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妄語之戒」

馮馮

 

 

迷失在未來 、Ying Hua / 謄錄

 

佛陀設立的五戒,其中之一是戒妄語,俱舍論將之列為第四戒條。不過,佛陀只是說首重殺生,當初並無把四戒列出先後次序,後世弟子是習慣地把戒妄語列入第四順序。

《涅磐經》第三十八品說:“一切惡事,虛妄為本”。就是說:“以欺騙他人之起意所作的不實之言,謂之妄語。”

《大智度論》十四篇說:“妄語者,不淨心欲誑,覆隱實,出異語,生口業,是名妄語。”

《大乘義章》第七篇說:“言不當實,故稱為妄語”。英文的譯本,很多譯為DECEPTIVE LANGUAGE或簡稱為DECEPTION(欺騙),倒也容易明瞭。

佛陀說教戒妄語,只簡單說:“戒一切妄語”,並未分類。後世弟子加以發揮,在具足戒中分出“大妄語戒”與“小妄語戒”。所謂大妄語戒,就是:自稱已得證果,已得聖道,自稱成佛,自謂是菩薩羅漢,以此盜名欺世,騙取供養或身分地位,在此皆是“大妄語”,具足戒之中必須包括“大妄語戒”。所謂小妄語,就是一切不符合事實之言語。

任何一位不符事實的言語都算是妄語,任何謊言都是妄語。問題是,誰不曾說過妄語?誰未說過謊?不願意接受邀約,任何人都會推說:“對不起,沒有空。對不起,另有約會,改天另約吧!”不願意接聽電話,就說:“對不起,有要緊要立刻要出去,回來再打電話給你。”這算不算說謊?算不算小妄語?小孩不肯安靜下來睡覺,父母就騙他:“你再不睡,貓嗚就來咬你了!”其實並沒有貓嗚,這算不算妄語?

對一個絕望的久病之人說:“你會好起來的,振作一點,別灰心!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事實上,這位病人可能已經來日無多,命在旦夕,這樣安慰他,算不算妄語?對一位倚閭而望白髮的慈母說:“你孩子就快回來了,你寬心吧!他一定回家來的。”事實上,這位白髮慈母的兒子音訊全無,可能已經凶多吉少。你這樣安慰她,算不算妄語?

記得多年前,有一位很著名的廣播劇作家病死了,他的幾位好友瞞住了他的老母親,他們每月湊一筆錢供養這位老太太,還偽造他的書信去給他母親,使這位也在重病中的慈母深信兒子仍健在人家,被派去大陸做地下工作。事實上,她的兒子早已患肺癌死亡多年了,這些好友的作為,算不算妄語?

我自己曾經在少年時代扮演過一次難演的角色。一位著名的女作家的母親患了肺癌,臨終前夕仍然渴望一見她的兒子。事實上,她的兒子老早已經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了,女作家一直瞞著母親,只好說弟弟去歐洲留學,考試太忙未能回來探望。這位我稱為阿姨的女作家,央求我扮演她的弟弟,到醫院病房去探望她的垂危母親。我去了,冒充是她弟弟,喊了一聲媽,執著老太太的手,老太太已經神志不清,視力模糊,不知她是否看出來這是假冒的兒子?可是她熱淚奔流,喃喃叫著她兒子的名字,漸漸就逝去了,雖是素未平生,我也忍不住潛然流淚。這算不算是犯妄語戒呢?

把世人講的話來稍作分析,不難發現很少不是妄語,只是動機各有不同,技巧各有千秋。大概來說,全世界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尤其是政客的妄語說得最多,也最漂亮,外交家的妄語最有禮貌最有技巧,簡直是一門已臻化境的藝術!小說家的作品,大部分都是虛構,可列為妄語!小說中妄語說謊最成功的獨步古今中外的,就是《紅樓夢》,竟能把妄思妄想寫得恍同真有其事,害得千千萬萬讀者入迷,許多學者逐字逐句去考據,形成一門專門學問,成為”紅學“,可是我們能抹煞其文學上的超級成就而指責它是妄語嗎?《聊齋志異》更是鬼話連篇的妄語,與《天方夜譚》異曲同工,那是最高級最藝術化的妄語妄想了,可是我們能說它是妄語嗎?一九五○至六○年代的紅牌法國女作家莎岡說:”我為什麼寫小說?因為我愛說謊話!“文學上的謊言與妄語,算不算犯戒?

可是在現實的世界裡,生活雖供給文學資料,卻不是小說中的奇幻人間,這是現實的人間社會,任何一言一行都會產生影響,心存欺騙的謊言或妄語,就不是像小說那樣可以容忍,你盡可以虛構故事寫一本小說,謊言你怎樣見過大足山怪,或者火星人,或者小人國、大人國,或者豔麗女鬼,讀者以之為娛樂,不會是信它,但是你無端告訴別人家中有冤鬼不利生人,這是妄語!無論你是什麼動機,賣弄你有第三眼係二郎神那般呢?嚇唬人家是為了刺激開心呢?抑或是惡意使人到人人都不敢買這棟住宅?

