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殺的曲解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佛陀原始所教修行成佛法門,是一乘之教,後世稱之為佛乘,又稱為法身之教。最基本之修行法身就是戒定慧。方法是六度萬行!既是所謂六波羅蜜。 

此篇只淺論戒,先談殺戒,其他另篇討論。 

先戒者,梵文原音SILA,意思是防止身心之惡過,是修行中最重要基礎的一環。  

《涅磐經》第三十一卷說:戒乃一切善法梯階。 

《瓔珞本業經》下卷說:一切眾生,初入三寶海,以信為本,住在佛寺,以戒為本。 

《雜阿含經》說:諸惡莫做,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諸惡莫做,就是戒,戒能滅三業之火,能防止惡行惡念,促進世界和平,有清涼之效(梵之SILA一字,是雙關語,也有清涼之意)。中國大陸五臺山又名清涼山,正是守戒而得清涼和平之意。 

佛陀當初說教,指出修行必須由守戒開始,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以趨涅磐之境界。祂當初所立戒律頗為簡單,只是五戒,後世歷代弟子陸續增添戒律,乃有八戒、十戒、二十四戒、二百五十戒、五百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等等戒律,愈來愈繁雜,基本上仍是源出於佛陀五戒而予以細分詳劃,漸漸趨於繁瑣,不易遵守,動輒得咎,而且各家各派各有戒律,修行人難與恪守,莫衷一是,有時反而流於形式,過於繁瑣細微,步步如履薄冰,亦難免導致陽奉陰違以形式為標榜了。反而不如佛說原始五戒之精簡明瞭人人可以遵守。 

基本五戒說來簡單,行之卻也不難。首先最重要的戒,就是戒殺生。然後次序是:戒偷盜戒邪淫戒妄語戒飲酒(應譯為:戒酗酒)。此五戒有成為優婆夷與傷婆夷之戒律(在家修行居士之戒),其實五戒是諸戒之根本,眾生適用,不限於在家或出家。指示後世弟子僧團增設了比丘二百五十戒與比丘尼三百六十戒等等,遂有人把五戒視為在家五戒。其實比丘二百五十戒與比丘尼三百六十戒,頗多過於苛嚴,尤其是對於比丘尼,特別過分苛求,足見對女性之歧視,極為不合理。中古時代是男性中心社會,女性毫無地位,被男性歧視為下賤,不准予教育機會,不准出家,僧團設立諸戒律,對於比丘尼也特別苛嚴無理多方折磨,此實非佛陀原意,實在應予簡化、合理化,回復佛陀原設之五戒,無論是在家或出家人,其實有守五戒已經具足戒了,何必吹毛求疵地叫出家人守什麼三百五十戒五百戒?害得比丘與比丘尼連走路都不敢走,生怕無意踐踏了蟲蟻。睡眠也不敢睡,怕會做了綺夢,可說了完全抹殺了人性!果真要守足五百戒,連飯也不能吃,開水也不喝了,人變成了每一秒鐘都戰戰兢兢,畏首畏尾,完全失去自尊心與自信心的可憐奴隸了,變成了精神分裂!絕對不是佛陀當初說戒的原意;絕對不是,完全不合理;不符合佛法的中道,應該解放,應該簡化,回歸到原始佛教五戒,就很夠了。   

原始五戒中的守戒戒殺生,原本之意指的是戒殺人類生命為主,並不是戒到連打死蒼蠅、蚊子也不准,連燒開水殺死細菌也不許。佛陀原來的戒律只有「不殺生」數字,並無詳細分說。但以情理分析,衪是指不可殺人,而不是不准燒開水或殺害蟲!我們當然也同意衪可能也戒殺牛、羊等動物家畜,因為哺乳動物與人類同源,禽類也是熱血動物,被殺得流血痛苦,容易為人所感受,心生不忍,份外同情,佛陀也可能戒殺一切「有情生」。另一原因,印度自古是農業社會,人民窮苦,依靠牛馬耕種維生,用羊乳哺兒,雞、鴨產卵佑膳,騾馬負重,屠殺牲口無異是自絕生計,所以佛陀戒殺可能也及於這些動物,除了慈悲為懷為主,也還包含有實用的意義,是顧及人民生計的。 

