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介側寫

 

 

 

馮馮:用生命追尋微曦的人
葉雅玲 ── 2014-06-23

馮馮的書寫包含日本侵華、國共內戰、外省遷台、軍中白色恐怖等歷史見證,遷台初期台灣的社會真相,以及幾代華人移民外國在外落地生根的困難艱辛與必會遭遇的問題。例如《霧航—媽媽不要哭》裡他便翔實地描寫逃難時眼見廣東大屠殺之悲慘,堅持不願摒棄生命中那段記憶,要為歷史留下見證。他說世人皆知“南京大屠殺”“重慶大轟炸”之慘痛,卻無人記錄“廣東大屠殺”更慘的情況,還有人反對他在書中提及,認為往事如煙毋庸再提。

但馮馮堅持猶太民族年年攝制電影,印書追思納粹屠殺猶太人,而中國人卻很少紀念被日本侵略者屠殺的悲慘,有人讓他把該書前半段抗戰時代的慘況刪除,不為他所接受,他無論如何也要發表這些微弱的歷史見證。

 

 

 

正視神通─與馮馮前輩的一夕真心話
談晉瑋  ──  2014-05-01

談老師!因為現在所謂的正信佛教十分排斥神通。一講到神通,就十分緊張敏感。所以我寄出的文章,基本都不會被正信的佛教受落,怕我引人入魔了!

培德師兄!他們這也未免太矯枉過正吧!若有真神通,用來救人濟世,為什麼不許用呢?佛經很多地方都講神通,佛菩薩也處處示現神通。

不了,談老師!我對佛教已經心灰意冷,已經沒有過往的熱誠了!

培德師兄!“老驥伏櫪,志在千裡;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好多人喜歡看您的文章的。

某些法師、居士,打電話給我,叫我不可講神通這些,說正信佛教不講神通,說我會誤導人,還帶有責備及教訓的口吻。

 

 

評述作家馮馮的晚年爭議

王尚智  ── 2012 413

朋友捎來一篇文章,那是施寄青女士早先為文有關作家「馮馮」在過世前的一些觀察。讀完我不勝欷噓!凡俗人們以一種各自的預存立場,用「平常人」的標準去衡量像「馮馮」這般超越常態可歸納的人,其實正恰好凸顯出人間價值的種種荒謬與無奈。 

我與馮馮於1997年相識於溫哥華,見面、電話,隨順聯絡。他始終是柔軟悲憫但受盡苦難的人。我所認識與體會的馮馮,到老也始終是個「孩子」!包括其純真的微笑,純真的憤怒、純真的抱怨,純真的寂寞,乃至純真的情慾掙扎。

 

Peter Faun..a renowned Chinese Writer

Rodger ── October 18, 2010
In the 80s, I lived beside Peter in Vancouver. There are many things I saw and learned from him. I have many stories.

Yes, he saw with his third eye. From the standpoint of psychic ability, his specialities were: health, and talking with spirits.

What really surprised me one day was when he was able to diagnose what was wrong with my car. He was so mechanically uninclined, he could barely turn a nut without cross threading it. I asked what was wrong with my clutch. He held out his finger and turned it, indicating out of true. When I took out the engine again, the transmission spigot was straight. What Peter didn't know was that there was a bearing in the flywheel to keep the spigot straight. The spigot was vibrating when I shifted gears.

I also have letters from Peter. In one, he was able to diagnose the afflication that my great uncle had. My great uncle was really surprised when he read it, because that's exactly what the doctors told him, peptic ulcers.

