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乃伊之電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看到一部珍貴不易見的科學記錄電影,英國的考古學家、生物學家、化學家、物理學家、醫學家,許多位知名學者,目瞪口呆,望著一具由埃及一處金字塔中發掘出來的「木乃伊」。此屍是一位公主,業經考古學家多方考據出來大約是兩千四百多年前死亡制成的木乃伊。

出土後的木乃伊公主,已經枯乾有如枯葉,只剩下乾皮包著枯骨,又如枯木將朽,實在無甚希奇,為何竟使數十位學者如此驚詫?

主持實驗的科學家關下電燈,用特X光照射女屍,奇事發生了!女屍全身放光,一閃一閃,像電流一般,全身循環而流動!

開燈再看,女屍依然是枯葉一般乾枯。

再熄燈,仍是全身閃電流轉,藍光似火,閃閃剎剎。

是磷火嗎?磷火如何會像血液般有序循環?學者已經說明那不是火磷質。磷質遊離分子的移動怎會是有一定方向路線電光?

木乃伊的一只右手已經枯朽折斷。學者將它放在X光下照給大家看,只見此一折斷的右手手掌上靜電飛奔,在五指之內循環流動不已。指端噴火,成為火環。關了紅外光線,它仍是一只毫無生命的枯手,已乾到一碰即碎了。

如何解釋這種現象?

美國加州大學的考古生物學家兼化學家,摩斯女士,用刀切小一片樹葉,也有電流閃轉。叫一個男子手指放在X光下一照,手指噴出火焰,比古屍更盛,叫一個喝了酒的男子來試,噴的火眼更大。叫一個女子用手指尖端男子指尖,兩人手指噴出的火花啪然一閃。

她再叫男子女子兩人親吻,兩人唇未貼到,只見兩方唇噴火尤旺,因為她渴望被愛人親吻。當接近吻之時,電光啪然一閃。女子的指端電光越來越盛,但男子的指端電光更加強烈,一閃一閃漲大,因為,想入非非使他的心跳加速了。

吾猴看愛迪生劄記,印象最深者,為他記述某次守望一位垂死至友,在黃昏夜色中,看見友人腦前閃現有如微弱電光之輕煙一縷,一閃而逝,細看時,友人已氣絕。

吾猴幼時喜在日中照影嬉戲,時常用手指向另一手之指或身體,以觀察影子之噴火為樂。百思不解,何以兩指未接觸,而影子已先噴射連接?現在看了此一記錄片,可明白了。

吾猴最怕打坐,最愛遊水攀樹,要做打坐多半是自騙自。又懶,又會哄騙自己,所以坐來坐去,心仍是不靜,參的仍是猢猻禪,猴裡猴氣的。不過有時候也會得到短暫清淨,出現境界。在黑暗中可見一切纖毫,也可見到自身閃閃電光,腦袋閃現電火,可惜見的只是色電光火暈,您就可知這猴心頭多雜了!

以我這等頑劣,亂坐猢猻禪,亦會出現光暈色電火,人家一定說是胡說,可是您看,連木乃伊都有不會熄滅的靜電,您就不會以為猴兒是瞎吹了吧?

這不是道行的問題,靜電是人人都有的,連那兩位從不修行為何物的世俗情慾的青年情侶,也有閃電現象。

從這種科學證據來判斷,佛像上所繪的佛光圓暈,並非一般無知之徒所認為之無稽,佛陀菩薩的佛光盛大而白色金色,是由於修持所得的正果。

人體聲上的靜電,經過修煉,隨意志收發,可以做到凡人不能的事,將靜電發出成超短波或微波,是為世間所言「傳心術」,所謂「千里眼」。如果煉持到佛陀與諸天菩薩那樣的境地,不就是神通無比了嗎?

太玄了嗎?俗人看來是玄了。在佛家看來,這些所謂「傳心」、「千里眼」之類,太渺小了。

最渺小之渺小,且說我在美國遇到一位所謂「奇人」,來自以色列,很年輕,三十左右,寫了一本書,敘述其如何有天賦異能。我往電視台參觀其當眾向全美觀眾表演,他能目注視一只不鏽鋼餐叉,在數分鍾之內使其彎曲,亦能將一條銅鎖匙彎曲,甚至他揚言可以將聯合國廣場旗杆變成彎曲。

我看他一連注視許多金屬物件,刀叉、湯匙、鎖匙,他說要在片刻之間軟化彎曲或變形,又見他注視電台之電鍾,令其停止。他又能將隔離一室之男子所繪的圖畫,照原樣畫出(此點的確很神奇的,是所謂精神力量所致呢?抑是他發出一種或者就是所謂發生微波。)但人人都說看見刀叉變形,偏偏就是吾猴看見並無變化。

他叫觀眾大家舉起手錶,望著它,心中想著:「我要手錶停止!」吾猴也照做了,只是猴兒心中倔強,心中說:「菩薩啊!叫我的錶別停止!」吾猴注視他的眼睛,只覺得他好象有攝人迷人的力量,我連忙正心唸經,觀眾挨個和他對望,一個個都驚叫:「哎呀!我的錶停止了!」輪到我時,錶卻依然行走如故,並未停頓。以色列人與猴兒互相對望,吾猴只是含笑搖頭。

「奇怪!」他說,十分懷疑地射過來強烈的眼光:「我從來沒有失敗過的。」

全場觀眾愕然,有人說是因為我不專心聽話,我也不作解釋,一笑而罷。

這件事,吾猴有兩種看法,一是此人具有心電之能。但是眾人都見刀叉彎曲鐘錶停止,為何猴兒卻看不見刀叉彎曲?亦不見電鐘停止?而眾人卻都心服口服,一致說看見刀叉變形,甚至高叫:「鐘錶停止了!」

猴兒意其有催眠攝魂之能,令眾人覺得真實是刀叉被他注視變形。猴兒有些怕他的眼神魔力,但是心中一空,就覺得他並無奇特了。

此事如何解釋方為合理?不過無論孰是,至少此人確有一種超人之心力眼神,或者就是所謂發生微波,使人受催眠或真正使刀叉變形?

我不懂甚麼修持,只知唸佛正心,只知吃素清心,雖是在家,卻等於是出家。所不同者就依然是個凡人,依然煩惱無窮,依然是又貪吃,又壞脾氣,毫無道行,看不出此位猶太奇人是真是假,亦不知到底是否唸唸菩薩就沒有給他弄成功。這件事,仍然叫吾猴想不通。

您替吾猴想想吧!咱這副猴腦是不大管用的。

 

 

 

永懺樓随筆之十三──木乃伊之電
原載香港內明第63期:1977年06月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