從情理上來推斷,佛陀當然不會詳列戒殺的名單來指出什麼可以殺,什麼不可以殺,祂顯然只是列出一個戒殺的大原則,戒殺的對象是乏義的,讓信徒憑慈悲心去揣摩,各自決定。我認為佛陀戒殺,最主要的是戒殺人類與近人類的「有情生」。不可能泛指到連蚊蟲、蒼蠅、蟑螂、螞蝗等等也列為戒殺,或者,在兩千多年前,由於從古以來的迷信,印度人與其他原始民族相信,一切生物的前生都是人類,毒蛇猛獸前生也是人類,或者是由鬼神所變化而成的。這種再世輪迴觀念,並非始於佛教,毋寧說是任何原始民族的共同迷信,佛教只不過是集成了此種再世輪迴的傳統觀念而予以擴張,或者佛陀或多或少也曾受其影響?或者是後世弟子的畫蛇添足?不斷增錄很多神話,附會穿鑿,把一切神話都推說是佛所說,於是,佛經的神話色彩雪球越滾越大,便成難以負荷的沉重負擔,負面的影響其實比正面大得多,好好的正信全被增添神話故事所掩蓋了!   

後世弟子對佛陀原始戒殺之教,推廣最力,最有效的推動力就是他們根據原始的佛說因果律基礎,衍化出殺生的果報來!假如你今生殺死一個人,縱然法律不判你死刑,冥冥中的因果律也會給你惡報,而且被你殺死的人來生也必會來復仇,就算是殺死一條毒蛇、一隻蟑螂,牠們也必會在來生向你報仇,即使是無意踐踏殺死了一隻螞蟻,牠來生也會向你報仇。而你所患的疾病,也都是前生殺業的今生果報!你的任何苦難折磨,都是前生殺業或惡業的果報!你的任何苦難折磨,都是前生殺業或惡業的果報……。在此種種恐怖的果報觀念,自有其強力的嚇阻功能,使人不敢犯戒去殺生。這無可厚非,不過也未免離開佛陀原說的慈悲心太遠了吧?佛陀當初設戒是源出於大慈大悲,而並非源於果報啊!

現代人無不知道疾病很多是由病菌與病毒所引起的,現代醫學無論中外都是以藥物去殺死滅絕病菌與病毒,作為救治病人的手段,一切維生素都是以毒攻毒,用來滅絕病菌,挽救病人生命的,比方說盤尼西林、紅黴素、青黴素、土黴素……種種抗生素,在病人體內殺死成萬成億的病菌,才救回病人生命。若以極端迷信者來說,那些病菌也是生命啊!用抗生素殺死億兆計算的病菌,可不是最大惡極?那個病人的命只有一條,用抗生素殺死億兆條病菌生命來挽救一條人命豈非太殘忍?豈非犯了無可饒恕的殺戒?來生果報多麼可怕!照這樣說,還不如叫病人等死!何必犯殺戒去受來生的惡報。

兩千多年前的印度人民文盲居大多數,庶民絕大多數缺乏教育,不識科學,不知醫學保健常識,於今亦未能掃除文盲,依然是一個相當迷信的社會,說實在的,我們中國人的社會情況也未見得比印度人強多少,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區別而已!今天也還有人不知道疾病是因病菌與病毒作祟,也仍有人迷信是鬼神在作祟的,說是著了“邪”什麼的。就在信佛的人士當中,也有不少這種迷信人士,一方面迷信有鬼邪作祟致病,另一方面迷信那種“極端”的戒殺,認為連害蟲病毒(濾過性病毒)也不可以殺,又以為放生可以消災,到魚店去買些已經肚皮朝天,已在死亡邊緣掙命的魚類,投到海裡去,以為放生了就可以贖回親人的生命,可知那些水族已經失去生命力,徒投在海中,只不過被海中的魚類噬吃而已,有何功德可言?放生了這一批半死的魚蝦,就算有功德,又怎可以折算來贖回被病菌或病毒吞噬的人命?東邊賠怎可西邊還?這些可說是並未真正瞭解佛陀戒殺的原意,只是誤信了後世弟子的迷信傳說而已! 

