣化長老,也是不甚爲禮的。  

誰知果然有緣,長老一席話,一談五小時,把猴兒降得服服帖帖,不由不上拜叩頭認師了。其實猴兒也不曾正式皈依長老,只是自家私淑,而喊師父,長老也不爲忤,而且頗爲縱容我放肆無禮。金山寺禮節森嚴,美籍華裔弟子,無論在家出家,見了長老,無不頂禮三跪九叩的,唯有猴兒唱一肥喏就罷,自此常跟在長老身邊,猴得他頭都暈了。吾猴有幸,自見長老後,幼年異目,似又逐漸恢復,時見異象,在萬佛城一住十日,胡言亂語,均能幸中,天天惹得百數十在家弟子來問休問咎,長老一再告誡,猴兒總是改不了嘴多的毛病。  

萬佛城之所在,有許多奇異之事,舉例言之,原地本無水源,醫院四十年來均仗自來水,歷年聘專家開井,均稱地下無水源,自改爲萬佛城後,長老請人開井,長老隨便指一處說:就在此處打井吧!打井公司乃依言將鋼管打下,半信半疑,猴兒到 達萬佛城之時,乃是深夜,不知有打井之事,猴兒是不大睡覺的,靜坐中聽到地下有水源潺潺,頗以爲奇,靜坐中再觀,則見有人打井,已經在表層三四十尺處,仍是無水,表層二十餘尺處則有些微水漬,但無大用,此層爲黏土,砂石,雜有赤鐵石及少許雲石,再往下去,須到二百尺下始有沙土,再下去方有水流,猴兒越覺好奇,乃再看深處,見兩百四十尺左右下,是一大水潭,深不見底,而蜿曲如河流,直通後山,與山頂一湖相連,吾猴此時似睡似醒,疑真似幻。

寺鐘響敲時,天色猶未明,僧人已做早課,猴兒驚醒,不知適才是在定中或夢中。突然又聞有人呼喊“救命”之聲不絕於耳,只見一人穿綠衣,仰臥於地,四肢掙扎,無法起立,奄奄一息,猴兒乃出房外,到膳堂找人,長老師徒均不在彼處,只見在家子弟在廚自顧做膳招待來賓,早膳時不見寺中一僧一尼,一問方知原來金山寺規矩,一日只吃午素一餐,早上及過午均不食,但仍招待來賓三餐。  

猴兒是個好吃鬼,早餐豈有不吃之的?大吃果子之餘,又聞人呼喊救命,又忽然看見一位和尚,倒臥房內痛苦呻吟,似是臺灣佛教訪問團來美訪問的臺北龍山寺主持心田法師,猴兒以爲呼救者乃此人,乃奔告宣化長老及臺佛訪團團長,說心田法師有病難,兩位長老初不相信,姑往心田法師室中一看,果見心田法師急病在床上呻吟,面色青白,嘔吐一地,兩師乃急送心田法師往金山寺就醫。  

而猴兒耳中猶聞綠衣人呼救之聲,百思不解,急尋小沙彌果童(美籍,十一歲),和他一同找弟子果詹(美籍)循聲找尋,我領他倆找到一門,果詹師兄開鎖一看,室內有一只綠黃色烏龜在地面仰天而臥,四肢掙扎,已經奄奄一息。烏龜一批,乃是眾弟子在唐人街酒樓買來寺中放生,正待次日送往某地河流放生,我全不知曉,亦未見過,此時才是初見,兩僧將它救起放回水池內,而猴兒突然又見某處有骸骨兩副,與果童奔視,則爲鴿屍兩具也。   

一日之內,異象何止十數,不及細述。美籍師兄硤[法師聞言,亦來訪我,猴兒因問此處是否正在開井?述及詳細形狀,硤[師兄大爲詫異,特爲驅車,導我去看長老指示打井之處,與開機器打井之技師交談,技師表示此處僅有表面二十尺之少許泥水,底下無水,他意圖放棄。  

猴兒性急,就一一將定中所見告知,期他勿半途而廢。技師與我爭辯良久,說此地數十年均未探出水源,何來水流?地質學者已多人主張此地絕無地下水云云,猴兒力言其妄,並指地下,每一層地層土質石狀之深度及水位等等詳情,一時熱烈爭辯,竟忘了一切,只就當前腦中所見,一一剖析,技師又邀另一資深技師來與我爭辯,我仍堅持,請其勿中途而廢,須在二百二十餘尺下始可汲上含沙之地下水,兩位美國技師將信將疑,吾猴乃邀他們明日再談,並指出明日出土之石質形狀。  

師兄硤[對我似有深信,導我環視全境,問我地下河流形狀,往來方向,猴兒此時已忘自身所在,但見地下二三百至四五百尺以下深處之地下水流,歷歷如在目前,乃追踪而行,歷時兩小時。師兄又問若再開幅井宜在何處,並碑誌其處,然後我忽如夢醒,異象全失,一無所見。  

次日早餐,打井技師來膳堂,恭謹之至,再問我多項資料,據稱昨日猴兒預言,均一一應驗,並問我是否研究地下水之地質學者,以後技師每日均來報知出土之地質果如所言,他們已經完全對我具有信心。至猴兒離去之時,該井仍未深達兩百尺,但後來果然在二百二十餘尺處噴泉湧上,水勢兇猛,每分鐘可汲出五百加侖,適如猴兒所見,而此山遠處,亦果有一湖,名曰清湖(Clear Lake)  

猴兒一步出萬佛城外,亦一如常人,全無異象,慢說是地下三百尺,三分也看不到的,此種奇怪現象,將如何解釋?百思千思也不知其由,萬佛城,金山寺,無人不知猴兒這些怪事,人人問我如何修得,我無以置答,連坐也坐不好,猴頭猴腦,修了什麼?經又不會唸,心又不正不定,有什麼境界?若說我有本事,却又看不見自身,看不見做生意會大賠本之事,煩惱無窮,這是有修爲的人嗎?我天天都在憂心懊惱,生瞋生念,這是佛弟子嗎?猴兒是無法解釋那些異象的,奇怪的是,只有在接近佛界之時,例如在萬佛城金山寺拜佛,才有這些奇境出現,一離開這兒就比全世界人都蠢笨,連個碰上面來的人都看不清的,連一加一也會算成了等於三,連日常的生活是世事都應付不來,您評評看,猴兒是什麼一回事?若有大德指示,甚爲感激!  

那打井公司技師,向猴兒要了地址,說將來再去別處若有困難,再來請教云云。真是要命!他哪知道我不是地質學者呢?又哪知我一出萬佛城外就其蠢如豬!  

長老不喜歡猴兒多嘴,告誡勿多言,但猴兒想這些事,與其說是我有何能,不如說是佛力所使,莫非假我此一朽料來顯示佛法之一端耶?我豈可畏懼世人之譏疑、嘲笑,而不奉聞於人世?  

區區之一點微末文名,又值幾何?我自知,金山很多人亦知,不是假造的,就有人笑我又何妨呢?

 

 

 

永懺樓随筆之九──《萬佛奇緣》

原載香港《內明》第59期:1977年2月1日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