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該學何宗何派?

馮馮

 

 

常常有人問我學佛應於何宗何派,有些發問是純出好奇,另一些則基於黨同伐異,或者是分別心,對付後面種種問題,我就說是「冬瓜盅」。

其實我無宗派,自稱「冬瓜盅」, 也並非惡作劇的諧謔,或多或少有些貼切,因為冬瓜盅內有各種雜料,雲耳,金針菜,香菇,髮菜,吃葷的還有火腿,雞肉,蓮子,腰果,蝦米什麼都帶一點,名為冬瓜盅,實為大雜燴,不能單以火腿或雞肉來衡量,也不能說冬瓜盅是冬菰味,火腿味或金針菜。智識的接納與含容,是綜合性質的,說冬瓜盅,也毫無不敬佛法之 意。只是一種謙喻,自比為笨冬瓜,卻又什麼作料都接受一點,也不純不精,庶幾也不離佛法無所不容之原意。

本來,原始佛教也並無分宗派,都是聽佛陀的開示,四念處八正道、五戒、十二因緣。佛陀說法四十九年,經論浩瀚,後世弟子有誰能概全其意?各人各修其中一端,或一經、或一論、或只守戒,漸成宗派,也難免流於門戶之見,已把佛法範圍縮小,殊非佛陀原意,現代人學佛,不宜先存門戶之見,分宗分派,黨同伐異,自讚貶他,自詡是唯一正法,貶評別宗 不是真傳,各派自成山頭主義,自尊自大,目無餘子,互相毀謗攻訐,把佛教變成政治社會與商業世系,這都不是原始佛教的原意,徒招腐化敗亡。別看它們巨廟連雲紛起,巨像莊嚴,那只是表面的場面,只是佛教商業化的派頭與噱頭,戒律早已流於形式,佛法慈悲精神也成為空洞口號,這是現代人佛教的不幸,學佛人苦光徒 包裝去選擇宗派,等於跟著商業廣告去購買奢華物品。看到各宗派山頭主義的互相傾軋,也使人莫知所徒,家家賣花都讚自家花香,別家不新鮮,學佛人到底應選學那一家宗派才好?

各宗派的修行方法,大致上仍是師法佛陀原始教法,只是各宗修法重點各異,次序不同。有些宗派以修誦真言為主,有些宗派以持戒為主,有些宗派以經論為重,有些宗派以苦行為主,有些宗派以慈善工作為先,有些宗派以隱逸山林為要,有些宗派以練武強身為主,有些宗派以靜坐瞑想為重,有些宗派注重儀軌形式,有些宗派不重形式,有些宗派講考文字精義,有些宗派不著文字不立文字......琳瑯種種,看似不同,其實各皆只是原始佛教的一鱗一爪, 只是佛法的一端,並非全部,也未能盡抒佛陀教法原意,須知佛陀說法,無所不包,無所不含,並不能以任何一宗一派自誇正宗就可以代表佛法全部。各宗各派當然也各有擅勝,各有優點,但也不免流於偏,精於某些方面卻疏於另一些範圍。

武林的宗派可能有獨創,武當山與 少林寺的武技絕無需同,崆峒派的飛劍獨步天下,祈連山的騎術武技自成一家,長白山的氣功另有奧妙,各派爭雄,勢同水火,但是佛教的宗派各皆同源,出於佛陀教法,只因佛法太浩瀚!學佛難以全學,只好擇其一端入手漸進,而不是從一而終,更無規定不得另投明師,武林人另投宗派是犯禁的斯師滅祖大罪,佛教卻沒有此 種禁條。佛教鼓勵學人遊方修學多習,遍拜名山,周訪各宗,以增饒佛學見識,增擴胸襟,佛教宗派,原無彼此傾軋,也無山頭主義,到了現代才因社會商業化而形成互相排斥,「佛爭一炷香」,此語並非來自佛教。而是外面人的口氣。

學佛應往何宗何派?這須看各人自己的興趣、性向、方便,也無 優劣先後之分,正信正道的任何宗派,是以原始佛陀之教為根源與目標的,都可以學。

 

 

 

原載《佛網》網站

2000 年 ── 2002 年

www.buddha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