 

紀念馮馮 - 寫在感恩節

空因  ── 2010 1 0 9

果然,電話是馮馮打來的。那是個柔和而爽朗的聲音。他不用自我介紹,我立刻明白了是他。我的眼淚立即不聽話地湧了出來。“不要叫我馮馮,叫我Uncle Peter (彼得叔叔)好了,”他這樣告訴我。那天晚上,我們談了至少四、五個小時。我們談了很多有關文學、哲學、宗教方面的話題,他從容不迫娓娓道來,對各方面都有著非常獨到、精深的見解。我特別驚訝的就是:他居然記得那麼多的細節!包括沈從文是哪一年出生的,他的《邊城》媄鉿釣リ偵繯漯契y寫等等,他都記得清清楚楚。好像他的腦子本身就是一個圖書館一樣。

他的博學讓我深深折服。要知道,馮馮是個連高中都沒有念完的人!而更令人驚奇的是,他隨口告訴我很多有關我童年的事情!他怎麼可能知道這些的呢?他也告訴我的先生,他的脊椎骨的哪一個部分曾經受過傷。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他也跟我父親聊了聊,告訴他一些健康方面的問題。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馮馮居士辭世那一年歲末(過年)前幾天

果願  ── 2010 1 22

來此找教授朋友,也順便到平安書苑小憩。馮馮居士在末學陪伴下,看上此地一間公寓,想要購買定居。末學曾招待馮馮居士在書苑聊天中,留下近一個小時的馮馮居士自述苦難的一生錄音,也才了解馮馮居士曾是海軍官校學生。馮馮居士因被陷害,才無法繼續讀完海軍官校,算來是末學的大學長,臨別我倆還握手擁抱互道珍重。


馮馮居士被抓管訓,遭受不人道之嚴厲迫害,馮馮居士竟然也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受害人,馮馮居士泣述往事,書苑同仁為之動容嘆惜!本想等他購屋安置後,可經常來書苑教導後學,沒想到過年前,突然發現罹患絕症而接受化療。過完年後,就接到馮馮居士逝世的惡耗。生命無常,命運造化令人無限噓唏,我等當及時努力修行乎!

 

 

天眼治病──馮馮居士面授的憂鬱症食療方

陳尚豪  ── 2009 11 2  

回想到二十多年前,我太太也同樣有這麼一段被憂鬱症煎熬近兩年的歲月。這段期間我曾經被她用剪刀丟過,小孩看到她都躲避,她的話就是聖旨,不喜歡人多,音樂宜小聲聽,購買衣、鞋絕不手軟,一件一萬兩萬照買不誤;很久以前的某句話不悅耳或某件事心不爽,我早已忘記,但她還可以拿出來罵罵人,或念一念。她說發病的時候,心中像火在燒,全身極難過,什麼都看不順眼,會想到一死了之。嚴重時曾經三個月睡不着覺,服鎮定劑才能睡。這樣將近半年的吃藥治療,她也曾偷偷的將藥拿掉,或少吃或不吃…諸如此類,所經歷之事不勝枚舉。

直到後來,我倆及弟弟益豐、外甥女維玲,四人到美加拜訪親友,見到馮馮居士,建議我太太幾樣食品,返台吃過十五天以後,本來聽醫生建議,已經約好要去榮總後花園長青樓(精神治療)住院。護士長打電話來時竟然回答她說我已經好了!連護士長都不相信。過後近二十年間,就時常吃這幾樣食物,而治療憂鬱症的藥連一顆都不再吃過,所以多年來也早已忘了她的憂鬱症。

 

記念──拜見馮馮居士

牛哥哥  ── 2009 9 6

馮馮居士是住在溫哥華市內的一所小房子。他那時已是中年出外﹐樣子也很平凡。去到坐下﹐他都無怎樣詳細看﹐但已知道﹐說是因為有一透明的球狀物﹐塞住了那小妹妹的輸卵管﹐因為是透明的所以X光照不到﹐然後他寫了些普通的中藥﹐又談了一下食素的好處﹐我們便離開了。

那小妹妹也有看本地的中醫。兩星期後她就毛病全好﹐月事也正常了。

 

真正的天眼神通

談晉瑋  ── 2009 4 11

有一次我心臟有點不適,在越洋長途電話交談中馮馮前輩為我透視心臟。記得才不超過十秒時間,他就可說出所有情況,這使我見識到真正天眼通的厲害之處。還有他對醫學的研究,特別中醫中藥,都非常有見地,可立刻為求治病人開出處方及食療。

 

