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7A」超級新星的爆炸光芒

認識佛說宇宙奧秘

「佛剎」是甚麼?

 

馮馮

 

慈忍  謄錄

 

 


 

一、 “一九八七A”超級新星的誕生


今年一九八七年初,天文界又再傳出喜訊,令人十分振奮!這件大事,又一次使我深深感到佛說宇宙學符合宇宙真相,而且也可證明了用科學新發現去印證佛說宇宙學,並非“牽強附會”!

這件今年一九八七的天文界大事,就是在二月十三日之夜,無線電天文望遠鏡電腦收到了大麥哲倫星雲(Large Magellanic Cloud)從十七萬光年外發射的光芒!

大麥哲倫星雲,在我們地球南半球的下方太空深處,據天文界的測定,距我們十七萬光年,(過去曾有某大學百科全書刊載爲距離五十萬光年,不確。)它的直徑大約十萬光年,是一座小型的星雲漩系。(我們的銀河系直徑是五十萬光年)這座大麥哲倫星雲內有一個光亮的超級星系,比同一星系內的其他星球光亮得多,天文學家一向推論這是一個超級新星(Supernova)。

一個星球或星體,在衰老末期,突然爆射強烈的光芒後,逐漸耗盡能源,終於成爲一個中子星(Neutron Star)或中子太陽(Neutron Sun)。這是天文學家稱之為“超級新星”。大麥哲倫星雲內的那個巨星,就是一個這樣的超級新星。

天文學家早就知道它是超級新星,但是,一直未收到它的爆炸輻射出來的光芒,直到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三日之後,才突然收到,這消息引起天文學界的狂喜。

十七萬年前,正當我們的地球仍在冰河時代,南非洲當時的氣候很冷,那時候,遍地都是狒狒,鬣狗(一種兇殘的野狗,似狼亦似豹),長頸鹿,現已絕種的巨馬與巨犖,長角達十三英尺的巨牛,那時候,尼安特陀人(舊石器時代的原始人Neanderthal)尚未出現,不過,已經出現了以兩脚直立的原始人──今天人類學家稱之爲舊石器時代的原始猿人(Archaic Homo Sapiens)已經懂得使用石頭行獵和製造很原始的石器工具,例如石斧石刀等等。

舊石器時代原始人必定會在一個晴朗的晚上,仰視南方的天空,看見這座麥哲倫星雲的一團燦爛光霧,像要爆炸掙脫星環狀的周圍星團似的。原始人當然不會知道,這星雲內中央的一顆巨星就在那一夜突然爆炸,迸發了極強的輻射光芒,使南方天空上的千萬顆比太陽大上多倍的星體爲之失色,這個新誕生的超級新星的強光,以八十萬六千二百八十二英尺秒速,向四方八面射出,其中有些光芒射線,經過十七萬年(我們地球的“年”)才於今年二月二十三夜到了地球,讓我們看見!證實了天文學家測距十七萬光年是準確的。

大麥哲倫星雲在我們在我們地球南半球下方天空,算是所有的星雲之中最接近我們的了,但是,以光的速度也還需要十七萬年才到達地球。佛經中提及那些越過千百億個佛刹宇宙的世界,不是又一次獲得天文學發現的支持嗎?

推論下去,既有確證十七萬光年以外有大麥哲倫星雲。那麼幾十萬至兩百億光年以外的星雲也是確有存在的,千百億佛刹以外的宇宙群,當前天文學尚無能力測見,但是,從十七萬光年以外,推證到兩百億光年以外,與四百億光年以外,也可進一步推證到千百億佛刹時空以外必有無數不可說數目的宇宙群。

這些本來就是很有科學的佛經宇宙學,又有什麼“神話” “ 迷信”呢?

