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尖端科學家

對於遙控心力與靈識的追尋

             ──諾貝爾獎物理學家與醫學家的觀點彙述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人到底有沒有靈魂?(實在該稱靈識──佛經不稱為靈魂,只稱為靈識)?有沒有可以移物或遙控的心力?

我確信那是有的,我自己有過不少無法解釋的遙控心力實驗,及「離體」經驗,世上上很多人都有過此類經驗,雖則程度因人而殊。

有些「超常心理學家」稱此類經驗僅為「超常心理狀態」,又有些心理學家視之為「太豐富的想象」,一般人嗤之以鼻,認為那些心靈經驗都是「幻想」、「活見鬼」。可是,在我個人的經歷來說,我知道都是真實的,既非幻想,亦非幻象,亦非想象,更不是活見鬼。我的精神狀況完全正常,心理健全,我的新科學知識水平不低於一般人,我的醫學知識也過得去,我知道我的精神狀況和健康狀況無可能產生幻想。

我不時在修行佛家禪定時離開自己的軀體,看見軀體仍在打坐,而真我已經飛翔進入太空深處,從彼處可以看見娑婆世界的過去與未來,自然更可看見這個五濁世界的過去和未來,因為在宇宙深處,時間是零,空間多度綜合交錯,以無限觀察有限,以靜觀動,一切因果、動向有一定的運動往復方向和軌道,都歷歷在目。

所謂過去,所謂現在,所謂未來,在多度空間的宇宙之中,根本都是虛妄而不存在的,也可說是同時並存的幻想。「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這《金剛經》的名句,當進入宇宙太空深處,我們就可體會得到其深奧的意義的一斑。

很多人修禪定也有類似這樣的經驗,所謂禪定境界的四級,其實只是大概的劃分,並無確定的界限。上面說我的低淺的禪定境界,大概也只能列入二禪階段罷?距離四禪境界的進入非想非非想空間還遠得很,實在不值得竊喜,亦更不值得以之告人。在這裡,只不過是拿我這種幼稚的初境來作為研究實驗話題而已。

如果這種「離體」的經驗,可以認為是「心識」的自由活動,那麼,識就是靈魂(佛經不講靈魂,只講識)。佛經教人學佛找尋真如自性親證,轉識成智,因智發慧,在我個人感受來說,這正是佛教我們達到「如來」的方法,也是唯一進入永恆不生不滅之路。

一九六三年榮獲諾貝爾醫學獎的英國科學家約翰•艾克理爵士(Sir John Eccles)在他的得獎論文中說過,神經細胞彼此之間有無形的溝通物質,這就是靈識的構成。

艾克理爵士說,人體內蘊藏著一個「非物質」的思想與識力的「我」,「我」是在胚胎時期或極年幼時進入肉體在大腦,它控制著大腦,就好比人腦指揮電腦。人的無形的非物質識力智慧「靈識」對其物質構成的肉體大腦,施予實質的推動;使大腦內的腦神經細胞發動工作,這種非物質的「識我」,在肉體大腦死亡之後,仍然存在並仍能有生命活動形態,可以永生不滅。

牛津大學的著名生理學家查理士•謝靈頓爵士(Sir Charles Sherrington)也認為:在人體的肉體內,有一個非物質的「自我」在操縱著大腦小腦。

艾克理爵士關於靈識存在的重要學說,結論得自他從事的科學實驗及統計。他估計每人平均大約有三萬個遺傳基因具有潛在能力,可以產生「十」的一萬次平方個「自我」的排列方式,各人的獨特個性,就是由這些遺傳基因(DNA)的組合所形成。每一個人的獨特的「自我」,進入了世界上無數不相同的遺傳型式的肉體。

艾式的理論,顯然已經發現了細胞的每一個遺傳基因(DNA)的特性,是由一種無形的力量予以連接和控制,這些無形的力量的組合,就是一個整體的識力或靈識。如果我對艾氏的理論的了解沒有錯誤,我想我可以作這一段的闡釋。

英國的另一位著名科學家柏頗爵士(Sir Karl Popper)完全同意艾克理爵士的理論,唯一不同的是「靈識可以永生不滅」這一點。柏爵士是二十世紀最傑出的科學家之一,他獨創了「科學正統的辯證系統」理論,至今仍為全世界科學家所採用。他因特殊成就而被英國女皇冊封爵位。上面所提的兩位科學家亦然。

加拿大的著名神經生理學家潘菲特博士(Dr.Wilder Graves Pemfield)也認為:人類並不僅是只有物質的軀體,必然兼有無形的非物質靈識。

英國基勒學院的麥楷博士(Dr.Donald Mackay)說:「至今仍無一種已知的學說足以推翻艾氏與柏氏兩人的『生物有靈識』理論。」

美國加州工學院著名神經生物學家史柏理博士(Dr. Roger Sperry),曾經以其分解人類大腦兩半球的功能詳細學說而榮獲一九八一年諾貝爾醫學發明獎金。他說:人的「自我」,是一種嶄新的或急要的非物質,只出現於複雜分層結構組織的肉體大腦,控制著大腦的每一部分——合計一百億個腦神經細胞——的機械功能本能。