放生的原意只是慈悲,並無望報積德之心,令人放生,都已流於形式,或則心存功德,實已無功德了,於原始戒殺其實老早毫無關係!有些捕魚人,知道你們這些笨蛋將來收買魚蝦水族去放生,於是就額外多捕捉一些魚類來賣給你們,好撈一大筆意外之財,於是,放生反而變成“助殺”了!可不是,你們為了放生,一大群人租船出海,或者駕車上山,又誦經又唸咒,大紅綵衣飛舞,香煙繚繞,又跪又拜,陣容浩大,招招搖搖,成批的兔子往野外放,大桶的水族往海中倒,漁人與船戶知道你們愛花錢放生,為何不多捕魚多捕獸來賣給你們?而另外較遠處,也老早有人在守候,收捕你們放生的鳥獸魚類了,這些已經半死的動物還不是手到擒來?那些家兔根本絕無自力謀生之能力,到了野外,還不是餓死或野犬噬吃了;那些小鳥,放出去連飛都不會,還不是餵了餓鷹或野貓;肚子朝天翻白的魚類,還不是餵飽了水中的水族。花這些冤枉錢去放生,何如拿去救活饑荒的餓民與災民難民呢?不少人寧願花錢不資去參加佛教的放生,卻不肯捐助少少傳統紅十字會去救盧干達的饑民!我常常為饑民乞錢,聲淚俱下,也募不到幾塊錢,哪邊發起放生,就成千成萬的錢捐出去了,真是人命比魚蝦鳥兔都不如啊!非洲饑民天天在餓死,電視新聞上難道沒看到?可是有人說他們是在受前生做惡業的果報!你若救了他們的命,他們今生受不完果報,來生也將再受呀!佛陀原說的因果律,現在竟被曲解到這樣了!夫復何言!一元美金可買到的糧食可以救一個災民饑民的命,使之多活幾天,但是很多迷信人士卻沒有此種慈悲心,他們寧願花千百金元去買鳥獸魚類放生!夫復何言!佛陀戒殺,祂怎料到後世弟子歪曲原意而演變成這樣子。   

常有人爭辯不休蟑螂、老鼠、螞蟻、菜蟲、毛毛蟲、毒蛇、蜈蚣……等等是否也不可以殺死?殺死它們是否也算是犯了殺戒?絕大多數佛教徒都認為任何生命都不可以予以殺死的,殺死蟑螂之類也是犯了殺戒,也有不可寬恕的罪業,今生不報來生遭報!被殺死的蟑螂來生必會向你討命!這是從極端的觀點出發的戒殺觀,有幾點值得檢討一下:蟑螂、蒼蠅的腿毛纖毛攜帶有無數從污穢的腐爛的垃圾或糞便得來的病菌或濾過性病毒。蟑螂蒼蠅會把這些病菌病毒帶到人類的食物上面引起疫症,最常見的疾病,蟑螂帶有B型肝炎、C型肝炎的病毒(C型肝炎可能引起肝癌);蒼蠅傳播霍亂(賽列拉)病菌與大腸菌;蚊子傳播瘧疾(馬拉里亞)病菌、血絲蟲;老鼠可能傳播鼠疫(黑死瘟疫)。歷史上,歐洲曾有恐怖的鼠疫,死亡了數十萬人,中國與印度也發生過鼠疫死人無數,肝炎至今仍是難以控制的厲疫,霍亂也是常見的災難。主張不可殺死蟑螂蒼蠅的極端信徒,你們的慈悲只有念及蟑螂蒼蠅,卻可曾想到這些害蟲會傳播病毒害死成千上萬的人類而造成更大的殺業?假如人類吃了被牠們感染的食物而得病死亡,這筆“殺生”的帳怎麼算?所以一念之仁,放過了蒼蠅或蟑螂,可知其實是等於縱容他們殺死人類?其實是你的“殺業”!你不滅鼠,鼠類繁殖太多,吃光農業收穫與存量,造成缺糧,人類與牲口都因缺糧而饑荒使多少人餓死,你可知道?非洲與其他第三世界地區就常有此種災禍──“鼠耗”引起糧荒饑饉。就是美加澳等豐收之國,每年也被“鼠耗”消耗了數以百萬計的小麥與豆類等等農收。所以各國都努力滅鼠,中國大陸經常發起全民滅鼠運動以保糧食以防鼠疫,鼠耗與鼠疫實在是威脅全人類生存的嚴重問題,聯合國衛生署多年來努力推行滅鼠與害蟲管制,目的在於保障人類生存,若依極端主義的佛教徒來看,豈非是無可寬恕的巨大殺業?這種迷信的仁慈,並未把人類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只看到害蟲老鼠的生命重要,是極其愚蠢的、自私的──自私於其迷信的我執而無視於人類全體的生存。我認為此種謬見,絕非當初佛陀說教戒殺之原意,佛陀斷不會叫弟子不殺蟲縱容它去毒害人類!我認為佛陀當初開示只是戒殺“人”,其次只是戒殺牛羊家畜,斷不會教弟子戒殺蟑螂蒼蠅老鼠!    

