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盲的傳奇故事
素人音樂家馮馮

 

林伯杰

 

 

這種思惟貫徹在馮馮的三首「印象派音樂」當中, 幾乎處處瀰漫著若有似無的音樂靈感,我們無法從馮馮音樂裡捕捉到任何的音樂理論或是樂念發展,只能憑藉他那源源不絕的旋律,跟著神遊於音樂太虛當中。

 

拜讀完馮馮自述生平的長文後,掩卷不禁長歎︰「斯其人天縱奇才乎?抑或欺世盜名之輩哉?」他憑著自修,而在文壇、樂壇、畫壇、宗教界、甚至摺紙藝術都擁有響叮噹的名聲。如果沒有像芭蕾舞劇《雪蓮仙子》這些擲地有聲的成果擺在眼前,真叫人難以置信「一個 樂盲」單憑自修,竟能夠獲得如此璀璨耀眼的風華。

 

自貶?自負?

 

實際上馮馮正是一位毀譽參半的傳奇性人物。詆毀他的人批判馮馮是妖魔異端、作品則是幼稚膚淺;崇拜他的人讚譽馮馮是「中國的柴可夫斯基」、「當今的貝多芬」。而從他的自述當中,我們也可以發現馮馮本身也具有兩極化的思想人格:行文處處表現謙虛低調,甚至 可以說是自貶之至,但卻又在字裡行間不自覺地顯露意氣風發的自負。或許就是這樣的性格,馮馮才能以小學五年級的學歷寫出《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學之印證》一書吧?!

姑且不論馮馮其他方面的才華成就,我們就僅從音樂創作來窺看馮馮的「豐功偉業」。本名張志雄的馮馮, 1945年出生於廣東,父親是烏克蘭軍官,母親則是廣西壯族人。顛沛流離的童年生涯,一切憑著自力更生在香港與台灣兩地成長,語言天賦竟讓他通曉十種語言,16歲的馮馮就以法文創作短篇小說《水牛》而開始在國際文壇嶄露頭角。兩年後完成的長篇小說《微曦》,更讓馮馮與彭明敏及錢復共獲首屆「十大傑出青年」的榮譽(據考,當時得獎名單為馮士雄?)。

古典音樂對年少的馮馮只有觸景生情的感傷,在公園聆聽馬斯奈的《泰伊絲冥想曲》、在車站乍聞蕭邦的《離別曲》,都能讓馮馮熱淚盈眶無法自已。直到1964年移民至加拿大後,某夜突然樂思泉湧,以一年的時間譜寫他的第一首樂曲《F大調第一號交響曲》,馮 馮拿去求見指揮家柯林.戴維斯(Collin Davis)時,孰料大師看完第一頁數小節就評為「毫無天分!毫無希望!」,要馮馮去學學音樂再說。倍受打擊的他,就此放棄作曲長達二十年,直到完成長篇小說《空虛的雲》後,才又開始自修樂理,並嘗試著為唐詩宋詞譜曲,不過這也僅供消遣排懷之用而已。

 

找尋創作風格

 

1989年馮馮企圖以西方宗教音樂的模式來創作佛教音樂,十五首現代聖樂在台灣卻無人理會,更遑論是 支持與製作,然而這些作品卻在北京獲得賞識,由胡柄旭指揮中央交響樂團進行錄音。當時除了慈濟功德會推廣之外,馮馮這些首次公開的樂曲幾乎被佛教界全面排斥為「離經叛道」,有趣的是天主教的卡尼主教曾排除宗教門戶之見,要求他屬下的信徒合唱團進行試唱。遭此爭議,馮馮朝著為純粹音樂而創作。

馮馮在1990年開始譜寫他的《D大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是仿效他最崇拜的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 協奏曲》,連他自己都說聽起來像是「柴可夫斯基所寫的中國風味協奏曲」。因此馮馮決定走出前人陰影,在1992年開始創作他的《E大調第一號小提琴協奏 曲》,這是企圖以中國傳統為根基,尋求超越民族音樂的作品。隨後的《E大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雖然已經沒有中國風,卻又呈現出他所喜愛的另一位作曲家葛利 格《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的曲意,馮馮仍覺得必須有所突破。

終於馮馮找到他所喜愛的音樂風格,那就是所謂的印象派音樂。馮馮覺得德布西的名曲《牧神的午後》雖然意境優美,卻未達靈魂的深處,因此他創作了《牧神之夜》,靈感來自台北午夜街頭,我們所熟悉的盲人按摩笛音。這闋十分鐘長《牧神之夜》的成績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超越德布西的境界,也有人不表贊同。無論如何,馮馮心中已確定要用印象派音樂作為他自己的創作風格。

緊接於1994年在台北獅子會主辦的慈善義演時,當馮馮在後台等待出場,突然靈機一動想要以希臘神話中那位自憐自愛的美少年納西薩 斯(Narcissus)為主題而譜寫出《水仙少年》。這首樂曲的確有著清新自然的氣息,首演之後,馮馮的音樂界朋友(北京大學的馬丁教授與指揮家胡柄旭)都推崇他是世界級作曲大師,音樂風格的轉型成功之後,這下讓馮馮更有信心創作大型樂曲。

馮馮自承此時神秘的靈感不可抑制地湧現,於是他開始動筆譜寫第一闋大型芭蕾舞曲《雪蓮仙子》。除了一般交響樂團的樂器之外,馮馮還使用風琴機、沙鎚、俄國三角琴、日本豎鼓等等罕見樂器,並且加入男女混聲合唱,他自認比起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 曲》、拉威爾的芭蕾舞劇《達芬妮與克羅埃》還複雜。果然在完成之後,馮馮擔心的是,有誰能夠演出這闋《雪蓮仙子》?