麥楷博士認為:「意識自我」與肉體的關係,類似數學方式與電腦行為功能的關系。「意識自我」決定和操縱肉體大腦的行為,「識我」掌握有自由的意志力,在其寄居的主體肉體及大腦死亡之後,「識我」仍然可以生存不滅。

加拿大科學教育電視台在一九八二年六月七日星期二之夜,放映的一部科舉紀錄片,有一段值得研究深思的實況。片子紀錄的情形如下:

在電子顯微鏡之下,一個人類的大腦神經細胞,在缺乏氧氣兩秒鍾期間,它放出幾粒狀如氣泡的非物質,很快就消逝無蹤。講解的科學家說:「這種神秘的非物質氣泡,非常神秘!任何科學精微儀器都顯示它並非物質的氣體,而是非物質的氣體狀態。任何儀器均無法予以截取捕捉。光譜分析顯示它並不屬於物質世界的任何一種分子的氣體,它根本不是一種元素!世界各國科學家至今仍無法分析解釋這一個神秘的奇異現象。」

在影片上,這一縷細微的,若有若無的氣體狀奇象,看得很清楚,它是無色的、透明的、無體的,我可以看得很清楚。我認識這就是人腦內寄住的「識我」(靈識)。

全世界最有名的數學家約翰•馮•紐曼博士(Dr.John Von Neumann),曾經發明精密的數學定理,為新興的「量子學」奠下基礎。他也提出了驚人的新理論:「人體有可能具有一種非物質的「識我」控制肉體的大腦和遙控物質」。

馮•紐曼博士曾被很多科學家譽之為「世上最聰明的人」。諾貝爾物理獎桂冠得主漢斯•貝德(Hans Bethe)說過:「我有時不禁這樣想:像約翰•馮•紐曼那樣聰明的腦子,是不是顯示著世界上還有一種比我們人類更超越的種族?」

著名物理學家菲列茲•倫敦(Dr.Fritz London)說:「馮•紐曼的精微量子學說顯示出物質上的實物只不過是人類意念所造成的而已,真正的實體是思想意念。」

倫敦博士此語,反映出佛經所說:「諸法由心造」、「相由心生」。

他在一九三九年曾這樣寫道:「科學家可能都是一群靈識學者吧!他們都如此熱衷於研究想象的奇象!而物理學的物體,只不過是觀察者自己制造出來的鬼靈罷了」!

有些科學家同意偉大的愛因斯坦的看法:「量子學的內部是有瑕疵的,因為它把人類引領到對於現實產生離奇的虛妄性結論!」

這不正接近了心經講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及「有相皆妄」嗎?也正證明佛經內對於宇宙奧秘早有精微細入的認識了!多看這些大科學家的論著,我越來越感覺到佛經是超越太空時代的科學文獻!

在一九六三年諾貝爾物理發明獎金得主尤金•威格納博士(Dr.Eugeme Wignor),這位本世紀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大力支持馮•紐曼博士的量子學說內涵的哲學部分:「人類具有一個非物質的意識力能夠影響物質的變化!」

威格納博士說:量子學對於物質實質有驚人的聲明!例如:假如沒有人見過僻地森林的一棵大樹倒下,那棵樹就是同時存在矗立與被人砍倒的兩種可能狀況的——量子學說中的一項「叔丁格波狀功能」(Schrodinger Function),精確地描述出這棵大樹精神分裂般的存在形態。可是,一旦有人要砍這棵大樹,人的「觀察」就已經立刻砍倒了「叔丁格波狀功能」,使之成為簡單的可見的一項現實:那就是大樹本身的原子面臨選擇了——這些原子他們自己到底是要做一棵活樹的原子呢,抑或一塊「木材」的原子?

馮•紐曼博士的量子論斷不能肯定人類大腦,或其它單純的物質物體是一種不受到觀察或意念的狀況(因此就是分裂狀況下),來砍倒其他物體的「叔丁格功能」,更別說他自己的了!

