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供奉甚麼香最好?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常有人問我:拜佛供奉什麼香最好?

這可把我問得愣住了!舍下小小佛堂從不上香。儘管常有熱心人士送來各種名貴的香,什麼都有,檀香、沈香、線香、臥香、枝香、條香、片香、爐香……種種名牌,琳琅滿目;又有現佛香,點燃之後,香灰柱立,漸漸現出佛像或菩薩;也有假香,是電燈小泡亮了現出一點火光的……,我都沒有予以點燃供佛。每年我都把一大批名香轉送給熟稔的佛寺、佛會,連同數以千百本計的佛書,送去佛寺結緣。我只留下少數常用的佛經,香可是一支不留,佛桌上的臥香爐永遠是虛設的。

為什麼我不上香?是因為無恭敬之心嗎?不是的!

首先,我個人的了解是,原始佛教並不燃香供佛,只有供奉蓮花與各種潔淨清雅的花卉,與一些新鮮水果。從原始的佛經文字來看,都是供奉鮮花水果,沒說焚香燃燭供佛。我推斷原始佛教是不焚香的,焚香是外教,特別是婆羅門教的作為。那些跪倒以至五體投地的膜拜,都是外道的儀軌,不是原始佛教的要求。釋迦牟尼主張眾生平等,他推翻婆羅門教的不合理專制階級制度,他提倡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人人佛性平等,人人均可成佛,他就是厭倦透了身為太子在宮廷的許多繁文縟禮與拘束,他又怎會到外面來接受任何奴隸式的五體投地膜拜?又怎會接受焚香的供奉?我推斷佛陀是不許焚香燃燭供神的。本來焚香就不是供人的,原是外道用以供神祗的。佛陀從未自稱是佛,更從未裝神扮鬼,他一直以謙虛自稱是行者(修行人),我推斷佛陀在世之時,弟子都會恪守師教,不敢焚香燃燭供奉他。我推斷必是在佛入滅之後,才有弟子敢於倡導焚香燃燭來拜佛。到了後世,更演變成為供奉素品、點心、佳餚一大桌,還有人抬了烤豬、烤羊去供佛的,又有焚指供佛的、刺血供佛的、叩頭流血供佛的……都已離開原始佛教很遠了,演變成了迷信的神教色彩。

基於此種了解,所以我不焚香供佛,只供奉水果與鮮花,現在連鮮花也改為塑膠假花了,因為鮮花往往有蟲,又不耐久,有些又香氣太烈,叫我這個有過敏症的人頭痛頭暈。特別是玫瑰花與一種英文名為Baby's Breath的白色小花,奇怪的香氣使我頭暈、呼吸困難,幾乎暈倒。若供鮮花,我只用菊花、紫陽花或牡丹花。(春夏季節,園子有草本牡丹盛開,與中國大陸的木本牡丹有別;紫陽花屬於杜鵑花家族,但較為巨大而重瓣豔麗),或者也用洋水仙,或用木蓮花、鬱金香,這些香氣清淡的花卉。蓮花在此地是極少見的珍品,沒有那種清香的中國荷塘蓮花,只有睡蓮,睡蓮不及中國荷花的純淨高雅清香,而且到了晚上它要合起來睡覺,也很惹蟲子。我不用它來供佛,我推斷當佛在世時,弟子們是用中國荷花供佛的,中國荷花源出印度,是佛教傳入中國的,經過改良品種,變得比原產地的荷花更美。加拿大太冷,我三十多年來試圖培植荷花都不能成功,只好買人造的荷花供佛。

問道供香問題,一般都以檀香為最上品,或用檀香木片,或用木屑、木粉,焚燒冒煙,香味強烈,可是不俗。可是檀香難得,原產地是檀香山(夏威夷因盛產檀香木而得名),現在也很少出產了。檀香樹生長需時多年,必須是三、四十年以上的老樹才可供伐,檀農已漸漸改為種植其他較為快速收成的農作物,很少人等待四十年去收取檀木了。檀香的主要顧客,可能是佛教徒,我觀察到印度教徒已很少焚、供檀香,可能是價錢太貴及太稀少。他們已改用現代人造檀香粉末,是化學藥劑的芳香藥品合成的,幾可亂真,可是更能使人暈眩。印度教及其他外道,喜歡焚香打坐入定,聞了這些異香,據說有助於入定,獲得禪悅,飄飄欲仙,不願醒來。我推斷異香內可能含有麻醉藥品成分,例如印度大麻之類,會使人的大腦功能因受麻醉而產生幻覺,久之會引起大腦神經細胞的死亡。他們所謂焚香“入定”是相當危險的中毒現象,並非真的禪定。