馮馮想要以此曲登上國際樂壇,先前他的作品大多交由北京中央交響樂團演出,於是這次打算請俄羅斯的樂團嘗試演出。透過指揮家胡柄旭與鋼琴家蕭唯真的穿針引線,馮馮結識了俄國指揮家佐丹尼亞(Vakhtang Jordania),在19971月於莫斯科舉行的「馮馮作品演奏會」,獲得相當熱情的喝采,其中《雪蓮仙子》的精彩片段更支持馮馮將之芭蕾演出的信心。

不過在各地尋求贊助卻四處碰壁(馮馮尤其抱怨台灣某些文教基金會的短視),所幸佛乘世界文教基金會答應贊助支持,終於在1997102日於莫斯科音樂學院劇院舉行世界首演,同樣是由佐丹尼亞指揮俄羅斯聯邦交響樂團,並由莫斯科芭蕾舞團演出。原本長達 兩小時四幕的《雪蓮仙子》,在俄人手上改為九十分鐘的兩幕版本,這場首演馮馮親自出席,並在謝幕時上台接受觀眾的鼓掌歡呼。同時此曲亦讓馮馮獲得烏克蘭卡爾訶音樂學院頒發榮譽作曲博士學位。

 

意境上的印象哲學

 

這就是自稱為「樂盲」的馮馮之音樂創作生涯。我們從這套《雪蓮仙子》的實況錄音(亦包含了《牧神之夜》及《水仙少年》二曲)中,獲得的感受的確是很「印象派」,這種印象派的風格,並不在於作曲技巧或是音樂風格裡的「印象」定義,而是一種意境上的「印 象」哲學,可以說是類似東方思想的「禪意」。這種思惟貫徹在馮馮的三首「印象派音樂」當中,幾乎處處瀰漫著若有似無的音樂靈感,我們無法從馮馮的音樂裡捕捉到任何的音樂理論或是樂念發展,只能憑藉他那源源不絕的旋律,跟著神遊於音樂太虛當中。

馮馮的「印象派音樂」會如此成形,或許從他自述創作的歷程裡,可以找到蛛絲馬跡:「每天規定必須譜寫一至兩小時,把『豆鼓放在梯級上』,經過大半年,居然也完成了鋼琴部份;然後再接再厲,像鄉下老太婆刺繡,一針一針地繡它,把各種樂器的音符填上去,前後 一年,三百多天的耐心填寫,也就把它全部完成了。」這種「爬格子」的獨特譜曲手法,竟然能夠譜寫出優美的音樂,的確是馮馮之為傳奇人物的最佳寫照。

「素人畫家」往往會掀起一股莫名的狂熱風潮,「素人作曲家」同樣也能備受樂迷喜愛。我們驚嘆於馮馮的音樂奇才,但更寄望這種他的「印象派音樂」能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而不會消逝在眾多音符堆砌的迷失中。

 

  

芭蕾舞劇《雪蓮仙子》簡介

 

這是馮馮根據俄國及中國皆是人蛇戀的民間故事,而改編成的四幕芭蕾舞劇《雪蓮仙子》。故事描寫烏克蘭少年伊凡在天山遇上舞於冰湖的雪蓮仙子,兩人迅速墜入情網,然而卻不容於雪蓮的皇后,下令將伊凡逮捕斬首之。雪蓮與好友青蓮仙子救出了伊凡,逃往中國海的 黑龍太子那兒尋求庇護,伊凡與雪蓮就在海底水晶宮熱熱鬧鬧地成婚。

當雪蓮發現自己有了身孕後,三人便前往金山廟祈福。不料廟方住持法海竟然心生邪念,百般勾引挑逗兩位仙子,另一方面又誘騙伊凡說雪蓮與青蓮皆是蛇所幻變,強灌迷藥遂令伊凡身亡。雪蓮與青蓮往南極仙王求得靈丹以救醒伊凡,伊凡卻誤認她們真是蛇所化身,於是 逃往金山廟。法海將伊凡剃度藏匿於寺,更對兩位仙子恣意羞辱。

雪蓮與青蓮向黑龍太子求助,於是率領蝦兵蟹將群攻,並且水漫金山廟。法海亦召喚天兵對抗之,雪蓮在奮戰時不幸早產,決定犧牲自己讓青蓮攜子而去。儘管雪蓮奮力抵抗,仍舊不敵天兵邪神,她只好自殺以死保節。當法海得意洋洋宣告勝利之時,埋伏在後的伊凡擊殺 法海報仇,卻也旋即被眾人所殺。

 


 

章出處:

http://cdhi.audionet.com.tw/
 


 

上一頁        馮馮特輯        評介側寫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