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應否介入政治?

 

馮馮

 

 

台灣大選,各黨派出盡花招爭取選票,最令人感到意外的幾件事,其一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李博士以其超然的學者地位支持陳水扁,其二是一些佛教名人名僧分別出馬支持各個候選人,兩宗都令人感到愕然!

 

假如你是諾貝爾獎金得主,你會去支持任何政客選舉嗎?恐怕你不會吧?或者李博士另有為國為民的偉大懷抱,以至於不惜紆尊去支持一個政客與政黨,卻總不免大大有損他的世界學者的清名罷?不能說不是巨大的犧牲!

 

佛教名人與名僧出馬支持政客政黨,就更令人感到奇怪了,修行人怎麼捲入了政治活動呢?固然,修行也應入世,不可只是出世法,但是,入世到推動政治,或被政客利用,那也算是六根清淨四大皆空嗎?看來也就與俗人差不多啦!搞政治的名僧,看來也就不是高僧啦!

 

宗教實在不應與政治結合,因為宗教人士未必懂得治國治民,只是以其宗教信仰與偏見來左右政治。政教合一,實在是原始神權統治制度的延伸,往往藉宗教神權與觀念去推行愚民政策及獨裁,甚至有迷信觀念造成暴行,古代神權統治,製造不少殘酷的暴君與暴政,西方中古時代的「黑暗時代」,也就是政教合一的必然產物。神權到了今天二十一世紀,也還有不少遺風,中古歐洲有教廷以武力征服各國的「聖戰」,有十字軍東征,現代伊朗的政教合一統治也成為許多恐怖的來源,是政治利用了宗教神秘,也是宗教利用了政治權勢。民智未開的地區,往往停留在政教合一的階段,佛教原非神權宗教,卻被一些落後地區利用,以之結合地方迷信神權,而成為政教合一,實非原始佛教本意。尼泊爾、錫金、西藏,就是這種情況。可是,今天的西藏,已經不斷現代化,不再是古代的落後,卻沿襲傳統的政教合一,實在是不太適合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了。現代政制,主張宗教信仰自由,尊重各種不同宗教信仰也希望各種宗教相互尊重容忍,當然是不支持政教合一的。因為一教執政,不免排斥他教,而且不免以其教義經典來支配現代政 治,以宗教偏見來衡量一切,往往造成極端排他。例如:以色列、巴勒斯坦、阿拉伯各國、愛爾蘭.....這些國家,永遠都在戰亂之中,就是因為政教合一或宗教干預政治。

 

治國不能單靠宗教的千年經卷那麼簡陋的戒律或過時的觀念,而是需要高度現代化的各種學問,舉凡國防、軍事、醫療保健、治安法制、社會安全、現代科技教育。各種工業、農業生產、家庭制度、國際外交......種種複雜,都需要用現代眼光與專家處理,並不是光靠合掌唸神佛或叫喊主耶穌,就一切都有成就。宗教是治心的,有一定的道德維持作用,但是不能用宗教來治國。比如說,佛教戒殺生,耶教也戒殺人,倘若敵軍攻來了大肆屠殺人民,那麼我們就因戒殺而不殺敵嗎?不抵抗嗎?束手任由敵軍屠殺嗎?倘若中國人都像已故的太虛大師主張「全國四萬萬五千萬同胞,人人都應出家。」組成佛教政黨,推行佛教統治,那麼,中國 人老早被日本軍隊和俄兵殺光了,便別說人人出家都不生育,全中國都絕種了!以學問著名的太虛大師,尚且主張極端,何況那些一知半解的名僧?大家每天光唸佛做法事,百業不興,社會還會有進步嗎?有生產嗎?有國防嗎?有國際貿易嗎?有太空科學嗎?有現代科技嗎?有電腦電子工業嗎?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是佛教原意,是在於修行修心,人人做到諸惡莫作,就已經是對安定社會盡了力,並不需要參加政治,任何宗教干預政治,都是難免有偏見有偏差的。宗教還是只管修心修行吧!

 

 

 

 

原載《佛網》網站

 

2000 年 ── 2002 年

 

www.buddha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