只是那些完全不懂科學與天文學的學者,目光短小,只知在“文字學”上鑽牛角尖,存心要把佛學佛教降貶爲純粹的人文主義哲學,這樣一來,就可以擺脫“倡導迷信”之嫌,而是方便其論文拿哲學學位。又有些學者,認爲研究佛經中的超自然及宇宙學無關人文宏旨,他們說這些都是“神話”“想象”,不值得研究,只要研究其人生哲學與辯證學就夠了。

殊不知諸佛講經必講超自然的用意,是因爲佛法是超越這一個時空宇宙的宗教真理,它是延伸到無限世界,無限宇宙群,無限眾生的。佛法不是僅僅接引地球人類而已。佛經內紀錄的是佛法接引多元宇宙群,各種各色的微塵數宇宙世界的有色無色眾生的敘事體文字。我們不知天道,怎知做人?做人的道理,也是宇宙法則的一環呀。

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三日之夜,在南美洲智利國北部。八千英尺海拔的高山上面的拉斯金般那斯天文觀測臺(Las Campanas Observatory)二十九歲的加拿大天文學家衣恩•蕭頓(Lan Shelton)發現電子天文望遠鏡攝影機上的影片攝錄下了一團強烈的星光,是位於大麥哲倫星雲內的大蜘蛛星雲(30-Doradus Tarantula Nebula)附近放射出來的。這是該處前所未見的巨大光亮。

蕭頓以爲是影片上的錯誤,他走到外面,仰望南天,用不著望遠鏡就憑肉眼,也看見了這個光芒萬丈的超級新星,雖然無線電天文望遠鏡常常攝錄了多達成千成萬的超級新星,但是,那些都太遙遠了,不是人類肉眼所能看見,人類的肉眼視力太有限了!這是自從公元一八八五年肉眼見過一次超級新星之後的首次再可肉眼見到超級新星!更重要的是,這一個超級新星是我們最接近的鄰居!它是一六零四年出現的超級新星以後,最光亮的一個。

蕭頓的發現,立刻獲得天文學界的公認,並且命名該一超級新星爲“一九八七A”,就是說,它是一九八七年發現的第一個超級新星。這個新發現引起了全球各國天文學界的驚喜,天文學家們紛紛飛到智利來觀察這個“一九八七A”,這是當代天文學界首次首次獲得這樣的接近機會來以肉眼直接觀察超級新星,難怪科學界們欣喜若狂了。

 



 (爆炸之前)(爆炸之後)

大麥哲倫星雲內一個星球於十七萬年前爆炸,成爲超級新星命名爲“一九八七A”。圖爲天文錄影它一九八七年二月二十三日之夜射到地球的光芒,圖左爲以前未射到的圖,右爲已射到的圖。

 

科學家們還有一個驚喜的理由。那就是如此接近的觀察超級新星的爆炸,可以確切地觀察和分析宇宙的形成過程與物質元素形成情形,在過去,科學家們已經運用精密的儀器來研究及分析了很多超級新星,知道其爆炸後會產生很多元素,又復旋轉爲星塵漩渦系統,其內的許多小組漩系又逐漸形成了新的星體與行星,行星逐漸冷卻之後,有些就出現有生命形態的生物,除此之外,星雲爆炸會輻射出許多宇宙射線(Cosmos Rays),引起我們地球上生物的異變(mutation)及進化(Evolution)。我們人類與各種動植物,都是由超級新星的物質構成的,無怪乎伊利諾大學太空物理學家拉理•史瑪爾(Astrophysicist Larry Smarr)說:“我們是超級新星的子孫”。

科學家們所知道的超級新星的成住壞空循環過程,在佛說諸經內,都早已開示。起世經、大樓炭經、泥犁經、泥洹經、七日經……等等都有提過,上文已舉例過,茲再摘一段,“起世因本經第九”住世品第十一說:“
……有諸世界,轉住轉壞,無有間時,” “……須彌山王,悉皆起煙 ……其火大盛,充塞溢滿……山峰崩落,其火焰燒,風吹上燒梵天……乃至光音……”說的大火,就是爆炸,須彌山王,就是星雲漩系中心,風吹就是指輻射,這種敘述,在阿含諸經內,多得不勝枚舉。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天文學家羅拔•加利臣(Ribert Garrison)是智利拉斯金班那斯天文臺使用多倫多大學設置該處的天文望遠鏡的,他說:“此次一九八七A的爆炸發現,等於是寫出宇宙的教科書,這一次的接近觀察,將會證明一向的天文學理論是否正確。”