觀世音菩薩、天后媽祖與聖母瑪利亞

談晉瑋  ── 2008 10 8

 某次,我和馮馮前輩談及有關觀世音菩薩、媽祖和聖母瑪利亞的事情。馮馮前輩說台灣有一批媽祖信徒,親自飛到溫哥華探訪他,叫他幫助預備新建的媽祖宮尋找佳地。

馮馮前輩就對著地圖感應,看看哪個地方比較適合建立媽祖宮。後來馮馮前輩用手一指地圖中的一個位置,對他們說明這就是建宮的好地方。 

 

 

馮馮與我

蓮薇 ──  2008年7月3日

1991年的1026日,我跟朋友去南加州的帕莎迪那市立學院禮堂,參加了一場由美國佛教慈濟基金會主辦的慈善晚會。當天的晚會,特別邀請到隱居修行已有二十六年的馮馮居士,首次公開弘法,並發表他自己創作的現代佛教交響聖樂。

   

與馮馮談「慾」

盧勝彥 ──  2008年7月3日

馮馮往生後,盧勝彥編造禪定會晤馮馮,無限上綱消費利用馮馮之名,极盡吹捧自己,更大肆嘲諷馮馮。足見在馮馮生前噤若寒蟬的盧勝彥,多年來對馮馮的忌憚。

                                                                                                       ──「馮馮特輯」小啟

   

大通靈者之死

施寄青  ── 2008 5  

他在加從未有過正式的工作,我很好奇他與他母親如何生活。他與母親相依為命,字裡行間充滿了對母親的愛戀。他終身未婚,在他要死的前兩年,他出了厚厚三本一套的書,書中寫他自幼到老的所有過程,書中坦誠自己是同性戀者。

很多友人勸他不要出這套書,但他堅持要出,也許這些事藏在心中多年,已成了沉重的負擔,他年事已高,不能不一吐而快。我很佩服他的勇氣,他的書有類廬梭的《懺悔錄》。  

王祥麟的回應

 

韋陀菩薩傳

談晉瑋 ── 2008 3 28  

很久前,馮馮前輩仍在世之時,我就想和他合寫一部韋陀菩薩傳,希望韋陀菩薩的化世事跡可再流傳人間。很可惜他一直事忙及身體欠佳,後來再加上喪母之痛,使他情緒一直陷在哀傷當中。我有用越洋電話安慰他老人家,亦有寫實體信給他。曹操曾言:「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我希望鼓勵他再提健筆為佛教寫文章,引導更多青年人向佛;他的文章,曾經感動萬千心靈皈依佛教,功不可沒!

   

 

霧航解開馮馮迷樣的一生

流萍 ──  2007年7月

 

 

 

霧中航行的才子

常民、哲哲 報導 ──  2007年7月

 

 

 

迷霧中的微曦

張錦德 ── 2007年7月7日 

 

 

文壇的奇人異行

馬森 ── 2007年7月4日

我的教育背景,家庭裡稟承「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傳統,後來的學校教育又深受五四以來所奉行的理性與科學的影響,因此對超乎常情的現象相當排斥。無奈我天性好奇,特異的事物對我總具吸引力,正是好奇之心驅使我以後又跟馮馮見過幾次面,向他請教天眼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了去除我的存疑,他說天眼通不算奇,更奇之事多的是,譬如有人生來記得前世,他舉了一個證人,就是司馬中原。他並說如果不信,可以向司馬求證。
 
 
 
 
 
 
譚郎 ── 2007年6月21日 
 
當馮馮向菩薩祈求的時候,他完全是以個人的方式進行:
 
“……我從不高聲唸唸有詞,我向來都只是默禱,我集中我的虔誠心力,向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祈求,我閉目默禱著,心中更無別念,只有持念觀世音菩薩。我並不運用語言,因爲觀世音菩薩無所不知,無所不感應,與菩薩溝通而用文字語言,那是多餘的……。”
 
 

 

憶念馮馮

蓮姿 ── 2007年5月

上個月,小女兒在網路上發現馮馮居士去世的消息,匆匆跑來驚訝地告訴我此消息,我聽了感覺非常意外和不捨。一個月來心情都無法平靜。回想和他相識近十年,彼此均以書信來往,我寫給他七十幾封信,他回函四十五封,每封信的封面我均記載收信日期及封數,他的來信我視同如獲至寶,無比珍惜。最後一封信是從夏威夷發出的,內附兩張近照,有一張他手彈豎琴,神彩奕奕,神情愉快。

