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的兩幅觀音菩薩顯聖照片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不久之前,我在美國發表了一篇拙文討論一幅流傳甚廣的觀音菩薩騎蒼龍顯現照片的可疑。隨之就收到各地讀者來函多封,有的從香港寄來,有些從美國寄來。隨之就收到各地讀者來函多封,有的從香港寄來,有些從美國寄來,有些從臺灣寄來,最後的一封從澳洲寄來,各函都附寄一份照片問我是不是這張照片。

答案是肯定的。正是這幅照片,那是一個印度女裝白袍飄飄的菩薩像,站在一張黑色的蒼龍的頭頂上,背景是團團黑雲。如果細看,不難發現菩薩像的面部是日本婦女的樣子,而且是毫無表情的劣拙瓷器作品,飄起的衣袂各條的方向及角度完全一致,這是製作者完全無知於氣流風向,他不知道在天空中飛行,衣裳的飄揚是沒有一致的角度的,應該有些飄得高,有些低,同方向而角度不一致,還有,這瓷像受光是正面,而腳下的蒼龍則正面全是黑暗的,受光在後面,而且光源淩亂不合透視原理,分明是一幅劣拙的日本式中國水墨畫,與背景的黑雲受光也不相符,還有,人像站得那麼挺直,一點也不是迎風而立的姿態!

這幅照片很容易看得出是有人在黑房做了手腳的拼湊照片──把一尊日本瓷製觀音像,和一幅拙劣水墨畫的黑龍,和一幅颱風或暴風雨的雲景,三者湊成一幅照片!技術拙劣到無需專家也可看得出來!

照片的文字,說明這是七三年六月十九日美軍飛機在臺灣東北部上空拍攝颱風照片時所攝得。我前此已在拙文指出,美軍早於一九五零年代已放棄了用飛機飛到天空上去拍攝氣象照片,一切氣象照片早已改由人造衛星拍攝了,而且,臺灣上空,怎會容許外國空軍拍攝照片?自有臺灣空軍飛機負責。所以,所謂美軍拍攝之說,根本不成立!

其次,就算是美軍拍得,一張軍事照片又怎會流出到臺灣民間給某些廟宇出售?(請注意,出售者不是佛教寺廟,而是臺北近郊的非佛教廟宇。)

最近偶然翻閱舊報章,赫然又再出現這幅照片(總不外是互相翻印及抄襲)印在一份一九八一年七月十一日星島晚報上面,並有說明,茲將全文抄錄如下:

目睹觀音現形記:

張小姐篤信我佛,居多倫多市東,職業護士,在一天主教醫院任職,她的同事有許多都是天主教徒,閒來無聊,扯到宗教上去,女同事都笑張小姐迷信,那有什麼佛祖?有的只是上帝,聖母,聖子。張小姐雖然言之鑿鑿,畢竟聽者藐藐,也是無可奈何。

一夕,張小姐當值,遇見一女病人垂危,她在病人死時唸了一聲阿彌陀佛,用意超生,原出於她一片慈心,想不到從此以後,張小姐每夜均為這個女鬼所擾。初不以為意,漸漸發覺來意不善,問她為什麼向自己糾纏?原來這一位女病人,生前篤信天主教,想不到魂返天堂的時候,竟給張小姐一聲阿彌陀佛以致上不得天堂,魂遊空間,無所安息。張小姐問:怎樣補救呢?自己是語出無心,只是一片好意。

女鬼說:『只要張小姐向天主祈禱說明女病人是天主教徒,自己無意錯失,為她超渡,不是她的本意。』並請求早日接她上天堂云云。

張小姐翌日照足女鬼的話去做,果然以後再沒有干擾,相信已上了天堂去了。這個故事,他無意中和同事們聊起來,想不到這樣更引起她們的偏見,認為主宰宇宙的,只是上帝,那裡有什麼佛祖?勸張小姐改了信仰,皈依天主。

張小姐自己的佛堂,供了如來佛和觀音,朝夕一炷香,煙是直直的,直上天庭的。她求觀音顯現一次給她的同事看,以免她百詞莫辯。當晚,觀音報夢,囑她在那一天,什麼時間,在天上什麼方向,她就會顯現給她們看。

