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菩薩靈異感應奇蹟實錄

馮馮

 

 

Mygod123 / 謄錄

 

C先生和C太太經R太太介紹而打電話給我,我和他們在越洋電話中接觸過,並沒有直接會過面。初次通話彷彿是在一九八六或八七年,並沒有什麼深談,只是寒暄而已。不過,由於C太太是R太太的多年親信助理,我對她的印象是較一般來電話的人深刻一點的。廣東人尊稱職業女性為小姐或姑娘,一般人稱C太太為Y姑娘。

R太太認識我已有十年,她是一位很虔誠的佛教徒,心地非常善良慈悲。她在三十多年前自己靠一架老祖母時代的人力縫紉機做衣服開始,胼手胝足,艱辛經營,建立了一家成衣工廠。經過多年的奮鬥,工廠擴展到可以僱用員工數百人,產品之中的高級襯衫暢銷西德與歐洲共同市場。

她的工廠規模不大,但是實力很強,經得起同業競爭與潮流考驗,在香港勞力荒缺浪潮的威脅之下,很多工廠紛紛歇業,但是R氏工廠仍然屹立如故,業務蒸蒸日上。因為R太太多年如一日,與勞工在一起辛勤工作不懈,兼且顧及工人家屬的福利與教育保健,她甚至於出資送一些工人的子女出國留學,她到醫院去慰問工人的生病子女,所以她的工廠員工一致敬愛這位慈祥的董事長。別的工廠不免有時候有罷工工潮,她這一家可從來沒有工潮,大家都同心協力生產同謀福利,好像是一個大家庭。

R太太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她學習佛菩薩的慈悲喜捨,所以她重義輕財多行善舉,她的心地善良而慈悲,她愛護員工一如子女,她也沒有什麼野心要做什麼襯衫工業大王,如果她有此野心,她的才能是綽綽有餘的。她的最大願望只是想叫工廠數百員工大家有飯吃,大家都健康,她自己但求學佛唸經修行。她早就可以退休,她常常對我說她希望退休下來,在加拿大鄉郊靜居唸經修行。但是,念及工廠一旦結束,數百員工的生活將成問題,她就放不下。而我也常勸她別提早退休,我認為她應該這樣維持一座工廠下去;提供生活所需及工作機會給數百員工與其家屬,這也是一種布施。反過來說,數百人失業生活無著,那將是一個不幸,也將是社會問題。我認為她維持工廠是對社會與經濟都有貢獻的。布施與助人都是修行的項目,並不是光在佛堂打坐唸經才是修行,毋寧說,布施與助人比打坐更為重要!

基於相同的信仰觀點,R太太與我成為好友,十年來,她的家庭成員與我母子交情越來越親切,已經好像是親人一般。她的丈夫R先生雖是一位世家子弟,卻毫無紈褲氣習。他也是一位苦幹的人,自己修剪樹木與草地,凡事親躬而為,上從打掃到洗碗雜務,都不假手於人。他和我也很談得來,他在十年前,是有眼疾的,視力模糊欠佳,醫生束手,在我的勸告之下,他改為吃素食,數年下來,視力恢復,現在已可自己駕駛汽車來訪我;不過,我仍不許他在夜間天黑時駕車,只許他白天出來。他天天在家中唸經、靜坐、修行與勞動,與我是同志,他是很沉默的人,來了只是問些佛理與佛經,或者一些素食的資料。

R氏夫婦與女兒們,甫來我家,大家同進素餐,講談佛經與佛理。談話當中,有時也提及彼此身邊的親友,我得以知道R太太有一位精明能幹,可靠忠誠的助理Y姑娘在香港工廠為她分勞。我從沒見過Y姑娘,不過我對R太太描述Y姑娘的形貌特徵與個性,也都很接近事實,使得R氏家族很驚奇。我在心情不壞的時候,往往會把從未謀面的陌生人形貌預先速寫下來,叫他人驚詫,有時畫的是將來訪的人,我等候在門口,陌生訪客一進門,我就把速寫一張張分別送給來人。我的畫畫得不太差,擅長人像速寫,這種急就章的速寫,一兩分鐘就可畫成,多少也捕捉得住人物的特徵,所以來人看見神似若干的寫照,都很驚訝。這種小把戲,我少年時代玩得最多,雕蟲小技而已,現在事太忙,很少再開這些玩笑了,實在也不應這樣賣弄,所以越來越少這樣做。最近一次,是在接見多倫多訪客一家人之時,她們偶然提及一位從大陸來的自稱有天眼五行遁術與呼風喚雨起死回生神通的「奇人」,我一時手癢,在一分鐘之內畫了此位奇人的形貌的速寫,交給這家人,把他們全都嚇了一跳,都說:「太像了!尤其是那雙陰森森的眼睛,這是什麼神通?」我笑一笑說:「這算什麼神通呵,這只不過是我從小愛玩的小遊戲而已,你們不妨也請那位有天眼,有五行遁術的奇人也表演一下看看,也許他比我預畫得更好呢?