他在加拿大時,生活艱辛,事母至孝,在我經濟較為寬鬆時,我都會寄些供養給他,他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寄,可是我還是寄了,我一直想盡辦法要幫忙他,也鼓勵他繼續寫作。很多人都喜歡閱讀他的作品,但自從完成「空虛的雲」,他即封筆。他告訴我已江郎才盡不再執筆,而且他的手掌因被關進監獄時,曾被動過刑以致受傷,握筆寫字對他是件苦事,因此他的字跡非常潦草,編輯們看他的稿子都非常頭痛也有怨言。

我們彼此書信往來很少談及宗教信仰問題,談的最多就是音樂。他沒寫作,另換跑道專心作曲,對譜曲他非常有興趣。而最讓我佩服的就是他不會彈鋼琴卻譜了鋼琴協奏曲,不會拉小提琴竟作了小提琴協奏曲,作品有「雪蓮仙子」、「中國西北舞曲」、「牧神之夜」和「水仙少年」……,這些音樂都非常婉轉悅耳,不同凡響,其中,「雪蓮仙子」在俄羅斯以芭蕾舞演出,轟動全場,馮馮和母親也被邀請為座上賓。他喜歡古典音樂,最欣賞柴可夫斯基;在俄羅斯他到柴可夫斯基的銅像前致敬,一句「老柴我來看你了」已經淚流滿面。他一直很希望這些音樂能在台灣演出,他利用各種管道,找贊助都沒成功,這是他最感到遺憾的。

在他晚年,母親身體欠安,他一直希望能奉養母親到百年,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母親的病情一直沒好轉,兩小時必須進食一次,家事也是他一手包辦,因此他常在信中告訴我,他每日忙得像風車一樣。母親九十八歲那年,他照顧母親身心俱疲到房間閉目休息,一覺醒來發現母親已停止呼吸而離開了人間,為此他深深譴責自己沒好好照顧母親;其實人的死亡也有定數,閻王老爺要你三更死,你就無法拖到五更天。

辦完了母親喪事,一直為母親的骨灰安置何處拿不定主意,最後放在家中,每三餐虔誠舉香拜拜;我得知,告訴他這似乎不如法,那裡有人把骨灰放在家裡。此時馮馮回台找他昔日袍澤敘舊,想回國定居台南,而台南的法王寶塔正好竣工,在電視上看到法王寶塔建築得非常莊嚴,不會讓人有陰森森的感覺,我連忙寫信給馮馮,母親的骨灰可以考慮放進法王寶塔。

母親的事情告一段落,馮馮告訴我他要搬到夏威夷為一朋友看家,此後他來信都會寄張夏威夷花卉的明信片給我,在信中幾次告訴我他來日無多,他擔心的是心臟問題,醫生建議他開刀他沒同意,沒想到奪去他生命的竟是癌症。


在加拿大後半年他終於又提筆寫了三大冊的「霧航」,這也是他的傳記;他一反常態不刊登他照片的諾言,三大冊的「霧航」裡面有他從小到老和母親的各種照片,數量相當多。閱讀了「霧航」我終於知道他不結婚的原因,也才知道他如謎的身世和在監獄裡被酷刑、凌虐的悲慘命運。

馮馮幾次回台灣想平反昔日的冤情,他不求賠償,只要還他清白,可惜當年所有資料全被毀掉,沒有證據,一切徒然,這是他最大的遺憾和傷心事。還有一點,他最懷念四五十年代的老火車站,為此我跑了幾家書店尋找資料寄給他,尤其台北老火車站,深夜都會播放古典名曲「別離曲」,他常常跑去聽,不為誰送行,也不為接任何人,為的就是聽那些動聽的古典名曲,由此奠定他晚年譜曲的靈感。

