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與再世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在美國最近出版的一本暢銷新書《再世實蹟研究》(Lifetimes  True Accounts of Reincarnation),書中作者連茲博士(
Frederick Lenz,Ph.D.)叙述好些真實的再世故事。

  
  連茲博士說:佛羅里達州的一位地産經紀人瑪麗女士,帶着四歲大的兒子查里到墨西哥度假,突然地,小查里對媽媽講出一段可怕的前生悲劇。
  
  瑪麗女士對連茲博士說:「我們正在墨西哥阿卡普哥度假,欣賞懸崖的飛人跳水表演,小查里突然好像陷入了半昏迷狀況般地,對我和他阿姨說:『我死過一次!』」
  
  「我們都當這孩子胡說好玩,我就問他:『小查里,你怎麽死的?』」


  「小查里說:『我死過一次,好痛啊!』」


  「『小查里,你是怎麽死的呢?』」


  「小查里說:『我腿上被擊傷了,好痛啊!』說着,他就哭起來,他的腿痛得受不了。」
  
  「我就問他怎麽受的傷?他說一九四一年在美國海軍一艘大戰艦上服役時受傷」「我就問他:『你家在什麽地方?』」


  「小查里說:『在加里福尼亞州北部。』」


  「你叫什麽名字?」


  「我的名字叫詹姆斯·凱路(James Kellow)。」 

「阿姨就問:『小查里,你到底怎麽死的嘛?』」 

「我們四個人一起在一隻救生筏上面漂流,有一個掉落海中失踪了,又有一個死在筏上。後來,救生筏漂流到一處海灘,我把剩下的一個人拖出來,然後我就死了,好痛!是痛死的。」
  
  「我妹妹問他:『小查里,到底發生了什麽嘛?』」

 
  「小查里說:『是船上發生大爆炸,好大的爆炸,大家都狂喊……』」
  
  四歲大的小孩會講這些話,不是太奇怪了嗎?
  
  他媽媽就問他是不是一個水兵,小查里說:「我是一個軍官,不是兵!」

 
  他說他是獨生子,父母住在三藩市,他們很傷心,因爲他死了。
  
  小查里好像從恍惚狀況中蘇醒過來,我們就問他的船名,我聽他說好像叫做阿拉巴馬號(ALABAMA)
  
  從墨西哥回到美國之後,小查里的母親到阿拉巴馬州摩比港(Mobile.Ala)去,找到了當年的軍艦「阿拉巴馬號」——已經除役,停放在當地做紀念品供人參觀。該艦艇的當年艦長已經退休了,管理該艦紀念館。
  
  瑪麗女士找到艦長,他給他翻閱一本該艦當年的官兵名冊,並無詹姆斯·凱路其人。
  
  艦長說阿拉巴馬號戰艦從未被敵人炮火直接命中,不過「亞利桑那號」(ARIZONA)曾被敵人炮火擊中過,最好查查「亞利桑那號」軍艦。
  
  瑪麗女士帶着妹妹和小查里,找到了已退役的「亞利桑那號」軍艦,她回憶說:「小查里從未上過戰艦,可是這次他一登艦,就表現出樣樣熟悉,好像是一個海軍軍官。」
  
  「幾個月之後,我們終於找到一份「亞利桑那號」軍艦的官兵名冊,果然有一位軍官的名字叫詹姆斯·凱路——是三藩市人!」
  
  瑪麗女士非常驚愕!她說它本想立即到三藩市去找凱路的父母一談,但是又怕老人家念子心切,將來時常打擾小查里。
  
  她說:「我想等到小查里長大一點,才告訴他那兩位前生父母地址,由他自己決定是否去探望他們。」
  
  連茲博士聽瑪麗女士講述之後,他向美國軍部取得一份「亞利桑那號」當年的官兵名冊及資料,證實了確有一位名叫詹姆斯·凱路的軍官。該船被擊沉時,剀路與官兵三人乘筏逃生。後來他的屍體和同伴們都在沉船附近的荒島海灘上被發現。
  
  這一段四歲小孩的前生故事,完全真實,經過專家查證。四歲大的小孩,一般連話都講不清楚,怎麽會講出那麽奇怪的話來呢?他又怎會知道海軍軍艦「亞利桑那號」被擊沉?又怎知軍艦上有詹姆斯·凱路其人?
  
