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諑止於智者

馮馮

 

 

慈忍  謄錄


好久未見到洗塵法師和金山法師,去年(一九八四)十一月初,紐約友人打電話來,說兩位法師已從香港抵達紐約弘法,洗塵法師順道到紐約醫院小住檢查健康,不久就會來溫哥華和我見面,這邊觀音寺的大護法王老太太也於較早時向我表示,希望恭請洗塵法師來此休養,問我有何意見,我喜歡極了,我就不時催請兩位法師快來,真的已有兩三年未見面,惦念得很,希望他們快來。

十一月底,我在紐約的表兄李勇打電話來,說曾拜望過洗塵法師一次,他說法師雖然精神欠佳,但能自己走動,倒也不像外傳病得那麼嚴重,不過也還是令他擔憂,他說他誠心祝禱法師早日康復。李勇是一位著名的記者,一項以翔實正確的報導爲讀者稱道。他也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的母親是虛雲老和尚的皈依弟子之一。他對洗塵法師和其他法師都是很尊敬的,他的關懷也是很誠懇的。聽他那麼說來,我對洗塵法師的情況也放下了不少心。

兩三年來,我雖未有機會親近洗塵法師,因他在香港,我在溫哥華,天各一方,但是,在精神上,感覺到彼此並不隔膜。我常常透過沈九成伯伯通信和他聯絡的,也多次會見他的弟子修智法師。所以對於洗塵法師,我感覺到是非常熟稔的,關於他的病況,我也略爲知到一點,兩三年來,也常常和沈伯伯在通訊上討論,我一向的觀察,認爲洗塵法師的病情,並不如外界傳說之嚴重,外界有些傳說,有些是頗爲失實的。

照我所知,洗塵法師是患了糖尿病和有些高血壓,這種病,一般人上了年紀,都很可能會得的。洗塵法師一向多年來都太忙,爲了弘法,東奔西走,在香港辦了好幾座學校,在臺灣買了山地籌備一座佛教大學,在加拿大籌建觀音寺,又是有求必應的,到處都應邀去說法講經,往往忙了一整天,過午不食,又得和信徒談話,廣結善緣,談到半夜還不就寢,他又健談,滔滔不絕,談笑風生的,有時候談到午夜後一點兩點鐘,食少事繁,又少休息,長年如此,焉能不病?他是出家人吃長素,要是一般吃葷的在家人,老早在十多年前就病倒了,我覺得他還真是很硬朗的,叫我那麼奔波繁忙,我也早就受不了。

糖尿病的成因,是由於身體的“新陳代謝”作用發生了不良或遲鈍,以從食物中的營養大部分不能吸收到血液內,把糖份都排出尿中。一般來說,中年以上的人,不少人會有這種新陳代謝衰退的病,有些人是因為飲食不對而形成,有些人是由於過份疲勞而引起。也有些人因體重過重,缺乏運動而患此症,並非只限於肉食者才有此病。據我所知,出家人之中,也有不少人患糖尿病的,可不能冤枉出家人吃葷什麼的,實際上,出家人的過午不食,往往造成營養不良,又加上弘法辛勞,毫無休息,這些都不是很符合保健的。我認爲,洗塵法師的病源,可能是這幾點,我收到很多法師來函,要求我爲之診看,其中有不少是有糖尿及高血壓的,可見是相當普遍的病症。世人其實用不著大驚小怪,因見到法師生病而失去對佛法的信心。

常有人問我:“法師們修得那麼好,怎麼也會生病呢?”我想上面這一段,可以答覆一部分吧?有些病,是由細菌引起的,空氣中,不知有多少細菌,我們光從呼吸也會吸入無數細菌,當我們健康正常,我們的血球會消滅外來侵入的細菌,但是,當我們體力太弱,又不夠營養,又不夠休息,又太疲勞,身體抵抗力就差了,就會染病了。或細胞的一切作用都衰退了,發生了機能障礙的病,例如新陳代謝失效而導致糖尿病,精神太緊張,也會形成高血壓心臟病,我們不能說凡是有這些病的人一概都是吃的太好,吃得肉葷太多才會有,就是吃素的人也會生這些病的,只不過是比例較低。