Y姑娘的健康有些問題,我也都將預見告訴了R太太,我說我可以看見她的子宮有形成了FIBROSIS瘤腫,即將使子宮移位引起劇痛,預計可能在一年內發展惡化,必須及早請醫生割治。另外,我告訴R太太說,Y姑娘的丈夫C先生在半年內將有肝癌。這樣胡說八道般的預言一定是會引起人家反感的,我不能不告訴R太太,請她轉告她的助理Y姑娘及早醫治。同時,我說我知道C氏夫婦都不是信佛的,C先生顯然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不過我希望他學習吃素,基督教也有些醫院是提倡吃素的,不應視吃素為佛教的迷信。

工業界與商界人士一般人對於吃素都不習慣,在實行上也有相當大的不便,因為工商界人士的社會接觸多,交際應酬頻繁,談生意上飯店,免不了都是吃的山珍海鮮,喝的名酒,抽的名煙,哪有人像我這樣請客人吃清水煮白菜和生吃豆芽菜的?我勸人吃素保健,最難勸得動的是工商界人士,他們都說:「不是不想吃素,是做不到呀!」又有些人說:「家裡吃飯的人多,孩子多,總不能叫他們都跟著吃素?」其實,這都是決心不夠的藉口而已。 Y姑娘和她的丈夫C先生顯然也有這一類的困難不便,他們對於我的早期忠告,並未能夠完全接受執行吃素,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他們一家,要直到後來隔了相當長久才接受我的勸告,那就是到了有病的時候才找我向我求救。不但他們是這樣,可說大多數病人都是這樣。很多人看過我的文章,也 有很多人聽我講過吃素的好處,可是,能下決心實行吃素的人真少!

能做到吃初一、十五兩天素,那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等到病倒了,病急亂投醫,或者醫生束手無策,病人或其家屬才打電話或寫信來向我求救,很有些病人已經病入膏肓,癌症末期,才來找我。有些人完全不相信素食的治療功效,卻又誤認我有起死回生之能,就有不少病人問我:「可以喝雞湯嗎?」「可以吃牛肉嗎?」「可以吃蝦子嗎?

素食的最大功能,主要是預防疾病,這一點很多人仍然不能接受,以致於平時不肯吃素,到了病重,也不肯吃全素,勸他們吃素,還得講條件,非得用肉來燒素菜不可。這種病人很多,我勸他們吃素,他們才吃了一頓「花齋」(半葷半素),就自以為功德無量了,立刻百病消除了。殊不知,素食定必須長期吃才收宏效,一曝十寒是沒有用的,哪能吃一頓素就立刻把癌症消除?仙丹也不能一次起死回生呀!實在最佳方法就是平時長期吃素以預防疾病,慈悲心也應平時長期培養,吃長素是對動物慈悲,也是對自己的健康慈悲;吃素種下善因,所可得到的善果,來世的渺茫難測,今生的善報福報是可以預期的,改善了保健,不受疾病之苦,這不就是最好的今生善果福報嗎?

這些顯淺的道理,我在每一篇拙文中都說過,不知重複說了多少次,可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有幾個人員正聽得進去?有多少人下足決心去吃素自救?

