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物質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有人來函問我最近有何所見,希望我公佈,以便大家對學佛的心靈現象作一參考研究。其實我懂得甚麼?說到學佛,我還沒有進門呢,哪裡談得到有境界?就是偶有所見,亦不過是極其外行初步的一般心靈現象罷了。若要問境界,還須向真正修行研習佛法的出家人和大德去請教,才是正道,像我這些不完整的印象,恐怕很多都是外道天魔的幻影罷了。亦或者是初學修行的人常會遇見的魔障幻景而已。無論我在此發表甚麼,都純粹是個人的膚淺經歷,千萬別當它是正道才好。

上面說的話,是對青年朋友說的,因為青年人除非是特別對佛理有研究心得者,一般人都可能只注意到異象這一類心靈現象,而忽略了學習佛教的哲理。追求超自然現象,出諸於好奇與不滿現實的心理。假如我們對於佛教的興趣,僅及於異象,而忽略佛教的哲理與精神,那就是捨本逐末了。

在佛理方面,我是尚未啟蒙的人,在修行方面,亦是尚不得其法的。若果我不時會有所見,亦算是必經的一段過程的話,我相信這只是佛力給予眾生的一種接引方式罷!

別說我故作謙抑,我講的可都是至誠的真話,基於這種了解,我才敢不時公佈我的淺陋見聞,確實只不過是提供給青年朋友們的一種參考,亦是盼望佛友指示我的錯謬,來供我自己改進修行。

最近我所見較少,因為自己被俗務所累,靜不下心來修行,也有些懶散,只有極少見聞(此刻突然停筆,因被中國大陸西北方向傳來一陣強烈刺目之輻射強光射得我腦中目為之盲),腦中之目,是人人都有的,連動物都有,許多小動物,尤其是狐狸,特別敏感,可以知道在數里以外有人來臨,就是因為牠的額後腦中的那一顆松果腺體的作用。人若非被世俗事務及七情六慾所蔽,松果腺的感覺亦是很敏感的。所以有人能煉成天眼通。我倘然有所見,亦是在這額中央深處之眼(或松果腺)的感覺,並非兩眼,不過在感覺上,是三者相連的。前年在三藩市金山寺之時,中國大陸西北方向傳來之輻射強光灼傷了我的內眼,連帶兩眼亦有灼辣之感,曾與該寺比丘數位談起,我對於輻射特別敏感,所以我不時突然有灼目之感,我倒情願不見它的好。

我這一次又見到甚麼呢?

我前些時又在夜半靜坐時,看見自己忽然又身在常去的一個藏經樓上(前次我已公佈過),我不知道到底是何處?我這次翻閱高牆邊上一層層的架櫥,那兒有許多卷軸的經卷,裡面寫的字,我一字不識,好像是梵文。樓中這次另有兩位僧人,一位似是梵僧,一位似是藏人,他們在整理典籍,我向他們詢問,他們狀若一無所聞,完全不理睬我,亦似完全看不見我。

無奈何,我自己好奇看經,注視良久,亦不解其義,但是忽然知悉其聲音,我反覆誦念數次,獲得大致之拼音,醒後慌忙執筆記下。這兒抄下,希望有懂得梵文或巴利文大德,看看是甚麼意思後示知。「Brahma Samhita」似是經卷的名字。
Yasya prab a prabhsvato jagandanda kotikotisv
asesavasud hadi vibhuti bhinnam
tad brahma niskalam anantam aseza-bhutain
govindam adi puruzam tam aham bhajami

內中只有Govindam我猜是佛陀前身之名字,其它均不知其意。

Antavat tu phalam tesam tad bhavaty alpa medhasam」「Srimad Bhagavad gita」似是這一句出處的經卷名字。

以上都是我在似夢非夢境界中翻閱一些古經所見之一部分文字之近似拼音,是我以當時所獲印象自己拼的音,並非英文拼音而是拉丁式的拼音,必定與原音有誤,不過我相信仍存大意。

除上面幾句之外,所見尚多,但醒來記億不全,只有這幾句是因急草寫下的較為完整,我上次講過,這種記憶為時甚短,好象軟片曝光,一下就無影無蹤了。

另外有些經文,我注視之下,似懂其意,茲就記億所及,姑妄寫出其大意如下列,不過要聲明,並非原文,只是我當時之意會,我不識梵文,從何意會?自己亦不知。

「有一反物質,無形無體,可存於物質之內。」

「物質毀滅,反物質不可毀,物質有代謝,瞬息萬變,如電光石火,反物質無時間無空間而永恆。」

「反物質不受時間限制,大小由之。反物質永恆存在,非由於創造,非由於誕生,不生不滅,不增不減,亙古之最亙古,新幼之最幼。」(此段記得出處,是上面所閱之SBG.經二章二十節。)