說到“法師怎會生病?”我覺得問的人,把法師看成都是成了大道的佛菩薩了。其實,法師的父母身也終歸是與任何俗人無異的肉身呀!甚至於佛陀那麼崇高偉大,衪的父母身,不也還是免不了患病嗎?他不是在雙樹林病重入滅嗎?我們講修行,修的是法性,將來成道的是法身,這一點要分清楚。肉身有病,並不等於法身也有病。

美國一位老人,常跟我抬杠,他老人家總是說:“病都是惡業的因果!不可以治!”我也總是反駁他老:“ 那麼說,世界上每年流行感冒,也全是惡業的報應啦?也都不該吃藥看醫生啦!”

他老自然不會亂說,也必言出有據,我卻是很有反叛性的,我信佛,我學佛,我也深信凡事均有因有果,但是,我不能接受連打個噴嚏也是自己的前生惡業造成的,我認爲,有些病,是惡業之報,有另一些病,卻未必是,別忘了空氣中有無數的細菌,佛陀那麼善心慈悲,衪會做過什麼惡業呢?他只不過是吃了人家供養的不新鮮食物;因而得食物中毒或是霍亂罷了,印度天氣炎熱,食物很容易腐敗的。至今仍每年都有成千成萬印度人患虎列拉,何況是古代衛生不發達呢?又比方說,小孩子貪嘴,在外面買零食吃,吃下被蒼蠅摸吮過的西瓜糕餅,蒼蠅腳上帶有無數的病菌,孩子就患了霍亂,上吐下瀉,甚至有生命危險,這種病從口入的情形很多,因就是吃了有病原菌的食物,果就是病,但是這又跟前生惡業有什麼關係呢?所以不能一概而論的,又例如,旅客有人已患了流行性感冒,他從香港乘飛機飛到美國洛杉機,他身上的病菌,被他呼吸呼出,散播在機艙內,全機旅客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全都感冒,下了機,把病菌又傳染給洛杉機的人,這種事,年年有,如果有法師也在機艙內,他也一樣會感冒。我們怎可說這些人全都是因爲有惡業而得惡報?

有些病,是惡業報應,例如,愛尋花問柳的人,會得到花柳梅毒病,貽害子孫。有些人嗜食肉類,容易得高血壓心臟病,這也是現世的因果之報,更有些人,今生作了惡業,今生就患什麼惡疾。比如說,我接見的一個人,從所持照片就看出其父親的心肝內臟每天都有刀割凌遲之痛,我看見他周圍有成千成萬的豬雞牛羊鴨鵝向他討命,當時我就對那位陌生訪客說:“令尊大概是個屠戶,他千刀萬刀殺剮畜牲,如今他身受其苦。雖說是他也是應運而生而爲,未免也太過屠戮太多,這病是很難救了,你另請高明罷!”。來客當時與我未認識,從未講過家事,我又怎會知道其父是屠戶呢?但是後來,不到十個月,那位屠戶不治去世了,別人告訴我,果然是個屠戶,而且至死也不悟殺生是惡業,也不肯信佛,其後人則很孝道,爲之念經超度。