Y姑娘夫妻住在洋場十里的香港,一向接觸的都不是吃素保健的人,難免就遲疑不決。R太太時常來往港加之間,每次赴港都會把我的文章拿給Y姑娘看,也會轉達我的勸告。但是我知道因緣未成熟,還不能接引Y姑娘一家。我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疾病爆發之時,病人才會來找我,也到那時才會接吃素,進而接受佛法接引。

我所看到在病人身體內的病是潛伏期的,一般病人不到疾病爆發之時,都不會相信我的觀察;一旦病發,驚惶失措,那時才會再來找我。這是一般常情,不獨C家為然。找我的病人太多,我應付不過來,太忙,根本沒有時間去建立每一個病人的病歷卡片,我倒希望自己能做得到,方便日後查詢。很不幸地,真是連寫作的時間也都給那無數的電話與來信剝奪了,哪有空閒去做什麼紀錄。常有連絡的病人的事件與日期,或許我仍能記得,至於較少接觸的病人,我就記不住了,往往連姓名也記不起來,有不少多年未連絡的人打電話來:「馮馮你記得我嗎?」「抱歉」我說:「真是記不起來了,請恕我記億不好,請原諒我眼拙。」我是沒那種本事的,我記不住數以千計的病人,尤其是那些打電話來半吞半吐不肯自報姓名的人。「你猜我是誰? 」「你看我是誰?」問了她幾次貴姓名,也還是猶抱琵琶半遮面般地不肯自報姓名的,頂多不情願地說「我姓陳!」,或者是「我是台北」。

這種打電話態度,真能叫人啼笑皆非,既不肯自報姓名,又要人為之服務,像這些類的,我更記不住了,我又不是「電腦」哪有那麼好的記憶力?

Y姑娘很好,為了別人而叫我看病,她打過幾次電話給我,也都能自己先報姓名,彼此雖無深談,我也能留下若干印象。我記得這位從未謀面的新朋友,一半是因為她是R太太的助理,一半也是因為她講話很爽快俐落,不浪費時間,也不為她自己要求什麼服務。

記得大約是在一九八七年末,接近聖誕節的時間,R太太從香港打電話來,她要我為她的兩位朋友診看健康狀況,這都是我從未見過面的女子。我在電話上為她們診斷了她們患的病症,也都算是沒診斷錯誤,幸不辱命。我看完這兩位婦女之後,R太太說:「Y姑娘的先生感覺到不舒服,住進了醫院,醫生一時還未查出來是什麼病,你可不可以替他診看一下是不是你曾經預言的那種病?Y姑娘在我身邊,你和她講話好嗎?

「我記得Y姑娘」我回答:「我也記得我的預言,現在她的先生住在哪一家醫院?知道地點,比較容易看。」R太太告訴我C先生住進了在窩打老道 ( Waterloo Road ) 的廣華醫院,病房號碼也告訴我了,這樣一來,我可以不必耗費太多能力去瞎找一番。有很多人打電話來說親人病了,叫我診看,卻又不肯講病人姓名和住在哪裡,這樣去找是很費力的。人們以為我能夠隨時在千百萬眾生之中立刻找出病人來,那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我可沒那麼大本事,我覺得,這應該是雙方互相信任及合作才可以方便診斷。太高估我或是有意考一考我,那對於病人並沒有什麼好處,我是不善於猜謎的,沒姓沒名,沒地址,叫我在芸芸眾生之中往哪兒去找尋?

我幼時住過香港與九龍,但是彼時年幼,沒有機會自己外出,離開港九已三十多年,也從來未重返舊地一遊,對於港九是完全陌生的,新建摩天大樓林立的港九,我只在電視新聞中偶然一瞥,可說是無甚認識,也虧得仍如有尖沙咀等地方,我得以循著尖沙咀碼頭北上,順利找到了窩打老道,向東北去,找到了那座頗有歷史的廣華醫院,也找到了九樓一號病房。找尋的過程,費了大約一秒鐘,實在是慢,本來心靈識力的「力能」,相當於光速,至於佛菩薩的力能,則十倍百倍地快逾光速,我的凡夫之能,可比不上佛菩薩遠甚,竟要浪費那麼久的時間才找得到醫院裡的病人,慚愧極了,想想看,我們祈禱觀音菩薩。

那麼也一定有人問我,怎麼祈求沒有效應呢?我的答覆是:菩薩力能無量偉大,但是不能破因果與業力,各人的前生或今生或多生業力,卻不是隨便可以用神通改變的啊!所以我們學佛人,要多修善行種善因,積善業。為未來的前程打下善的基礎。不可因看不見佛菩薩的幻像而失去善信!

「啊!我找到他了!」我在電話中對R太太說:「這位C先生是瘦瘦高高的,看來很憔粹,他年輕時代顯然是一員游泳名將,參加過運動會的,甚至還可以作渡海泳,現在也還可見有隆起的雙頭肌與胸肌,大概也仍有時常游泳,身體底子是很好的,可惜被煙酒所害,或者已經戒了,戒得太遲,肝臟已經壞了。」

「你說得都對,」R太太說:「你看他現在是什麼病?是肝病嗎?

