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拜之禮應廢除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有人問我拜佛應行何種禮儀?參拜法師又應行何種禮儀方為隆重恭敬?這些問題,使我一時愣住,無以回答。因為我自己並不熟悉禮儀或儀軌。

見過種種拜佛禮僧的儀式。有人跪下,先向佛像叩頭,然後起身,合掌再拜,如是者三跪三起,也有人是三跪九叩。更有人全身俯臥地面,雙臂張伸又合掌,叩頭地上,砰砰作響,是稱為“五體投地” ──既是,腦袋、兩臂、兩腿都伏在地面上,天主教的修士修女也有過此種參拜方式,不知是誰學了誰?從年代久遠來看,可能是佛教先有此禮儀,後來傳到西方。但是,考諸原始佛經,未能查出“五體投地”的記載,於典無據。

學密的人似乎較學顯的人多行“五體投地”之禮,見過有人五體投地而叩頭至流血不止,血流越多方顯虔誠。有些人真是伏拜到血淚交流,令人悲憫!

一般人拜佛則循多於三跪九叩,有時則同時捧奉香枝而叩拜,也有人跪叩一次聊盡責任了事,大概叩拜最誠最多的,方是婦女,看那些年老的信女,走路都走不穩,巍巍戰戰的,竟也爬跪下來,三跪九叩,氣喘心跳,跪得下去,撐不起來,令人擔憂她會突然得個腦溢血中風。我奉勸這種老太太們別跪拜,站著合掌就好,可是哪勸得聽?

男士們下跪拜佛的比婦女為少,有些男士畏畏縮縮,勉強上前合掌三拜,還左顧右盼,看有沒被看見笑話他。有些男士們勉強合掌鞠躬一拜,年輕的少年郎更是不情願地順從母親之命而勉強一拜,還羞人答答,或是扮個鬼臉。年幼的孩子們則多半聽話,乖乖爬下跪拜,然後以盡了責任的心情投入母親懷抱。

如果您閒來無事,不妨參觀佛堂寺廟的拜佛眾生,真有千姿百態,各堪入畫,必可寫出一部“浮士繪”。

隨便翻閱經典,都找不到拜佛的禮儀規定。也難怪眾生拜佛是各人各拜,方式各異,因為無從依據只好隨俗。見別人跪拜就照樣拜之,見人五體投地也就投拜之。虔誠信佛的人,不計較當眾拜佛是否會成笑柄,千百人旁觀,也照樣不誤,絕不會覺得有失尊嚴,或有失顏面。逛廟的遊客則不會如此下禮去拜佛,頂多只是合掌一拜,心中既不甚信佛,又怕不拜會引起佛菩薩生嗔降禍,只好敷衍虛虛一拜,禮多佛不怪吧!完全不信神佛的遊客,自然不肯拜佛,在佛像前品頭評足,當作參觀藝術人像,拍幾張照片當作到此一遊紀念而已。在他們眼中,那些拜佛頂禮的信徒,無非都是些迷信的愚夫愚婦,不屑與之為伍的。在此等逛廟的遊客心目中,佛像也不外是些迷信人作的偶像而已,連藝術價值都不值一提的。懂得欣賞大同石窟佛像與敦煌千佛洞繪佛,那已經真是有品流的遊客了。

從拜佛儀軌來看,似乎密教比顯教來得更隆重莊嚴,但也太多繁瑣細節,繁文縟節。到拜壇前該怎麼行走,走多少步,怎樣轉彎,拜幾步,手結什麼印,唱誦什麼真言,都有嚴格規定要求。就更別說該穿什麼法袍,掛什麼佛飾,戴什麼五佛冠,都不能亂來。但是,也是於典無據,只是根據流傳習俗。至於所持誦的經咒更是繁複,往往耗上好幾小時,比一場古裝話劇還長,那些儀式活動,加上多姿多采的服飾,也真像一齣京戲或什麼地方戲,亦堪比孔廟佾生祭孔大典,又有些似十三世紀的歐洲宗教儀式,又像團體土風舞,別說是叫老外看得眼花撩亂,就是老中也看得目瞪口呆。那些十部大合唱的不協調誦經,比最現代化的現代音樂更現代,確有驅邪趕鬼之奇效,那些鈸啦、鼓啦、磬啦愈是令人聯想到盂蘭節超度法會。

這些形容不算是挖苦,確實是佛教無論顯密,儀軌都過於繁瑣,但莊嚴不足。所謂梵音,缺乏提煉。若以宗教音樂而論,佛教遠不及天主教莊嚴感人。抱殘守缺之流仍然堅持佛教傳統的單調唱唸而不願改革,儀軌亦不願予以簡化,難怪佛堂裡難得見到年青人,難怪很多佛堂變成了老太婆“托老所”。

從老太太們下跪拜佛的困難辛苦,也兼看到她們參拜法師的同樣艱難。佛經內找不到一條規定說必須跪拜出家人,可是傳統上弟子都行跪拜之禮,一如拜佛像,因為法師代表佛代表法,此種恭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跪拜對於年老的信徒實在是一種對身體健康的折磨,不少老人跪得下去,撐不起來,在一叩頭頂禮,頭也抬不起來了,血往腦袋衝進,腦溢血、爆血管的情形也並非罕見。