前生作業,今生生病,這種情形也很多,不過,前生事,我在此講出來,你一定要問,有何證據?所以我不說了。

總之,作惡業可以致惡報,這是不錯的,有時是病報,這也不錯的,因果絲毫不爽,不錯的,但是,病有很多種情況,不能說凡是有病,就一律是前生作了惡業之報。比如說,傳染病與機障病,就不是!佛陀患了可能是食物中毒或虎列拉而入滅,小孩吃了不潔西瓜而霍亂,流行性感冒,這些都不是因惡業而得的病,營養不良,缺乏運動,缺乏休息,所引起的新陳代謝機能障礙病症,是一般出家人中之常見的通病,我們不能妄指出家修行人都是因惡業才得病。少林寺的和尚爲什麼較少生病?因爲他們習武,每晨都有早操,打少林拳,不幸一般寺院都不提倡習武,只拼命提倡打坐,你說你可一坐十小時,他說他可一坐三天,崇尚久坐的風氣,形成血液循環機障,百病叢生!虛雲老和尚,在曼谷一坐入定九天,轟動泰皇也來拜,可是老和尚醒來以後,患了半身麻痹,好久才醫好,這不是應引以爲戒的榜樣嗎?久坐若無運動作爲支持,一定會病倒的。

洗塵法師的病,依我淺見來看,是由太缺少休息,完全沒有運動,便秘,平時睡眠太少,講經說法唱唸又太忙太多,應酬太多,又不知道注意日常營養,是這樣形成的。有一位老人硬指洗塵法師是“業報”,我覺得未免太過武斷,那麼他自己也患相似的病,又如何解釋?出家人戒行高潔,又不吃葷,怎麼也會有糖尿病等等呢?我觀察,原因不離上述幾種罷了。

十二月二日,羅午堂伯伯打電話來說,洗塵法師與金山法師已到觀音寺,約我前往會晤,那天下著冷雨,羅伯伯請張太太駕車來接我,大家一同去列治文市觀音寺,我們到寺,有觀音寺大護法王老太太及誠明法師等出迎,領到寺後僧寮。金山法師與洗塵法師早已在客廳等候。我見到洗塵法師是撐著一根手杖走出來的,行動不靈便,可是精神還好。臉色發青而蒼白,瘦了許多。老實說,我樂於見到他清瘦一點,以往他是太胖了一點。

因爲外傳塵公已無法認得人,因此我試問他認得我不?他微笑點頭說:“怎不認得你,你是馮馮!替內明寫文章的。”他又說:“我三年前到過你家吃過飯,你不大會做菜,都是清水煮菜!”他的嗓音沙啞,沒有什麼氣力,不像以往的高聲大笑雄談闊論的氣魄了。但他依然是那麼幽默!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

然後他就談及我的文章,又問我母親安好,話題轉入他的健康,金山法師就問我看洗公的病況,我說照我看來並不很嚴重,不過,我提議洗公在此多住些時,聘請西醫爲他注射胰島素與維他命,並且也必須注意食療方法,及多做散步運動,不可再久坐,我也建議他應閉關謝客,勿再應酬。勿再隨便接受外界供養的食物。我說,一般人不知道糖尿病人必須戒口,其實,早在兩年多前,洗公還在香港妙法寺之時,我已連續飛函多次,提供食療及應注意事項,我寫了很多頁紙,都是根據美加的西醫醫療方法提供的,在此地醫院內亦不過是用此等食療方法,沈九成伯伯亦來函說採用後頗見成効。但後來不知怎樣一來,妙法寺又未實行,可能有些護法對我的方法起了懷疑,大家太關懷洗公,紛紛推薦名醫,推薦名中醫,針炙,氣功,按摩……什麼都上了,又有人認爲我的方法太“刻薄”了法師,叫洗公常常肚饑(這是另外有人從香港來此告訴我的),又有些弟子天天送人參,燕窩還有什麼補品,蓮子冰糖,什麼的,非叫洗公當面吃一點才安心,殊不知,糖尿病是不能進補的呀!也不能吃難消化的什麼冬菇燕窩之類呀!人多意見也多,人人都是真正關懷,誠懇供養洗公,可是,在我看來,這些善意,反而促成病人的不便了。

因此,我提議洗公在此閉關靜養,暫不見客,不吃外面供養,一切膳食,全由王老太太親自下廚,按著西醫食療方法,每天特別安排。我們正說著話,就有人送了一窩“糖水蓮子”來給洗公吃,我嚇了一跳,慌忙把它送走。

