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鶴岡舞魂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原說不隨俗,但既到了鐮倉,焉有不去參拜大佛之理?

離開了荒涼的日蓮寺廢墟,獨自彳亍漫步,在此一古都,不識途徑,路上不見行人,只有信步隨喜而已。

鐮倉在綿綿細雨之中,到處煙柳,古道狹窄,舊宇寂然,彷如置身唐代城市。初時感到異鄉飄零,不勝淒楚,漫步既久,漸漸就喜愛此一幽雅寧靜之古城。但見到處小溪,小橋流水,芳草遍野,籬花低垂。柴扉半掩,殊無車馬之喧,更無霓虹燈與彩色巨幅廣告。偶然瞥見和服老婦,持著油紙雨傘,腳穿日本齒屐,龍鍾行踽,沒入煙雨之中,又偶聞微弱竹笛吹奏,樂句哀傷而怪異,聲聲令人斷場落淚,原來卻是一介盲丐。在雨中摸索行走,視其竹笛,形如簫管而較短,不知如何會吹出如此催人心肺之哀傷笛音?

憶及讀史,伍員吹簫求乞,莫非正是此一形象?只見那盲丐肩頭蓑衣與竹葉巨帽,帶著笛聲,逐漸遠去。

大佛不知在何處?東張西望,已找不到回車站之原路,迷失在此一寂靜之古都郊區,只有胡亂隨著古道的鵝卵石,在雨中前進,身上又未穿雨衣,已經雨珠盈頭,衣衫濕濡了。不知流浪到了何處?也不知走了多少時候,找不到大佛,亦回不了車站,心不由得著急起來,不意鐮鐮倉荒涼一至於此,路上連行人都沒有幾個。

後來回東京,問起日本友人,方知鐮倉人口只有五六萬,而且鐮倉一無工業及生產,人口都到橫濱及東京做工去了,早出晚歸,是以平時難以見行人,鐮倉雖為古蹟勝地,遊人卻不多,加以季節不對,所以更加冷清。一聽我竟於此春雨綿綿之時獨遊鐮倉,友人都以為異。

事實上,此行並無所憾,其時雖已春殘花將盡,仍是處處繽紛,櫻花落華遍地,杜鵑怒放,紫紅處處,煙雨獨行另有風味。

步行既久,忽見一山坡上,石級數百,宮殿數座,堪稱古色古香,殊無一般日本神社之俗氣,亦不似中國現代廟宇之華麗。不知是何寺院?

到了跟前,路邊有矮檐木牌說明,全是日文,幸而書法端正,並非草書,筆畫刻琢清楚,可以半讀半猜,約莫猜到一些大意。

原來此地叫作鶴岡八幡宮,是源氏的家廟,源氏是幕府將軍,於建久三年(一一九二年)被天皇封征夷大將軍,開設幕府於鐮倉,史稱為鐮倉幕府。源氏將軍打倒平氏家族,挾天子以令諸侯,以鐮倉為國都,奉天皇「白河法皇」遷都於此,但是第一代的源氏將軍義朝於徵討平氏之時失敗被殺,源氏之勝利是第二代所獲得。
源義朝兵敗被殺之時,第三子源賴朝當時隨軍,年方十四歲,在風雪中被平氏兵馬所俘,將軍平清盛要斬草除根將之砍頭。

平清盛將軍之母池之尼太院君見而憐之,從屏後出庭,代為乞請赦免其一死,平清盛是個孝子,順從母命,但下令將此少年解往伊豆桎海島監禁終生,又當地諸侯北條時政予以監管。

平清盛同時亦赦免了源義朝幼子一死,此一幼子是庶出之源義經。義經之生母原為近衛天皇皇后之宮中侍女,天皇賜給源義朝為妾,生下三子,兵亂中攜三子逃命,因被平氏追捕太急,乃出而自投,並乞求平清盛將軍赦免一死,當時此位長盤侍妃年方二十三歲,美豔無倫,平清盛驚為天人而納之為妾,乃殺二子而赦免其幼子源義經,義經當年一歲。

常妃忍辱偷生,撫養幼子義經成人,始告以國破家亡之經過,並說明為了保源氏一脈而忍辱事敵為其妾婦之詳情。講完令兒子逃走帶兵復仇,義經跪聽母訓泣不可仰,抬頭時,其母已轉入堂後,自刎而亡,遺命令其務必復仇。

