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之害

                  馮馮

 

 

 

 

佛陀在世時,已經立下五戒,其中之一是戒酒。當時文字簡單,語焉不詳,但是言簡意賅,用意至深。顯然佛陀早已注意到酒之大害,因此禁止飲酒;飲酒多禍,自古而然。

現代飲酒之害,比古代更嚴重,西方人因酒醉駕車而車禍身亡者,不知凡幾,東方社會的酒醉車禍枉死鬼,也不比西方為少。在美加,酒醉駕車,佔車禍死亡案件的一大半,每年的酒醉車禍死亡人數,多達萬人,重傷者與被害者,更不止此數。尤其是在重要假期節日,例如聖旦節、感恩節、復活節,酒醉車禍傷亡更多。

西方人嗜酒者多,就是一般非嗜酒者,也不免多多少少喝一些威士忌、馬丁尼、白蘭地、待客以酒,平時上酒吧飲幾杯啤酒,宴會務必有香濱酒才顯派頭,或者飲俄國伏卡,吃魚子醬,認為是高級享受。

中國人飲酒風氣,也不輸於西方人,豪華盛宴,固然也有香檳、白蘭地,威士忌、伏卡;普通飲宴,也免不了茅台、花雕、高梁、日本清酒、青島黑啤。小市民大談或是花生米小聚,也有低廉的米酒、黃酒,猜枚划拳,興高采烈,不醉無歸。

法國人喝酒當飲水,俄國人飲伏卡酒是主食,再窮也得喝伏卡,不喝伏卡不是男子漢。這兩個民族患肝癌的比例,為全世界之最多。美國人的肝癌患者人數,也很可觀,列為世界第三。從電視播映的研究統計,肝癌是飲酒者的頭號殺手,在亞洲,患酒精中毒及肝癌,最多的地區是,第一:台灣;第二,中國大陸;第三,日本;第四,香港,比例是與消費能力成 正比。

台灣人上酒家談生意,召酒女「當番」(陪酒),酒女不斷灌醉顧客,顧客拼酒逞豪。台灣盛行「大拜拜」,什麼神誕節日,家家大擺酒席,見者有份,生張熟魏,都可登堂入室,一律歡迎,舉杯互祝,賓客川流不息,愈多人來飲酒,東主才愈有面子。滿街滿城都是過門酒客,人山人海,不少酩酊大醉,倒臥街頭,酒醉車禍、酒醉毆打行兇,不可收拾。

一般華人家庭,雖不飲烈酒,卻也有些飲用甜酒、糯米酒、補酒(例如:虎骨木瓜酒、三蛇酒、首烏酒、人參酒、當歸酒、加皮酒等等補酒)。認為藥酒容易吸收補身,不飲補酒的家庭主婦,至少也使用廚酒炒菜,也有不少醫生勸人每天飲些紅酒以助血液循環。吃西餐固然必飲紅酒,食唐餐也有飲酒,因為肉類很腥,需有美酒的香醇來掩蓋它。

美酒的確很香醇,但是一般人不知 美酒所含的酒精,會使人酒精中毒與形成肝癌、心臟病、中風、高血壓。電視上見過的法國酒徒的肝臟癌症,腫大有如籃 球,腹漲如西瓜,死後解剖,全肝硬化紫黑色,十分可怖。該人每天必飲干那酒(COGNAC) 或威士忌。干那酒是最普通的法國名酒之一,價錢不貴,人人可飲;香檳酒 (CHAMPAGNE)則是高級貴酒,年代越久越名貴。

其實,香檳是譯音,原意是「鄉間」,原產於法國南方鄉間盛產葡萄地區,不知為何身價奇高?酸溜溜,似飲劣醋,還不如飲新鮮蘋果汁!伏卡酒辣得像喝火酒精,它的酒精含量是八十度以上(80 PROOF, (即是百份之四十),威士忌、茅台等等名酒,含酒精也與之相近。有些烈酒含酒精在百份之一百六十以上,而一般藥用酒精,只是百份之十八,最強的藥用酒精,含量是百份之九十六,一杯即可能致命。飲烈酒實在跟飲純度酒精差不多,無異慢性自酖式的自殺;啤酒也含酒精百分之六至十,長期飲啤也會酒精中毒。

不幸地,一般人不知酒精中毒之危險,說「醉裡乾坤大,壺中日明長」;「一醉解千愁」。有人借酒消愁,有人飲酒逃避現實,有人飲酒忘憂,有人借酒行兇,有人飲酒補身,有人飲酒從慾,......一般人就算不酗酒,也以煙酒為交際應酬的必需品,青年人更以吸煙飲酒為榮。煙抽得兇,一天兩包; 酒飲得多,一飲幾瓶啤酒,一手持煙,一手舉杯或舉瓶,才顯得男子漢大丈夫氣概!

