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物理學最新發現
證實佛說「先成虛空」與「天網」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在這無邊無數的許多宇宙及超級宇宙系統之間,距離都是無限大的。動輒以億億兆兆光年計算。一光年就是光速行走一「地球年」的距離;光速是我們這一代科學家公認宇宙中最快的速度,每秒鐘走十八萬六千二百七十二英里,其實光速並非最快,宇宙中還有很多比光更快的「能」,另文再論。在本文內,姑且接受光速為已知的最快速度,作為太空宇宙的測距單位。

 

 

安祖美達王星雲光漩

 

先別說無邊諸宇宙間的無限大距離,就拿我們銀河系與鄰近星雲光漩來說吧!在我們銀河系周圍,就已經有大約二十個星雲光漩系統,有些比我們的銀河系大,有些比我們小。其中最巨大的一座,直徑大約為十萬光年,天文學家定名為安祖美達王星雲光漩(Andromeda Galaxy)。在天文學目錄專冊上,列為M-33號,它距離我們的銀河系,約有兩百萬光年。 有兩座較小的星雲光漩系統,距我們較近,它們分別命名為大麥哲倫星雲 (Great Magellan Galaxy)與小麥哲倫星雲(Small Magellan Galaxy),距離我們也有十五萬光年;大麥哲倫星雲的直徑大約是七萬光年,小麥哲倫是三萬光年。

.... 

 

巨蟹座星雲
   

 

中國天文學家在公元一零五四年七月四日(宋仁宗時代)到七月廿七日,發現巨大「客星」犯金星,白日可見:直到公元一零五六年四月十七日,才肉眼不能見。這個光芒閃亮的客星,就是現今天文科學家命名為巨蟹座的星雲(Nebula),它的直徑很小,但也有五光年。它的中心輻射著極高速的電子,形成美麗無比的蟹黃般的光芒之團,在地球上便能觀察得到;它的一些閃光星(Pulsars)像燈塔的迴旋燈一般,有規律地迴旋著,射出閃光,明滅交替。閃光星是正在毀滅中的星體,它無力的規律迴旋,只是垂危的迴光,可是這像勢盡的陀螺一般地搖擺迴旋越來越慢的星體,它的死亡時間,也斷非我們人類的短促生命期間所可見得到的。

 

.......           奧利安獵人星座

距離我們僅一千五百光年之處,有一團散亂而很小的星雲系統,直徑只有十五光年。天文學家命名為奧利安獵人星座(Orion Constellation)這是肉眼可見到的一團光芒輝映的星群,它瀰慢著煙霧似的光芒。旋轉不已的光霧,正在醞釀著迴旋成為一個強力的中心,它已經從「空」的階段進入了「成」的初步,將來會「成」為一個新的具體的星雲系統。它就是佛家所講從「成住壞空」到「空成住壞」的一個最佳的證明與證據!而且,它距我們只有十五光年(光每秒走三十萬公里,獵人座星雲距我們大約是一千五百億個百萬公里,我們的肉眼可以看得見它。在晴朗的夏秋之間的夜晚,你可以用肉眼看見它的光霧,獵人座正在形成新的星雲光漩系統,這也證明了上文所引述華嚴經所說的:「世界之成,先成虛空。」
  
像獵人座這樣正在形成之中的星雲光漩,多得「不可說不可說」,可惜都太遠了,動輒以億兆光年計算,我們肉眼看不見。眼不見,心不信;但是,現代最新式的無線電電子天文望眼鏡是看得見它們的;那種看,不是去用眼睛望,而是搜集太空射來的各種輻射波,由電腦分析歸納,繪出星雲系統的形狀,判斷它的距離、體積和密度,處理成可快肉眼看見的逼真照片。這些無線電天文望遠鏡,讓我們知道,在我們這個宇宙之內,已經有許多星雲系統,從「虛空」無一物之中逐漸形成,進度不一。獵人座是已經從空進入了「色」的階段,但是其它還有很多仍在空的「無色」階段形成之中。那些肉眼所不能見的,只有從它們放射出來的紅內線(無色無形)的能,才可以觀察出來。天文台收到紅內線照片之後,經過特殊處理,才顯現出肉眼視之為虛空無一物的天空深處,原來是有「無色界」存在的。「無色」的虛空,正在形成為有色的星雲系統!這種紅內線天文照片,是可以向天文館請求借閱的。