馮馮除了寫作、作曲,還有一項少為人知的手藝,那就是摺紙,他會摺各式各樣的動物,唯妙唯肖,曾參加日本摺紙比賽奪冠,可惜後傳無人。

以前盼望他的回信,就像長夜裡佇盼著黎明,沙漠中殷望著綠洲。十年歲月瞬息流逝,望著那一大包珍貴的回函,我心惻然悲慟。
 


 
墨人 ── 2007年6月1日 
 
我知道他能吃苦,初到溫哥華時,他每天上市場撿雜紙和枯樹枝回去生火煮飯、取暖,他很孝順母親,不讓母親受凍、挨餓。他母親是一位身材修長、仙風道骨、十分慈祥又信佛的老太太,外表和馮不同。當年她住在永和一個很小的房間裡,我曾經帶了一段布料去看她,她知道我,自然是馮馮和她談過的,我們不必用言語溝通,我沒有地方坐,她也不講客套話,我們都「心照不宣」。  
 
 

我與馮馮的詩緣

王祥麟 ── 2007年5月25日

我直說不會寫詩,馮說將句子作日本料理,分段排列就行。善於觀機逗教的馮馮,隨即舉例了松尾芭蕉名垂千古的俳句:「青蛙,跳入池塘的聲音」。我茫然不解機鋒馮馮說青蛙跳入池塘的聲音打破了「靜是「靜」的呈現!

我恍如五雷轟頂,霎間融入詩的微妙通意,興緻勃勃地,開始創作俳句新詩。

 

 

馮馮居士音樂告別式

iamdarlong   ── 2007 5 月 21 日

 

 

最後的合十

侯楨 ── 2007年5月 

 

 

獻給馮馮居士一封信
山居的隱士 ── 2007 年 5 月 11 日

去年在愛徒大善知識老師積極引介下,大居士曾到嘉義平安書苑即興三小時的演講,書苑老師同修們千載難逢機會的興奮,也感同身受諸苦而紛紛掉淚。幸蒙愛徒大善知識老師將隱士的名字交您手中,那時您法身違和欠安,卻沒想到此行竟是最後的一行,返回台北友人處調養,受愛徒老師指示當拜會探望您,期望您痊癒,不湊巧當時您正送至急診,在門外徘徊無感應即返回宿舍,這已是今年二月的事。 

 

馮馮居士追思音樂會及生平事略
山居的隱士 ── 2007 年 5 月 9 日


  
師大禮居門口掛著醒目的小看板 依著指標走進地下室 

主持人靳秀麗開場主持    
梵唄 五會念佛

馮馮居士—追思音樂會

隱士今天上午依時抵達師大禮居大廈的地下室 映入眼簾是面善微笑可掬的慈濟志工整齊接待周到的服務 來賓一一秩序簽名 出版社結緣〔霧航〕三冊 簽下奠名 款項交由慈濟作為慈善馮馮居士的善後事宜



十點半開始到三十五分 由三位師兄們在三尊琉璃佛前獻上三只燈燭台 四位師姐獻上綠白間的花祭放置兩旁 儀式簡單而典雅
 
背景以藍絨襯托以斗大顯目四字句 心眼間頓時澄淨至極 全場靜默無聲

靜極清澄 志玄虛漠
守之不動 億百千劫

接著主持人靳秀麗開場介紹整個進行 四十分由彭正雄師兄介紹 馮馮居士生平簡介 印製平生事略給每位來賓 貴賓席王金平先行離去 五十分播放追憶居士生活片斷的風采 十一時靜曜師姐講述結識馮馮居士的因緣 再播放居士在俄羅斯大放異彩的作曲表演及主唱 從此聲名大噪譽享國際等等

再由陳錦桐師兄分享與居士間的交集 闡述無悔的愛 丁安民師兄傳達居士的遺願 邱文彬師兄感恩馮馮居士的行誼 十二時許百位來賓及百位慈濟志工 排列秩序向靈前的居士遺照致敬與遙祝居士

進行中 慈濟師兄全程錄影 少數師兄師姐仍以持相機此起彼落啪下進行片斷  慈濟師兄在下午二時將花飾遷移二殯至忠廳莊嚴入殮火化 圓滿結束

在第二殯儀館的告別式上,如本法師談到馮馮居士對佛法的貢獻,以醫學,科學和神通印證佛法,雖在佛教界引起許多爭議,但是現在看來,畢竟也接引了許多青年進入佛法的領域,這是馮馮居功不可沒的地方,而20餘年前,能有如此創見,言人所不能言,大膽創新,也只有馮馮居士才做得到.立遺囑以畢生辛苦攢下的二百萬元,用做籌建道場或印其本人著作.