假如你突然被一條劇毒的眼鏡蛇攻擊,在數步之內,你面臨這條毒蛇的死亡威脅,幸而你手上有一支手槍,在此千鈞一髮之際,你是先開槍射死眼鏡蛇自保呢?抑或是戒殺,任由牠撲咬你致死?   

假如一個國家民族面臨敵人任意屠殺,有滅種之危,是否就束手待斃,任由敵人砍頭槍殺?而你因“戒殺”而不還手,不反擊,不肯殺死敵軍,任由敵軍屠殺你的家族同胞?甚至於你就任由敵人砍頭以成全敵人,並且諉稱,這是前生冤業,今生果報,可能是前生殺了他,由得他殺死以了結冤仇,免得來生再互相報仇吧,於是你就“從善”就死?假如你有這種偉大的犧牲精神,為什麼不奮起抵抗,殺死敵軍,你雖犯了殺戒,又種了惡因,卻救活了其他同胞親人,那麼你的犧牲也值得,為了救他人的命而背上一點殺業,其實也是“無畏”佈施,你就沒想到這一點嗎?   

佛陀當年說法,不只一次講過一滴水之中也有千千萬萬蟲,一粒芥子中有大千世界。一粒微塵內有三千大世界(散見各種經典)。可見佛陀已經認識微生物與細菌病毒,只不過當時未有此種名詞,最多只能用“蟲”來表示,佛陀原是王子,宮廷內有名師教育,他懂得科學與醫學也是很自然的事,祂觀明星而悟道,顯然是觀太空而悟出宇宙的奧秘,祂觀水滴而能說水中有千萬細蟲,難道祂會叫弟子別喝開水或生水?因為喝水就喝下成千成萬的微生物,大開殺戒!空氣中也含有無數微生物,微塵中也有無數微生物細菌,那麼你也別呼吸空氣囉,以免犯了殺戒,而且一殺就是成千成萬條生命呀,來生該得何種惡報!   

那麼也別打抗生素去殺死成萬的病菌了吧?那麼你也別吃素菜吧,因為青菜葉是生命呀!佛教稱之為“無情生”其實植物也有情,科學早已證明植物有“感”有“情”,只是人類無法感受而已,你若吃素,豈非也犯了殺生之戒?還有,種菜係用農藥殺死那麼多害蟲,豈非殺業都叫你背上!   

從現代觀點上來看,再重覆及結論,我認為佛陀當初所說戒殺是狹義的,而不是廣義的,佛陀所說的戒殺生主要是禁止殺人與接近人類的動物家畜,而非禁止全面殺生。佛法主張“中道”,不可能主張極端的廣義禁忌!當前流行的極端戒殺,我認為是後世弟子歷代以來以訛傳訛的觀念,是迷信!而且似乎難以自圓其說的偏激極端的自欺欺人的迷信!絕非正信佛教的原意!

  

 

 

原載《佛乘世界》第5期:1997830

 

 

 

上一 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