說起紅內線照片,順便要提一件事:我們的地球,用平常的照相機是拍不出甚麼稀奇視象來的。從宇宙飛船或太空站上向地球拍照,也只不過見到旋轉的雲氣與山川海洋而已;但是,若用紅內線照相機拍攝,就會拍得美麗無比的玫瑰色光罩。巨大的光罩罩住南北兩極,還有更大的橢圓玫瑰色光罩,籠罩著地球的東西兩邊。這些光罩比地球大了很多倍,使地球看來像一個核心圓球,周圍的光罩像巨大的肥皂泡。這些奇觀,是肉限所不能見到的。那些玫瑰色光罩,就是地球的磁場!磁力是介于物質與非物質之間的一種「存在」,也就是佛經所說的「色」與「無色」兩界之間的東西,它是存在的,但是它的存在並非欲界的肉眼所能見,我們不能以看不見就去否定它的存在。

色界與無色界,都是經科學證實的確存在的「界」(Dimension)。在我們的欲界之中,在我們的器世界裡,都存在著色界與無色界。科學稱之為物質世界與非物質世界,都是互相交錯存在的。物質世界之中,有非物質世界;非物質世界之內,也有物質世界,就是佛經所云「相依而成」。物質宇宙與非物質宇宙,並非是兩個分置於不同地點的雞蛋,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結構。
  
其實,我們的這一重宇宙,就已經有很多很多不同的「界」,互相結合溝通在一起。我們是欲界的生物之一,我們的感覺與思想,都首先以欲界的滿足為基礎。我們縱然偶而一瞥色界的存在事物,卻不能了解它的意義,更別說對於無色界及更高的「界」有何認識。我們的生命如此短促,我們在宇宙之中如此渺小,好比細菌。可憐渺小的微生物怎會知道,在它的小小生存空間之外還會有甚麼地球?太陽?太空?紅內線?紫外線?宇宙線?甘瑪線?

 

 

玫瑰星雲


  
上述的獵人座,只不過是「器世間」物質宇宙之中,小小銀河系內,四萬億座星雲光漩系統之一。因為它距我們較近,容易觀察,所以提它作為證據。它已從無色界轉變為色界,從非物質轉為物質。另外,距我們大約五千光年之處,有一座玫瑰星雲系統(Rosette Nebula),它是一團光霧,形狀如盛開將謝的玫瑰花,顏色是鮮豔美麗的金魚黃。它只有七十五光年的直徑,是一團經過巨爆毀壞了的星雲光漩系統,化為盛開般的玫瑰光霧,不停地迴旋,它正從空的階段再新生為新的星雲光漩系統。現在從「空」到「成」,將來會從「成」到「住」,再到「壞」「空」,循環不已。它也是佛經所說「成住壞空」循環不已的有力物證之一。

太空中充滿了無數不可說不可量極微小的微微子,比星塵還小,匯成了迷霧。這些迷霧永遠在活動,永遠在迴旋,有些迴旋成為系統速度與熱能增加,光度增加,成為漩渦,或為光漩系統;或為星雲系統;有些則未成系統,瀰漫於太空,吸收了不少光線,以致我們看不見很多的繁星。我們肉眼所能見的,恐怕還不到千分之一吧!我們的銀河系,直徑大約是十萬光年,系內的每一條光臂,都挾著數以億萬計的太陽系在旋轉運行不休,此生彼滅,此滅彼生。我們哪能都用肉眼看得見?除了銀河系以外,我們的物質宇宙,及其它的色界宇宙,都在不停地運行,不停地紛紛形成,紛紛毀滅,重歸於「空」。「空」又再生「有」,從「空」到「色」,從「色」到「空」,永遠循環不停。故此華嚴經說: 「世界此生彼滅,此滅彼生,永無休止」,這是佛經對宇宙的真知灼見之一。早在多少千年前,佛教已經講出了太空宇宙的生滅原理,人類卻要到今日將近二十一世紀的西方尖端太空科學才發現!古代的佛教,如不是真正了解宇宙,怎會在各佛經之中都講得出宇宙的奧秘?難道光憑豐富的想象力嗎?對宇宙太空科學智識不夠充分,妄指佛經講的超自然時空是「神話」的人,最好請先略為學習現代的宇宙太空天文學才說罷!