諾貝爾物理學獎金桂冠得主﹐魯比亞博士(Nobel Laureate Carol Rubia)說﹕“在過去﹐對超級新星的研究﹐只是科學上的幻想﹐現在才是真正的研究開始。”

 

 

看到“一九八七A”的光芒射到的錄影﹐就好像看到了十七萬年的天象星座歷史影片的重映﹗可惜這個超級新星只能從地球南半球看得見﹐北半球的居民是沒有這份福氣了。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南非、南美各國﹐現時已雲集了全世界的頂尖科學家與很多業餘天文觀測者﹐大飽眼福。美國太空署(NASA)也緊急命令它的一些太空船立刻觀察此一新星。預備於一九八九年將飛抵海王星的“航行者二號”“Voyager II”﹐已受命將兩架紫外線偵察儀指向“一九八七A”﹐“ 太陽系瑪斯”(Solar Max)衛星也將注意力從原指定目標的太陽移向“一九八七A”的甘瑪射線了(Gamma Rays)。“國際紫外線探險者衛星”(Ultraviolet Deteotor)也開始測量“一九八七A”的紫外線輻射量,日本亦緊急發射一座衛星去測量“一九八七A”的熱氣輻射。

 

 

在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伊利湖(Lake Eric)地下鹽礦﹐在日本的一座鉛礦與鋅礦﹐在法國與意大利之間的白朗峰大隧道(Monte Blanc)﹐在蘇聯的艾布魯斯山(Mount Elbrus, USSR)地下隧道……科學家們已經紛紛檢驗電腦打出的輻射量報告﹐希望能找到超級新星爆炸所產生的虛無其體的微中子(Neutrino)會有一些射來﹐給液體的微中子偵察儀所捕捉到﹐美國太空署於二月底在葛達太空中心(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舉行緊急臨時召集科學家會議。

到了三月中旬﹐科學家們已經收到了很多資料﹐多到來不及分析﹐證實了一向的理論沒錯。

最早的資料收集﹐顯示出“一九八七A”週圍的氣體外殼是向外擴展的﹐其擴展速度接近每秒鐘一萬英里﹐不久﹐這個超級新星的顏色很快就從藍色變為紅色﹐比科學家們預期的為快﹐美國資助的智利多羅洛山天文臺(Cero Tololo Observatory)臺長美國天文學家羅拔•威廉士(Robert Williams)說﹕“它變色比別的超級新星快了五至十倍。”

這種急速變色﹐顯示著它的外殼氣體已經因急速擴張而加速冷卻﹐致使輻射的光線波長移向光譜上可見的紅光一端。(通常﹐新星由藍光變紅光就是趨向衰老壞空﹐光芒漸減。)

它還有一種奇怪現象﹐那就是它的亮度不很高﹐羅拔•威廉士說﹕“照它的開頭光芒來看﹐它應該有的亮度﹐至小是從一到零指數”。(指數越低﹐亮度越高﹐這是天文學用以形容星體亮度的慣例標準﹐例如﹕天狼星(Sirius,中國稱天狗星)的亮度指數是“負一點五”(-1.5 Magnitude)倘若“一九八七A”的亮度指數是零﹐它就會成為夜空上最燦爛光亮的星星了﹐可是﹐“一九八七A”的亮度讀數只有四點五﹐相對於一顆中級亮度的星球﹐而且﹐光亮搖擺不定。

這情形引起威廉士推測“一九八七A”可能含有一個前身星球(Antecedent)──那可能是體積較小的。”科學家們因此檢查大麥哲倫星雲的歷來攝影圖﹐他們認為其中的一顆藍色巨星SK-69-202可能就是這個“一九八七A”的前身。但是﹐藍星的年齡尚輕﹐不似可以突然衰老爆炸。

兩星期之後﹐“一九八七A”的紫外線輻射已經消失﹐紫外線偵察儀重新發現了上述藍星。安然無恙﹐這才使科學家們鬆了一口氣﹐他們隨即又將目光轉移向影片上的其他兩個較暗淡的星球﹐不過﹐這也使他們覺得不對勁,超級新星的前身不該這樣暗淡。

不過,這時傳出了喜訊!四架微中子偵測儀都錄到了微中子從“一九八七A”光滅前射到的好消息,證實了虛無的微中子的存在。(後文再論)
 