「他肝臟已經有一顆惡性的腫瘤,像拳頭那麼大,佔據了全肝約三分之二至四分之三,每一瓣肝都有了,就是肝癌!」

「馮馮看見有一顆拳頭大的腫瘤!」R太太對她身邊的Y姑娘說:「還說是惡性的肝癌!你要不要直接和馮馮講話?Y姑娘接過電話和我講話:「你看見我先生了?你看他的情形怎麼樣?R太太說你看見他肝臟有癌,是真的嗎?我心很驚慌,請你再看看他是不是肝癌?

「我看見他肝臟有硬化外殼的惡性癌?我也看見你的子宮移位,子宮壁夾層有纖維瘤,所以你感到很痛,但是你先生比你更痛。」

「是的,他一直說肚子痛!」Y姑娘說:「是的,我也肚子痛,都給你說對了,不過,我的醫生仍未告訴我,我有子宮移位,他的醫生和醫院也未宣佈他有肝癌。醫院的醫生們是懷疑他有肝病,不過都未有診斷結論,要到下星期才有診斷報告書出來,那麼你看我們該怎麼辦?

我說:「催促他們快一點吧!這種肝癌是不能久拖的,你的子宮移位倒還可以拖一拖,因為仍是良性的纖維瘤,我認為應該和醫生商量,及早為他動手術割除肝癌,越早越好!」

「動手術不是很危險嗎?」她驚慌地說,本來是很鎮定沉著的她,這時候也驚惶失措了:「可以不開刀嗎?另外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救他?

「他已經到了這樣的階段,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救他!」我說:「我唯有提議及早為他開刀割除肝癌,不錯,開刀是很危險的,他的肝已被癌侵佔了大半部,動手術成功的機會恨微,可以說是生還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而已,不過,若不開刀,他是完全沒有希望再活下去很久的,看來最多還有三個月的生命,或者還更短。」「馮居士!」Y姑娘那麼女強人一般的,也哭了起來:「馮居士,你救救他吧:我求求你!」「我無能為力!」我說:「現在能救他的,只有觀音菩薩和醫生。你為什麼不祈求觀音菩薩呢?」

Y姑娘沒有回答我,我就說:「現在我說的情形都未得到醫生證實,你不如等到下星期拿到檢查報告才作決定吧!」「好的,謝謝你,馮居士!R太太問我:「你看C先生的病真有那麼嚴重?」「是的。」我回答:「除非我是看錯了。」

C先生一向都很好,沒有聽說過他有什麼病?

「他也有胃腸病,怎麼說沒有什麼病?

「都沒聽見他們提起過,他最近才忽然說肚痛,以為是盲腸炎」

「那是肝硬化轉為肝癌,」我說:「到下星期X光與Biopsy報告出來就知道了。」

五天之後,R太太與Y姑娘再打越洋電話來,R太太說:「馮馮,你真是神奇!現在已經傳遍了廣華醫院啦!你上星期的診斷,Y姑娘告訴了醫生和護士長,那時候檢查仍未有報告,現在報告出來了,全部證實你的觀察,醫生和護士們,還有一些病人,都驚嘆不已,傳遍了全院,人人都問你是個什麼人呢?看來你會忙上加忙了!」「我診斷的時候,醫院還未為C先生做Biopsy!」我說:「對不對?」「對!」Y姑娘說:「大家就覺得奇怪,還未做完檢查,怎麼你就先有結論呢?現在我們不由不相信你是真的有天眼通了!現在真是轟動了全醫院,都說你神奇!你怎會就看到的呢?」

「神奇的不是我!」我說:「神奇不可思議的是佛法,是觀音菩薩!是觀音菩薩賜給我能力,是佛法修行使我看見!這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的,只要篤信佛法,持念觀音菩薩,肯吃素修行,肯效法觀音菩薩的大慈大悲,肯幫助病人,心生慈悲,觀照五蘊俱空,自然就可以產生超能,這些遙視之能只不過是最低的本能之一而已。」