馬頭星雲

在太空的另一個方向,我們可以看見一座形如巨大健馬抬頭的黑色星雲團,天文科學家命名之為「馬頭星雲」( Nebula M-83 Horse-head Galaxy) ,它的直徑大約只有五光年,這是一座特別有趣的星雲系統,它完全沒有光芒,只是濃密的一團黑煙,黑沈沈的,與獵人座星雲的光芒四射恰成強烈對照。上面說過,獵人座星雲的強光是由於它正在形成新的星雲系統所致。它放射出的光芒,先被微微子吸收後再予以輻射,所以光芒分外輝耀。它的雲氣中估計每一立方英寸的氣體內含有大約一萬粒原子,多半是氫原子。這些密度甚高甚濃的旋轉氣體,就是形成星雲光漩系統的。獵人座星雲高熱高密度的氣體,或許可以形成最少十萬個「太陽系」型的小星系,而匯成巨流,環繞共同的極高能中心運行。當初我們銀河系的形成,大概也不外是這種情形:不過,銀河系較大,濃縮的氫氣及氦氣較多,形成了超過一千億個「太陽系」。光是銀河系就有這麼多太陽了,中國古語說「天無二日」,這句話是不能應用於天文學上的。
   
馬頭星雲系統是一團剛剛毀滅未久的星雲,它經過成住壞空階段,漸漸進入「成」;它正在過渡時期,它的大氣密度太濃縮了,以致顯得黑沈沈的一片混沌。宇宙中像這樣的「黑暗星雲」(Dark Galaxy)為數不少,馬頭星雲是最接近我們的一座,讓我們可以看到宇宙從「壞」到空,又漸漸走上「成」的循環的一幕。它的階段是有別於獵人座星雲的。

....

通常,空無一物的太空,會漸漸形成微微子,逐漸組成氫原子。這些氫原子是十分活躍的,它們旋轉著,越旋越多越濃縮,密度越大(由虛空形成物質,由空成色,請參閱拙文「西方尖端科學走向佛學空觀」內的色與空互通轉變)。氣體密度越大,溫度也隨之越高升。而且,氣團的中心溫度高於外圍(中心的密度高於外圍),溫度內外的差異,形成氣流旋轉,造成反時針方向或順時針方向的旋轉流動;氣體的中心漸漸形成一個極高能的核子反應爐。這不斷旋轉的一團氫氣星雲,逐漸成為星雲系統。它的每一條「旋臂」(從中心旋轉而出的星雲氣流)之內,各有無數小團小小中心,在大旋轉之方向運轉之下,又各自自轉,各成小小系統:各小小系統中,又形成許多星體星球。我們銀河系中的千億「太陽系」與萬億星球,隨著群體繞著銀河中心而飛奔的情形,正是如此。
  
剛形成未久的星雲光漩系統是發出橙黃或金魚黃的光芒,玫瑰星雲是一例。不過,較巨大的、正在形成中的星雲系統是紫色的,或者紫色中帶些淺藍色;較小的星雲系統則是暗紅的,這與光的強度和波長有關系。較遙遠的星雲射來的也多是藍光。垂死的是紅色,這需要另行詳論。

氫原子的核子連鎖爆炸,產生氦氣(Helium),氫原子氣體的核子能是有耗盡之時的,當它耗盡之時,它的星雲系統就走上「壞」的階段,會有「閃光星」出現,也會變為紅色光芒。那些新生不久的星雲系統,光芒是藍的,因為它含有很多很大的氫氣之霧。而那爆炸殆盡的星雲與星球因氫氣不足,顯出紅光。最後,突然迸盡全部能力,猛然射出白光,突然爆炸,化為虛空!可是,虛空又再逐慚形成微微子,又再形成濃縮密度的氫氣團……如此永遠循環著。