「反物質永不凋謝枯萎,不受物質控制毀壞消滅,水不能溶,火不能焚……不可言喻,亦不可能為庸俗之頭腦所思及了解。」(似是二章二十五節。)

「宇宙有正有反,即是正物質宇宙與反物質宇宙,正物質之能力分八種形態,反物質無固定形態,但,有一正必有一反。」

然後我忽然又覺身在藏經樓的另一室,一部巨大經卷自動轉移,好像是現代化的幕電腦螢閃映一般,無數的奇怪古代文字,累篇累牘,我一字不識,亦無從悟其意,只可從其卷首之字獲得一個猜想:似是《韋陀經》之一部分,其中有一段約略悟得其意:

「生命之形態有八百四十萬種。在水中之生命有九十萬種,在宇宙各星球之生命有兩百萬種……。人類僅是億萬種生命形態之一……其它尚有億億萬萬之生命,或係有情生,或係無情生,或係有形生,或係無形生……

……只有反物質,進入永恆(kala)……

……形與體均不外是Tamas……

上面我用音譯之兩字,是因為我猜不出其意,並非故弄玄虛,或者讀者中有大德知道,懇賜示。

後來尚有許多文字,越發深奧,越發難悟,我雖好奇,亦無法再看下去了。我好像是嬰兒學大人看書一般,又憨又傻,我彼時的確也感覺純真如嬰兒。

我悠忽又在屋簷上飛翔玩耍,簷下僧人列隊,唱頌之音甚怪,我在他們頂上飛過,亦無一人看見我,我滑翔至殿外,突然看見空中現出一位身材高大之中年偉丈夫,面貌莊嚴而慈祥,不甚似東土人,倒有些似印度北部潘閘省高加索山脈南麓之人,細看又不甚似,他神態非常高貴而謙和,面貌輪廓非常漂亮光明,他在空中俯視,向我微笑,狀至慈受,好像是向嬰兒注視的神態。

他並無留鬍鬚,亦未見披有長髮,他身穿灰袍,又似是道袍,不甚似僧衣。他並無開口講話,但是他慈祥溫和的眼睛一望我,就使我完全領悟他的意思,我身不由己,突然已貼在他的長袍腳下,雙掌合十,我心中無法猜出他是誰,他頭上沒有任何光暈,全身並無任何光華。

我心正疑念間,低頭一望,只見藏經樓與寺院已縮小如沙粒,僧侶已不可見,我發現我腳下淩空,雪峰重重,好像石堆亂放,亙古不化的喜馬拉雅主峰「永恆之峰」,在群山拱護朝拜之中,在我們腳下飛馳而去,越去越遠,終於消失在灰紫煙霧中。

我並未感覺到飛行,但見下面山峰細小如石子沙堆,紫氣朦朦,飛快轉移。

那位神人眼光指示下面世界,我心立即了然,我俯視看見一處萬山叢中的小小盆地,有一處好像是國度,山岩中有一處細小噴泉,泉水濃稠好像水玻璃,汩汩緩流,觀其處,似是介於新疆、西巴基斯坦與印度、蘇聯之間。

我不解其意,仰望神人,一接觸他的光明眼神,我即已得到答案:那泉水就是「重水」!天然的重水,永保青春不老的那種青春生命之泉!但是神人的眼色意思說:即使日夕飲用,只是保持得住有形之物質生命,物質是終必要分解變化的。只要是有時間的存在,就有始點,有終點。

而時間又是甚麼呢?我問神人。

神人不答,只是微微一笑,突然我覺得很熟悉,就想不起他是誰?

閃電一念之間,我發現我們現正俯視著地球在空中自轉,球面的藍海反光閃閃,白雲網罩著地球,迴旋翻捲,歐亞大陸,美洲大陸,好象是長滿苔蘚的幾塊岩石,哪裡還可見到甚麼人類?甚麼文明?甚麼城市?甚麼偉構?