張小姐大喜,就回去向同事說了。當然大家都不信,她們也沒有看見過耶穌;那會有觀音呢?但張小姐執著要她們到時出來,大家也就半信半疑了。她還預備了照相機。十多個白衣天使就在醫院的露臺等候,說也奇怪,一朵白雲冉冉而來,正是那個方向,到相距適度時,忽然豪光中現出了觀音菩薩,慈祥莊嚴,美得無懈可擊。

張小姐拍下了照片,供在佛堂上,但不知怎的無法影印第二張。我也嘗試過,影相館也束手。其神奇如此。(以上抄錄星島晚報)

星島晚報刊出的這張照片,和本文開頭所引述的臺灣上空美軍飛機師拍攝所得的觀音菩薩顯聖照片,完全一致,可說是兩照根本就是同張照片的翻版。讀者可從這些附照看得出來。兩照只有說明文字不相同。

既是同一張照片,為什麼會有兩種不同的故事?一說是美軍飛機師在臺灣上空拍攝得,而一說是加拿大多倫多的護士張小姐拍攝得。可知這兩個故事,必有一個是假的,甚至於兩個都是假的。

前面的一個故事,我已予以分析過,無須再多講,多倫多的故事,不妨也在此予以分析鑑定一下:

一、原文說張小姐篤信我佛,居多倫多市東,職業護士,在一天主教醫院任職,她的同事許多都是天主教徒,閒來無聊,扯到宗教上去,女同事們都笑張小姐迷信……那有什麼佛祖?只有上帝,聖母,聖子……

這一段的破綻已經不少:首先,天主教醫院是慈善性質的醫院,對於任用護士或醫生,基本條件之一就是必須是天主教徒,必須矢志秉承基督的博愛去服務病人,決不會任用非天主教徒。

其次,天主教慈善醫院,醫療工作都忙碌到極點,醫生護士,無不終日忙碌於侍候病人,又有宗教儀式及聚會,那有來無聊說說笑笑,扯到宗教上去?何況,天主教醫院規矩極嚴,護士主任及護士長必是修女擔任,層層管理,極其嚴格,天主教修女基本戒行之一就是禁語,個人各做分派工作,不會閒談。更不會在醫院內談到其他宗教。原文說:只有上帝聖母聖子,也錯了,天主教徒只說聖靈、聖父、聖子

二、原文說:一夕,張小姐當值,適值一女病人垂危,她在病人死時唸了一聲阿彌陀佛,用意超生……

原文未說明女病人是洋人或中國人,若是洋人,不會聽懂張小姐唸什麼,既聽懂,大概是中國人。病人臨死時,在天主教醫院,若當局知道,多半會叫修女或修士來助病人懺悔,怎會容許外教護士為之念佛?張小姐為之念阿彌陀佛一聲,此事可疑!姑妄信有其事吧!其實,當值護士一發現病人瀕死危急,就會立即召請值班醫生及護士長來處理,根本輪不到她單獨為病人念佛。在眾多醫生及護士長(多半是修女)緊急處理病人之時,張小姐當天主教眾人圍死者念佛麼?這太說不通!除非是心念,而天主教醫院任用護士基本條件之一就是必須是信仰天主教!天主教徒怎會為死者念佛,病人死了,自然被醫院的男服務生來推運到太平間冷凍房去。根本沒有機會留在病房內被任何人為之念佛!

原文說:想不到從此以後,張小姐每夜均為這個女鬼所纏擾,初不為意,漸漸發覺來意不善。……原來這意味女病人生前寫信天主教,想不到魂返天堂的時候,竟給張小姐一聲阿彌陀佛,以致上不得天堂,魂遊空間,無所安息……。

這一段荒謬更甚!女病人生前篤信天主,魂返天堂之際,竟會被一聲阿彌陀佛阻止去天堂!真是匪夷所思的妙文共賞!

畧為接近基督教的人都知道,基督教無論舊教(天主教)或新教,都說凡是信主必得永生,女病人既信天主,理應得救呀!怎麼因人家一聲阿彌陀佛就去不了天堂?此一段原文,非但對天主教太無知,就是對佛教亦無知!

原文文字顯然是有意低貶天主教,暗示著連天主那麼大的能力,也被一聲阿彌陀佛抵消了,以致女病人不能蒙主恩召上天堂,若從這樣來看,原文也就把天主說成無啥本事了。反過來說,原文亦暗示了阿彌陀佛是阻止人上天堂的。一聲阿彌陀佛竟會使人去不成天堂!這不等於說阿彌陀佛是邪惡的神麼?原文作者的用心,容或並非出於惡意,而僅是出於無知,但是原文一段文字就誣謗了天主教與佛教!