在虛空的「無色界」與有的「色界」之間,有無窮無數的遊離微微子與粒子,它們是介於色與無色之間的無色無形無相的東西,永遠在活躍之中,它們是從「無色界」的虛空形成的。為甚麼會形成?這倒還不知道,但是從虛空形成,則是現階段科學已經證明了的事。科學家已知在太空中有遊離的「夸克」(Quark),雖然在地球上是很難發現到它們的遊離狀態。科學家的實驗也發現到離子、微子、微微子這些會消失於虛空之中,不知去向。我認為它們並非消失,而是進入了另一「界」(空間Dimension)。它們是從色界進入了無色界(非物質空間)──它們已經是無形體的近於虛空的「色」相,甚至於電子顯微鏡也看不見它們,但是由它們的活動影響可以覺察它們是從無色界過渡到色界的東西。它們也可以從無色界再次進入色界。所謂「虛空」,是以物質空間的標准來衡量的。「虛空」並非真空,真空要在無色界再上一級的「界」,如楞嚴經所說的「如存不存,若盡非盡」的非想非非想之界。

整個來說,一切宇宙都是多元互相依存的,物質宇宙之中有非物質宇宙,色界與無色界互相溝通,空與有互體。一個宇宙有多重的空間,拿我們的宇宙來說,這是一個色界的宇宙(物質空間),而我們是欲界的器世界。我們的銀河系只不過是色界物質空間的一個小小星雲,在此之外還有不可說不可說無數的星雲系統,已經是無限大的;在這物質宇宙之中,溝通交錯著無形無質的無色界非物質的空間,又交錯著比無色界更真空的空間。這些都是超越時空的,若稱之為第六空間.第七空間、第八空間,似乎都未足以概其數。實在說,連這無色界、真空界,都是無窮盡的,這不單是我個人的見解,也是當前頂尖科學家大多數人的認識。
  
甚至於在色界物質空間的單元宇宙,也有著無限大的物質空間的並存互通情形。上面說過,我們的銀河系只不過是這一個物質宇宙的一小團星雲光漩系統,另外還有無數的星雲光漩系統。可是,你可知道,我們這一個物質宇宙,只是無數無限的物質宇宙之一?

大致上來說,我們這一個物質宇宙,只是一層天網上許多虛懸的、沙粒般的單元之一。在這一層天網的上下四方左右,都還有無數層次的天網,各有無數的沙粒般眾多的單元。各層天網之間,是有磁力互相吸引著,構成網狀,縱橫交錯,互相依扶。這些無形的吸力,有強有弱(請參閱上提拙文內解釋原子內部的強弱吸力情形,便更易明暸),互相維繫。俗諺云「天網恢恢」,這句話是沒錯的。現在天文科學家與太空物理學家,已經開始認識了這些天網的存在,也開始發現了物質宇宙的多層網狀結構各層次的天網,彼此有相溝通相連的漩渦。當一些物質從A層天網毀滅或消失後,可能進入了無色界的空間,或更真空的空間,亦有可能從漩渦轉入了B層、C 層或X層的天網,而到了另一物質空間可怖的黑洞。漩渦是星雲爆炸毀滅後形成的,而可怖的黑洞,則是極極高密度濃縮的微微子與原子集團。

當然,上述的天網,每一層並非真似魚網那麼樣子,也不會那麼單薄。它們每一層都有相當巨大的厚度,都是以無數的光年計算,我們不妨縮小了來作譬喻,較容易明白。假定我們在空氣中掛起了三十三層的魚網,各層代表一多元宇宙空間,也就是所謂的三十三天;每一層都放著許多團團轉的「飛碟」板,代表每一個「大千世界」。每一只飛碟板內有無數旋轉的玻璃珠,代表「小千世界」。每一玻璃珠內又有無數的細微旋轉珠子,代表每一個星雲系統。其內,又有無數微塵般大小的旋轉珠子,算是許多太陽系;其中之一,有一個娑婆世界,是我們的地球,有我們欲界的許多生靈。
  
佛經常講幾十幾百重天,微塵數世界,顯然早就認識上述簡介的多元宇宙繁複存在情形。我認為佛經的太空天文知識,是從經驗與觀察得來的。釋迦以天眼觀宇宙,並且來自永恆,故此才講得一切無限阿僧祇劫的時空觀念,斷不可能只從想象而來,更不可能是神話。因為神話的想象,雖然馳騁自由,但仍然不可能超脫人類的經驗所得。沒有見過海的人,不可能幻想出海的詳情;未見過山的人,不可能知道山是甚麼樣子;未見過麒麟的畫家,畫來畫去,麒麟也還是像只披鱗甲又長角的哈巴狗而已。神話的想象,始終離不開經驗。嫦娥奔月,後羿射日,這都是從人類生活經驗臆造出來的神話。