 

二、六種震動與“黑洞”地獄

 


中國古代歷代的天文學家都細心地記錄下來天象情形,“欽天監”就是中國古代的天文臺臺長,他們密切地注意觀察天象。最注意的就是“紫微垣”(帝座的安危,紫 微帝座在北斗七星之上方,從古以來被視爲皇帝的天命所寄,倘若有“客星”來犯紫微垣,那就會有天災兵災人禍,所謂“客星犯帝座”,是中國古代最厲害的天象。客星能犯紫 微,即是說飛來飛去,可能是彗星吧?不過,有些西方學者認爲中國人所懼怕的客星是超級新星的爆炸光芒侵射了紫微座(現在西方人叫做蠍子座Scorpion Constellation 附近的安他里士星Antares)。中國的欽天監在公元前一千三百年就記錄到客星犯紫微座。不過,我認爲那可能是彗星。

東漢靈帝劉宏中平二年(公元一八五年),欽天監紀錄稱:“中平二年十月癸亥日,客星現於南門,巨大如席多彩閃光,至翌年六月,漸行縮小無踪。” (此處從英文資料取來,手頭因無“漢書”,未能提供原文)。現代西方天文學家很多認爲這是一個超級新星。中國歷史記載有在最近一千年來發現過有在銀河系內五個超級新星的爆炸。

 

埃及古經上提到公元一零零六年的特別明亮超級新星,日本古籍也提到公元一一八一年的新星爆炸,肉眼可見的最巨大的新星爆炸,應推公元一零五四年七月四日發生的,在獵人座(Orion)附近金牛座(Taurus)的一個新星,它的爆炸半徑只有六千光年,但是它的煙霧至今仍未散去,成爲玫瑰色美麗星雲奇觀,現代天文學界命名之爲 “巨蟹星雲”(Crab Nebula),它的光芒,肉眼可見,堪與金星相比,白日亦可看見。中國古代天文學家當然亦有記載下它的爆炸(請參看“宋書”中宋仁宗至和元年的欽天監紀錄,因手頭無史書,未能擷取原文)。日本國史亦記載有此事。

 

 

 

 

這座“巨蟹星雲”,提供了很多資料,讓當代科學界得以從茲研究新星爆炸及宇宙成壞。

歐洲人要到公元一五七二年才初次有記錄看見超級新星。丹麥天文學家狄曹•布拉希(Tycho Brahe)紀錄下他看見了新星於天后座之內(Cassiopeia)。

一六零四年,布拉希的前任助手莊那頓•克普勒(Jonathan Kepler)發現了天蛇座(Ophiuchus)內的一個肉眼可見的超級新星。發現時,它仍未爆炸擴張至最大點,因此,克普勒的肉眼觀察記述對於天文學界有很多很好的參考資料。不幸地,此星光照夜空爲時僅五年,等不到後來的意大利天文學家加利畧(Galileo)用望遠鏡去觀察它。

 

 

從過去一千八百多年的天文學歷史來推論,天文學家認爲,在我們銀河系附近,每一千年會有四個肉眼可見的超級新星產生。但是,從一六零四年至一九八七年,並沒有任何紀錄肉眼可見的超級新星。一八八五年,在 仙女座(安黛洛美達星雲,在地球南下方二百二十萬光年)發現的超級新星,光度恰在肉眼可見度的邊線,不能算數。另外,有許多超級新星也只是一閃即逝,就是那些“白矮星”(White Dwarfs),它們的光能只及超級新星地千百份之一而已。

公元一九三零年代,美國加州科技學院(Caltech)天文學家菲立茲•紫維奇(Fritz Zwicky)與同事華特•巴德(Walter Baade)合創“超級新星理論”,並開始作有系統追尋超級新星,他們認爲,在宇宙中那麼多的星雲系內,必有很多超級新星,不致難尋。果然在過去四十多年中,他們的研究組,一共找到了差不多三百個超級新星,比歷史上記載的還多了三十倍!加上世界其他的天文學家們的發現,合計至今全球已發現了六百多個超級新星。