實質狀況是好像一列天九牌一般,等待外力來推倒,引起連鎖的波狀倒下,既然人類經常推倒叔丁格波狀功能,所以威格納博士結論:「我們人類必然具有一種非物質的意識能力能夠影響物質變化!」

一些頂尖物理學家,把馮•紐曼的邏輯更向前推進一步,說:「量子學可作為超感能力(心力)的理論基礎。」

最敢言的一群科學家中,著名的法國物理學家奧立佛•柯斯達•狄•布赫格(Dr.Oliver Costa de Beauregard ),非常響往於愛因斯坦與樸多斯基(podolsky)與魯珊(Rosen)等三人合創的「宇宙中光速最快」學說(Einstein-podolsky-Rosen Theroy),但是他亦傾倒於量子物理學說。

愛因斯坦也其合創學說者所注意到的量子物理學預言這樣說:「當兩個雙生般完全相同人分子被創造成完全相同物質的特性時「科學家若對它們兩個分子之任何一個的觀察」就會推動兩個分子的另一個「立即」反應,縱然那另一個分子可能是在宇宙的另一端!」

狄•布赫格強調稱:「愛因斯坦的三氏學說「光速最速說」沒有任何其它速度比光速更快。但這是不完全正確的,這學說無法解釋上述的立即反應。」

狄•布赫格在一九八四年內將從事一項新的實驗,企圖擊破及推翻愛因斯坦等三氏的EPR學說。他認為「宇宙中光速最快」是似是而非的真理。他要用反傳統的實驗來證明:「心力比光速更快!」

狄•布赫格認為:兩個相同而又分隔於宇宙兩端的分子,只有在直接物體接觸之時才可適用愛因斯坦三氏的「光速最快」理論,否則,EPR學說是不能解釋兩分子的遙遠無限空間的立即反應的。

上面我所引述各段,從「觀察大樹」那一段開始,一直都是在說明「心力」「識力」速度是立即的,而且是最迅速的,比光速更快的,而心力顯然是由大腦內的非物質幅射超微波所發出來自「識」「慧」。不過這幾段文字,即使在英文原文亦相當晦澀不明,我已竭盡所能將文簡化,以求深入淺出。否則,較少接觸太空物理學知識的讀者,可能無法明了其真義!當然,原本的各學說更絕非毫無科學頂尖新知的人所能消化,那些只知皮毛理化落伍常識的人,更加無法領會了。

遠在五六年以前,我尚未有機會研究上述的頂尖科學家的理論,彼時,我已經用中文在《內明雜誌》上多次發表愚見:「心力速度超過光速」,讀者們也許仍記得我這些拙文吧!我又多次發表於《內明》說「從念佛修禪中獲得佛力引導心力立即穿越宇宙時空」。我不止一次地說過,佛力比心力更快,更強有力不知多少億萬倍!我很歡喜,如今看到這世界上頂尖科學家已經開始求證心力比光速更快,我更歡喜看到,他們已經逐漸步趨佛經的先知真理。

很多世界聞名的物理學家,被佛教的真理及禪定所解放的潛能所折服。舉例說:一九七二年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金的白賴恩•約琴汾遜博士(Dr.Brian Josephenson)——因他在「超級導性」上的先進發現而得諾貝爾獎金——就是一位認真研習佛教經論和坐禪的科學家,他每天都坐禪以求進一步進入客觀的真正內明狀況。這位劍橋大學的名教授,得過很多著名的科學獎,包括著名的「菲列茲倫敦科學發明獎」,那是獎賀他的初次引起科學界注意的量子物理學的內涵精神(「心力」與識我靈魂)。

英國倫敦的北貝克學院(Birbeek College )物理學教授大衛•波恩博士(Dr.David Bohn),也深信人類心力能夠掌握的控制更高形態的「真實」形態。(這是一般傳統科學所否定的,是保守或落後的科學家所不願接觸理會的,也是俗人低智者一知半解者武斷否定的)。

波恩博士說:「典型模式的科學已經走進了危險的「死巷」,因為它把經驗分析成為分裂的碎片!人類不斷在強予分類一切經驗,已把本來並無裂縫的物質實體,分解成為零碎的個別事件,只能在不同時空才可發生了!只有在超時代的新科舉創造之中,心才可逃出其自錮的牢獄。」

六祖惠能不是早說過「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嗎?

直到今天,世人仍大多數不了解此語的真義,尤其是被神權思想統治愚化了兩千年的西方人,更茫然於早被佛教揭示的真理。波恩博士可真算得是西方頂尖科學家之中的一位先進先知先覺者。

我多次在拙作各文中講過,人人都有潛在的「心力」,只有被自已的物慾六魔五蘊所封閉!被七情六慾所禁錮。唯有從修學佛經修習禪定和念佛,理入行入,才可獲得佛力接引自力而釋放自己的心力與識力(靈識)。

上面我們提及的世界領導地位的頂尖科學家們,已經進一步趨近於佛經的深奧真理。我深信,新一代的前衛太空科學家會更進一步踏入佛理之中,更能以太空時代的新物理學來解釋佛經佛理!

佛經基本觀念之一,因果與輪迴,至少我們又可以從上面引述的頂尖科學前衛學理來予以作另一角度的證明,也更可見是受到了進步科學界的承認。將來,更多的前衛科學家會更多的發現,可供證明佛學是超時代的真智慧!

 

 

 

 
原載香港內明第145期:1984年04月1

 


 

書名: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