上面說物質空間裡面,有很多奇異的、交錯並存互通的非物質空間,另外還有不少奇怪的「反物質」空間。那些反物質,也有著與物質空間相對的單位。物質空間有遊離的離子、重子、微子、微微子……它們有種種形式的存在,徘徊於物質與非物質(色與無色)之間,可說是過渡性質的東西。而在反物質空間之中,也有類似的無數「反微子」、「反質子」、「反重子」「反微微子」。反物質與相對物質的相遇,常常是一場大災劫,彼此互相抵銷,同歸於盡。然而在非相對的「反微子」遇到「微子」之時,卻不會發生此一情形,這是至今科學界仍不明了的神秘現象。物質空間的微子等等,都有可能用極高速的分離器制造出來,但是似乎還沒有誰能在實驗室中制成「反離子」之類,要了解它們,尚待更多的研究。
  
在現階段的科學界,對於無色界(非物質空間),已經開始起步探討,也掌握了相當的實驗資料,足以證實上述舉例的幾種無色界的存在。但是仍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種類的無色界非物質空間?現在我們只可以感覺到六度空間,六度以上的各種空間,還不是目前的儀器所能肯定接觸,更別說是視線比不上昆蟲的我們人類了。舉例說:蜜蜂能看兒紅內線,它們所見到的花朵顏色與我們肉眼所見完全不同。我們肉眼見到的黃色蒲公英花朵,是它的黃色光波,但見不到它的紅內線光波;蜜蜂眼中見到的是它的紅內線光波。
  
紅內線與紫外線,都是色界的各自一種空間。X光是另一種,無線電波又是另一種,宇宙線、甘瑪線又是另一種,還有無數的射線,交錯存在于這個宇宙之中。如果我們有天眼或法眼,那真是會看得眼花撩亂。光是這些色界的已知各種射線形成的空間,就已經多得不勝枚舉了,何況還有遊離的微子、粒子、微微子等等的過渡空間?怎可以因為肉眼看不見,手摸不著,就否定X光的存在?怎可以因為肉耳聽不到就否定一切超音波的存在?無色界的存在,不是眼耳口鼻可感覺得到的,只有用識力才可接觸得到;只有阿賴耶識可以見得到,感覺得到。肉眼肉耳只好仰仗科學新儀器,來示知它們的存在,事實上,科學儀器已經一步一步地證實了非物質空間的存在。最淺顯的例子,就是用輻射探測儀可以測得肉眼看不見的輻射能。.

華嚴經如來出現品大意說:「世界之初,先成無色界,次成色界,再次成欲界。」

這是完全吻合事實與科學的真知灼見!

一九五九年,兩位美國核物理學家,因發現反物質的「反正子」Antiproton,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這兩位科學家是美籍意大利出生的余格里博士,當時六十九歲,和三藩市出生的歐文•張伯倫博士。他們的發現,使太空物理學向前進一大步,讓世人認識了物質宇宙之中之心之外及之內,及外都有反物質宇宙的存在。「反物質宇宙」是多元宇宙之一,它的基本結構為與物質宇宙的原子完全相反的原子與「次原子」次原子的細微粒子等等,回旋的方向,與物質宇宙的完全相反。

紅外光波段的墨西哥帽星系


這兩位科學家的論文有三個要點:
  
一、宇宙中存在著一種「反物質」原子及次原子,其結構與性質完全相反于物質宇宙的原子與次原子。

二、我們人類所知有限的物質宇宙之外,尚存在另一個反物質宇宙。

三、物質與反物質兩種宇宙若相遇,可能會互相抵銷化為虛空。
  
佛教經典繁多,一般較為世人熟知的佛經,都是大迦葉等第一次結集至迦膩色迦王(Kaniska)時代,一共四次結集的經典,就已經多達數百萬卷。沒有人能夠讀得完看得盡這些佛經,就算窮畢生之力,恐怕亦未必看得完現在流傳的大藏諸經。而大藏經只不過是中國歷代整理搜集的已譯成中文的經典,不可視之為佛教經典的完整全部。很多未譯成中文的佛經並未列入大藏經之內,至于在原始佛教時代所採用的古代經典,更是付之闕如。其中,最偉大最深奧神秘的系統經典,就是韋陀經(Vedas Sutra)。這套古經,可能長達一千萬字,是印度古代哲學與科學思想的精華紀錄。到了釋迦時代,已經泯失了許多,只剩下了大約五百萬字或更少。但仍然是當時修道人必修的古經之一。