我只見十大行星,連同地球在內,好像電子環繞著核子,以不同之距離不同角度,環繞著太陽旋轉,作為核心的太陽,表面噴出火焰,高達十數萬里,它也在自轉旋轉,地球是那麼渺小,竟不及得太陽火焰中一處小小岩洞黑點之大。整個太陽系,高低角度不同之小粒圓珠,飛快地環繞太陽旋轉,亦在自轉,那細小的地球旋轉速度極快,其自轉速度尤其驚人,就好像我們用手使一隻玻璃彈珠在桌面旋轉。

神人的慈目含笑,我領悟了他的意思,這就是「時間」!時間只是存在於地球的自轉之內與人類肉體生命之興廢代謝之中,只存在於人類的感覺之中!

在這太空之中,脫離了地球的地心吸力。脫離了地球的飛快轉動,太空是沒有時間的,沒有!完全沒有時間!而所謂空間,亦不過是相對的觀念,只是從地球以有限的觀念來衡量罷了。

那些太空星體,一閃而過,在地球上來看,已經是不知是幾千百萬年,但是在太空中,時間是「空」,一個彗星,越出軌道,一陣呼嘯,尾巴帶著百萬千萬個星體,匯成巨光,劃過地球,從地球來看,已是不知多少萬年了,因為地球自轉得那麼快,時間如此短促,但是在太空之中,那彗星只不過是從零到零。

是的,我看見千百個彗星閃過,其中最遲的一個,掃過地球外面不遠,彗星的吸力好像巨大波浪,吸得地球翻滾,翻了一個大跟斗,滑出軌道之外,南極變成北極,北極變成南極,東變成西,西變成東,本來是向西自轉的,現在因為南北易極,變成向東自轉。那些雲氣的流向也變了,海流也變了,甚麼都變了……那一隊彗星,漸漸失落了它的尾巴的百萬個發光星體,最後只剩下箭頭的一顆巨星,現在正亮晶晶,成為了一顆行星,就是熟見的金星! 註①

我大為驚訝,只見金星橫掃越過地球之時,引起球面巨大混亂,兩極冰帽融化了,地球變成了水球,球面全是洪水,只有可數的幾處高山峰頂尚在水面。突然好像用了放大的顯微鏡般地,我看見各處高峰上有些微末細小的生物,就是那些人類的倖存者,中東在土耳其與蘇聯交界的阿拉列山頂上有一艘棺木形的長方形方舟,擱淺在山際,中國方面的數處高峰上也有船隻人影,美洲洛磯山頂也有,歐洲阿爾卑斯山巔亦有,非洲亦有……然後洪水漸退,地面又重新出現文明。

我驚疑著,這不都是五六千年前的事嗎?註②

神人微笑著,我仰望他的眼睛,再望地球,它已在另一位置。現在我看見球面兩處,一東、一西兩大陸沈淪,一切的文明生命隨之沉沒,陷入白熱的熔岩火海之中,另一塊地殼浮現,像蛋殼碎片一般,浮在兩處大陸的原址,蛋殼片上注滿了海水,一處就是太平洋,一處是大西洋。沉下的地殼似都再無痕跡可尋,但是有部分碎片卻又雜插在海殼之內。

我看見百幕達一帶海殼底下的地層,海底有無底深坑,其上有礁層,形成欺騙的海底,又有一處在卡里濱海淺水下面,仍有舊日大陸的文明遺跡,海底有人造的巨大石牆,連亙百里,於是我又看見南太平洋(實在是北太平洋,那時因地軸尚未被金星吸引翻轉,在那之前不知幾億萬年),舊日陷落地殼之層,又上升一部分,成為尖頂島嶼…… 於是我又看見人類文明,在今日之南美洲秘魯智利一帶山上繁榮,成為當時最高之文明,不久又見中東埃及文明之興起,不久又見中國文明之蓬勃,印度之文化昌隆……

