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錨記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首次猴兒在美國加州萬佛城山林之中寺內住了些時,天天趁著老師父和師兄眾人忙碌不注意,跑到外面偷吃果子,那地方原是盛產葡萄之地,遍山都是葡萄,高才及肩,葡萄纍纍成串,香溢四野,又無人看守。猴兒不敢偷吃寺外之物,要偷吃就偷寺內的,活該寺內的葡萄倒霉,才十幾株,都叫猴兒偷吃得零零落落。那葡萄又香又甜,晶瑩青綠,十分可愛,猴兒躲在葉下,大吃特吃,好不開心,就差尚未會搖身變作小小人兒在葉子上睡覺,像吾之前輩孫大聖一般。  

畢竟久住思家,掛念老母親,乃稟告長老要回加拿大。長老明知猴兒是沒有葡萄留不住了,只好由得我去。猴兒拜過菩薩,乘搭寺中巴士先返金山寺去取行李,美籍師兄琩膋k師駕車,大夥兒師兄佛友,好不熱鬧,一路上還唱唱佛曲,怎知去到外面還不到三分一路,那老爺巴士突然拋錨,再也發它不動,琩膉@聲令下,大家只好下車推車,公路上來往汽車人人詫異,望著一群僧眾推車上路,推了幾百尺。  

總算到達金山市內金山寺,猴兒叩別師父,師父命一位黃姓弟子驅車送我赴灰狗車站,適好趕上班車,直放西雅圖。猴兒十分歡喜,上得車來,車開未久,就昏昏入睡,北上公路幹線有兩條,直達車經山線,灰狗車在高速公路飛馳二小時半,突然「死火」,停住不動。灰狗公司汽車向稱保養優良,極少拋錨事情,此車又是新型新巴士,拋錨得十分離奇。猴兒睡眼惺忪,隨眾下車伸伸腿兒,只見公路邊一片杏林,杏子低垂,深出路邊,猴性一發,免不了又偷吃些兒,在樹陰下等候,司機用無線電話呼救,此時氣溫華氏大約一百二十度,烈日如火,幸有杏陰可蔽,一問司機,他說檢查不出車有何毛病,就是開不動。等候一小時後,修理車開來,兩名修理技師左檢右查,亦查不出有何處不對,樣樣合格,偏就發不動馬達,出盡法寶,仍是不動,用汽車拖它亦發不動。大家稱奇,又電召另一修理車來,五個人仍是發它不動,鬧了四五小時,把人急壞。大家如熱鍋上的螞蟻,電召另一巴士,附近鎮市又無灰狗空車,要等空車從金山開出,至少要需四小時才到,旅客三四十人都急死了,又無水可喝,又無人家,大家只好都學猴兒去偷吃杏子。   

猴兒靜坐樹下,忽然心念電轉,知道有些蹺蹊了,乃往問司機此是何處?是否距離「生命谷」不遠?司機一指前面一條山上公路,說此路就是通往「生命谷」去的。   

猴兒一聽,就完全明白了,就往車上取行李袋,司機問我何往?我說我一踏上那山上公路,巴士就必可開行了。大家不信,我也不多言。徑自步行踏上山坡公路,心中默禱,情願立即歸回萬佛城如來寺中,祈求菩薩放行巴士,司機說距離萬佛城後山約有二三十里地,又少交通,叫我別去,猴兒立念步行念佛拜到寺中佛前。大約步行兩百餘步,忽然後面一陣馬達聲響,回頭看時,巴士已隆隆發動,司機旅客大家喊我回車,猴兒不肯,誰知那司機竟開了巴士追上來,停在身邊,說他有責任,不許我獨自跑上荒山。猴兒心也不夠堅,也就食言不去萬佛城,跟司機上車了。  

上得車來,由他司機盤問,猴兒總不肯講出爲何要跑上山路,反問他到底如何修好巴士?他說根本查不出毛病,亦無修理,只是偶然再試,居然就發動了,一車人都七嘴巴舌說那車奇怪,猴兒心塈韞[有數,越發凛然了。  

這若是第一次,便可說是偶然,但又如何解釋第二次?  

十月,猴兒第二次往金山拜佛,再叩如來於萬佛城,又回金山寺隨侍宣化長老十日,獲教良多(前次已於還蛛記中報導)。拜別長老後,猴兒又鬧了一場「還蛛」,才登上灰狗車北歸。猴兒上次拋了錨,這次學了乖,心想吾不乘直達車,不再經山後公路,斷不會再次拋錨了吧?於是吾猴改乘海線普通車,走一零一號公路之班車,此線彎曲,要多行四五個小時,吾心想亦是值得,因爲此線經過萬佛城前山,可以再望一眼佛寺也。  

巴士於海線奔馳四小時後,萬佛城妙覺山已在眼前,猴兒一見,只覺依依難捨,想不知何日始能重歸佛門,不知如何,心中悲苦,熱淚盈眶,眼望窗外山邊佛寺漸漸遠去,突然巴士一頓而停,又再「死火」不動了,真是一驚非同小可。  

此一新巴士不是上次之巴士,司機亦是另外一人,此時正正拋錨在公路旁邊,距離通往萬佛城前山之公路不到五百公尺。司機檢查機件,拼命踩踏油門,出盡法寶,毫無用處,只有用無線電話求救。  

猴兒有了上次經驗,心中有數,只好收拾行李,準備回寺。惟其時正因我母有病,要我早歸,猴兒左右爲難,終於決定仍是先回家看視母親,乃中止返寺之舉。下車默禱祈求菩薩放我回家,猴兒自知玩劣,必然是非回寺不能解決,但想到我母臥病在加無人照料,心中難過,只好期諸異日再來歸佛了。道心之難,何止一端?說放下,談何容易?  

猴兒乃問司機附近有無電話亭?司機說半里外有加油站可借用,我說反正巴士須待修理一兩小時,何不容我去打一電話?打完電話當可有希望開車,步行來回亦不會很久。司機同意,猴兒乃步行前往,一邊唸佛,至誠懇求佛佑。  

在加油站付了錢,撥號叫通金山寺,報告長老,長老笑曰:“知道了!你回家去吧,我替你唸佛。”猴兒又問蜘蛛送到了沒有?長老說:“送回來了,你不要多管閒事,好好回家去孝順侍侯母親吧!”  

“長老,您老一定得替我求求菩薩放行。”  

“一定!你去吧!”  

猴兒掛了電話,走回巴士,修理車適從鄰市開至,檢查之後,都說奇怪,電瓶是新換的如何就不通電發火?猴兒靜坐合眼念佛禱告,只盼回家見母。不久技師裝回車蓋,說不用修理,不妨再試。司機一試,又發動了,修理技師大罵司機累他白來一趟,爭爭吵吵,司機指天賭咒,並非未試就尋他們來開心,他們再也不信。老司機說開了二十五年灰狗車也沒見過這樣荒誕的事。 

猴兒只覺更加驚駭凛然,記住長老吩咐,不敢多言,只有默禱,心識其異而已,三次拋錨,第一次可不談,那是老爺車,後來兩次,一次在萬佛城後山,一次在前山,如何解釋此種湊巧之事?

是佛意叫猴子回寺修行?是因爲猴子偷吃該回寺做苦工?是佛力試驗猴心?是佛力以此證法又一端?到底是什麼?佛門也不會要這樣頑劣的猴子?猴兒永遠也想不出這個道理。

 

 

 永懺樓随筆之十一──拋錨記

原載香港《內明》61期:19774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