  小孩的母親是一位成功的地産經紀,非常富有,隐名向專家講此之事,並非爲名爲利,只供研究,她亦無可能知道海軍的舊事呀!
  
  有人說,這小孩並非真是海軍上尉凱路的再世,只是凱路的靈魂假借小孩之口講述慘死的痛苦,或者希望小孩有一天會代表他去探望他的老父老母親。又有人說,小查里是凱路再生投胎的。
  
  
美國加州威尼斯的一位作家菲力普對連茲博士訴說前生的經歷。  

菲力普遇到一位小姐安妮,一見鐘情,安妮也戀著他,彼此彷如舊識。
  
  菲力普說:「有一天晚上,安妮打電話給我,我掛了電話之後,突然看見她和我前生曾在一起的景象,我看見田野農舍、牛羊、欄栅,我看見安妮身穿中國長袍!我突然記起我和她同坐汽車内,也記得她前生的名字叫瑪泰·威廉斯(Martha Williams)。我又記起我前生是一位牧師,我們是一對愛侶,我們在美國科羅拉多州駕車出遊。」
       
  「我又記起我向一大群聽衆講道,然後我突然又看見我對我的太太說我愛上了安妮,我太太哭了,我硬着心腸離開太太。」
  
  「我和安妮一同到了中國傳教,我記得最後的一幕令我心中烙傷難忘1我們一同乘船回美國,因爲日本已經侵略中國,殺死了很多人。我們很多中國朋友也被日本人殺死了。」
  
  「最後的一幕,日本軍艦出現了,開炮擊沉了我們的船,把我們從海中救起,日本軍人當着我們面前,強姦了所有難民婦女,輪姦完畢就一個個殺掉,棄屍海中!」
  
  「我眼看着日本兵強姦我的安妮,我悲憤叫喊,卻毫無能力反抗,日本兵把我們男子都縛住了,我們只有眼看獸兵姦殺我們的妻女!」
  
  「我眼看日本兵姦完安妮後又把她殺死!我誓言必要復仇!」
  
  「那天晚上,我們俘虜中有人掙脫了繩索,把我們解開,我們逃到走廊上,我碰到了姦殺安妮的那個日本兵,我撲上去掐他的喉嚨,把他殺死了。」
  
  「後來,我奪得一架機關槍,掃射日本兵,殺了不少,最後,我肩上一陣冰寒麻痹,我中彈了。」
  
  「接着,日艦突然爆炸了,我被抛下海水中,我靠着一隻木箱子漂流了一夜,第二天,中國人把我救起,設法送我到澳洲,輾轉經英倫回到美國之後,不久病逝。」
  
  菲力普接着又說:
 

「我從回憶中醒過來後,就好奇地要研究一下到底有沒有此等事件,我到科羅拉多州去查訪。」
  
  「在一個小鎮,我果然查出一九三零年代有一個年輕牧師名叫華爾特·摩理斯(Walter Marris)。」

  「摩理斯當年確确曾離開美國到中國去傳教。
  
  「我訪問他的親友,獲得他們證實他確曾被日本軍隊俘虜,後來逃出經澳洲英國回到故鄉逝世。」
  
  「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位牧師是否有一位女友名叫瑪泰·威廉斯,也毫無資料可尋。 」
  
  「我正在打算放棄,突然接到一位高理太太(Mrs.Cowley)從南卡羅萊納州打來的長途電話,她說她是摩理斯牧師的女兒,聽親戚說我在查證前生,她願意幫助我。 」
  
  「我立即乘飛機去探望她,把我的前生回憶從頭到尾告訴她。
  
  「她說我講的一切細節都符合她父親生前的事蹟,她父親離開她和母親,而與一個名叫「瑪泰」的女子同往中國。」
  
  「摩理斯牧師一直有寫信及匯錢給太太,但是太太從不回信給他,不過,所有的信件都保留着,她女兒給我看那些信。
  
  「我看了摩理斯的信件,不勝驚駭,信上說的他的經歷,全都符合我所見的前生景象!
  