馮馮居士的遺體火化後,將送到台南關廟法王講堂的靈骨塔安置,在他的老母親靈位的旁邊,可見馮馮居士的至孝.

 

 

 

作家馮馮辭世  明舉行音樂追思會

羅廣仁 報導 ── 2007年5月9日

出生於廣州的馮馮,隨海軍輾轉來台,由於他常寄信給母親,竟被誤認為匪諜,監禁了四、五年,馮馮後來被以精神失常開除軍籍。

獲得自由後,馮馮自力更生,在火車站、公園、街頭流浪,做苦工、做擦鞋童,在如此顛沛的生活裡,馮馮勤於自修英文,曾考取編譯人員中的榜首。 

 

 

50年代知名作家馮馮胰臟癌病逝

劉彩琴、鄧應忠 報導 ── 2007年5月9日

50年代知名作家馮馮居士,四月十八號胰臟癌病逝,為了感念他對佛教的貢獻,上午慈濟基金會特別為他舉辦了一場追思音樂會。  

慈濟師兄師姐獻燈獻花,表達對馮馮居士的感佩以及懷念之情。 

 


成名50年代馮馮辭世 遺願版稅回饋佛界

劉梓潔 報導 ── 2007年4月24日  

精通9國語言馮馮因緣際會移民加拿大,從此潛心向佛,信眾敬稱他為「馮馮居士」。在「霧航」一書裡,馮馮形容自己「一生都像在濃霧中航行」。作家季季與馮馮同為皇冠第一代簽約作家,她印象裡的馮馮脾氣好,永遠帶著笑容。

 

 

馮馮居士病逝

慈濟大愛新聞 報導 ── 2007年4月23日

 

 

最後旅程

慈忍陳錦桐蓬萊不敢先子

── 2007年4月
關於馮馮居士往生前的情形,末學從陳師兄哪堭o知,在這娷酯z給大家聽。陳師兄在4月18日下午3點左右去居士病房,並持咒。居士一切正常,血液含氧量到90多(具體數值不知如何表述,陳師兄說比他的高呢),呼吸正常,安然入睡中。此時以及陳師兄來之前,有慈濟賴小姐姐妹一直陪伴在居士身邊外加看護小姐。5點多陪伴居士一天的賴小姐她們離開,因爲她們覺得居士一切正常,應該幾天內都沒有事情。

陳師兄打電話讓陳師嫂來病房。因爲事前有准備,陳師嫂就帶著西方三聖像以及觀世音菩薩聖號音帶來到病房。師嫂將西方三聖像掛在居士床頭,師嫂也和居士講話,讓居士安心回到觀世音菩薩身邊,並播放觀世音菩薩聖號。大約在6點45分左右,居士開始呼吸異常,幾分鐘內就停止了呼吸。神通安詳愉快的樣子。7點09分心電圖呈現直線。之後陳師兄、師嫂、看護曾小姐和護士一起稱念觀世音菩薩聖號2小時爲居士祝福。再後來慈濟人將居士遺體移至助念室爲居士助福兩小時。慈濟人稱助念是祝福。

 

 

憶神祕作家馮馮 ──《霧航》見證時代

唐潤鈿 ── 2004年12月30日

《霧航》是馮馮寫他一生的故事,他說他以忠誠的態度,即使是污穢見不得人的事也都公開。

馮馮此書寫得動人,而小節之後偶有前事的總述,稍有重複之嫌,但為了讓人明瞭,也無可厚非。關於書中人物的真與假,最好請馮馮有空寫一補篇說明,別讓人來費時猜測,到底誰是誰?因馮馮是文壇名人,他所寫「白色恐怖」,也正是時代的見證,是後人據以作為史料的佐證。

 

 

楓葉捎來的消息

飛七 ── 2004 年 12 月 3 日 

 

 

天才,奇才,鬼才──馮馮的故事

平鑫濤 ── 2003年  

他走啊走的,走進了博物館,建築真宏偉!門前有羅馬式的石柱,又有大理石的台階。在台階上躺一下吧,實在太餓了,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又很睏,就在台階上閤上了眼睛。好舒服,這不是我的宮殿嗎?