溫哥華就有一座豪華新宅,價值兩百餘萬加元的,由於被人盛傳該宅有鬧鬼,繪形繪影,又說是女鬼,又說住客醒來身在房頂,電冰箱與沙發半夜自動跑路,愈傳愈凶,甚至於連介紹此地風光的觀光手冊頁把該宅的古堡式建築物刊印出來,無人不知此宅鬧鬼之凶,以致它的價值大貶,垂直下降,最後一次售價才三十萬元,事實上,從來沒有人在該宅見過半隻女鬼,鄰居也從未見過它鬧什麼鬼邪,該宅位於鬧市十字路口一角,汽車飛馳而過,無數可計,來看鬼屋的遊客絡繹不斷,真有鬼也早給吵得受不了逃跑啦!可是人們仍然在不斷妄語,硬說它有女鬼,而且鬧鬼的故事不斷在滾雪球,這些無聊的妄語流傳,雖然是惡作劇,但是已經害慘了業主啦!

佛戒妄語,當然也包括惡作劇的妄語,很不幸地,很多信佛的人比外教的人更愛講妄語,說起鬼故事來,煞有其事,臉不紅,心不跳,態度認真,可以指天賭咒,說什麼唉呀你家好多冤鬼作祟啦!你家祖墳有個“倒爺”啦!所以它來作祟鬧得你全家多病多痛啦!你沖犯了土地公公啦!就是你朝大樹根撒尿嘛!你家大門沖路,又沖大樹,怎不散財家破人亡?你有幾個前生的冤仇鬼魂來跟著你啦!你前世是個殺豬的,殺業太重!今生非得出家好好修行才好,你這個兒子生來多病,醫藥費叫你破產,難怪!他是投胎來討債的呀!都是討債鬼!……你前生殺死了一隻通靈的狐狸,牠今生就來報仇,做你的外室,要迷死你,要敗光你的財產,還要你的命!……

引述不完,數不清的故事,全是妄語,每一件都是言之鑿鑿,活龍活現,都是天眼、神眼、第三眼還有什麼眼看見的,楞嚴經的想陰魔等各篇就說得很明白了,什麼飛精附體,能言過去未來……不妨翻開楞嚴經來細看,此處也不必一一引述以佔篇幅了。不管楞嚴經是否真經,也不管它後來幾段什麼人吃了羊肉就會人死為羊,羊死為人,那些很難以為現代人接受的“一對一”直接輪廻故事,是否歷代竄加入經中偽說為佛說,至少有關想陰魔等等那幾段是一針見血的好文章,寫盡了有些修行人自欺欺人的妄語與邪見、妄想、妄念,應該可說是全書的最精萃部份,是對修行人的當頭棒喝!又如同巨雷之轟,破陰霾重重!

為什麼說那是修行人的自欺欺人呢?因為,向他人炫耀自己神通天眼之類,有兩種情況,一種是明知自己並無天眼,卻要冒充,存心欺騙他人,這是心存欺騙的妄語,大妄語犯者!(你們別望著我,猴子可從未冒充有天眼,寫書也只是說:在“實驗”與“追尋”天眼之中,若已經有了天眼,又何必去“實驗”或去“追尋”?誰要是說猴子騙了他,只怪他“看書不認字”,沒看清,是豬八戒吃人參果,胡亂一口吞了,什麼味道都不知道,猴子可從未存心騙人!亦從未存心騙人!亦從未自欺自以為得了道,順此鄭重聲明,表過不提)。

另一種人士,產生了幻覺、幻視,自以為那就是天眼神通得證了,自己也深信不疑了,乃不免沾沾自喜,到處炫耀招搖,有的是撞騙,騙取名利金錢;有些基本上仍是好人,並不撞騙,只是招搖,自以為是佛了,其實連自己也騙了!你們說他是妄言妄語自大自狂,其實他並非自大自狂,他也並未蓄意騙人,相反地,他自己深信自己已經成道成佛,他在努力度人,這種自欺的人不在少數,在其他宗教也有很多這種人,他們(或她們)是宗教狂、宗教迷,狂熱迷信到了自我催眠自己欺騙,對自己妄語!

舉例說:北京有一位非常著名的老居士,苦練一輩子瑜伽,當然頗有境界,使他堅信自己已經成道,臨終仍自己堅信必會化為彩虹化飛去,又必有佛菩薩樂來迎,叫弟子們務必守在身旁見證,眾徒日夜恭守,守了四個七,都沒見到他化為彩虹飛去,也沒有他堅稱必有的異香滿室,更無仙樂仙女來迎,倒是守護者嗅到屍體的腐臭了!這是從美國趕到北京參加守護之一位居士所親述的事實。其實該位老居士並未存心騙別人,只是他自己騙了自己,自騙自,算不算妄語呢?這可是一個疑問?

妄念、妄語、自欺,並未存心欺人,算不算犯戒?這可得請律宗的大德去解答了。我認為當初佛陀設“戒妄語”,是指的禁止惡意或自私自利去存心欺騙他人,並不包括善意的權益方便的不符事實的語言。

否則,若要走極端而論,那麼世上就沒有半個是完人了,誰不曾說過謊?哪一句不是妄語?連好多經典中的神話都全是妄語啦!

 

 

原載《佛乘世界》第7期:19971030

 

 

上一 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