  連茲博士特别訪問過高理太太,她證實確有那些情事,一切都是真實的。
  
  高理太太和菲力普後來成爲好友,她相信菲力普是她的父親再世,視之如父,雖然他年齡跟她差不多。
  
  菲力普的故事,很令研究者迷惑:他從未去過中國,也不可能知道一個無名牧師的生平,更不可能知道牧師的秘密情人的名字,他從何得知那一段秘密情史呢?又怎會知道被俘虜和他目擊女友被日本兵姦殺的慘象?
  
  美國奧克拉荷馬州一個小鎮,有一位男孩,名叫澤利·安德遜(Jeremy Anderson),從兩歲開始,就時常講些奇奇怪怪的「前生」事情。
  
  有時候他對祖父說:「我好痛啊!」「我痛死了!」「我是痛死的!」「我從前痛死的時候比現在年齡大一點。」
  
  小孩又對祖父說:「我駕駛着汽車,開得好快好快,像子彈那麽快!後來被一輛大貨車撞碰,我就給撞死了 !」
  
  小男孩時常講這些怪話,祖父祖母和父母都不由不覺得奇怪,不由不聯想到小孩的小舅舅詹美。
  
  小舅舅詹美·郝塞(James Houser),是小澤利的母親的小弟弟,十四歲時被貨車撞死,那是在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小澤利一九七六年才出生,家堭q來沒有人對他提起過小舅舅詹美車禍身亡的事,他怎會知道呢?
  
  祖父決定尋求專家的研究,於是請了在奧克拉荷馬州捕魚鳥市(Kingfisher, OK)的沙芬堡研究基金會(Shafenberg Research Foundation)的班納紀博士(Dr.H.N.Banerjee)幫忙,班納紀是一位精神醫生。
  
 班納紀博士對小男孩施與催眠,問他是誰叫什麽名字?
  
 小澤利說:「我叫詹美·郝塞。」


  「你幾歲?」


  「我死的時候,還不到十五歲。」


  「你記得你的出生日期嗎?」


  「我一九五二年年八月二十二日出生,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十二日被車撞死。


  「在什麽地方撞死?」


  「在奧克拉荷馬州通卡華,就是我出生的家鄉。」


  博士問:「我們到通卡華去,你能帶路嗎?」


  「我能!」
  
  博士就帶小男孩和父母一同開車去通卡華(Tonkawa),一進了市區,小孩就立即指出道路來,他非常熟悉街道,好像素來居住似的。事實上,他從未倒過這個小舅舅生長的地方。這時候,小澤利才不過四歲。
  
  博士後來在研究報告書上說:「小澤利在催眠之後,完全能記憶前生的事。在汽車上,他坐在我身邊,非常快樂指出哪一條街道是什麽地方,哪一個同學住在那一座房子,他的口氣不像是四歲,而是十多歲。他指出他出生的醫院,他上的學校,他又帶路來到一家百貨店,他說他的祖母在該店做工,他每天放學後必來該店找祖母。」

 

「他又帶我們去一家理髮店,說是他祖父的理髮店。果然,那是他小舅舅詹美·郝塞的祖父開的店。」
  
  「他又帶路去郊外,指出一處樹林,說他用長槍在該處打獵,這些也都符合詹美的生前事蹟。」
  
  「後來,我們開車駛向詹美被撞死的地點。一到了那堙A小澤利就不肯指路前進了,他不肯下車,他大哭起來,我們硬把他拖下車,走到詹美慘死的地點,小澤利倒在地面痛哭不止。不住哭叫『好痛好痛!』」
  