我們接受大藏諸經,建立信仰,就必須承認大藏諸經所講的,佛陀與諸佛諸菩薩再來為事實的記載!諸經是很嚴肅隆重的紀錄,我們不可謗其為「神話」迷信。只取其人生哲理而棄其超越時空的宇宙科學!

承認了諸佛再來,認識了諸佛是永恆存在于各系宇宙之中的一種「識」、「能」、「大智慧」的存在形式,那麼就明白了,佛經並非僅僅起于佛陀化身(肉體)說法之後,諸徒記錄之時。佛經遠在佛陀與諸佛菩薩以法身存在形式說法之時,已經流傳下來,不如經歷了多少億兆年!不幸這一世代的人類文明,遲到萬年之前至七八千年前才創造文字,又遲到兩三千年前才有紙張,才有紀錄的結集!

...

渦狀星系M51的塵埃和恆星
 

佛陀與諸佛諸菩薩,並非肉身,他們是永恆存在于各系多元宇宙空間時間之中的「超識」、「超能」與「大智慧」。他們存在于無色界及更高的「界」(空間 Dimension),時空對佛菩薩是完全沒有作用的。我們凡俗的欲界眾生,用地球時間的觀念去看,他們就郡是經歷無限不可說阿僧祇劫的年壽了。在上文,我已很淺顯地舉例說明,在我們的物質宇宙內,時間的相對與虛妄,連易地而居于太空深處的另一星球上,年齡也會變為「地球時間」的幾萬歲。這些淺說,雖不夠確切,但盼能有助於了解,非物質宇宙空間中,永恆存在形式的大智慧超能諸佛菩薩,不受時空的限制,當然存在於無數阿僧祇劫了!這是從我們有限的時空觀念與有限的數學觀念來衡量永恆與無限了!
  
不妨再舉一淺例以釋之,佛說阿彌陀經記載:過此西方十萬億佛土,有佛土名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在彼說法。我們假定這是物質宇宙之內,從我們這兒往西方一直走,我們的太空探險船飛經十萬億個星系,到了一處星系的星球上。在那邊,有阿彌陀佛在講經說法。阿彌陀佛就算是以肉體化身示現,他在那麼遙遠的星系──「極樂世界」,他的「人壽」也不如有多少億兆「地球時間」年數了!宇宙飛船以光速飛行,每秒鍾三千公里,也要飛幾億年才到達極樂世界哪!你坐了這宇宙飛船,到達之時,你也有幾億年歲數了。不用擔心的,你到了彼岸,依然是年輕小夥子,因為依極樂世界的時間來計算,你的肉體生物時間仍然只是二十一歲,你在宇宙飛船內只經過一年!但是,從此處通到極樂世界,有著非物質的宇宙快捷方式。事實上,極樂世界是無形無色界較低一層空間,一切眾生仍以色相示現存在,去聽阿彌陀佛講經說法。
   
這淺例也許有助於認識佛陀諸佛諸菩薩的法身存在,及其超越時空的永恆性。關於佛陀以化身降世度眾以前的法身說法,大藏諸經有詳載,法華、華嚴、楞嚴、阿含……這些最流通的經典都可見到。
  
現在再提到韋陀經。這本古代佛經,是諸佛法身垂教的紀錄。韋陀是諸佛之一,今人稱之為韋馱。中國廟宇多半不如他的來歷,又無韋陀經,又乏文獻。從晉代起,已將韋陀古佛的造型和護法南山的韋大將軍混淆起來了,以致歷代都把韋將軍的盔甲武士塑像當作韋陀菩薩,並且廟宇多半把他奉祀于偏殿或前院作為守護神將,差不多沒有人知道韋陀是一位有大智慧超能的古佛。
  
印度古時有一個民族,以供奉韋陀為主,自稱為韋陀族(古印民族多以所供奉的神為族名,自視為其子孫),編集這部千萬言的韋陀經集,中國早期譯為吠陀經,實乃未曾考據研究過印度曆史宗教之徒所任意妄譯其音.
  
