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間堂

   蓮華王院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內明》雜誌曾經有一期刊登出日本京都三十三間堂的一千座觀世音菩薩雕刻像,當時我就很想將所知道有關三十三間堂的資料報導一下,因為事忙,又找不到我當日在京都拍攝的一卷底片,就說,等找到再說。一等就是半年,搬了幾次家,東西亂得像垃圾堆,怎麼也找不到了,這兒只好白描一番。

我所知道的三十三間堂,資料可能人人都已知道,不過我仍願拾人牙慧,再來談談。到過京都,沒有不去瞻仰三十三間堂的,它與京都的金閣寺、銀閣寺、二條城、平安神宮、西本願寺、東本願寺、詩仙堂……等等著名名勝,都是馳名國際的,如果說風景,當然數京都郊外的桂離宮為第一,幽雅到不帶人間煙火。要說亭榭池影,金閣寺的美——池水倒影著金色水榭,櫻花殘雪,極富情調;二條城的宮禁規模宏偉;兩座本願寺的莊嚴清淨……都各有特色,但是我特別喜歡三十三間堂的千座觀音雕像的超凡藝術造詣,而且我覺得三十三間堂是最富於佛教色彩的寺殿,它較少「東洋神社」的風味。

在京都驛火車站前面,乘市區電車,不久就開到三十三間堂前停車場,電車上的車掌會予以廣播:「三十三間堂到了,謝謝惠顧。」再不懂日語也聽得出「三十三間堂」的幾個字。

那地方是東山區妙法院前町,三十三間堂的寺名其實叫做「蓮華王院」,只因它是長廊式的,一共有三十三間堂之多,因是俗名反而掩蓋了真名,三十三間堂到底供奉了多少尊觀音雕像?連京都人都弄不清楚。他們會告訴你一共有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三座。其實,我一進山門內,心中就泛起一個聲音,告訴我,一共是一千零一尊的十一面千手觀音像。

進了本堂正中就奉有無比巨大的本尊十一面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趺坐蓮座法像,其左右兩邊各有五百尊大小相等的金身觀音立像,本堂的橫長是一百五十公尺左右(約等于五百英尺),佛像法相之莊嚴慈祥,場面之宏偉,不由我不立即下跪叩首參拜,在心中虔誠祝禱,然後才敢起立瞻仰。

三十三間堂的柱間,一共三十三間,每一間都有幾層金色的觀音立像,場面之宏偉,真是從未見過!可惜廊前都加設了鐵欄栓,破壞了若干美觀!自然無從去點數到底是否一共有一千尊觀音菩薩立像了,每尊十一面的千手觀音像,頭頂十個佛首,左右前後持著各種法器物件的手,這時聲音告訴我,是每尊四十二只手,總數是四萬二千零四十二只法手,佛首是一萬零十個,這些數字,自然我也無從去考證,只好待有心的大德去考證了。

三十三間堂,三十三根巨大的棟宇,相信是根據法華經中所說,觀世音菩薩化現三十三普門現身度世的一個典故而造的。正當參拜之時,我感覺到有靈力向我灌注,當我抬頭之時,我可以感覺到每一尊觀音像的眼睛轉動,呼吸起伏,千手舞動,可以解釋為靈感,也可以解釋為雕像的栩栩如生。我同時又可感以覺到有兩位帝王和兩位大將軍,還有許多古代將相大臣的存在,他們都在地下跪拜皈依,叩首至地,我張眼以後,卻就消失了,只有仍然是木雕的佛像,寂靜不動,外面又來了一大批遊客。 ........................

等到帶領遊客的那位日本響導來到,我找個機會問他,這座佛寺,是不是由兩位天皇和兩位大將軍先後經營的。「對呀!」那位響導說:「先生似乎很知道日本歷史呢,這座佛寺是公元一一三二年,聿烏羽天皇敕令平忠盛將軍,初次建成的,起先叫做長壽院,後來繼位的白河法皇——因為篤信佛教,將天皇改為法皇——繼承了父王烏羽上皇的遺志,再予以擴建,將軍平忠盛之子平清繼位,亦協助白河法皇,增建蓮華王院。」

「後來好像被火燒了似的。」我問道:「有沒有這事?」——我心中閃過一片熊熊火光,不由得起了這點疑惑:「這座好像是重建的。」

「是的,一二四九年,三十三間堂遭火災燒毀,費了十七年才重建成現在這一座。」

 「那麼,是誰雕刻出這樣精巧莊嚴、藝術高超的佛像呢?」我問:「每一尊都有不同的神情,大同中又有小異,風格上也好像有些不完全相同,好像是一位偉大的雕刻家領導一群助手,在前後不同時期雕刻而成的。」

他說:「先生講得很接近,這些觀音像,是平安皇朝至鐮倉初期,南都佛像大師運慶的大手筆,主座和一部分立像,是運慶親手所雕,其餘是他的兒子湛慶和門徒在十七年中雕成的,現經日本政府指定為文化國寶。」

.那一群西洋遊客,不懂我們談甚麼,他們興趣也不大,不耐煩神色可見,我也就不便再多問下去,只好自己瞻仰了。

平忠盛與平清盛父子,是日本幕府將軍,實際的統治者,歷史上稱為平氏幕府,下一篇回憶「澶之浦之遊」,將提及平氏的敗亡悲慘下場,時為一一八五年。

照理說,平氏篤信佛教,似乎不應有此悲慘結局,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合眼瞑視,方才恍然大悟!原來平氏兩代將軍,東徵西討,殺戮太多,冤孽太重,而且平氏亦並非真誠信佛,只不過是利用建設佛院來收攬人心和取得佛教人士的支持,這也不算是我甚麼神遊得知,只能說是一種推理的發現。假如真的篤信佛教,豈非還去拼命殺人的?只可憐平氏的無辜子孫和眷屬,受了父祖的殺孽報應罷了。

三十三間堂成為古代幕府政府政治鬥爭的工具,這也是我所意料不到的。日本的佛寺,在古代似乎或多或少與幕府將軍、武士劍客有些關系,三十三間堂也不能例外,我感覺到總有些玷辱了佛門的莊嚴,好在佛是一種知覺智慧的能力,佛像只不過是收音機或電視機,你不去打開心中的開關,那麼佛像也不過只是木雕的而已,誰也收聽收看不到的,實在不能說——凡是家中裝設有電視機的人,就必然一定去看電視的教育節目。當然,在一般遊客眼中,粉牆綠瓦朱柱和金身的一千零一座觀音雕像,也是各人看法不同的。

 

 

 

 

 

 

 

永懺樓随筆之三十二──三十三間堂蓮華王院
原載香港內明第90期:1979年09月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