原文作者顯然連阿彌陀佛是什麼佛都不知道;也顯然根本不知道佛說阿彌陀佛所講誠念阿彌陀佛可得永生。更不懂這兩大宗教根本同源,都是原出自古代大梵婆羅門教,兩教有不少教義相通。信主得永生就是源出於一心持念阿彌陀佛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兩者並無衝突。

宇宙是多元的,繁複空間的,西方極樂世界淨土是宇宙的一種無色界空間,天堂也是另一無色界空間,兩者就好比是一處是香港,另一處是溫哥華,不能說世上只有香港一處地方,而沒有溫哥華。各人的緣法不同,有些人的因緣在香港,有些人的因緣在加拿大。不能說全世界的人都非住香港不可,也不能說只有加拿大才是好地方而香港就不是。淨土天堂是兩個無色界的樂土。各有好處,各人緣份不同。有些人誠心持念阿彌陀佛而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淨土,有人持念藥師如來亦得生另一極樂世界,有人持念觀音菩薩亦往生又另一極樂世界,持念毗盧佛,文殊菩薩及其他菩薩,都能生極樂世界。極樂世界並非僅有一處,它是無窮的,無數的。無色界的樂土天堂不知有幾千萬億處,個人隨其因緣往生各處樂土。和佛有緣的,持念佛名得往生佛境淨土,與基督有緣的就蒙主恩召往其天堂。誰也妨礙不了誰!阿彌陀佛悲願至大,要接引善人往生淨土,但是斷無阻攔任何人的緣遇之理,如果有人心信基督一心要上天堂,如其信心夠堅定,怎會被其他人所阻止?佛菩薩亦絕不強拉人去淨土,一切都是要個人自願發心,各隨其緣的,這又不是世俗開店招生意拉客戶!

人體死亡後,其靈識各隨其生平業力而往,有善業者得往生,再持念阿彌陀佛,更順利往生極樂世界。有惡業的人,其靈識墮入惡道地獄受苦,然後輪迴六道。但若能懺悔一心持念阿彌陀佛,或地藏王菩薩,亦得出苦脫厄,佛菩薩絕不會妨礙任何人往生任何樂土。原文說一句阿彌陀佛害得女病人的靈魂上不得天堂,魂遊空間,這簡直是胡說八道!女病人生平業力如何?尚待經過許多判定,就是基督教也說靈魂必須經過最後審判呢。也許是女病人有惡業(照基督教說則是有罪)而不能上天堂了。

原文又說:女鬼說:只要張小姐向天主祈禱……這一段分明是硬說信佛教不對,必須向天主認錯祈禱,原文說:張小姐翌日照足女鬼的話去做,果然以後再沒有干擾,相信已上了天堂去了。……

如果篤信天主的女病人自己也求不了天主接之上天堂,那麼佛教徒對天主祈禱又怎能使之上天堂呢?這兩段妙文,妙不可言!

然後,原文又說同事們都說:主宰宇宙的只有上帝,那裡有什麼佛祖?都勸張小姐改了信仰,皈依天主。

既然主宰宇宙的是上帝天主,那麼天主的力量應當達到隨時可接女病人之魂上天堂呀,怎麼會被那有什麼佛祖的一聲阿彌陀佛阻止了叫她上不得天堂魂遊空間無所安息?原文不是自相矛盾嗎?不等於說阿彌陀佛力量更大嗎?不也就等於說佛菩薩有門戶之見嗎?

原文說:張小姐自己的佛堂供了如來佛和觀音,朝夕一炷香,煙是直直的,直上天庭的她求觀音顯現一次給她的同事看,以免她百詞莫辯。

燒香本非佛教願意。朝夕一炷香直上天庭,此語可能出於「心香一炷透天庭」一句俗語,此處姑且不論。至於張小姐求觀音顯現給同事一看,以為她自己辯護,其動機已大有問題!一個虔誠的信徒,怎會向菩薩提出這種瀆聖的要求?基督徒不會向耶穌請求顯現給人看一看!佛教徒也不會請求菩薩顯現給朋友看一看!原文作者根本不懂得信仰宗教者的虔誠恭敬,絕不會有任何宗教信徒敢隨隨便便要求其所信仰的神靈顯現來給別人看一看的。這種事豈可兒戲?原文可能是作者杜撰的,張小姐恐怕只是虛構的罷?