「我信了!我信了!」Y姑娘說:「我也相信,既然你能看得準確,也一定能救我們的生命,馮居士,我請求你首先要救我先生的生命,你答應我吧!你救得了他,你要我做什麼事來報答你,我都全做!」「我沒有神通醫治癌症!」我說:「我認為你們應該當機立斷,需要你們報答什麼?你們能行善及放生,就是報答觀音菩薩最好的做法了,我也會感同身受的。」

「我都聽從你!」Y姑娘感動地說:「我都會照妳的話去做!」

「那麼很好!」我說:「你安心讓先生去接受開刀吧!越快越好,不能拖延,須知他的肝臟已經被癌細胞佔據了四分之三,現在斷非放射線治療或化學治療、電療那些方法所可醫治的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那四分之三的肝割掉,免得癌細胞進一步蔓延到肺葉和其他部份!」「但是,肝臟要割掉四分之三,還能活嗎?這手術不是極危險嗎?」她驚疑地問。

「這項手術是極其危險的!生存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一二而已!」我說:「沒有人敢保證這種手術會成功。不過,這種危險定必須去冒險的,因為,若不開刀,可能在短短約兩個多用以內就會蔓延全身而死,越拖延,越危險。假如冒險開刀,至少還有一線微弱的希望!這一項冒險賭注,是要由你們自己決定的,在人力上來說,醫學已盡所能,一切就要看病人的善業和他的宗教信仰祈禱能不能獲得觀音菩薩的加持了!假如你們都能虔誠祈求,我深信開刀是有希望獲得觀音菩薩加持平安的!」

「也要請馮居士你為他祈禱啊.」Y姑娘說:「我怕我們不夠虔誠,祈禱得不到菩薩感應,人家都說你心地純潔,比較容易和觀音菩薩溝通,你一定得幫我先生祈禱啊!」

我說:「Y姑娘,至誠則人人是赤子:你們誠心拜求觀音菩薩吧!功效是人人都有的,當然我也願意為你們祈禱,安心去安排開刀吧!」

「好的,我立刻去和醫生商量.」她說:「經你這樣鼓勵,我是決定讓他接受開刀了!」

「一決定了開刀時間和手術室地點,你就打電話告訴我,屆時我會來助念!」「你乘飛機來?」「當然不是,」我說:「我是以心力來的。我會入定,以心力來到手術室,為你先生祈禱,祈求觀音菩薩加持他平安,我自己自然也以心力盡力去維護他!」

「你真的可以來嗎?」她半信半疑地問,不過她顯然是感動歡喜的:「我們怎知道你來到呢?可以看見你嗎?

「我這樣去過很多醫院為危急病人助念!」我回答:「當然你們是看不見我的,因為來到的不是物質的我,只是心力,是非物質的。不過,有些病人會感應得到,也有些病人會看見一陣微弱的紅光,那是我的光,假如你們看見一陣金光,那就是觀音菩薩的慈悲神力射到了!我沒有什麼大智慧,所以還沒有那種大金光,我的金光很淡很薄,紅光倒是多一點。我知道妳還不能接受,你又何妨姑妄信之呢?總之,你安心讓他接受手術好了,我會盡力!」「好的!」她說:「一到開刀日期我就打電話給你!」

我是在自吹自擂說著神話麼?才不是呢!我的紅光已經被很多醫院病人看見過,很多人告訴親友說看見我的紅光,還有一位美國醫生的岳父,也是癌症病人開刀,在開刀最危險階段,看見紅光與金光射來,紅光中端坐著一個合掌念佛的嬰孩,是我的面貌的。這位老伯病愈後篤信佛法,常在各處佛堂講述這一段。

怎麼解釋呢?是否很荒唐?一些也不神怪荒唐,現代的醫學界與超常心理學研究,就發現了有些人在夢中見到遠方的親友,事後知道,遠方親友在那時候看見他出現。著名的例子之一:英國有一個人忽然看見一個好友突然現形警告他「不可乘坐飛往金絲雀島的班機!飛機一定失事!」他奇怪這個遠在美國南方的朋友怎麼會突然在倫敦出現,他正想多問,那朋友忽然消失了,他以為這是幻覺,不以為意。但是旋即接到友人的越洋電話說在夢中見到他,也警吉他別坐飛機去金絲雀島,友人很擔心,所以打電話來再勸勸。那位英國人就退了機票,不乘那班飛機,三、四天之後,那班飛機在金絲雀島降落時與另一起飛的飛機互撞,爆炸大火燃燒,兩機乘客同歸於盡,死亡多達六百人,成為有史以來最慘重的空難事件!這件實錄載於英國心靈學會與刊物。

