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主張孝親
                 

馮馮

 

學佛者,特別是部份固執的人,常常鼓吹學佛必須「辭親割愛」,須知此語原指男女之親、歡慾之愛,不幸有些執著之修行人,解釋為必須辭離所有的親人,斬斷所有的愛,以求成佛!於是煽動得許 多人叛離父母拋棄六親,離家出走,上山修行,自謂一子成佛,七族升天,害得父母親屬悲慟痛哭,痛苦無比。

那種執著的修行人,自謂斬斷塵緣,是為了自度度人,又是為了得道成佛,以濟眾生!言之慈悲,悲心可敬,但是,離家出走,斬斷親情,任由父母親屬悲傷痛哭,是則未能濟世,已先對父母親族不仁!十分無情,十分殘酷殘 忍,人若要行慈悲,何不先對父母與家屬慈悲?

修行若只顧自己清淨做自了漢,不顧父母妻子兄弟姊妹死活,任由其痛苦,豈非等於變相慢性謀殺?還說什麼對眾生慈悲與濟度眾生?似此而奢望修行成佛,無論是在家或出家,心腸如此堅硬固執, 成為無情無義,怎能做到有情慈悲之菩薩?自謂愛眾生,卻對父母不仁?這是哪一門子的佛?

佛陀教人去對父母不仁不孝嗎?佛陀當年有拋棄父母嗎?沒有!

佛陀當年出走,到野外森林去求道,只是暫別父母妻子,但是並無斬斷關係,祂後來把養育他的姨母(後母),(祂的生母已因生產祂而去世),還有祂的妻子耶輸王妃,和兒子羅侯羅,都接引 到祂的道場一同修行。

佛陀在講授「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二」之時,祂說:

「善男子! 於諸世間何者最富?何者最貧?」「悲母在堂,名之為富!悲母不在, 名之為貧!......是故汝等,勤加修習,孝養父母!若人供佛福等無異,應當如是報父母恩!」佛陀又說:「子當以五事正敬正養正安父母,何謂五?念思惟 報家事,唯修責負,唯解飭戒,唯從供養,唯歡父母....」(佛說善生子經

佛陀在講「本事經卷第四」之時又說:

「苾芻當知!世有二種補 特伽羅,恩深難報!云何為二?所謂父母,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擔母,盡其壽量,曾無暫捨,供給衣食,病緣醫藥種種所須,猶未能報父母深恩! 

「所以者何?父母於子,恩極深重,所謂產生,慈心乳哺,洗拭 將養,令其長大,供給種種資身眾具,教示世間所有儀式,心常欲令離苦得樂,曾無暫捨,如影隨形,父母於子,既有如是,所說深恩,當云何報? 

佛陀又講如何報父母大恩:

「若彼父母,於佛、法、僧,無清淨 信,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慶慰,令生淨信!

「若彼父母,無清淨戒,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慶慰,令其 令其受持清淨禁戒!」

「若彼父母,無有多聞,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慶慰,令其 聽聞諸佛正法!」

「若彼父母,為性慳貪,不樂布施,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 慶慰,令行布施!」

「若彼父母,為性闇鈍,無有勝慧,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 慶慰,令修勝慧,其子如是,乃名真實報父母恩!」

佛陀在講說「本事經」之時,很明白地教訓必須孝順父母,有上面引述的各種孝親方式。 

在佛說「盂蘭盆經」之中,佛告:「諸善男子、善女人,是佛弟子修孝順者,應念念中常憶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憶所生父母,為作盂蘭盆,施佛及僧,以報父母長養慈愛之恩,一切佛弟子,應當奉 持是法!」

學佛人不去細讀經典,未知佛陀教人孝親,而且也垂教,叫為人父母者,必須以五事愛哀其子女,何謂五?興造基業,與謀利事,與聘婚嫁,教其學經學佛法,又以 所有付授子女。這是佛說「善生子經」 所載的。

這樣看來,佛陀並無叫人不要父母不要妻兒不要家庭。相反地,佛陀勸人孝養父母及照顧子女。不知如何,佛教傳到中國之後,就演變成叫人拋棄父母妻子人人去出 家,要「辭親割愛!」去做「自了漢」!而自以為就是修行! 

原始佛教的「出家」,與後世的「出家」大不相同。原始佛教出家依然孝親,後世出家卻以辭親割愛為標榜,斬斷塵緣為時尚,把原始佛教的入世濟度,變成出世的逃避現實,未能對自己的父母妻 子親人慈悲,卻說對眾生慈悲!已經違反了原始佛教原意。 

幸而現代已有不少人覺醒,漸漸鼓吹回到原始佛教的教義,對於父母也能盡孝道,對於妻兒也能照顧。只有那些一知半解而又好高騖遠之徒,才誤以為辭親割愛是清高清淨。

其實,所謂「辭親割愛」,所指的是「外愛」,「外慾」,不合道德的愛慾。並非指正當的人倫之愛,清淨也未必可從禁慾而獲得,清淨是內 心的境界,把父母妻兒親人都拋棄了置之不問不理,看你良心怎能平靜清淨?修什麼?

 

 

 

原載《佛網》網站

2000 年 ── 2002 年

www.buddha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