十八歲之源義經含淚逃走至山中,召集源氏舊日家臣,發兵攻打平清盛,誓報殺父之仇。

在另一方面,十四歲之源賴朝早已長大成人,諸侯北條見其英俊有為,妻之以女,並發兵助其攻打平氏。於是源氏兩兄弟,一東一西,分頭攻打平氏,互相響應予以夾擊。賴朝長於其幼弟義經十三歲,兩兄弟從未見過面,因為賴朝是嫡妻熱田氏之子,日本古代封建制度,正庶不同居一處,熱田氏是貴族之女,似是一個郡主。兄弟二人合力擊敗平氏,將平氏予以滅族,平氏挾護天皇幼主年方八歲,被源氏兄弟追趕逃至日本西部今日之下關(即簽訂馬關條約之地),最後一戰,平氏海軍全部覆滅於澶之浦,幼年天皇與平氏幼主由池之尼太院君抱持,蹈海自殺,平氏滅亡。

受池之尼太夫人之恩得免一死,源賴朝卻不赦免恩人一死,其殘酷可見!亦證明當時其不擇手段,卑鄙可怕!(澶之浦之役,前已撰告,曾往該地憑吊。)源氏兄弟既滅平氏,重掌政權,就在皇都鐮倉大建宮殿,此一鶴岡八幡宮,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源氏兄弟漸漸不能相容,白河法皇心存挑唆,乃故意不問賴朝,徑行封派義經為左衛門非違史(此銜不知何解)。由此開始,源氏兄弟之間發生權利爭奪,竟至兵戎相見,骨肉相殘,在鐮倉大戰一場,結果兄勝弟敗,義經兵敗逃亡,拋棄妻妾,在吉野山與愛妾靜氏泣別,獨自逃至奧州,終被其兄所捕歸,予以斬首,其時義經年方三十歲。

源賴朝滅平氏,殺恩人池之尼,殺庶母,殺兄弟,其為人之殘酷,難以形容,但據傳說賴朝風流自賞,喜歡音樂歌舞,又喜歡文學,對於鐮倉時代之文化不無建樹。賴朝斬弟首之後,俘納弟妾靜氏御前(即夫人)為妾,兄納弟妾,何異禽獸?靜氏御前美貌無比,出身於「白拍子」(歌妓),能歌善舞,被夫兄硬納為妾,其心之痛苦可想而知,但一弱女有何能力反抗。賴朝將軍得意之余,令靜氏在鶴岡八幡宮之響屧樓臺歌舞以娛,即現在山坡上之古宮所在。

靜氏不敢不從,盛裝揮袖而舞,以娛暴君,舞袖低迴,憶及亡夫義經之英俊多情,又悲其被兄斬首,復感懷身世,不覺淚下如雨,歌聲哽咽,悲難自禁。一舞既罷,轉入後室,玉手一揮,匕首插入心胸,倒地而亡。

原來此鶴岡八幡宮,正是當年薄命佳人迴舞泣歌自殺之處!何等淒慘!

我仰望古宮,不禁淌流同情之淚,不由不拾級而上,盡百餘級,到了宮前,不知何處為薄命佳人迴舞響屧樓臺?是否依效中國古代吳王夫差在姑蘇所建之響屧?是否?鶴岡魂舞,千載遺恨,至今亦可解否?

遍視四方,崗巒起伏,煙雨淒迷,海天難辨,遙聞海潮之音,亦復如泣如訴,更顯古宮之寂靜悲慘。令人遊興闌珊,信步離去,亦再無心回首多看了。

觀之源氏並未建設佛殿,只營宮室宗廟,而其行有喜殺戮,骨肉相殘,可斷其必非佛徒,若是佛徒,斷無此種殘酷之行為也。源氏縱是一代梟雄,其實所得又有若干?其子孫亦是被他人殘殺殆盡而已,到頭仍不過如日蓮寺後之荒塚枯骨。江山、黃金、美人、權利,亦可一併裝入骨罈之中否?

 

 

 

永懺樓随筆之二十──鶴岡舞魂
原載香港
內明第79期:1978年10月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 馮馮特輯........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