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馮與我

 

蓮薇

 

 

 

1991年的1026日,我跟朋友去南加州的帕莎迪那市立學院禮堂,參加了一場由美國佛教慈濟基金會主辦的慈善晚會。當天的晚會,特別邀請到隱居修行已有二十六年的馮馮居士,首次公開弘法,並發表他自己創作的現代佛教交響聖樂。

晚會相當成功,馮馮的作曲才華也贏得了大家一致的驚訝與讚嘆,因為那些佛曲莊嚴宏偉,美妙得如同天籟。我曾在現場請購過一套錄音帶,一直到現在,我還常常拿出來播放聆聽。

我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就讀過馮馮在皇冠雜誌上連載的百萬字小說《微曦》,對他的顛沛流離的苦難命運,以及他的自修苦學,都留下過很深的印象。後來,我也陸陸續續讀過不少他的其他著作。

因著這次慈善晚會,讓我聯想起馮馮曾在書上勸人吃素。他覺得,特別是身上有病的人,改吃素食後,能夠幫助自己消除病業。那時候,我的先生萊敬,因氣喘宿疾,服用了多年的可體松(Cortisone),健康已亮起了紅燈,我真是希望能有機會,向馮馮討教一下先生是否應該從此吃素的問題。弟弟得知我的心願後,很快就幫我打聽到馮馮在加拿大的住址,於是我就貿貿然地寫了一封信出去。

馮馮在十一月中旬為我回了信,他告訴我說,萊敬身體太弱,不宜完全吃素,偶爾可以吃些魚肉補養身體。同時他在信上附了一個中藥處方,說那是在萊敬氣喘嚴重發作時能應急用的。最讓我驚心的是,馮馮在信上直截了當地指出,因為長期的服用可體松,萊敬的腎臟已受到了傷害,而且他也指出,萊敬的體質對草粉也是過敏的,所以家中一定要裝空氣潔淨器。

事後我曾給馮馮寄過一張謝卡,我跟他說,他的叮囑我已一一遵照著做了。但,人有時真的無法與命運違抗,萊敬於次年的13日晚上送醫急診,14日的凌晨,他撒手離開了人間。

15日那天,我意外地接獲馮馮的來信,那是他在元旦清晨寫的,信中特別問候萊敬的安好,同時也祝福我們全家平安吉祥。我當時正在喪夫的哀慟之中,根本無心提筆,等我告訴他萊敬去世的消息時,已是一個多月以後的事了。

馮馮的回信很快就到了,他說他在接到我的信後,馬上在溫哥華的家中,為萊敬念了「阿彌陀經」迴向。他要我好好地保重,同時告訴了我,經由我的筆跡,他發現我身上有一些病癥,他給了我一日三餐要如何吃的食療法,希望我藉此維護健康及改善體質。

我吃了整整兩年的「馮馮餐」,我對他的慈悲關懷一直感激在心。祇是後來我也沒再繼續跟他聯絡,因為不想打擾他的清修。

馮馮病逝後,我曾想過要為他寫篇紀念的文字,但一年多了,我始終也沒動筆去寫。最近是因為聽到師尊在西雅圖雷藏寺的開示中,兩度提及馮馮,讓我腦海中一些悠遠的記憶,又穿越了時空回到眼前。所以,我匆塗此文,作為我對馮馮的追思和懷念。

 

 

 

 

 

 

原載《真佛報》第698期:2008年7月3日

 

http://www.wtbn.org/698/p698-09-01.shtm

 

 

 

 

 

上一頁         馮馮特輯         評介側寫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