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為何不戒吸煙」?

   

    馮馮

 

 

迷失在未來 、Ying Hua / 謄錄

 

佛教五戒之中沒有戒吸煙,八戒、十戒、二百五十戒、三百五十戒乃至五百戒,細微至走路不得誤踏蟲蟻,男女不得交談、不得互望一眼;把比丘尼當作是天生的罪大惡極之人予以五百條戒律綁住,變成木乃伊一般地那樣的不合理,那樣細微繁瑣,怎麼卻沒有戒吸煙這一條戒律?奇怪!真奇怪!

佛陀設立基本的五戒,言簡意賅,而且只是建立一種原則,並未強迫弟子去發誓,也沒有烙頂燒疤那些不合理的誓戒陋規,什麼五百戒、什麼烙頂焚指、發什麼嚴厲的誓,都是後世弟子逐漸發明添加的,可說是全非佛陀願意!佛陀當初允許弟子以良知來選擇及自我克制來守戒,並沒有執行什麼大誓儀式要求,後世弟子逐漸把佛教加上神教色彩,另創了很多受到神權宗教影響的儀軌,又添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戒律,愈來愈嚴厲且愈不合理,束縛了人性,把出家人管制得完全失去了自我,變成了機器人!從現代人尤其是從西方自由文明社會的眼光來看,那些繁瑣的戒律都是太過份、太苛求,幾近虐待的!這是西方社會不能接受中國佛教的主要原因之一!

西方人知識份子嚮往中國佛教與原始佛教的義理,卻不能接受其繁瑣的、不合理的戒律,不論中國佛教徒向西方推出了多少千百種英譯的佛教經論,頂多也只能吸引少數學者以研究態度來閱讀或寫寫論文,很難引導西方人出家修行參加世界性弘法揚教。除非中國佛教把繁瑣的戒律廢除而恢復原始佛教的五戒,簡單易學,否則極難爭取到國際的比丘與比丘尼!我此言不算是大逆不道。因為原始佛教只有五戒,並無五百戒,是後世弟子僭用佛陀之名添加的這些五百戒,可說並非佛教之戒!我這種一針見血之論,今天可能被視為妖邪,但是從佛教向世界弘揚的大前景來看,請把眼光放遠大一點。

回到本題:“為何佛教不戒煙?”

是呀!佛教戒飲酒,什麼五百戒都戒,卻不戒煙?為什麼?

事實上,香煙帶來的疾病痛苦,其為害於人類,遠比酒味多,全世界每年有數以百萬的吸煙者死於肺癌或心臟病;遠比酒精中毒的死亡率為高,為什麼佛教戒酒不戒煙?

現代西方文明國家,都在努力推行禁止吸煙,政府禁煙,社會人士也禁煙,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德、法,很多國家的政府都有明文禁止在公共場合吸煙,餐廳、咖啡店、酒店、戲院都張貼政府告示不准吸煙,飛機、火車、巴士上也標示不准吸煙,各級政府的衛生部不斷發佈文宣與書刊,列舉吸煙有害健康的事實統計,勸告不可吸煙;西方社會推行禁煙,是基於保健,而非基於宗教信仰,西方人吸煙者愈來愈少。

相較之下,東方吸煙者愈來愈多,尤其中國大陸社會成為吸煙人最多之地。中國大陸一般人士,無論多窮,都務必香煙在手、在口,吞雲吐霧,視為生活必需品,亦視為身份裝飾品,見面不論生張熟魏,先敬一支香煙。大陸人抽煙的開銷,比伙食還多幾倍,沒飯吃也得嘴上吊一支煙,青年人嘴上無香煙被視為不成熟,嘴上有香煙、手上夾香煙視為成熟兼有風度魅力,若有美國煙,那就更加顯赫!臺灣社會吸煙風氣之盛,也不亞於大陸,三地經濟均已起飛,國民收入大增,消費力增加,煙酒消耗量直線上升,煙酒反映繁榮,但是,不知製造了多少悲劇!如果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也不妨說: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肺癌死亡的世紀!此言不算是誇張,也不算是預言,因為肺癌、放療、氣功、針灸…都只是暫時收效,沒法根治,肺癌的收場都是死亡!這是必然的結果。

西方社會與西方宗教都在不遺餘力地推行禁煙,大力推行尚且難禁,何況無人提倡戒煙的中國社會?吸煙人數佔了大部份,莫非也就是天意去天然淘汰中國人口?十多億人口將有半數死於肺癌、肝癌、心臟病。不算是危言聳聽!