佛常說﹕“此世界滅﹐彼世界生﹗生滅同時﹐滅已還生……”(見阿含經)﹐真是一點也沒有說錯﹗

現代天文學家與天文物理學家﹐已經從這些超級新星獲致了基本上的認識﹐星球盡力要以其物質重力將本身的物質向其內部中心拉進去﹐但是﹐它的核心發生的高熱核能輻射都要將物質推向外面去﹐使星球變成一團高熱的不穩定氣體﹐這兩種自相矛盾的力量﹐通常是會保持在平衡的﹐但是一旦核心的核子能源竭盡﹐星球的質量重力就佔了上風。核心內已經全無抵抗力﹐就會像泄了氣的氣球般的垮陷了。像我們的太陽這般大小的一個星球﹐它的核心垮塌會分幾段時期﹐然後停止﹐於是﹐星球的物質都壓縮成為了退化物質(Degenerate Matter)。荷負電的電子互相排斥﹐使星球不致塌縮下去。像我們太陽那麼大的星球﹐就變成了只有我們地球那麼大小﹐但是仍然含有太陽那麼多的質量﹐換言之﹐即是很高的密度。發出白光﹐即是“白矮星”。

“退化物質”極力抗拒壓縮﹐因此﹐一般的白矮星都不會發生事故﹐在我們銀河系內﹐有很多白矮星﹐普遍呈現穩定﹐但是﹐倘若白矮星有一個“伴星”﹐即是雙星系統(Binary System)﹐而白矮星的質量重力又足以吸引它的“伴星”的氣體﹐越吸越多﹐以致白矮星本身充滿了伴星的物質﹐那麼﹐質量吸引力的壓力就會引發了被俘氣體的強烈﹐觸發爆炸﹐把被俘的氣體爆射出去。結果就形成了“非超級新星”(Nonsuper Nova)又稱為“花園點綴新星”(Garden Variety Nova)﹐我們的銀河系內每年都有至少五十個這一類的非超級新星被天文學家觀測到。

倘若被俘的伴星氣體不點燃而爆炸﹐那麼﹐白矮星本身的質量就不斷增加﹐直到到達了某一極限的飽和點﹐稱為“桑達拉斯卡爾氏極限”(這是芝加哥大學天文學家桑達拉斯卡博士 Subrahmanyan Chandrasekhar 所創。)那時﹐星球的質量吸引力就會壓倒電子間的彼此排斥力。一個白矮星的質量到達了我們太陽的一點四倍左右﹐它又會再突然塌陷收縮﹐產生很高的溫度﹐點燃了核爆之火﹐形成超級新星﹗只要半秒鐘﹐整個白矮星就已被火焰燒遍了﹐這種巨大爆炸﹐這是第一型的超級新星爆炸。

假如白矮星的質量體積大到等於八個我們的太陽以下﹐它的外層物質噴射不停﹐會使它仍然停留在桑氏極限以內﹐而仍然保留白矮星的穩定狀況。白矮星會去它的外層氫氣層﹐換言之﹐一般白矮星並無氫氣外層。因此﹐當天文學家發現沒有氫氣外層的爆炸超級新星之時﹐都將之歸納為第一類型的超級新星。

假如星球的質量體積超過我們太陽的八倍﹐它就會不穩定而短壽﹐它會發出紅光﹐成為紅色的一個巨星﹐最後爆炸毀滅﹐這是“第二類型”的超級新星。

這種“第二類型”的超級新星﹐是巨大星體﹐年齡大約在七百萬年時﹐它們迅速地燃燒本身的氫氣很快耗盡﹐化為氦氣﹐體積就收縮了﹐這壓縮使溫度陡生﹐ 高達攝氏一億八千萬度(180 Million degree Celsius)已超過可以燃點氦氣所需的溫度,而且放出很大能量。