人體有電磁閃光,人的腦部神經系統在思想之時,曾產生靜電閃閃電光火花,集中精神思想或瞑想之時,電光火花比乎常盛大,這些現象已經是現代醫學與科學攝影(例如寇連氏攝影術)所發現及眾所週知,也有科學研究發現人在高度集中精神之後可以在眉心位置發射出微弱的光束,射程各人有別。那麼,一個赤誠而充滿愛心慈悲的修行者,能夠將心力光束射出,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神通,更不是違反科學。任何有禪定的修行者都可以做得到這種功夫,也並非只有馮馮所獨有的神通,並不值得大驚小怪!馮馮的眉心射出微弱的光束超短波,或是指尖射出,亦只是很微弱很低級的,比常人也強不了多少,更無法相比於佛菩薩的眉心放射的毫光那麼強大,恐怕遠比不上那億兆分之一呢!凡夫修行如馮馮,心中願意去救助病人也能集中腦力光束,可見諸佛菩薩的放射大光明大法雲不是佛經的誇大了。

C先先開刀日期的前兩天,Y姑娘打越洋電話來告訴了我,她再三請求我:「馮居士,到時你一定來幫我先生啊!」

C先生也在電話上請求:「馮居士,你來救我啊!」「我一定來!」我回答:「但是,別忘記,最重要的還是病人自己虔誠心中祈禱,呼喚觀音菩薩聖號,默念就行,不要驚慌!務必要鎮靜泰然,在觀音菩薩的加持之下,手術必曾順利成功,也必會平安!

C先生回答:「馮居士,有你的安慰鼓勵,有你答應來幫助我,我已經心安了,我不再畏懼了!我知道,這一次開刀一定會平安成功,我一定不會死的,你教我吃素行善學佛,我都會去做!」

「很好!願觀音菩薩佛光照臨於你!」

在這危急關頭,C先生夫婦都跪下來,向觀音菩薩祈禱,他倆都佩帶了我寄贈的觀音菩薩聖像。這原是一個由天主教學府出身的天主教信徒家庭,這樣的宗教轉變,豈非大有因緣?他倆並非唯一改信之人,很多人在看過我的著作之後,也改為信仰佛教。有不少人在危難痛苦之時,由於的勸告與幫助而改信仰佛教及吃素放生行善。我不敢說我有何微勞,只能說是佛菩薩的偉大慈悲感化了人們。我也並沒有蓄意叫人放棄他們原有的宗教信仰,我常常對人們說:「假如你信仰觀音菩薩,你就向觀音菩薩祈禱。假如你信仰天主教,你就向聖母瑪莉亞祈禱。你信基督,就向耶穌基督祈禱吧。那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我是佛教徒,我自己是向觀音菩薩祈禱的。」我並非矯揉做作,我只是認為有信仰總比沒有好些。

我記得我也這樣對C先生夫婦說過,可是他倆說他們要向觀音菩薩祈禱,他們要信佛,作為佛教徒,我聽了自然是會感到安慰。

C先生開刀那天,我關上電話,關上大門,不容許任何人闖關打擾我的入定。很多好奇的來客不知道尊重別人,也不約時間就闖上門來,我門口掛了牌子寫著:「閉關中,祈勿打擾!」來客也不理會,依然按鈴求見,往往連績按鈴數十次,或者用力打門,鬧得震天響,非要見到我不可,也都是說:「我是從香港來的。」「從馬來西亞來的。」「一定要見馮馮。」他們可知道,當我掛出閉關牌子之時,可能正在入定竭力運神去救助垂死的病人?也可能正在一個很嚴重的關頭上,往往我已經出神到了遙遠的醫院手術室內,在病人身邊護持他,卻被門鈴聲和敲門聲所打斷,而不得不回來溫哥華應酬他們這些不干重要的慕名求見者,或看家務糾紛等等閒事。在那種情形之下,我心有多難過:不開門,被人罵是「搭臭架子」,應酬他們,我心卻懸念著天邊命如遊絲的危急病人:我不可能一面陪客人談玄談怪,心中同時去出神救人,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只有佛菩薩才有可以同時應付億兆眾生的大能啊!佛菩薩的法力大能才是真正的神通,可以同時向多重宇宙各界接觸啊!我只不過是一介小小凡夫,修的也只是凡夫裡,有什麼功力?