一切都在閃電一念之間。

神人望我微笑,我一閃又見地球原是荒涼,球面原都是固體陸地,突然迸裂,許多塊地殼,好像破碎之蛋殼,浮在蛋白之上,蛋白就是熔岩,地心的熔岩更熱,就是蛋黃。蛋殼在球面的表層漂浮不定,忽浮忽沉,互相碰撞,又互相分離。兩大洋的數塊巨大地殼下沉之後,非洲大陸從南美洲分裂,各自東西,歐洲大陸地殼從北美與南美之間的中美洲脫離。歐亞大陸向東飄移,非洲亦向東北移動,圍成了地中海,印度大陸地殼原本在非洲東南腳下,漸漸向東北移動,撞上亞洲西南之西藏平原,一撞使地層上升,形成喜馬拉雅山脈,西藏成為高原,西藏地殼卻仍是最薄的,比別處薄得多,東海與台灣海峽下沉成為海洋,亞洲古大陸邊緣成了日本、台灣。太平洋海殼底下,地心噴火,火山一連串陸續出現,成為夏威夷,中途島……南亞古大陸邊緣卻移向南邊,成為一串南洋群島,澳洲從南極(當時的北極)漂來到現在位置。中國與西伯利亞原是炎熱之南方,中原原是赤道地帶……加拿大亦原是熱帶……

我又看見南北兩極,各有一無底深洞,形如兩頭相通之線絡之孔,或者軸心。

這算是古老了嗎?還早呢!

我又看見在此之更前之亙古,那些地殼,無論陸地海洋之地殼,不知浮沉升降了多少次,不知多少地殼整座突然熔化於熔岩之中,又有另一批地殼形成升起,生命亦不知出現過多少種形式,隨著地殼出現消滅,人類文明不知出現過多少千百次,或則數千年,或則數萬年,整個天體又起了變化,彗星掃越,地球翻轉,星球逼近,地殼翻轉,底作面,面作底,融化沉沒……

只能掘下數十尺乃至數百尺深的考古學家,必定要譏笑我的見聞,,他們找不到證據啊!我心中驚駭,無法形容。

然後我又看見地球原是一團火球,在太虛中旋轉,漸漸表面冷卻,形成地殼的薄薄表層,那些蛋殼片,或者冰塊,或者奶油凝脂,人類是多麼渺小啊!小到連看都看不見!

然後我看見太陽爆炸,飛出許多小點火球,一點點繞著核心旋轉,漸漸冷卻,成為行星,甚麼木星、土星、火星、水星……但是金星並不是太陽的子孫,如前是上面說的,最後才偶然闖入太陽系來的,被扣留的一顆失去尾巴的彗星,它是從銀河系另一方向闖來的。

然後我又看見一個更比太陽巨大不知幾億兆倍的白熱火球爆炸,幾億個火點飛出,又環繞它飛轉,光華燦爛,在太空黑暗無邊之中,火光奪目,照明了不知多少億兆光年的空間,這些星雲像旋風般地旋轉著,各星雲之洪流中,攜著兆億計的星體,這個旋轉不息的巨大無比星雲之團,中心是灼熱的白球,密度甚大,外圍的星雲洪流較為疏散,就像調拌麵粉或用電動打蛋器打蛋糕的樣子,是一個巨大的旋渦,不過它是無比巨大的光與熱的漩渦,而太陽系只不過是這個漩渦最外邊緣的一個小小面粉點兒,行星與地球又是這小麵粉點兒的裡面的微小塵點。從邊緣望上去這個旋渦的平面側面,它就是所謂的「銀河」了。其實居高臨下一望,它是個巨大的圓形漩渦,從上面俯視,它的旋轉是順時針方向的,從底下仰視,它是反時針方向的。

那光漩的形狀,它的四條外圍的漩臂,突然令我想起一件事物來。現在我才明白,佛教的「卍」原來就是從這兒來的,原來是銀河系的旋轉形狀,象征著永恆、光明、與莫測的高深偉大智慧。前者我在定中閱卷,見載稱它是被陸沉古代文明稱之為太陽的象征,其實還不甚正確,非得要身在太虛之上,俯視銀河系之光漩,否則無法領悟。

神人微微一笑,我徒然驚覺,我又看見在那無邊無垠的黑暗太虛之中,還有無數的光漩星雲,不知有幾億幾兆,所謂「銀河系」,不過是其中最小的一面而已。到處都有類似的光漩星雲,有直立的,狀如碟子的,有斜立的,有平放的,光華顏色何止千種!都是像「卍」形的。

現在我懂了!這才是「卍」的真正來源,原來它蘊含著宇宙大智慧的玄機!