張小姐若真有其人,若果是佛教徒,她不會不知道金剛經說!不可以相求我那一句名言,她斷不會那麼冒失斗膽隨便請求觀音菩薩顯現給同事們看一看

然後,原文說:當晚,觀音報夢,囑她在那一天什麼時間,在天上什麼方向,她就會顯現給她們看。

原文又說:……她還預備了照相機,十多個白衣天使就在醫院的露臺等候。

觀音菩薩會得跟張小姐約好時間顯現,此事雖不無可能,但是,醫院的一班護士小姐,大家在醫院都閒得無事可做嗎?怎能大家都一起依時跑到醫院露臺去望天空?加拿大的醫院尤其是天主教醫院,醫護人員都忙得團團轉,領班的修女嚴得很,怎麼容許護士小姐大羣拋下工作跑出去露臺等候?

原文:說也奇怪,一朵白雲,冉冉而來,正是那個方向,到相距適度時,忽然豪光中出現了觀音菩薩,慈祥莊嚴,美的無懈可擊。張小姐拍下了照片。

原文說是一朵白雲冉冉而來,忽然出現了觀音菩薩,而同一張照片,臺灣的傳說則是在颱風的天空中顯現,是由美軍飛機在天空中拍攝得的。

原文末後說:……但不知怎的,無法影印第二張,我也嘗試過,影相館也束手,其神奇有如此。

既然照原文說是觀音菩薩顯現,菩薩自然歡喜給更多人瞻仰生信了,怎麼又會叫人無法影印第二張照片?甚至影相館也束手?這一段妙文用意在說其神奇。但是,這照片不是已被星島晚報印出來了嗎?不也給臺灣的非佛教廟宇印幾十萬份出售牟利嗎?

同一張照片,竟有兩種不同的傳說故事,各有千秋,各有破綻百出!我們不難判斷這張照片是真是偽了罷!這兩個故事,很顯然都是向壁虛構的,經不起客觀分析!

編造故事,說妄語,也需要有一點講求邏輯的,不能亂講,這兩段故事,容或動機不壞,但是未免編得太幼稚太不合理,徒然使人一眼看穿,非但不能收到使人信仰觀音菩薩的功效,反而破壞了觀音菩薩的完美形相。我可以斷言此照片及兩則故事都不是真正的佛教徒創造出來的。印舊照片的人動機也只是牟利而已。

觀音菩薩有無限化身,(請讀法華經普門品),固然隨時可化身,顯聖接引世人,但是,菩薩的化身顯現大多數是不落痕跡的。往往顯現為與凡俗眾生相似一樣的形相,普門品婸§o很明白!

觀音菩薩是無限的無形大能,像光波般投射於宇宙各處,菩薩一念即可尋聲救苦,同時廣及宇宙每一處角落,瞬息立至,超越時空。那需騎在黑龍上面飛行?乾脆說菩薩乘坐太空船不更快嗎?

觀音菩薩是無形的大能,並非身,何來男女性別之分?只以慈悲故而現慈母相,是為世俗女像觀音造型的所本。但是,可說沒有一個世俗所繪的是觀音菩薩真像,所謂攝自雲端的菩薩像,也都不可靠,多半是偽造的。佛早已教人勿以求,我們應該謹記!

本來世俗所供奉的佛像與菩薩像,都只不過是託假像拜真佛菩薩。一切造像都是人想像臆測出來的,並非佛菩薩的真身即是如此。我們供奉任何佛像菩薩像,當知此是寓意之像,不可錯誤偶像是佛身。若果執著以相求見佛菩薩,就已離佛法甚遠了!而且會招魔入心!

本文無意亦不敢否定觀音菩薩顯聖,亦非抨擊該兩故事的虛構者,只是認為上述的兩段故事及照片可疑!本來,一切影像都只不過是象徵,擁有此一照片的人,仍然不妨供奉拜禱,明知其為假相,亦可借此拜真菩薩,但不可執著深信那確是菩薩顯示的真容,若誤以為該照片中的女像就是觀音菩薩真貌,則大謬矣!只可當作是任何一幅臆想繪成的菩薩像。

   

   

 

載香港《內明》第155期:1985年2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