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蛛記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猴兒二度參拜金山寺宣化長老,蒙長老他老人家慈悲留住寺中約有十天時光,在此期間,猴先鑒於金單寺師徒都是慈悲信佛之人,對於世俗經營都不甚注意。猴兒乃不揣冒昧淺薄,建議制定佛教基金會之章程大意,立案以確保中美佛教會屬下之諸項佛教事業,均列入在此佛教法人之管制下。舉凡其所屬之二百八十七英畝之萬佛城,佛教大學之籌辦,金山寺、譯經院、如來寺……等等均列爲佛教該會之“法人財產”,只供非營利之弘揚佛教之使用,永遠爲該佛教基金會所擁有,免得將來被任何人所顗竊。猴兒用英文打字打建議書二十多頁,嚕嚕嗦嗦,婆婆媽媽,建議這,建議那,向美國政府立案,自以爲以偏概全,思慮周到,拿出去向長老及諸大師兄獻寶。 

中美佛教會其實人才濟濟,美籍弟子之中博士不知多少,華籍弟子名學者亦多得數不清,那用得著猴兒來亂建議什麼呢?宣化長老就有那樣客觀雅量,居然召開大會來討論猴兒的建議書。師徒諸賢也真客氣,居然通過組織專案人員來研討猴兒的廢話,說要採用其中部分云云。這一來叫猴兒樂不可支,越發的沐猴而冠,大耍猴戲了。每天隨眾唸佛聽長老說法之餘,就溜到廚房去,把金山寺的冰箱搜個遍。在家弟子送來的果子,多半給猴兒偷吃過半,這隻咬一口,那隻嚐一嚐,猴性大發。金山寺諸師兄哪有不知之理?明知長老縱猴兒,大家裝作不見不知罷了。  

宣化長老應邀飛往羅省主持分院開光典禮,金山寺中靜悄悄,猴兒更是得其所哉了,又不用聽經,又不用做功課,又沒人管,妙哉妙哉!索性藏身在廚房之內,大偷其吃。師兄們各忙各的功課,猴兒忙偷果子吃,好不逍遙。  

却說猴兒這天晚上正在黑暗中摸向冰箱進軍,徒然又見異象。只見一個巨人,高及天花板,身披灰袍,頭上似有百眼,在膳堂內一閃而滅,吾猴這一驚非同小可,嚇得飛跑到三樓房內,不敢出來。  

自從這次之後,猴兒不敢再進廚房偷吃,漸而每晚均見此怪,都是一閃而逝,留心觀看,才知他出自後殿觀世音聖像座下,穿牆而過進入他殿。猴兒早經長老再三叮囑,不得再多言妄語,長老又不在家,猴兒更不敢聲張了。  

長老從難部回來,猴兒似見長老在飛機途中,乃下樓告諸師兄兩人,均答以未有電話,不知師父何時回來,猴兒催請打電話至羅省一問,果然長老已起程,猴兒問時,正是起飛之時。琩蒡v兄乃驅車攜猴兒去機場迎接。開車後,猴兒似見到老法師坐巴士回金山寺,乃告諸師兄,他們未信,大家仍驅車往機場迎接,却接不著長老,打電話回寺一問,果然師父已乘巴士回寺多時了。

回寺後,拜見長老。長老笑問猴兒何所見,猴兒問:“您老人家在羅省講華嚴經便講經了,何必又大放彩色泡泡如濛濛細雨呢?長老說:“怎麼你也看見了?”後來聽師兄諸人言,在羅省講經時,有一位女弟子曾聲稱看到彩泡從上空降臨,而他人却一無所見,相隔數百里,猴兒如何亦有所見?思之不可得解!  

長老又問猴兒尚有何異象,猴兒乃稟告看見灰袍巨人之事,並叩問此是何怪?長老笑云:“你看不透他?”  

猴兒搖首,長老乃命猴兒恭念楞嚴咒。長老云:“我叫你看清!”老人家亦入定冥唸,頃刻之後,長老開目問:“你現在看他有多大了?”  

吾猴閉目運神,但見灰衣巨人已縮小如拳,越縮越小,只有三吋大小。  

“你現在看到了吧?”  

“看到了,好像是──一隻蜘蛛!”猴兒邊看邊稟告:“全身黑色,眼睛很凶!好可怕!”  

“不要怕它!”  

“它是蜘蛛嗎?”  

“你看見是什麼就是什麼”。長老笑答。  

猴兒不信,向師兄們借了電筒,稟明長老可否往佛殿座下搜查一下?搜查佛座,實屬太不恭敬,有瀆佛尊,長老遲疑半響,仍是任由我前往,猴兒乃下樓到觀音菩薩寶座之下,翻開廉幕及滑門,電筒一照!赫然一隻巨蛛正在座下!正是黑白分明的,眼睛閃光,灼灼若火!  

猴兒嚇得飛奔而逃,稟告長老,長老說:“不要怕,也不要亂講!”  

猴兒遵命,果然不講,全寺更無他人得知。翌日,猴兒久住思母,亟欲返加,長老挽留不住,親送下樓,猴兒跪下叩首,抬頭見長老慈愛之笑容,猴兒只覺得別情難抑,悲從中來,淚下如雨。長老慰語有加,方才拜別,長老又命在家弟子果經開車送往金山寺車站。  

果經是美國人,他剛從奧立岡州來參拜長老,與猴兒才一面之緣,並未有機會交談,在車上才初次寒暄,果經居士送我至金山市區馬克街,時值天氣炎熱,車窗大開,談話中,吾猴突覺窗外飛來一物,撲落我右邊太陽穴上,猴兒敏捷,一伸手即將其捉住,隨即大驚放手,聽其落在我衣服胸前!  

此物何耶? 

全身黑色,背黑腹白,兩眼閃閃似火,一隻巨大蜘蛛也!  

猴兒驚怖大叫,面無人色,果經居士亦被我嚇慌,問是何事?  

猴兒無法解釋,又怕牠咬,所幸急中生智,從口袋中取出紙張一頁,捲成袋狀,將此巨蜘蛛罩住,而此踟蛛似無惡意,任由我處置。猴兒將之密封包好,請他帶回金山寺呈交長老。  

果降不解吾意,問我是何緣故?猴兒也不解釋,但云:“交給長老處置,他就知道了!”並再三拜託勿傷其生,務必小心保護,呈交師父。  

果經見吾如此慎重,乃說:“放心,我亦爲佛門弟子,不會殺生的。”  

吾猴後來途中電話叩問長老,長老說:“放心!已經送回來了!”  

此一事,全無虛言半句,宣化長老本來誡我不得多言,但猴兒百思不解,爲何如是之巧?若說是猴兒眼花,又何以真在佛座下見蛛?猴兒臨行時曾在觀音菩薩座下叩首辭行,僅三數秒鐘,座底並未開門,該蛛斷不可能從座內跳上吾身之理。在金山市內之馬克街,其熱鬧如香港皇后大道,又何來之巨蛛從空中飛來呢?又爲何如是之巧?車如流水,牠偏就飛墜吾首?果經師兄又從未聞其事,豈能安排此一飛蛛,牠來找我又是爲何?  

此蜘蛛是否爲金山寺之蜘蛛?是否仍在佛座之下,吾猴均不得而知了。  

長老半句亦不多講,不肯指示其中因緣,猴兒只好叛師來向佛友求教了。下次再回金山寺定挨師父一頓好罵,也說不得了!

 

 

 

永懺樓随筆之十 ──《還蛛記》

原載香港《內明》第60期:1977年3月1日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