然後,星球又再擴張,可以維持穩定一個時期,大約是六十萬年,它的全部氦氣都燃燒了,成為碳氣與氧氣,然後,在短期內,溫度激升,星球漲大一陣﹐ 又收縮一陣﹐它的火焰漸減。之後﹐突然迸發爆炸﹐溫度空前高升﹐將輕元素燒成重元素﹐直到它的硅變為鐵為止﹐這就完結了﹐因為鐵元素在此情況不能被燒成更重的元素了。在此階段﹐星球看來像一只有鐵心的洋蔥﹐核心是鐵﹐最外的一層是氫氣﹐氫氣層內有很多層次﹐大約二十種﹔例如﹕ 硅層﹐硫層﹐鈣層﹐氬層﹐氯層﹐鉀層﹐氖層﹐鎂層﹐鋁層﹐磷層等等﹐(請參閱起世本因經等所載佛說諸世界大火火焰的災變。例如﹐大樓炭經第五﹕“世間有七日出﹐四大天下﹐及八萬城﹐大山及須彌山王﹐皆燒 炙出煙……後復久久﹐有大風起……這些不正是與今日科學發現相近嗎﹖七日是七個巨大的形如太陽的大星球﹐四大天下是四個小星系﹐八萬城市八萬個小星體世界﹐大山是小星星的中心﹐須彌山王 是大星雲漩系的中心﹐例如銀河系中心﹐其形從側面看如山。)

這超級新星的穩定不能持久﹐一旦它核心的硅燒成鐵元素﹐它的核熱反應就停止了﹐由於缺乏足夠的輻射壓力(Radiation Presure)來支持它﹐它的鐵元素成份核心就崩潰了﹐在一秒鐘之內﹐它就壓縮成為很小﹐其密度比原子核還大的多。就好比地球壓縮到只有紐約市那麼大﹗它的電子在如此巨大壓力之下﹐已無力再互相排斥﹐都給壓擠到核子內去了(核子內通常只有質子與中子)。在千分之一秒之內﹐這些負電荷的電子﹐與荷正電的質子結合而成為額外的中子﹐這過程也產生了虛無形體的微中子(Neutrino)﹐射出太空中。在此情形之下﹐是很少微中子會給壓縮在核子內的(微中子可以穿過一切)。星球核心內的質量密度越來越大﹐震動之波四張﹐進入了外面各層(這是佛說六震動之一)﹐大爆炸將外層的各種元素射向十方﹐最後﹐星球核心只剩下了一個中子核心(Neutron Nuclei),天文學家稱之為“中子星”或“中子太陽”(Neutron Star or Neutron Sun)。

倘若這個星球太巨大﹐比方說﹐大於我們太陽四十倍﹐它的質量密度極大﹐大到無法測量﹐當它發生大爆炸之時﹐它就不會變成一個超級新星﹐它會變成一個無限深﹐無限大﹐密度無限大的“黑洞”(Black Hole)﹐黑洞好像是我們洗澡缸放水的漩渦﹐無限大密度的物質都給漩渦帶走﹐進入了另外的佛剎時空宇宙﹗

佛經內對於這些可怕的黑洞﹐是有近似描述的﹐請參考阿含經“起世經”的“地獄品”等經文。所謂黑雲紗地獄﹐無間地獄……例如地獄品中第四之一﹕“入黑雲紗小地獄中﹐其獄縱橫廣五百間……既入獄已﹐上虛空中﹐起大黑雲雨諸 飛沙﹐其焰熾熱﹐極大猛烈……五叉地獄中……煙焰洞起……

起世經第三﹐地獄品第四之二:“……於虛空中﹐忽生 麤大黑繩﹐熾燃猛熱﹐譬如黑雲﹐從空中出﹐黤黮交塞﹐下接於地……”這就是像龍卷風形狀漏斗形的 漩捲的“黑洞”地獄﹗還有無間地獄……當另文再論。

 


三、 一念入無限宇宙世界

 


現在再回到“一九八七A”超級新星話題:它似乎亦遵照一般超級新星的演變程序,在忽然之間爆炸,光芒四射,天文臺收到它的光芒,光譜分析,發現它含有氫氣,它應是第二類型的超級新星,但是,國際紫外線探險衛星( International Ultraviolet Explorer Satellite ) 發現它的紫外線急速減少,這就使天文學家們很困惑。哈佛,史密斯申年太空物理中心(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的天文學家羅拔•柯殊那(Robert Kirshner) 說:“我們檢查光譜,發現它的紫外線光含量類似‘第一類型’超級新星!這是一個謎!”德薩斯大學的天文學家威勒(Wheeler)也說:“這一個超級新星有些滑稽特徵。”

它還有一個奇象,使天文學家困惑的,那就是,它很快暗淡下去,但是忽然又增亮了一些,在三月初的兩周,它的亮度讀數是四點五,忽然又增亮了,成爲四點二五,這是以前的超級新星所未有的,這種現象使科學家們大感驚異,其實,天道“無常”,佛經早就說過了。法界哪有一定不變的?