  「後來,我們抱他回到車上,我們駕車經過一處公墓墳場。小澤利含淚指着墳場說:『我就是給埋葬在那邊!』」
  
  「那果然是小舅舅詹美埋骨之地。」


  「下了車,小澤利十分熟悉,一直領路帶衆人到小舅舅的墓碑前面來,指着說:『這就是我的墳墓!我躺在那下面,好冷!好冷!』」
  
  「那一點也沒有錯,正是小舅舅的墳墓!而小澤利才四歲,從未來過,也不認得字!」
  
  小孩哭泣着,他的母親也大哭。
  
  沒有人分析得出小孩才四歲怎麽就都知道小舅舅生前的事,怎麽就能帶路找到小舅舅的墳墓!
  
  這件真事,轟動了全美的心靈學界和精神研究者。有人說,小孩真的是小舅舅再世,有人說不是,只是他母親心中懷念着小舅舅,把一切在無意中傳心傳了給他。
  
  上面說的三件真人「再世」的故事,都太悲慘了。這塈畯抻秅@件較爲輕鬆的。
  
  上面的三個人只能回憶前生一世,這一個人卻自稱能回憶前生十六世之多。
  
  此人名叫李亞倫(Alan Lee)
  
  前面提到的班納紀博士,是來自印度的一位精神醫生,研究再世二十五年,他說:「李亞倫的再世故事,是最奇怪的一件,是無法用科學解釋的。」
  
  李亞倫,三十八歲,他出身於費城富有之家,小時候不愛唸書,只唸到十年級(高一)就輟學了,以後混過日子,什麽行業都幹過,現在營商,頗有财富。
  
  李亞倫在馬利蘭州巴鐵摩爾市,受到著名的精神治療醫生艾文·莫德斯(Dr.Irving Mordes)的催眠訊問之下,他能夠用心靈力量預見未來,又能預言一種治癌新藥的名字。
  
  莫德斯醫生研究李亞倫已經五年,認爲他並無作假。莫醫生說:「這個人在催眠狀態之下所講的事,太不可思議了!我無法解釋它是怎麽一回事。」

  班納紀博士說:「李先生在催眠狀況中能夠憶述十六世的前生往事,娓娓道來,而且能寫出各世前生所通曉的文字,包括古埃及文字、古代羅馬文字、意大利文等等。」
  
  李亞倫憶起自己有一生是埃及法老王卡立克拉特斯(Pharaok Kalikrates),在紀元前三百四十一年至三百四十四年期間統治埃及。
  
  在催眠狀況中,李亞倫講出滿口流俐的古代埃及文,寫下「象形文字」,他的态度傲慢,尊嚴一如帝王。
  
  馬利蘭州立大學與天主教大學等學府的「埃及學」學者們,應邀研究李亞倫寫出的象形文字,證實確是古代埃及文字。聽了錄音帶,也認爲李亞倫講的語文「可能」就是古代埃及語。
 

  李亞倫小時候喜歡在家中房內披袍載冠扮演埃及法老王,心中時常有扮演法老的强烈意念,自已無法解釋。
  
  經過查證,埃及古代確有那麽一位只當了三年皇帝的法老,姓名沒錯,可是那並非一位著名的歷史人物,李亞倫從何得知?
  
  李亞倫在催眠講出的十六世前生,有一生是美國南北戰争期間的南軍士兵布魯斯特(Jamie Brewster),生於一八四七年於喬治亞州,一八六三年戰死
──這一件事,經專家考據南北戰争歷史及官兵名冊,獲得證實果有其人確有其事,但是,該位士兵並非名人,李亞倫如何得知其故事?
  
