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港之盜賊        

馮馮

 

 

中國叫它為「機場」,日本人稱之為「空港」,我認為「空港」符合英文AIRPORT字義。較能表達它是一個 旅運港口,「機場」較狹義,停放飛機的意味多於港口,因此,本文使用「空港」(Airport),這是就字義,並無偏愛日文之意。英文Air是空,Port是港,中國人譯為機場,並未標出是旅運港口,若是軍用的,就稱為「軍事機場」,商用的旅運空站,就必須冠以「民用」,倒不如英文一目瞭然。英文稱軍用機場為AirBase空軍基地,有別於空港Airport,不似「機場」(Airplane Field)那麼暗晦不明。

我個人的意見,未必可以扭轉中文「機場」名稱,全世界各國都採用Airport(空港),中國人仍然稱為機場(直譯可能譯為Machine Field), 會叫老外「一頭霧水」,是什麼機器(Machine)呀?是推土機?紡織機?打字機?啊!是飛機(Flying Machine

言歸正傳:空港是人來人往,旅客眾多,品流複雜,候機、送機、等人、迎客、出閘進站,亂哄哄、忙團團,還有大批的扒手盜賊......此點卻非人所熟知。 

全世界各國的空港均如是,火車站、巴士站,都有扒手。日本的成田空港、羽田空港、東京驛(火車站),旅客成千成萬,擠出擠進。專業扒手大肆活動。其中不少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狀若貴婦的女扒手,對你一笑,哈腰鞠躬,或是無意碰你一下,向你道歉,十分有禮,你的錢袋就被妙手空空偷去了,幾秒鐘之內,就給傳遞了很多手,你就算看得見,也追不到,美國電視有此特別報導,並非我杜撰。 

二00一年八月十四日,中國上海來加拿大的新移民兩夫妻,在溫哥華國際空港,歡天喜地報到移民關之後,轉往國內空港轉機往多倫多,進閘時發現手提箱內的證件、機票、登岸證、鈔票,全都不翼而飛,損失三萬多元美金現鈔!夫妻流落於溫哥華,身無分文,夢想到了自由天堂,誰料如此下場! 

在此之前,大約一個月,是另一家中國大陸新移民,在溫哥華國際空港被扒手洗劫,損失四萬多元美鈔與全部證件,以致流落街頭,華僑社團出面救助。但是加拿大政府未見出力救助上述兩批被害人,警方毫無線索追查,只說相信是有組織的扒手集團所為,來自香港為多,妙手技高,傳遞迅速,人手眾多,組織龐大,手法狡猾,警方無策對付,只好警告旅客各自小心,勿將錢鈔放在行李箱中,最好放在貼身內袋。 

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在溫哥華國際空港,天天有旅客被扒手打劫,以致一貧如洗,流落街頭,連身份證居留證也被偷竊,警方說那些證件流入黑市,可以牟利不非,而且可以之複製,再將膺品出售給非法移民,利上加利。 

不久之前,一位營商友人,在溫哥華空港登機赴美國洛杉機,登機後發現手提包內的錢包失蹤了四千美元現鈔。他疑心是太太或兒子竊取,和太太大吵了一架,然後要我用「天眼」查證。我說沒有「天眼」,但也無需天眼,就可判斷,是在空港被扒手光顧了,但此位先生不信,他說「無可能」!他不信溫哥華空港的扒手如此神奇。 

我自己也有一次被扒。西裝內袋內的銀包夾子忽然失蹤,而我並未感覺有人碰觸,可見扒手妙手之神奇!不過,被扒的錢夾,並無鈔票,也無信用卡,只有一張餐館順手牽羊得來的餐巾紙,是偷來的,又被扒了去!因果不爽也!我向來如此把餐巾紙冒充鈔票夾在西裝內袋的破舊皮夾子,以之愚弄扒手,他得了手打開一看,全是餐紙或草紙,妙不可言!我在偷笑哪!真正藏鈔,是在「無人之禁地」,天機不可洩露全部,只可點到為止!你不妨向我看齊,包你「防扒有效」、「氣死扒手」! 

溫哥華空港,被扒破產無路可走的中國大陸來客,其實已有五六次之多,去年二000年一對北京夫妻被扒八萬美元,不明白他們何以不攜帶「旅行支票」或叫銀行電匯?大陸人似乎習慣攜帶現鈔,此地的扒手目標就看準了大陸來客,大陸人今非昔比,現在可有大錢!君不見,溫哥華西端最高價的大酒店,也是被大陸客以六千萬加元購下,打敗了台灣財團。 

寫佛教小品,竟扯到空港扒手,離譜之至!不過,倘若拙文能引起警覺,使大眾小心勿受扒劫之災,豈非好事。錢讓扒手劫去,何不留些做慈善救苦救難?那些盜賊,得享不義橫財,難逃惡報,只爭來早或來遲,因果不可破,他自作孳,不可活,並非我的咒詛。

 

         

 

原載《佛網》網站

2000 年 ── 2002 年

www.buddha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