故事中的年輕人,叫『馮馮』,這是他後來寫作時的筆名,他成名後,大家只記得他叫『馮馮』,不記得他的真名,連我也不記得。

 

 

馮馮與佛乘宗

公開公正公平的記者  ── 1999 3 24  

但由於某些因素,馮馮居士確實和佛乘宗已經沒有任何關係。這還是他託我一定要多為他澄清清楚的。即便過去擔任顧問的角色,據他說, "也是寫寫稿,讓我這個老頭子賺點稿費有飯吃而已,跟修行法門沒關係。 我這個人幾十年來堅持的也是如此,什麼別人眼中的正教邪教都跟我沒關,我們只是平凡人,寫寫文章音樂,混口飯吃而已。"

 

 

音盲的傳奇故事──素人音樂家馮馮

林伯杰 ── 1999年 

我們從這套《雪蓮仙子》的實況錄音(亦包含了《牧神之夜》及《水仙少年》二曲)中,獲得的感受的確是很「印象派」,這種印象派的風格,並不在於作曲技巧或是音樂風格裡的「印象」定義,而是一種意境上的「印象」哲學,可以說是類似東方思想的「禪意」。這種思惟貫徹在馮馮的三首「印象派音樂」當中,幾乎處處瀰漫著若有似無的音樂靈感,我們無法從馮馮的音樂裡捕捉到任何的音樂理論或是樂念發展,只能憑藉他那源源不絕的旋律,跟著神遊於音樂太虛當中。

 

 

馮馮三齣芭蕾舞在莫斯科重演

王廣滇 報導 ── 1998年9月17日 

 

 

馮馮與佛乘宗有「約」

王新君 ── 1998年8月15日

 

 

天才馮馮巧手童心

陳善汕 ── 1998年3月7日

 

 

奇才馮馮是菩薩?是異端

陳善汕 ── 1998年1月10日

 

 

奇才馮馮──文壇慧星眾所矚目

陳善汕 ── 1997年12月10日

 

 

奇才馮馮──傳奇人生

陳善汕 ── 1997年10月30日

 

 

一場知性與感性的音樂饗宴

郭淑枝、許金春 ── 1997年9月27日

 

 

大道之行

陳式夫 ── 1997年8月30日

 

 

謎樣音樂奇才──馮馮

張惠媛 報導 ── 1997年4月24日

 

 

面對傳奇之一「妙音三昧」

李善單 ── 1997年3月25日

 

 

擋不住的天眼神通

吳鈴嬌  採訪 ── 1994年6月26日

老和尚於一九四七年決定離開香港,回大陸弘法為佛教在神州留根時,臨行前,交代弟子要交給幾年前,曾從他跨下爬過,還和老和尚一問一答道:「師父,花開了沒?」老和尚回道:「你說呢?」的小男孩。

老和尚已於一九五九年,以一百二十高齡圓寂,弟子們千辛萬苦地找到如今是「禿老頭」的馮馮,並認定他就是當年的小男童。

 

 

馮馮回來了

史玉琪 ── 1994年6月  

六○年代文壇流行著一句話:『女孩讀瓊瑤,男孩讀馮馮。』

一九六三年,正式學歷只唸到初二的馮馮,以法文撰寫『水牛的故事』一文,參加維也納NEFF世界小說獎,得到首獎,次年又以英文寫成『苦待』一文,參加世界愛情小說獎,再次掄元。在皇冠雜誌簽約的第一批基本作家中,馮馮赫然與瓊瑤、司馬中原、朱西寗、林懷民等並列。

 

 

海外志業發展新里程

從美國分會新址啟用談發展現況

李麗華 ── 1991年8月25日

美國分會執行長黃思賢師兄,以最誠摯的心意,邀請馮馮居士主持「慈濟美國分會
」啟用典禮。居士已廿六年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但知道是慈濟的事情,祇思考了幾秒鐘,便很快地答應了。
 

