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馮專欄·旅加隨筆

 

「靈異兒童」耳朵腋窩認字

    

    馮馮

 

Ying Hua / 謄錄

 

曾經在一九七O年代末期至八O年代初期盛極一時的大陸「靈異兒童」 熱潮、「人體功能」熱潮,經過一陣低潮之後,近來似乎又再捲土重來,死灰復燃了。什麼腋窝認字、屁股認字、耳朵認字、脚底認字紛紛再度出籠,越来越引起海内外的注目,重新成為茶餘飯俊的興趣話題。

信之者,言之鑿鑿,均稱親眼看見,靈異兒童们在廣州怎樣接受科學試驗,當衆表演。把密封的字放在屁股下,用小屁眼一瞧,就脱口說出那是什麼字,或是放在胳肢窝下,叫腋窝一看也知是啥字。

靈異兒童是真的嗎?抑或是騙局?很多友人拿這問題来問我。

我的答覆是「無可奉告!」理由是,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也没有親眼看見。

不過,有外国人曾經組團去大陸實地訪問及測驗過,一九八五年一月份,美國科幻月刊「安尼」(OMNI),刊出過一篇詳細的報導,題名叫「中國的靈異兒童」,作者是一位有名的密西根大學科學異常现象研究所所長,兼出色的業餘魔術研究家楚鲁齊(Marcello Truzzi)

該文長達近兩萬字。這塈琤u摘释其中的幾段:

『……中國大陸靈異兒童們越来越轟動,連台彎、香港、日本都感到興趣,也引起西方心靈學家的興趣。西方研究者把這些现象改稱爲「人軆特殊功能」(Exceptional Human Function,簡稱為EHF)。

『……三藩市賽布鲁克研究中心教務主任克力普納教授,以研究夢及靈感出名……他告訴我,已邀請國際心靈研究會的物理學家普托夫(Harold Puthoff),洛杉磯心理學家摩斯女士(Thelma Moss),,布恩顿生(J.T.Bernton) 與艾慈林斯基兩博士(Kenneth Eizinsky) 等人同行往中國大陸訪查靈異兒童。他需要一位像我這樣有經驗而且存疑的而又懂得魔術鬼花樣與冒充人體功能鬼把戯的行家同往。

『我們在北京的友誼賓館會見来自「北京醫學院」、「北京大學」、「中國科學院」等機構的專家,他們首先解釋人體功能與「氣」,「氣」 是流通人體的心靈之能,就像血液在血管流動,「氣」經過的路綫是具有高度傳電性的點。氣流暢時,人體强健,針灸術刺激主要氣穴,練習氣功可以預防「氣脈」堵塞……關於人體特殊功能,靈異兒童只不過是透過皮膚觸覺而認出文字。皮庸是佈滿氣穴的。

『……討論三天之後,我們獲准與四個靈異兒童們見面,四個都是女孩……五十多名研究者圍觀之下,中國的研究者,將預先摺封的圖文紙條交給四個孩子,我們也把在美國就密封好的罐子給她們,都叫她們說出內容。我們的譯員馬女士對女孩們講了不少中國話,可能是一心要使她們猜對……四個孩子十分不安,不住摸弄那些紙條(任何手法摺好的魔術表演者都可如此偷看),雖有作弊機會,四個孩子卻一次都沒猜出字來!最後,克力普那在她們遠處畫了一個大紅星,然後把摺紙遞過給她們,才有一個女孩猜對了。

『我問他:「你為什麼那樣做?女孩們可能會看見你的紅筆及動作而猜出的。

        『他說:「我知道,可是,那些女孩們和我們的地主都很窘,我只好使這場戲友好地結束!」

   『……我們到了西安,那裹有三個小女孩據稱是具有人體特殊功能的靈異兒童,能以心靈力量使密封的火柴及衣針折斷。當然也能腋下認字。我們二十五個人坐在小廳觀察,三個小孩的母親親自主持測驗,拿起紙牌叫小孩猜是什麼牌……孩子們全都猜錯了。最小的女孩竟要拿牌到房外去。

『下一站是上海,我們乘坐的是一架螺旋槳引擎老爺飛機,一路上摇摇擺擺,機上坐满美國人,我們祈禱主佑我們得保性命,總算平安在上海着陸。

『……一對姓朱的夫婦來訪,說靈異兒童可發射紅内綫與特殊的腦波,在看出目標之先,物體的形象先在他們的额上閃現。又有一個四嵗半的男孩可以解答複雜的數學問題,不過只有在父親房内才可以。又有一個小男孩能看見孕婦體内的胎兒是没有頭的,後來證實云云。

『……那天晚上,我們去看了朱氏夫婦安排的表演,三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表演腋窩認字,孩子們猜中一兩次,朱太太有時有意無意地遮擋我們的視線,這些不安的孩子大可作弊。那個小女孩把我們的密封罐子還給我,我發現封條已經失踪!

『我們此行失望地結束,全體隊員公認並沒有見到人體特殊功能的鐡証!但是,中國研究者堅稱我們的結論只是根據表演而非正式的實驗室的研究實驗。不過,他们也承認,靈異兒童們,在壓力之下,也會作弊一下,但並非全是作弊。

『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中國科學院」公佈人體特殊功能實例研究報告,指出人體特殊功能的報告大多數缺乏實據。

『但是,中國代表在出席英國劍橋舉行的心靈協會會議時,宣佈對運用人體特殊功能研究太空通訊有很大興趣,並宣稱:

『「在嚴格控制的實驗之下,靈異兒童用耳朵聽覺認字的準確性已超過百分之八十。」

『這百分比超過西方心靈學家們的置信度,連最相信的人也說這報告不可能真實。心靈學會甚至促請中國派遣一些靈異兒童到西方接受科學測驗。此事,一直没有下文。

『一九八四年冬天的新聞說,上海有一位中醫師能運用氣功使人旋轉……』

該文作者在結尾時說:『大多數科學家同意,真科學與假科學之間,並無明顯界線。人體特殊功能很可能不是真實的,但是科學也還不能肯定說它絕對沒有可能存在。沙岡博士說得最好:對假科學最好的解藥就是更多更好的真科學研究!

『唯有再進一步的嚴格實驗及示範,才可以證實人體特殊功能到底是真的抑或是荒誕的。』

上面引述的是美國專家實地考證的報告,並不是我的意見。

再問我麼,我也還是『無可奉告』!因為,我從未接觸過大陸的『靈異兒童』,我所接觸的美加兒童很多,其中都未發現有能耳朵認字、腋窩認字與屁股認字的。我自己也沒有這種本領,也不敢!我見到書報上印出的字,還往往不認識呢!

把『文字』放到腋下與屁眼去看,真是斯文掃地!倉頡先賢地下有知,孔夫子若也有知,能不痛哭流涕乎?

 

 

 

載《 皇冠雜誌》 第406期:1987年12月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