另外一個使科學家最關切的問題,就是“一九八七A”到底有沒有射出微中子?他們要捕捉它射出的微中子來證實宇宙中確有存在的自由微中子這種虛無形體的粒子(請參考拙作“太空科學核子物理與佛理的印證”一書內各篇關於微中子的研究,“天華公司出版”此處不贅)。

美國與以色列的太空物理學家三人檢查爲捕捉“一九八七A”的微中子而設的設備及電腦記錄,發現日本的天文臺的設備捕捉了十一“粒波”的微中子,那是在二月二十三之夜,在十三秒中之內捕捉到的!比“一九八七A”的光芒的來到還早了兩小時!這真是天大的喜訊!引起科學界的狂喜!

同時,美加邊境伊李湖湖底的IMB ( Irvin - Michigan - Brookhaven )偵察機,也與日本同時捕捉了八粒波微中子!

 

 

法國蒙白朗山山洞內的設備,與蘇聯的艾布魯斯山洞設備,亦與美日同時捕捉到微中子!四處都同時錄到“一九八七A”射出的微中子,從茲證實了宇宙中確實存在虛無爲體地粒子,更證實了科學界的宇宙大爆炸源起於虛無的空虛(詳見拙作),怎能不驚喜若狂呢?

不過,有一件事使科學界困惑,法國蒙布朗山洞收到兩次微中子射線,一次是在“一九八七A”爆炸前四小時半收到的,一次與美日蘇同時收到,全球科學家於三月底雲集威斯康辛大學,討論此事,迄未公佈結果。

微中子存在的獲得“一九八七A”射來明證,使科學界確定了宇宙中確實存在有這種虛無形體不可見的粒子,而且它們充斥於宇宙之內,壓力甚大,倘若微中子的壓力夠大,就會迫使宇宙的擴張受阻。宇宙產生於虛空的大爆炸而不 斷擴張,有些科學家認爲它的擴張是無限的,另一些則認爲是有限的,它的擴張會逐漸慢下來,倒卷回到空虛去(請參閱上文提及的拙著)。無論怎樣,這些都脫離不了佛說的世界法界成住壞空不停循環的法則。

蒙白朗山洞於“一九八七A”爆炸光芒射到地球前四個小時半,就收到了微中子一次,可見微中子的速度超過了光速。根據愛因斯坦的理論,宇宙中是光速最快。現在微中子的速度超過了光速,可證光速最快之定律並不正確。愛因斯坦的“光速最快”論,又一次被宇宙中的事實否定了,我以前多次發表論文,說宇宙中並非光速最快,還有比光子更快不知多少倍!現在,最少“一九八七A”的蒙白朗山事件證實了微中子快於光速,我言不妄,愛因斯坦的“光速最快論”,是指物質粒子而言,微中子不是物質,它是非物質,所以比光子快。由此推證,超級非物質 的佛力佛光﹐比光速不知快上多少千萬倍﹐華嚴經卷九﹐初發心菩薩功德品第十三說﹕“菩薩一念過無量世界﹐無量無數阿僧祇劫”﹐“……一念悉周偏無量不可數世界”﹐“……神足力無量劫中行……”同經卷十七﹐金剛回向品三十一之三﹕“……一念遍游十方世界……”﹐卷二十﹐金剛回向卷二十一之六﹕“一念入十方世界﹐入翻覆世界﹐入伏世界……”﹐不是說明了佛力菩薩一念以無比速度就射到無限世界嗎﹖翻覆的世界與伏世界﹐不是那些或仰或斜 或伏的星雲漩系嗎﹖一念能到達無限阿僧祇劫宇宙﹐不是比光速大了不知幾千萬億倍嗎﹖


 

 

原載香港《內明》第183期:1987年6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