作家很少不沾煙酒,英雄豪俠更少 不了煙酒與女色。大詩人李白酒醉墮水撈月而死,千古美談。近代一位武俠小說作家以善飲出名,筆下的武俠都是整罈喝酒,他自身也終於因飲酒過量致死,寫歷史小說出名的一位作家也是酒醉心臟病暴發而身亡。這些是名人,醉死有新聞,那些無名之輩,醉死倒臥街頭巷尾,不知凡幾,無人理會,只當是死一隻狗。在街頭踉 踉蹌蹌,東歪西倒的醉漢醉貓,終難逃此種收場。

酒精中毒的一般徵狀,即使未到嚴重階段,也有自覺,例如:高血壓、心臟擴大、心律失常、心絞痛、神經衰弱、四肢發抖、全身酸痛、肝痛、胃痛、呼吸因難、記憶衰退、糖尿、腎病、脾出血、胃腸出血......種種病痛,都會可能發生,並且飲酒過量才會引起。即使自以為「飲得不多」「一天一杯」而已,「應酬應酬」,也會使酒精累積在血液內,傷害肝臟於無形,終於形成肝癌與各種疾病。法國人死於肝癌的比例,比世界各國為高,俄國人也多死於肝癌,大部份是飲酒所致。肝癌很多由於抽煙及飲 酒引起,又抽煙又飲酒,那就包你「中獎」。肝癌至今仍無藥可治,西醫的最佳治療仍是換肝,可是換肝未必被身體接受。凡是移植器官,被抗拒的比例都很高,換心、換肝,比換骨危險得多,生存率很低,死亡率可能高達百分之九十。

酒精之毒,與香煙之害,已是人所 週知,但是人們仍然吸煙飲酒。有人說,「吸煙飲酒會死,不沾煙酒也會死,也不能活上一千年」,因此,及時享受為上。這種論調,非常可怕,害人不利已!不錯,不沾煙酒,也活不到一千年,甚至未必活到一百歲,但是,煙酒帶來的疾病身心痛苦,好受嗎?

美加社會,街頭到處是醉漢,被稱 為「醉貓」,沒有錢買好酒,就去買剃鬚香水,或消毒酒精,甚至買廉價的木廠酒精(工業用),或華人商店的廚酒,藉以滿足酒癮。這些醉貓,醉到天昏地黑,倒臥街頭、橫屍窮巷,這樣的人生又有何意義?

酒精中毒是無藥可救的長期疾病,必須從少年就不飲酒,能拒絕第一杯酒,就能拒絕飲一千杯!不會中毒,若不能拒絕第一杯酒,以後就不容易戒飲酒,越飲越多,越上癮,像抽煙一樣,上了癮就難戒。

中國人在酒席敬酒,是很「野蠻」 的、殘忍的!敬你一杯,你非飲不可,你若不飲,就是不給面子,往往敬酒為爭面子,弄到彼此不歡,甚至大打出手。你若飲了一杯敬酒,他又要再敬一杯,非要你再乾杯不可,敬酒變成強迫「灌酒」。在喜宴上,把新郎灌醉,是最賞心的樂事。中國人敬酒方式的「野蠻」、「不講理」與「殘忍」,不知源起何處?相較之下, 西方人敬酒卻是很文明的,西方人從不強迫你乾杯。西方人敬酒,是他自己乾杯,「祝你生辰快樂」;他自己乾杯,你飲不飲,他不管,也不強迫你。

記得多年前在台灣,某次在一處小宴會,兩個鄰桌的陌生男子,已經有些醉態,突然過來向我們桌上的美國客人敬酒,叫他「乾杯」!美國人說有心臟病,醫生吩咐不能喝酒,我們把話翻譯,那兩位男子竟大發脾氣,說美國人太不給面子,叫他們下不來台,「非要你乾杯不可!」又罵:「你們這些洋奴,幫著洋人看不起我們!」美國朋友只好離座,「我們走吧」,誰知那兩個醉漢拔出手槍指著美國人:「你太不給面子,不乾杯,不許走。」美國朋友不得已,舉杯沾唇,算是聽命,可是對方咆哮:「不行,非乾杯不可!」

這個真實故事,後來因憲兵警察及時趕到,才把僵局打破,沒演變為命案。國人的敬酒,真是可怕,哪像文明古國禮儀之邦的人?強迫別人乾杯,就等於強迫他販毒,是一種刑罰,非常野蠻殘忍!

佛教是戒喝酒的,可是信佛的人平時戒酒,在喜慶酒席也有人強蠻敬酒,灌醉新郎新娘,真是很無聊!信佛應該無時無地均守戒才對,自己戒酒,亦不應強迫別人喝酒。

有些宗派或個人準許飲酒,稱為「般若湯」,實在是違反原始佛教的行為,明知故犯。此種犯戒,那是各人因果自負,酒醉麻木,怎來「般若」?自欺欺人而已!



 

 

 

原載《佛網》網站

2000 年 ── 2002 年

www.buddha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