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馮特輯」小啟

 

馮馮與盧勝彥的分歧疏遠

 

八十年代初,盧勝彥主動贈其多部著作予馮馮 (見下圖),馮馮回贈著作致函荅謝,並將盧勝彥簽名著作轉贈其真佛宗弟子。盧勝彥多次登門拜訪,馮馮請之勿著佛冠袈娑驚動鄰里,平常便衣即可,禮尚往來,馮馮亦出席真佛宗宴會招待一回。

九十年代初,馮馮難以認同盧勝彥的作為,而疏遠多年。有關馮馮與盧勝彥的分歧,請參閱天華《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閙》,與釋開證法師《美加之旅》一書翔實記載

馮馮往生後,盧勝彥編造禪定會晤馮馮,無限上綱消費利用馮馮之名,极盡吹捧自己,更大肆嘲諷馮馮。由此足見,在馮馮生前噤若寒蟬的盧勝彥,多年來對馮馮的忌憚。

  

  

 

  

 

  

 

  

 

  

 

  

 

 

 

 

 

 

與馮馮談「慾」

盧勝彥

 

 

我在禪定中與馮馮見了面,我提到我看了馮馮的許多書,例如早期的「微曦」,及至後來的:

「空虛的雲」。

「禪定天眼通之實驗」。

「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

「釋達坦」。

…………

馮馮每送我書,在空白之頁,便題:

「勝彥菩薩教正

馮馮敬贈 1984-1-1

而我也實實在在把他的書,本本都讀過,並未束之高閣。

馮馮聽我把他的書,全部讀完,非常的驚嘆,他說:

「自古以來,文人相輕,這句話在勝彥菩薩,盧師尊之前是行不通的,想不到你把我的書,全部讀完。」

我笑笑的說:

「其實不只你的書,星雲大師的書,聖嚴法師的書,證嚴上人的書,妙蓮和尚的書,甚至蕭平實居士的書,我全看了。至於,批判我最厲害,害我最深的陳慧劍居士的書,我全數讀全。」

馮馮居士說:

「我不如你,我對某些書,是不屑的,尤其是批判我的,嗤之以鼻!」

我哈哈大笑:

「開卷有益矣!」

馮馮說:

「你對我譯自Hermann Hesse,釋達坦,這本書的評價如何?」

我答:

「那是一部流動諸色相的重現、休止、流轉……。」

馮馮說:

「是的,是的,是的,不停變幻,一時存在,千變萬化。」

我問馮馮:

「你有慾嗎?」

馮馮答:

「眾生具有,我豈沒有?」

我說:「我喜歡你的那首詩。」

佳人歸鳳林。

沙門止道邊。

蓮茵出塵艷。

梵僧參禮深。

自見伊人笑。

禪心化凡心。

苦修皈依佛。

何如拜佳人。

馮馮說:

「這靈感來自達賴六世的情歌,六世達賴的情歌很真實。」

六世達賴喇嘛的情歌:

在那東山頂上,

昇起了皎潔的月亮。

嬌娘的臉蛋兒,

浮現在我的心上。

又:

默思上師的尊面,

怎麼也沒能出現。

沒想那情人的臉蛋兒,

卻栩栩地在心上浮現。

又:

入夜去會情人,

破曉時大雪紛飛。

足跡已印到雪上,

保密還有什麼用處?

馮馮說:

「六世達賴喇嘛的慾,使他寫下了情詩數百首。」

我問馮馮:

「你的慾呢?」

馮馮實答:

「慾是我寫作的原動力。」馮馮反問我:「勝彥菩薩的慾呢?」

我答:

「遊戲。」

詩曰:

花兒開又落。

情人少變老。

唯有清淨心。

依止要趁早。

 

 

 

 

原載《真佛報》第698期:2008年7月3日

http://www.wtbn.org/698/p698-02-01.shtm

 

 

 

 

 

附錄一:200868日,真佛宗盧勝彥

http://www.tbsn.org/chinese2/talk.php?id=1115&classid=42 

 

今天早上,在清晨時,我禪定了一下,結果來了一個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人。這個人,以前住過溫哥華,後來,他又搬到Hawaii。最後,在他過世以後,骨灰放在台南的關帝廟。我這樣子說,你們知道是誰嗎?(回答:「馮馮。」)對了!就是馮馮。今天早上,我禪定時看見馮馮,他說他有一個秘密,一定要告訴我。我說:「你生前跟我很好,我到溫哥華時,你都有送書給我。我們也見過面,師母和我,也到過你家,跟你母親也很好,一切都很圓滿。」他經常也稱我「勝彥兄」,再來就是講「勝彥尊者」,或是說「蓮生菩薩」,他的書裡面都有這樣子的稱呼。他寫過很多信給我。