 

 

內行看門道 外行看熱鬧

天華編輯部 ── 1991年6月1日

 

 

記我所認識的馮馮居士

靜曜 ── 1991年4月25日 

環顧室內的佈置,倒出乎我意料之外,除了沙發、桌椅外,竟然別無長物;陳舊的沙發看來似乎用了十幾年,只有一間簡樸的佛堂稍能吸引訪客的眼光。不禁令我訝異:這是鼎鼎大名馮馮居士的家嗎?憑他的才華,曾經當選十大傑出青年,又有天眼通,卻甘心過這種猶如出家人的平淡生活。

 

 

思賢嚼著番薯直說好吃

善慧書苑 ── 1991年2月25日 

這次馮馮又委託思賢,將數年來潛心製作的十五首佛曲,達五百多頁的樂章,灌製成錄音帶,發行版權將全部捐獻給上人做建設基金。又擬將其親手編製,曾得世界摺紙大賽獎之「摺紙藝術」一書,交給慈濟出版,所有收入悉歸上人處理。馮馮的摺紙才藝,能將一張紙疊成一尊觀世音菩薩,或一隻飛鶴。比賽作品連日本人也瞠乎其後,自認不及! 

 

 

美加之旅

釋開證 ── 1991年

盧勝彥所寫的書,差不多都有贈送馮馮,馮馮從盧的書上發現到,他一下子自稱密宗上師,一下子又自稱蓮生活佛,現在已自封「佛王之王」,並且說他到天上講經給菩薩、羅漢聽,未免太狂了!所以對盧感覺很不高興,這是馮馮對我所說的話。

  

 

「第三眼」鬼話連篇

王亭之 ── 1990年 ? 

近年馮馮精進學佛,他忽然宣佈,自己的天眼已經消失,請社會人士勿再騷擾,這一宣佈,證明他學佛已有心得,是故才能有這樣的舉動。若一味耽著於天眼的修煉,由是求名求利,那就不是學佛有成者的所爲。

 

 

馮馮念珠

義賣五百萬紀聞

慈願 ── 1989年2月16日 

長年旅居加拿大溫哥華城的馮馮居士,於今年元月初,委託友人攜帶兩串念珠來台,呈交花蓮慈濟功德會會長證嚴法師。馮馮希望能將這兩串他珍藏了二十餘年,各持誦大悲咒達五百萬遍的念珠公開義賣;所得款項,全部捐贈慈濟醫院二期醫療大樓建設基金專戶。

 

 

關於馮馮

天華編輯部 ── 1986年8月1日

 

 

馮馮簡介

內明編輯室 ── 1980年8月1日 

 

 

CHINESE WRITER FENG FENG

The Vancouver Sun ── 1965年12月8日 

 

 

FENG FENG

Is One Of China's Ten Most Outstanding Youths

The China Post ── 1963年12月30日

 

 

總統頒獎軍中作家馮馮

中央日報 ── 1962年7月24日 

國防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上將,廿三日上午,召見本部連絡室馮士雄同志,對其此次榮獲奧國徵文獎,慰勉有加。

 

 

自由青年封面

── 1962年5月16日

 

His Work Is Among‘World's Best Love Stories’

The China News ── 1962年5月11日

 

 

一個苦學成名的青年馮馮

潘林 ── 1962年5月8日 

在他離開廣州時,他進過培正中學高中一年級,不過,開學剛十天,便丟下書包逃難。現在,他既無力升學,但他的小心靈中卻充滿了求知的慾望,他直覺地知道,只有充實知識,才能改善他自己。這時他想到必須要把英文講好,他到書攤上買了一本英文文摘,他讀的第一篇是麥克阿瑟的演講詞,憑他那高一剛入門的英文程度,硬著頭皮死背,靠著查字典,慢慢一篇篇弄通、背熟。他們的夥計宿舍在中和鄉,每天起來,他一個人跑到田埂上背英文,背完了走路去飯館上工。這樣經過兩年,他能背誦的英文書已有二十幾本。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