中國佛教為何卻不勸人戒煙?原始五戒為何戒酒不戒煙?

我的推測,佛創原始佛教五戒之初,尚未有香煙出現!

根據小小調查,煙草原是北美洲的土著印第安人最早發現及種植的,他們早在幾千年前就製成煙草來吸煙。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煙草才傳到西班牙及歐洲。

煙草從北美洲傳入中國,則更早了,大約是漢朝就傳入了中國。從《漢書》的一些零星記載就有吸煙的故事,而且很明白指出傳自紋身國。紋身國就是墨西哥的古音譯文。音義相關,因為墨西哥土人紋身,全身刺花,可能也同時把紋身術傳入中國。中國從商周時代早已有人航行到達北美洲與中美洲。(《山海經》有些文字顯然是美洲地理的,可以猜測可能老早有中國人發現了美洲》,比哥倫布早了幾千年啦!古代中國的越洋商販,可能把煙草從美洲帶回中國,開始種植煙草及製煙草,供給抽長管煙斗及水壺煙筒,我推斷煙草可能是從美洲傳入中國的,斷非從中國傳去美洲,因為在中文古籍中找不到有關煙草的記載。春秋時代是中國中古時代文明的極峰,卻全無有關抽煙的記載,反而在北美洲的土著古代出沒的崖石刻圖有抽煙的圖形,所以我如此推斷。

如果我這樣的推論方向沒錯,那麼也可以進一步推斷,煙草是較遲傳入印度的,很可能是由中國經過絲綢之路的天山南北兩路傳入印度,時間應當在佛陀以後很久的時代了。(中國漢朝初期大約相當於佛陀在世時期,《漢書》所載有關抽煙,及《淮南子》所在有一老人抽長管煙斗之事,都是後漢時代的文字,顯然是漢朝中後期才流行抽煙,傳入天山南北路及西藏,再傳入印度,當會更晚了。直接從美洲傳入印度的可能性恐怕不大吧?)

假如這種推理能成立,就可以推論,佛陀時代,尚未知煙草,未有人吸煙,所以佛陀說五戒,只戒酒,而未戒煙!假若佛陀當時已知有煙草毒害,祂斷不會不戒吸煙!佛教是因循兩千五、六百前的佛教而來的,也沒注意到香煙之害,只顧注意如何嚴上加嚴去管制女性!什麼三百五十戒、五百戒,卻忽略了香煙會引起肺癌、肝癌的巨大禍患!這也就是固步自封的無知,也是脫離了時代的悲哀。

現代的香煙,製成煙捲的技術,最早是誰發明?已很難考據,不過知道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在十六世紀已經把香煙與雪茄大批向印度推銷,當然這已經是佛陀身後兩千多年了。至於現代西方青年迷上的印度大麻煙瑪裡彎那(MARIJUANA),古代印度人似乎並不知道採製為煙草,只是用來做麻繩與用具的,懂得把大麻製成煙草來吸煙沈迷於恍惚的“神仙”境界,可能也是近世的事。佛陀在世若知大麻煙草有毒,祂怎會不提及?怎會不禁止吸食大麻煙或煙草的風氣,所以祂沒提及,亦未設戒,可是現代佛教就應該把此一“戒”增設了!或者把戒吸煙列入在戒酒之內吧?稱之為“戒煙酒”,豈不也簡明?

 

 

 

原載《佛乘世界》第10期:199837

 

 

上一 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