我是很厭惡世俗應酬的,不幸地被虛名所累,天天日夜要應付許多好奇的人,我宣佈閉關都阻止不了他們的打擾。當我閉關入定去幫助C先生之時,就有人上門來不停地按鈴,便我不能專心。我知道C先生的情況非常危殆,四分之三的肝臟須給開刀割掉啊!您想該有多危險?

我必須硬了心腸,不理會門口的來人,任由他在外面把門撞破,我也不出關應酬,我也知來人動了氣,幾乎把門也砸破了,我也知來人是為了丟了錢包而來叫我找尋的,可是,人命重要呢?抑或是錢包重要?我完全不理會那來人,讓他怎麼捶門去,我只有更加用力集中精神在香港廣華醫院去盡力維護那九死一生邊緣的病人。門口的來人開了大約二十分鐘才悻然離去,他痛恨我搭臭架子,他可不知道我是最平易的人,他更不會知道我在做些什麼事。這些打擾,豈不也是魔障麼?凡是有法,軌必有魔障的。 幸而他只鬧了二十分鐘,不太長久,否則我在廣華醫院就不能安心持念下去了。

我來到廣華醫院之時,看見病人已經被注射全身麻醉,那也是很要緊的關頭,麻醉藥若多了一點,病人也可能會死亡的,這種危險,常有發生,因為病人各人體質不同,接納麻醉的能力也各別,當來人在打門之時,正是我在病人床邊護持之時,我被打門分了心,以致不能全力護持他,幸而他沒發生危險,也幸而已有觀音菩薩的金光照臨。

病人被推往手術室,我一直跟在他身邊,在開刀約五個多小時過程中,我一直為他持念觀音菩薩聖號。我看著開刀小組的四位名醫生的艱辛緊張手術,還有那兩位手術護士怎樣傳遞適用的手術儀器給醫生,醫生們怎樣用刀切開病人的腹部,又怎樣用儀器撐住被切開的腹肌,又怎樣吸去鮮血,怎樣紮住了血管……怎樣割除那巨大的肝癌,我用遙視看到是像我拳頭大小,近看才知是有我兩拳那麼大或更大,那肝癌的腐爛與奇臭,那硬化的一部份……真是可怖!我在手術大燈背後的空中俯視,不斷地為病人持念觀音菩薩聖號。

足足五個多小時的大手術,醫生們額頭上的冷汗,護士們的緊張,手術房內的可怕氣氛……真是難以形容!煙酒與肉食的百害帶來這些災難給人啊!怎麼世人還不醒悟?還不戒煙戒酒,還不戒葷肉?世人不信因果,嗤之為迷信,對於吃肉與煙酒所種下的今世惡因,所獲得的今世癌症惡果,這樣立竿見影的因果,也不見而心寒警懼麼?以事業交際所必需,c先生曾經迷失於煙酒肉食的享受,其實何嘗不是自己不明白因果和不知道煙酒肉食的毒害?他要經歷這一場痛楚無比的開刀,才開始醒悟,可也總算醒悟了,總比至死仍不悟的人們還是聰明得多。 佛陀教人戒殺生戒吃肉戒飲酒,是迷信麼?世人為什麼至死仍不覺悟?

C先生內心是已經明白覺悟過來了,我看見他在生死關頭掙扎之時,心念一直在悔恨自己以往的煙酒肉食習慣,他的心在持念觀世音菩薩不止,甚至於他在受麻醉昏迷之後,他的意識們在呼喚著觀音菩薩。他的太太姑娘在外面佇侯著,她在默念觀音菩薩聖號不停,也間接著呼喚我的名字。我看見觀音菩薩的聖光罩住手術台上的病人,我知道病人一定得救平安了。

我陪伴著C先生,他被推運到手術後復甦室去,他也在那邊為他持念觀音菩薩,直到我認為他已經情況穩定我才出定。而我的門口已經又有一些訪客在不耐煩地等候了。他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事,有人問我:「您在睡覺麼?」「差不多!」我微笑回答。

C先生經手術後,自動改為全部素食,而且每人都拜佛念經,變成一位很虔誠的佛教徒,他復原得快,快得使醫生們驚異不止。 他後來打越洋電話給我,問我他情況如何,我說:「我很滿意你的復原進步情況,你繼續持念觀音菩薩和吃素行善吧!觀音菩薩還將會有新的奇蹟給你!」

「是什麼奇蹟呢?」他問:「可以預先透露嗎?