記得十多年前親睹一件事情,三藩市某佛寺的一位首座和尚,高踞座上,一位年已九十九歲的老居士,他原是虛雲老和尚的弟子,重孫女接他到了美國,這位虔誠的蔣老居士,有重孫女扶持去參拜佛寺,他依習俗,向年方三十餘歲的首座和尚參拜,由於和尚身披祖衣,蔣老居士恭敬佛法,他竟爬在地面行“五體投地”之大禮,九十九歲老翁行“五體投地”, 您能想像有多艱難辛苦嗎?您不妨來個“伏地挺身”看看!當時,蔣老居士的虔敬令人無不感動,首座和尚則高踞座上受禮,理所當然,但並無一語慰問,亦無勸請老人免禮,在場的在家弟子,也無一人去攙扶老人,猴子看不過眼,跑去把老翁抱起來,那老人已經奄奄一息,氣喘難言,連忙予以急救,好半天才平安無事。您看,這種大禮是否必要?說來也令人不解,為何首座和尚身披祖衣在膳堂用飯?為何不換上海青?又為何無一語慰留老人?本來有道的法師都不肯接受任何人的頂禮。有道法師總會叫人拜“佛”別拜“人”!法師自己會移身偏位去避而不受弟子頂禮。而且,弟子亦不向法師頂禮,只向佛像頂禮,口稱“頂禮師父”,可是一般虔誠的弟子,尤其是婦女,總是跪倒在出家人腳下,衝著法師就頂禮及恭呈紅包。

星雲大師蒞臨溫哥華主持佛光會的世界僧伽大會,他抵美時在國際機場出口大廳堂,數百位弟子跪下頂禮不停,恭迎大師,惹得機場旅客千千百百人注目,也有不少訕笑的。當然並非大師叫弟子們如此下跪頂禮,只是弟子們依俗及發自內心恭敬。但在國際機場出口處如此亂拜一場,也真夠瞧的了(當時,猴子只是立正,微微一鞠躬而已,被旁邊的人罵“怎麼不下跪”)。天主教教宗蒞臨之時,歡迎群眾多達五十萬人,並無一人下跪,婦女也只是微微屈膝而已,在西方社會,老早在數百年前已廢除了跪拜之禮,最隆重的禮,也只是男子十五度鞠躬,女子微一屈膝及彎身(現在也很少實行了)。因此,機場來往數千人看到中國佛教徒跪下叩頭恭迎大師,大眾都覺得很“肉麻”,“這是什麼?是上古時代的奴隸嗎?”有人這樣批評。

跪拜固然是出於個人內心的虔誠,但也得看什麼場合呀!在寺廟佛堂可以跪拜,在國際機場集體跪拜可就成為國際笑柄,不知道佛教人士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其實,在公共場合一合掌微微鞠躬,像泰國人那樣,那也就足夠了,何須當眾表演三跪九叩,虔心也不必拘於形式才對!

說起跪拜之禮,三跪九叩、“五體投地”、跪吻腳背腳趾、跪吻“權威”,這些的確都是古代封建制度奴隸制度的風氣餘緒。奴隸是必須跪拜主子的,不然就會可能受到懲罰乃至處死,所以奴隸必須以跪拜來乞取主子的赦免或恩典。西方社會,早在希臘亞歷山大大帝時代就廢除了跪拜之禮,羅馬帝國也廢除了奴隸制度與跪拜,冰島是全球第一個最早成立民選國會制度的國家,比英國還早了百多年;西方宗教,天主教也早就廢除跪拜,新教更無跪拜儀式,兩者都只有在祈禱時下跪,但從不向神職教士下跪,伊斯蘭教禁止崇拜偶像,也禁止崇拜個人,只有於每天五次面向麥加的祈禱時才下跪。看來只有中國佛教仍流行跪拜之禮,從一個角度來看是虔誠,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未嘗不是殘餘的封建與奴隸劣根性在作祟吧!

佛經有一段故事,佛陀某次步行三天去探望一個染病的弟子,那人看見師尊來了,就趕忙持禮起床,爬在地上跪拜,佛陀阻止他,說道:“人是平等的,為什麼你要下跪拜我?”(這段故事採自英文佛經故事,日文佛經故事也有載,但未找到中文的)若此一故事可信,則可見佛陀反對跪拜也不接受跪拜,佛陀自己從未自稱是“佛”、是什麼名號,佛陀是個很謙虛的人,尚是自稱修行人而已,而“佛”的名號很多,都是後世弟子尊稱他的。他在世時,弟子也只稱衪為“老師”而已(中文譯為“世尊”,是從梵文音譯,其實梵文此音並無“世尊”之意,只是對師長的一般通用尊稱)。佛陀只是在樹下席地而坐說法,並無高踞寶座,至於高坐於“獅子座”上,是後世弟子的事。(耶穌也只是在野外講道,何曾高坐寶座上接受跪拜?)

佛教的跪拜禮到了這個二十一世紀將臨的年代,實在也應該廢除了,早就該廢除了!佛陀說法主張眾生平等,衪推翻了婆羅門教的不平等制度,很自然地衪也廢除了奴隸式的跪拜之禮,怎樣到過了兩千六百多年的今天,中國佛教徒還在行奴隸式的跪拜?

 

 

 

原載《佛乘世界》第5期:1997830

 

 

 

上一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