那麼,我問他:「你這次來看我,有什麼事嗎?」他就是講,他要告訴我一個很大的秘密,屬於他個人的。我說:「你有什麼秘密?你的一切我都知道,還有什麼秘密可講?」他說:「有啊!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說:「你可以講出來嗎?講一點點。」「好啊!」他講他的秘密,他說,有一年,有一位遠方的小姐到他家裡來找他治病,馮馮就幫她治病。馮馮以前也幫人家問事,好像是有什麼困難,人家寫信來,或者是找到他,他都是幫忙人家。再來呢?這位遠方的小姐,她說,她身上沒帶什麼錢,她將她身上的錢供養給馮馮,只剩下機票的錢可以回家而已。馮馮便同情她,說:「這樣子好了,妳就隨便,我那小房子裡面,有媽媽住和我住,另有一小房間,妳就住那裡好了。」

馮馮跟我講,當天晚上,這女的就呻吟,喊痛。馮馮講說,半夜她喊痛,家裡只剩下一個老母親,你說馮馮怎麼辦呢?馮馮只好去看看,那個女的,一看到馮馮進來,她就抓住馮馮的手,她說她的心跳很快,心臟跳得很快,好像快要斷氣一樣,「砰!砰!砰!」跳得很快。馮馮也不知要怎麼做,他就摸了她心臟的地方,看看她的心跳如何。這一看,不得了,馮馮也就沒有再講下去了。

我不知,你們知不知道這件事情,可能你們不知道,他說,這是他的秘密。他看了那個女的以後,本來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那個女的要他賠償。馮馮這個人,很執著一些事情,例如:穿破衣,吃飯只吃青菜,一生都是很窮困。那個女的要求他一定要賠償。好啦!馮馮執著他的名譽,「名」很重要,今天他這個「名」讓這個女的破壞掉,他就死定了。馮馮一輩子,也是過苦日子,人家誹謗他很多。發生這個事情以後,馮馮跟我說,他是賠了這個錢,「我是賠了她。」我問他:「你是賠多少?」他說一大筆,我說:「馮馮,你怎麼有錢呢?你沒什麼錢,你怎麼會有錢?」他說:「我是有一些,是別人不知道而已。」他是有一些錢,不是沒有,他賠了一大筆錢,那個女的也滿意走了。

馮馮說:「再來就是你了。」我說:「怎麼是我?」他說:「她到西雅圖去找你了。」我說:「沒有啊!沒有人找我啊!」他說:「有啊!就是她啊!」我說「欸?你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馮馮跟我講說:「其實沒有事,但她偏說有事,那你一定要給她錢。」我問馮馮:「如果不給她錢呢?」他說:「跟你沒完沒了。」我問馮馮:「你碰到的是哪一個?」他說:「不可說。」喔!我裝著了解一下,「OK!」我說:「你還有什麼事?」「我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麼事。」他說:「你的名譽現在比我差。」我的名譽比他差?我說:「我沒有名譽耶!我的名譽不差,你的才差。你還執著這個名譽,我是一個沒有名譽的人。」(眾鼓掌)「你今天來見我,還是有所求,我是無所謂。」但是馮馮說:「你是無所謂沒有錯,但是眾生有所謂。」我說:「不管有所謂無所謂,到最後都是無所謂。」(眾鼓掌)馮馮說:「那這樣,你既然無所謂,我來跟你說等於是白講。沒有關係,我們再繼續談佛法。」我就再繼續跟他談一些佛法。下回分解。

我從來沒有想過,馮馮也遭遇過這種事情。我當然有遭遇過這種事情,我比馮馮遭遇的還多。我跟大家提一個問題,我問大家:「那個時候,你要怎麼辦?」第一件事情,我問大家,是我碰到的。有一天,我在問事房問事,,一位小姐從遠方來,跪下來跟我頂禮,她說她身體有病。我說:「那妳起來,不用頂禮,就坐在椅子上。」她就站起來,說:「唉呀!我的頭好暈,師尊救我!」那時,蓮寧上師剛好不在,常智上師也不在,門是沒有關,門是半開半掩,但那女的要跌倒,「唉呀!我頭暈要跌倒。」

現在我問大家:「那個時候,你要怎麼辦?」你是伸手去扶她呢?還是讓她跌倒「砰!」一聲呢?我問你:「要扶哪裡?」我現在問大家,這是一個題目喔!我碰到過的,她說:「我要暈倒,我整個人就這樣快昏倒。」就真的要倒,不是假的,有點裝的,但看起來不像假的,裝得很像。這女的還長得很漂亮,怎麼辦?你們答不出來,下回分解。(眾笑)有人舉手(「大聲叫外面的人進來。」)大聲叫外面的人進來?她就倒了,來不及了,千鈞一髮,告訴你,她要暈倒,到你去叫外面的人進來,來得及嗎?扶得住嗎?我已經在旁邊,她倒向我這邊。(眾笑)好啦!不要講了,反正,過去式了。