「觀音菩薩會讓你的肝臟漸漸再生長回到原狀!」我說:「你善根很好,夙慧很好 ,肯信佛吃素行善,必會獲得善報如是!」

「可能嗎?」他懷疑的問:「我的肝臟,現在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啦!」

「你過半年到一年再去請醫生照X光看看!」我說: 「你多持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吧!」

半年多以後,C先生與太太打電話來,感激地嗚咽說:「觀音菩薩的靈異,真是人不可思議啊上」

「我知道,你的肝臟逐漸生長還原丁,現在已經長回了一半!」我微笑說:「X光照片顯示了,對不對?

「對!對!你都看見啦?

我微笑:「小意思!」

「奇蹟轟動了全廣華醫院啦!Y姑娘說:「真是前所未聞的奇蹟呀!真是感謝你!」

「錯了!你們應該說是感謝觀音菩薩才對!」

「是的!感謝觀音菩薩!」

C先生你應該移民到離島去,新鮮空氣與輕微的步行散步,加上素菜水果,會使你復原更快!」我這樣建議:「那島上清靜也適宜念經?

「我一定聽你的話,」他說:「我從今信佛吃素了!也一定盡力去行善修行!」

C先生後來住到長州島去,避開世俗的應酬,肝臟在漸漸重新長滿之中!至於他的太太,後來也聽從我的勸告,接受了開刀,割除了子宮及其纖維腫瘤,我也一樣出神去醫院幫助她,不過不是廣華醫院,而是跑馬地的養和醫院,她也平安了。現在夫妻兩人都成為虔誠的佛教徒素食者,健康是天天改善了,他倆與我也變成了好友,常有電話連絡,他倆也開始了幫助別的不幸的癌症病人。我請他們代表我去醫院慰問一些向我求助的癌症病人,Y姑娘都去的,並且講上述的親身經歷給病人聽,安慰病人,她變成一位素食推動者,使我很喜歡。

廣華醫院的一位女護士長,還有一位醫生,和一些病人,因為知道上述的事,他們先後都來信或電話與我連絡,請我診看疾病。至於我的名字在其他港九醫院傳開來,則是稍後的事,瑪麗醫院、威爾斯親王醫院、伊莉沙白醫院,先後都有醫護人員與病人找我。人們可能誤以為我真有什麼神通本事,其實,我哪有什麼神通?我只不過是為病人分析及祈求觀音菩薩而已,真正的奇蹟還是由於病人本身的虔誠祈禱觀音菩薩而獲得的,並非我的微勞有與焉。我接觸的肝癌病人很多,能像C先生這樣幸運的,則尚無第二個,業力及信心不同啊!

觀音菩薩的靈異救苦救難奇蹟,我目擊的就很多,寫也寫不完,這不過又是一件比較特殊的個案,可不是麼?誰聽過因肝癌割除了四分之三的肝還可以生存?肝臟還會重新生長復原?


 

網註:

文中提及R先生雖是一位世家子弟,卻毫無紈好紈綺氣習。他也是一位苦幹的人,自己修剪樹木與草地,凡事親躬.而爲上從打掃到洗碗雜務,都不假手於人。他和我也很談得來,他在十年前,是有眼疾的,視力模糊欠佳,醫生束手,在我的勸告之下,他改爲吃素食,數年下來,視力恢復,現在已可自己駕駛汽車來訪我;不過,我仍不許他在夜間天黑時駕車,只許他白天出來。」 

冥冥中有譎詭莫測的變數,這篇文章刊登沒多久,在當期月刊寄往馮馮家之際,R先生在風雨交加的晚上開車赴宴,返途中遇上醉貓駕駛而發生車禍,R太太不幸逝世,R先生幸而無恙。  

R太太是虔誠佛教徒,亦多行善舉,爲何仍有這般事故?

馮馮說:「R太太相貌福泰,是長壽之人,在事故前的日子處在逆境,心中苦楚,大歎不如死去,最好坐飛機坐車出禍,痛楚少少,很快的走法。」

馮馮告誡友人說:「不論何時何地,心情多差,都不能說不吉利的負氣話,免得不巧遇「魔」借此發揮。」  

 

 

原載《天華》第137期:1990101
原載《天華》第138期:1990111
原載《天華》第139期:1990121
原載《天華》第140期:1991011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