  李亞倫又有一生曾是美國土著印地安人,名叫鍚戈雅(Sequoya),此說卻無從證實。不過他講土著居住山地詳情,經查證大致吻合實情。

  他又說有一生是猶太希伯來奴隸,名叫耶瑟夫斯(Yosepheus)。曾經目睹耶稣受審受難上十字架,此一說更無稽可考。甚至連耶稣的事蹟都被有些歷史學家認爲是於史實無據的宗教神話,更别說一個奴隸了。這一段故事,只好姑妄聽之。
  
  他又說有一生曾是太陽系海王星的一個人類,本是「精魄能力」,來到地球而寄身於肉體,其時地球上的人類尚未被上帝創造出來云。他說他後來死於一次核子爆炸之中。他說他的外太空人名字叫「諾蘭」(Noran)。他在恍惚狀況中講着流利的、高音調的奇怪語言,他又寫出一大篇所謂「海王星」文字,看來像速記符号的。
  
  這一段,誰也無法考據,随他胡謅亂說。
  
  李亞倫的所謂十六世中,大多數無稽可考。不過,也有些可以考證的。
  
  他說他最後的前生是范倫鐵諾,他在催眠中講出許多范倫鐵諾生前的私生活秘密和許多拍片時的内幕瑣事。范倫鐵諾是默片時代的「銀幕大情人」,他甚至用意大利文寫了一封信,作爲范倫鐵諾寫給母親的信。
 

專家們特别請了好萊塢的元老一代來詰問李亞倫一些范倫鐵諾和在場人物才知道的秘辛問題,李亞倫都給一一答出。
  
  曾拍攝範倫鐵諾的名片《酋長》一片的攝影師,問李亞倫: 

「第一天拍片的時候,有多少人一同駕車到場地開拍?發生了什麽事故?」


  李亞倫答:「我(范倫鐵諾)和你們三人,一共四人一同駕車去,中途汽車出事,前面右邊的車輪脫落滾下路邊去了。」
  
  答案符合當年事實!他又舉出同行三人的姓名和談話内容,都一一吻合,當時的三人,只剩下攝影師仍健在,其他兩人早已亡故,攝影師又從未對外人講過當日這些小事。李亞倫卻從何得知呢?真是奇怪!
  
  他講另外許多細節瑣事,都符合當年往事,不由不令人半信半疑他可能是范倫鐵諾再世了。
  
  一位筆迹專家叫李亞倫簽下范倫鐵諾的名字,然後核對范倫鐵諾生前在文件上的正式簽名,完全相符!
  
  筆迹可以模仿唯妙唯肖,但是專家一用科學方法就能查出真假,這一位專家說,李亞倫的筆記與范倫鐵諾的完全一樣,並非模仿得來。
  
  還有一點奇怪,李亞倫的指紋,與范倫鐵諾的指紋完全一樣!使專家們十分困惑!
  
  指紋,據說是沒有兩個人完全相同的。李亞倫的指紋卻完全相同於已故的范倫鐵諾,我們怎麽解釋?我們只可說這是偶然!
  
  李亞倫的相貌卻完全不像范倫鐵諾。
  
  李亞倫的故事,多得講不完,有人說他是騙子,但是他並未從這些得到什麽名利!他是一個受教育無多之人,就算他曾苦學自修,又怎能精通古代英文、古代法文,乃至於古代埃及文字?
  
  有些心理學家說:李亞倫的下意識認爲自己曾經經過十六世的「前生」,他自己堅信確實,因而以此等「妄念」爲「真實」,並非他意存欺騙。
  
  你的看法呢?