我再看,整個宇宙的黑暗無垠空間,亦是在旋轉移動之中,亦是「卍」形的。宇宙之外,又有無限的更多宇宙,無窮無盡,互相連接溝通,互相存在於當中,在星雲與星雲之間的空間,有無數的淡薄氣體與塵粒,有纖維形狀的生命形態,它們亦有智慧,它們不斷在演變,它們有感覺,它們感覺到我,我也感覺到它們,它們當然不是呼吸氧氣的生物,未必一定都像地球的生命之需要氧氣,我感覺到它們生存於氫氣之中,或者是碳氣之中。

我看見有無數的星球與星雲中存在著無數奇形怪狀的生命形式,有些存在於數千度的高溫之中,地球人類可能會被一灼成為飛灰,但是他們若無其事,他們亦具有近似地球人類之形體,但是並不完全一樣,他們是虛無的,他們是「反物質」的,在他們自己來說,他們是實,而我才是「反物質」,我才是「虛」,因為他們可以進入我。於是我又看見更多的生命,包括半人半馬,半人半魚……他們存在於與我們地球不同的氣壓溫度之下,他們有些以呼吸氦氣為生,有些根本不呼吸,只是吸收輻射的能源,有些只是吸收宇宙線,甘瑪線、艾發線……有些存在於我們認為零下數千度的奇寒冰雪之中(或者是氨氣形成的冰)。

於是我又看見,宇宙之中,原來並無時間,沒有始沒有終,亦沒有空間限制,因為亦是無始亦無終,從一個星雲到另一個,從太陽系地球渺小的人類看上去,旅行需要幾十百萬光年,星光射到地球,已是幾多光年之後,我們說,看見的已經是幾萬光年之前的事,現在已不存在了。但是,我現在才明白,在這個宇宙之中,原無時空,幾百幾億光年,也都是一剎那,亦都是「現在」,並無過去,亦無未來。

從宇宙望向地球,並無時間,何來光年?並無空間,何來光年?一切都是現在,一切都是眼前,一切都是永恆,亦一切都是過去,一切都是未來,過去現在未來,都只是地球的觀念,多少里?多少光年?也只是地球人類的物質觀念。

神人向我微笑頷首,我突然又感覺到,宇宙之內又有宇宙,即是在物質的宇宙之內,又有反物質的宇宙,彼此都是相對的,也是有正一負的,也是互相感到對方是空虛反物質的。是的,有無窮之物質宇宙,其中亦有無窮的反物質宇宙!

太玄了嗎?是「白馬非馬」之辯嗎?不是的,絕對不是!只有身在宇宙之中,遠離了狹小的地球物質世界,俯視仰望,見到無窮宇宙,才會有此感悟,轉念及人世的許多紛擾煩惱,多麼不值得啊!

神人的微笑眼神給我一個啟示,我明白了,我若要跳出生死,跳出煩惱,不生不滅,只有追隨他,到這宇宙當中來,讓我的智慧之非物質知覺,存在於永恆之中。但是,神人又是誰呢?

你不認識我了?神人慈祥微笑,他背後突然升起了巨大的火燄光華,頭上出現佛光,光照宇宙的黑暗。

「你日夜祈禱我,唸我名號,你倒不認識了?」神人並未開口,但是我可知他眼中之意。

「觀世音菩薩!」我猛然悟出了他是誰,不過我詫異他並非世俗所傳繪的女身法相。

是的,我已恍悟因緣,我萬分感激,我立時拜倒,我可以感覺到菩薩之意,叫我不必再回塵世去了,我知道菩薩是一種崇高的無比大智慧能力,他也是反物質的,一種「能」,我知道是他的能力將我的意識提成一種「能」的形式,所以才能感覺來到了太虛的宇宙之中,瞬息暢遊正反物質的宇宙,看到一切!

我知道塵世的臭皮囊並無可留戀,可是突然我悲從中來,我念念不忘生我育我劬勞我的老母親,我縱然自己跳出生死,識在永恆之中,不生不滅,拋棄慈母,又有何意義呢?