韋陀經,英文譯名為 Veda Sutra,內容無所不包──人生哲學、醫學、天文學、宇宙形成學說、太空科學、核子科學、化學工程、物理學、解剖學、地理、歷史……形而上哲學 ……美不勝收。可惜失傳了大部分,但從殘經來看,仍然是令現代科學界驚愕的古代科學文獻。西方科學家相當重視這部殘缺的韋陀經中對於宇宙的認識與記載(現有英文節譯本流傳)。

韋陀經殘本現分為四部分:

 

 

 

第一部:Rg


第二部:Sama

 
第三部:Yajur

 
第四部:Atharva

 

 

 

 

解釋韋陀經的古印經論,最著名的有:瑪哈巴拉達經(Mahabharata)及梵密基 Valmiki氏所著的拉瑪彥那(Ramayana),這是詳細詮釋韋陀四經的一本巨著。
  
另外有十八部普蓮那經(Purana)。

以上各經被研兜古印佛學的學者稱之為韋陀古經文獻(Vedic Literature)。

韋陀四經之中,有一冊優本尼沙土品(Upanisad) 與韋陀恩達品 (Vedantasutra), 均是韋陀四經的精華。

有一部經論,名為巴赫格華特(超然論、薄伽梵歌)(BhagaVadIgita),詳論上述的優本尼沙土品與韋陀恩達品,這是較為容易閱讀的一部論著。時代則無可考,有人指為偽本(以下簡稱『超論』)。
  
真偽姑置勿論,且先抽其英譯本中的某些章句段落:

第二章十三節:

『物質體內存在有非物質的微粒子。物質界的生命,經歷生老病死;然後,體內的非物質微粒成分,脫離物質的肉體臭皮囊,或者再進入另一個物質的肉體。』

第二章十四節:

『因此,不必哀傷物質生命的消滅。物質生命的喜怒哀樂,都是短暫的。物質生命的無常,證明物質的能(JiVa)是較低劣的形式。』

 第二章十五節:

『智者不為喜哀所動,因為哀或樂只不過是物質能力交替的結果,不值得重視。智者必須精勤追尋非物質世界的永恆生命,與甚深大智慧及極樂。』

第二章十七節:

『物質肉體是必然會毀滅,而且短暫的,物質世界亦然!但是非物質的生命是不滅的,是永恆的。』

第二章廿一及廿二節:

『……非物質的微粒子,不受物質微粒子毀壞的影響……。』

第二章二十節:

『非物質微粒子是不生不滅的,它永恆自然存在,它並非被創造而成。』

第二章廿五節:

『非物質微粒子不可能被物質的水火所毀滅,不會蒸發於空氣之中,不會乾涸,不能被分割破壤。它是永恆的,它可以自由進出任何物質個體,它是不可思議的,它的特性與任何物質都不同。』

韋陀經四經內的一品『梵天品』有下列這樣的偈讚(英文拼音):
yasya prabho prabhavato jaggndanda-koji kotkotisu asesavasudhadi vibuti-bhinnam tad brahma niskalam anantam asesa-bhutam govindam adi-pursusam tam ahami bhahami,大意是說:『物質界有無限無數宇宙,物質宇宙各有無數星系,浮懸在無限的虛空之中,充滿著瞿文曇慈悲的光芒的普照。』

瞿文曇Govinda是佛陀釋迦的另一名字,是他法身名字之一。這一點,有些佛學家不同意,但是我認為佛陀是古佛再來,有很多化身、化名。 那麼,偈語最後一句可改為佛陀慈悲光芒普照。

韋陀古經已載了佛光普照。我們實無理由去否定世尊與諸佛諸菩薩的法身存在。今日學者多數揚棄佛經中有關佛菩薩法身存在紀錄,這顯然是無知於宇宙的奧秘,吾人短促的肉體生命尺度,去衡量自己所未知的多元宇宙群體中的非物質宇宙時空,好比井蛙觀天!

 

 

 

 

原載香港內明第168期:1986年03月1

 

 
 

書名: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