  印度中部那格普爾大學(University of Nagpur),有一位三十七歲的女教師,芳名烏塔拉·赫達(Utarra Huddar),平時是一位沉默勤懇的講師,有時候會突然出現完全不同的個性,言談口音改變,自稱名字叫莎達(Sharda),講着一種奇怪的語文。
  
  一九七三年秋天,赫達女講師因患疹病住在醫院,開始覺得自己是兩個人,恍恍惚惚,弄不清自己到底是誰。
  
  其時有一位瑜伽女教師到醫院,教給病人們練習鬆弛神經心情,赫達女士學習了些時,漸漸就忘記了她自己的身份,不知自己是什麽人,苦思之餘,記起自己名叫莎達,是一個村女,但記不起身世。
  
  女講師父親來探望,發現她的突變,當他來到女兒前面的時候,她突然露出恐懼的神色,逃到房間一角,蜷縮成一團,恐怖地叫喊,講着許多陌生的語文,父親一句也聽不懂。
  
  女講師的父母驚慌了起來,把女兒轉送到精神醫院去檢查。
  
  女講師本系英文教授來義(Prof. Ramendra Roy)來探問她,教授是孟加拉族人(Bengali),一聽女講師的語言,說她講的是孟加拉語。
  
  女講師的家族是瑪拉希族人(Marathi),她向來只會講瑪拉希語和英語,不曾學過孟加拉語,她怎麽突然會流利地講孟加拉語土話呢?

 

來義教授用孟加拉語跟她講話,把她的話翻譯出來給大家聽,大家才知道她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
  
  她說她是孟加拉族人,家住在班斯比利亞村(Bansberia),她能講出村落的一切詳細情形,風俗習慣,她父母和祖父名字。她說她是在一八三二年被毒蛇咬死的,她說她的父親是一位婆羅門教祭司。
  
  女講師講了許多她「前生」的事。過了些時候,她突然又完全忘記「前生」,恢復了「今生」身份,依然是一位有學識的大學講師。
  
  很多精神學者認爲她是患的「雙重人格症」,又稱「人格分裂症」,並非「再世」。他們說,她的心理上自認是曾經有過那樣的一段「前生」,精神醫生們說,這是很常見的一種精神分裂症,可能是病人不滿現實的一種心理逃避,逃到另一個人格堶悼h。
  
  她在過去六年中,有時是正常的女講師赫達,如常教課,有時是不識字的村女莎達,講着孟加拉土語,裝扮成孟加拉女子,奇怪的是連相貌也改變了,變得年輕一些。
  
  有一位印度醫師星哈博士(Dr.Ramendra Sinha),不相信她的故事,認爲她必定是作偽求名,他到她說的家鄉去調查,他要揭發她的欺騙。
  
  星哈博士根據她講的父母親族人名地址,逐一調查,她的父母親族的子孫仍然住在那堙A果然真的曾有一個人於一百五十年前擔任祭司。那座古廟已經倒塌,只剩下了斷牆殘壁。
  
  星哈博士經過幾年的調查,發現她講的每一段細節都符合事實,的确有莎達其人曾被毒蛇咬死,她所講的親族事蹟都經證實。
  
  星哈博士說:「本來要否定她的荒謬故事,不料調查結果反而證實了它。她從未去過那偏僻的山村,她是怎會知道那些詳細的情形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莫非她真的是村女莎達的再世?」
  
  印度的心理學家權威巴爾博士(Dr.Pranabenu Pal)研究此案很久,他說:「我竭盡所能研究此案,調查徹底,證實赫達女士並無最僞,也證實了她講的「前生」確有其人其事。」
  
  美國維吉尼亞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史狄文生博士(Dr.Ian Stevenson) ,也到印度去研究此案,做了很詳盡的研究報告,發表在美國心理學年會的年報上面。
  
  史狄文生教授說:「再世與否,是另一回事,我們可以不必深信再世之說。但是,赫達女士的故事非常令人困惑不解,她從未有機會學習過困難複雜的孟加拉語。她突然通曉它,顯然需要一種「心靈力量」,此案也只能以「心靈現象」來解釋它。」


     她是不是真的「再世」呢?從科學觀點看,她不是「再世」,只是人格分裂,可是我們又怎樣來解釋她如何會知道「莎達」湮沒的身世和故事呢?

 

 

 
  
原載「皇冠雜誌」329

 

書名:《不能見光的人》
作者:馮馮

出版:皇冠出版社出版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