修智法師在座,把我的意見都寫下,立刻就出去採購食療的食物,我們談了三小時才告辭,洗公客氣,非送到門口不可,我墾謝再三,請他留步,金公及誠明法師等送我們到外面上車。那時下著大雨。

十二月底,洗公已能步行登殿領壇拜千佛懺,到的人很多,大家都很歡喜,不過爲恐他太累,就不讓他拜到底。

八五年一月七日,洗公請其弟子蘇太太駕車,與金山法師同蒞舍下,接受我供養,席間作陪者,有王老太太,羅午堂老伯,馮公夏老伯,與蘇太太及家母,我依然是以清水煮青菜供養,全不放鹽,可是洗公吃得很香,金公也很喜歡吃,大家都沒用鹽,也沒用醬油,大家又再談及食療,洗公自己認爲的確感覺好了許多。我看他的病情,現在已好了七分,我就說:

“只要仍然請西醫生打胰島素及各種維他命,又實行這種醫院式食療法及絕對戒口,多散步、運動,我相信在半年以後,極可能好到八分,最要緊的就是大家別再來藥石亂投,也別拼命供養什麼人參燕窩冬菇之類的補品,這些補品雖好,卻不是糖尿病所宜服用。胰島素治療,仍是當前西醫最有效的糖尿病特效治療法,這是加拿大醫生在四五十年前發明的,至今仍是全世界公認最好的維持新陳代謝的藥物。當然,中藥之中,石斛是最好的治療糖尿病(消渴病)的名貴藥品,但是,我不知道用多少份量才對?而且,石斛比人參更貴,聽說是一萬港幣一兩,還未必買到上等真貨。”

洗公在午飯後與我談了很多話,包括他對佛教文化事業的計劃等等,他氣色比去年好多了,行動也自然靈便多了。在舍下佛堂三拜下去,頂禮佛像,自己站起,已無困難,不須我扶,走路也不用手杖了。他談話有條有理,多少年前的事都記得,還開我的玩笑:

“等明年一九八六年,觀音寺開光,我要你第一個受戒出家!做我徒弟!”他的嗓音比去年好多了,不過仍然沙啞很弱。

“哎喲,”我叫屈起來,“那怎麼好? 我今年打算娶老婆哪!我是出名的淘氣猴子精,到了觀音寺,還不大鬧天宮一番麼?”

大家都大笑,洗公又說:“我跟你商量,開光該請那些客?哪些法師?”

“這我可不敢亂說了,”我回答:“您老和觀音寺瞧著辦吧!我懂什麼?”

我又介紹洗公試服一種促進新陳代謝機能的營養品,我也請他最好先去問問他的醫生可不可吃。

洗塵法師逐漸在康復之中,是此地各人有目共睹之事。自然是他自己接受醫生醫療及靜養的結果,我就是提供過一些愚見,未必有任何幫助,豈敢妄言邀功?上面說的都是事實,很多人都向他提供過意見怎樣療養,我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適逢來加的度輪法師,在我通知及敦勸之下,其弟子駕車往探洗塵法師,相談甚歡,洗公後來也與金公回拜,我看到佛教各領導法師的融洽,心中很喜歡,這是佛教漸趨團結合作的吉兆。

外界的謠諑,對於養病中的洗塵法師,有些是惡意中傷,有些是無知,有些是無中生有,製造刺激新聞,有些是過分渲染,甚至有些報章也未查清真相就刊登不確的傳聞。其實,謠諑止於智者,佛教朋友們是不必輕於聽信的,也不必管謠諑傳播,大家都修修口德,謠言自然就寢息會了。

看到洗塵法師日漸走向健康,我心中的喜歡是說不出來的,我和所有認識他的人一樣,同樣衷心祝禱他早日全部痊愈,俾可恢復視事,繼續他的弘法工作和發展他的佛教教育文化事業。佛教是太需要像洗塵法師這樣的一位法師。

 

 

 

 

原載香港《內明》第157期:1985年4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