我啟稟菩薩,我須回家侍母修行,盼將來能同回來皈依。如若不能,亦只有聽緣分罷了。

菩薩微微一笑頷首,溶化於太虛空之中。我張目回望,身在書房,時值子夜一時許,我入定中或夢中,前後只不過半小時,我母親在鄰室打坐唸經。

我的記憶漸消,只記得還看見了地球未來的爆炸,一切都毀滅,衰老的太陽也終於爆炸毀滅了,所有的星球天體都是有生有死的,形成了,爆炸毀滅,化為太空遊離的反物質,將來又再化合為物質而旋轉,成為新的星體。

 

 

 

 

網註 ①

 

1950伊曼努•維利考夫斯基 ( Immanuel Velikovsky )所著作的超級暢銷書『衝突的宇宙』( Worlds in Collision )中曾提及這個具衝擊性的論點。

一般來說金星的起源和其他太陽系行星一樣:原始太陽系星雲旋轉的結果,質量大部分是集中在中心形成太陽,剩下的星雲則形成旋轉原盤,其中固體微粒子濃縮為小行星。經過反覆碰撞及結合之後就誕生了各行星。

可是相對於這種說法,也有科學家認為金星是在更遙遠之後的年代,因其他因素而誕生的。

以下為伊曼努•維利考夫斯基的主張:

紀元前兩千年∼一千五百年左右,太陽系最大的行星木星發生大爆炸,其一部份在宇宙太空就被彈開、變成了慧星。由於這個慧星軌道並不穩定,在紀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就異常接近地球,在世界各地引起大異變。


在太陽空間流連的這個慧星,又在紀元前八百年左右異常接近火星,不只在那裡引起大規模的災變,也讓火星的軌道紊亂。結果這次火星大大接近地球,使地球再度沉淪於大災害當中。

另一方面,慧星受到太陽引力的影響,漸漸地描繪出接近正圓形的橢圓形軌道,在地球與水星之間穩定下來,成為太陽系的第二行星。那就是現在我們都稱為金星的天體。

記載於世界古書中的大異變真相:

維利考夫斯基將《舊約聖經》當作是主要的資料,更以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的龐大神話、傳說、口碑、古文獻等為參考,確認了在紀元前一千五百年左右與紀元前八百年左右時,發生了地球規模的大變動。在他演繹性地慢慢追縱其大異變的原因後,便得到了令人驚訝的結論。

維利考夫斯基先設定在紀元前二千年以前是沒有金星存在的,他這樣表示該根據:「在可能於紀元前三一三年製作出來的古印度行星表中,在肉眼可見的行星當中,唯獨欠缺了金星。古婆羅門並不知道五行星「木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的體系,到了後世,婆羅門才提到了五行星;。巴比倫天文學也早就擁有了(不包括金星)四行星的體系。在古代的祈禱當中,有提到土星、木星、火星、水星,但欠缺了金星……

也就是說,不管是古印度還是巴比倫,天空中沒有提到金星,幾乎就表示了在當時的行星中,金星不被認為是存在的。

那麼,為何維利考夫斯基會認為金星是因為木星的大爆炸、被彈開所形成的慧星呢?

「在古代的任何一個國家中,都可以找到關於金星誕生的宇宙開闢式的神話。要找尋表現金星的神或是女神的話,我們就必須去尋找在數種神或女神當中,哪一個是一開始就不存在的?嘰一個是在家族當中誕生的?

所有的民族神話就只有舉出金星的誕生。木星、土星、火星的誕生則沒有把它們視為問題。」

維利考夫斯基除了這樣指出,並檢證了各民族所流傳的、關於金星誕生的神話或傳說。以下來介紹其中一部分。

----
在希臘神話中,突然從空中出現的女神是雅典娜.帕森農(金星)。她是從宙斯(木星)的頭部飛出來的。宙斯在雲中掩藏了尚末出生的雅典娜,再用閃電把她給劈開。

-----
在亞述.巴比倫當中,「伊詩達」本來是木星的名字,但之後變成金星的名字,木星則有了「馬爾多克」之名。

----
在埃及的某個地區。「以西斯」是木星原來的名字。在其他地方「后洛斯」則是木星的名字。

----
波里尼西亞的某個島上,金星與木星是被混淆的,它們共同擁有「法瑪」或「帕烏皮堤」這個名字。

關於這些傳說,維利考夫斯基這樣解釋:「當新行星(金星)由木星誕生而來到天空時,目擊者們無法理解這個變化的含義而感到混亂,於是就把原先木星名字的伊詩達、以西斯、后洛斯等名字套在金星身上。」也就是說,前面所列舉的神話或傳說,正暗示著金星是木星誕生的故事。

另外,關於「由木星釋放出來的金星,初期樣貌是慧星」這一點,他是這樣說明的:「在哥倫布以前所寫的墨西哥古老傳說中,曾記載著金星是會冒煙。墨西哥人除了將金星稱之為『會冒煙的星球』,也可以說他們一直是把金星當作是慧星的。」

更且,從「金星是垂掛著火的」的猶太人傳說紀錄、「金星是有鬍鬚的」的勒底人的古紀錄、描述「金星就像是冒著煙的火」的古印度梵文的記述等,都幾乎可很有把握地推論,金星在初期其實是慧星了。

這種偉大的假說具有何種程度的可信度呢?