師尊修行,經過很多的磨難,這些都是女的。有一次,我吃完了飯,走回密苑,我一個人走,有一個小姐,她快步從我前面過來,她說:「師尊,我有一句話問師尊。」我說:「什麼話?」她是說:「師尊,你是真的修成『無漏法』?」我說:「當然真的,當然真的修成『無漏法』,絕對不會假。」她拿給我她Hotel房間的number,「這是我Hotel的房間,我很嚴肅地跟師尊講,我一定要親自證明。」很嚴肅的喔!她的表情很嚴肅喔!「我一定要親自證明。」我拿了那紙條,回到房間,丟到垃圾桶,上天知道,所有的鬼神都知道。這個也是個考驗。你如果是師尊,碰到這樣的弟子,那個弟子還是頭髮很長,面目五官非常的清秀,長得差不多是中上等,不錯的。如果你是師尊,你怎麼辦?所以,師尊的考驗是很多。

馮馮也有考驗,他穿得那麼破,對不對?好像沒有洗澡。他在溫哥華的家,也是小小的一間,還有人去勒索和誹謗。師尊本身開Bentley,穿得都很亮麗,手上又是勞力士金錶、勞力士鑽錶。人家一看到師尊的彩虹山莊都知道,師尊一定有好的。但是,師尊有個原則,一毛錢也不給,我的錢比名譽還重要。(眾大笑)

我媽媽一生當中很節儉,我媽媽講了一句話,「一個錢都打九個結。」古代的錢,都包起來,包九層,打九個結,人家怎麼拿也拿不掉。我現在也可以告訴我媽媽:「我比你更吝嗇。」不過,我將來做慈善,幫助人的,錢我可以拿得出來。若說這是為了名譽而把錢拿出來,這個是沒有的,絕對沒有。(眾鼓掌)

 

 

 

 

附錄二:2008年6月14日,真佛宗盧勝彥

http://www.tbsseattle.org/content/view/324/54/lang,zh/

 

我上個禮拜談到馮馮居士,馮馮居士他已經離開這世間,我知道他在哪裡。他現在跟他的母親骨灰放在同樣一個地方,就是在台南關廟。馮馮居士他本人現在是不是在台南關廟的靈骨塔裡面呢?答案「不是」。馮馮他現在在台南開元寺,做了一個鎮殿的侍者。他跟我說:「盧師尊,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說:「你老是那麼多的秘密,有什麼好告訴?」他說,他有一天聽到台南開元寺的釋迦牟尼佛告訴彌勒菩薩,在這個娑婆世界,有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也有一個真正的開悟者。這兩個都是合一的,他是一個真正的行者,也是真正的一個開悟者。釋迦牟尼佛居然對彌勒菩薩講,這個人就是盧勝彥。(眾鼓掌)馮馮說,他在掃開元寺的庭院的時候,偷聽到釋迦牟尼佛跟彌勒菩薩這樣子講,所以他跑來告訴我。我說啊,我是真正的實修者,我是真正的開悟者,你不要誤會了,你不知道嗎,我現在是「邪」教的教主。馮馮講,他說那個才是掩飾你真正的面目,用「邪」教的教主,正是在掩飾你真正的面目,你不要讓人家知道,不要讓世人知道,不可以講出去,那是掩飾你耶。
我還跟馮馮講,不只是「邪」教教主,我還是,怎麼講才好,「色中的餓鬼」。馮馮說正因為「色中餓鬼」、「邪」教教主,你才能夠真正的修行,去度化眾生,你才能夠度化有緣的眾生,那是掩飾你真正的身分,你不能讓人家認出來。

然後,我又跟他講不只這樣啊,他們說外面的人說我詐財,詐了很多的錢啊。馮馮講:「你的錢有比我多嗎?」馮馮終於講了他心中的秘密,原來我「詐財」「詐」那麼久,我還輸給他。他是住小房子,托著一個缽,穿破衣服,吃雜糧。馮馮講:「那是掩飾我很有錢,我故意穿破衣、吃雜糧,住很小的房子。」馮馮講他是很有錢,但是現在他的母親走了,他自己也走了,一切還是歸於大地。所以,人啊,有一百棟的房子,一千塊的土地,一萬架的私人飛機,將來還是歸於大地。對自己本身的修行來講,一點用處都沒有。這是很坦白跟大家講。所以在金錢方面來講,實在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講,反正你們自己去想就對了,錢方面的事情不要講太多,因為太敏感。

 

 


 

 

附錄三:2008年7月5日,真佛宗盧勝彥

http://www.tbsseattle.org/content/view/328/54/lang,zh/

 

馮馮居士在台南開元寺聽到釋迦牟尼佛跟彌勒菩薩講,「盧勝彥才是真正的開悟者。」開悟者我能夠實踐,我每天都很快樂。我們行者活一天快樂一天,活一天修行一天,活一天感恩一天,這個就是實踐。有沒有讓你傷心的事,沒有;遠離執著,就算你將最大的災難加在我身上,我仍然視之平常,沒什麼,活得很自然,活得坦蕩蕩,活得一絲不掛。

 

 

 

 

 

附錄四:《與馮馮談「禪」盧勝彥

原載《燃燈》第176期:2008年8月1日

 

 

 

 

 

 

附錄五:《一代佛王》 盧勝彥

原載《燃燈》第176期:2008年8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評介側寫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