當然,正統派的天文學者完全不屑一顧,只把它當作胡扯瞎說罷了。可是,如果偉大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寄予深厚期望,又會是如何呢?

據說愛因斯坦在死前曾經明講:「應該舉辦科學研討會,進行維利考夫斯基假說的再度研討。」

不只如此,據說在愛因斯坦死後,他桌上也發現了一本《衝突的宇宙》。

此外,金星和其他行星相較、進行著不同的運動,這也是科學上的事實。金星的自轉周期為兩百四十二.九八天、公轉周期為兩百二十四.七一天,自轉周期比較久。進行這種運動的行星滿,就只有金星而已。

而且,其自轉的方向是異常的。其他的太陽系行星是從西往東自轉的(天王星的自轉軸面對公轉面是橫向倒下的),但只有金星是逆向,也就是由東往西的方向自轉。

金星又叫作地球的雙子行星,其環境迥然不然。金星的赤道半徑是六千零五十二公里、地球的則是六千三百七十八公里。平均密度幾乎一樣。內部造也十分相似。它們的中心都有核心,外側是由地函及地殼所包圍著。不過,金星的環境和地球是大異其趣的。例如地表溫度是四百七十℃,以二氧化碳為主份的大氣是九十氣壓,雲的主要構構成物質則是硫酸。雖然推測化應該是溫室效應嚴重影響之下的結果,但真相究竟是如何呢?

根據過去的說法,金星與其他太陽系行星幾乎是同一時期誕生的。可是,光是將接近中的地球與金星相比,就有很大的差異。

當然,不能說這些科學上的事實和維利考夫斯基假說有直接的關聯,但只有金星是相當異常的行星,這一點就絕對無誤。

補充一點:維利考夫斯基只是單純以舊約聖經等古籍中去推測出他的結論,並不一定代表就是事實,但在宇宙空間中沒有解開的謎題確有無數個,因此他的學說依然令人玩味。

資料來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5011201604

參考資料:卡爾。薩根《宇宙》第四章:天堂與地獄

 

 

 

 

網註 ②

 

197851日,馮馮在《反物質》提及:

我看見千百個彗星閃過,其中最遲的一個,掃過地球外面不遠,彗星的吸力好像巨大波浪,吸得地球翻滾,翻了一個大跟斗,滑出軌道之外,南極變成北極,北極變成南極,東變成西,西變成東,本來是向西自轉的,現在因為南北易極,變成向東自轉。那些雲氣的流向也變了,海流也變了,甚麼都變了……那一隊彗星,漸漸失落了它的尾巴的百萬個發光星體,最後只剩下箭頭的一顆巨星,現在正亮晶晶,成為了一顆行星,就是熟見的金星!我大為驚訝,只見金星橫掃越過地球之時,引起球面巨大混亂,兩極冰帽融化了,地球變成了水球,球面全是洪水,只有可數的幾處高山峰頂尚在水面。突然好像用了放大的顯微鏡般地,我看見各處高峰上有些微末細小的生物,就是那些人類的倖存者,中東在土耳其與蘇聯交界的阿拉列山頂上有一艘棺木形的長方形方舟,擱淺在山際,中國方面的數處高峰上也有船隻人影,美洲洛磯山頂也有,歐洲阿爾卑斯山巔亦有,非洲亦有……然後洪水漸退,地面又重新出現文明。我驚疑著,這不都是五六千年前的事嗎?

 

198221日,馮馮在《地球千層光環失蹤之謎》一文,將金星橫掃地球的時間改寫:

大約三千五百萬年前,地球的南美洲南方尖端和南極洲是北極,而今之北美洲加拿大與格陵蘭、西伯利亞,都是在南極。地球受到無比巨大的入侵慧星橫掃而過,波浪力量使地球的軸心突然翻轉,於是北極轉向下方,南極轉向北方,南北互易,東西互換。 ……」 

 

 

 

 

永懺樓随筆之二十一 ──《反物質》

原載香港《內明》第74期:1978051 

 


 

書名:夜半鐘聲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