沒有分析過藏香的成分,可是焚點起來,它的香氣濃烈,近似上述的大麻合成香。我懷疑也可能摻有印度大麻,我嗅到會立即暈眩天旋地轉,搖搖卻倒。若不及時衝出戶外,難免昏迷倒地,須打電話叫救護車送去醫院急救室。只去過一次本地某一處藏密道場,經驗可怖,永遠不敢再去,那邊再有大法,也不敢再去了。他們人倒極友善周到,只是受不了那些濃烈的藏密臥香。西藏人十分好客,可是他們藏香太可怖!西藏人卻若無其事,可能是他們世代從小習慣了,身體產生抵抗力,也可能他們的修為有成,已經不怕濃香了,控制了嗅覺,於香味觸覺都不起心?我卻不濟,一分鐘之內就須緊急撤退!我想,那種香若用殺蟲藥,必可賣大錢、發大財。不知它是什麼秘方配製的。

中國人喜用的枝香,有些是摻入少許檀香木的粉末,但大多數都是用化學芳香藥劑,加上木糠粉、泥土、膠水、一些脂肪(傳統上是使用豬油,因為成本低廉,現在有些改用素油或蠟油,曬乾成為枝香。以上是從一本刊物介紹製香手工業的文章獲得的資料),焚燒的香氣比藏香或臥香或印度香都清淡得多,比較能接受,但還是會不舒服,會頭痛或頭暈,實在跟菸草沒有什麼分別,與雪茄菸差不多,都是很不衛生的,都會侵害肺臟,它的二氧化碳也有害大腦,太濃厚的束香焚燒,使人心跳呼吸困難,頭痛暈眩。廟宇內往往插焚太多的枝香。一個香爐或香鼎,插滿了焚香,數以千百支計算,全寺香煙繚繞,煙霧彌漫,使人窒息。上香者源源絡繹而來,人人供奉大把大束的焚香,以為供香愈多愈顯恭敬誠心,愈得神佛庇佑。殊不知那些香燭的烏煙瘴氣,把神佛都熏得跑掉啦!神佛倘若是看誰焚香最多才去保祐他,那豈非笑話!佛菩薩會那樣貪著嗎?人若無善念?若無清淨心,再多焚香燃燭,供奉一萬支香,一萬斤香油,也是白供!正信的正直神佛會稀罕人間的香火嗎?若為供奉香火之多寡而加祐於人厚薄不同,恐怕也不是正經的神佛罷?事實上,供奉香火,只不過是信徒自求心安,香火多寡,於神佛何尤?香燒太多了,真可能把佛菩薩熏得受不了,嗆咳著飛跑而逃哪!

假如香燭的濃煙不熏跑了神佛,至少也會熏壞了人!不信麼?不妨統計一下,那些廟祝、香火道人、出家人,其中有幾個倖而不害上呼吸系統疾病?肝病、腎病、心臟病,為什麼吃絕對全素的出家人修行那麼好,也還會患這些病?吃素固然有正面,也不免有負面影響。並非凡是吃全素的就百病不侵、長生不老,只是比多吃葷的人較能保健一點而已。廟堂裡每天日夜成千成百的焚香與燃燭產生的二氧化碳與那無色無臭的一氧化碳,還有那些毒氣,,卻不是吃素就能抵擋的。種種毒氣進入了呼吸系統、肺臟經血液運到各處內臟、全身細胞、大小腦子、中樞神經系統,或許部份被解毒,但是殘餘的毒素會累積日增,就像累積的菸草尼古丁鹼那般,終於擊潰人體的天然免疫力,引起死亡,難怪就有那麼多的出家人也會換上肺癌、肝癌、心臟衰竭、腎臟衰竭、血癌……,謎底答案就是……長期受到香火的煙霧中毒!可說就是給香火濃煙毒死的!出家人不吸菸草的香菸,卻也會死於肺癌、肝癌,是中了香火的毒而不自知,也從來沒人提出過任何警告,很可能我還是頭一個人發出這樣的警告吧?應該不算是危言聳聽吧?

近十年來,見到先後多為法師死於肺癌與肝癌,素來不吸菸、不喝酒、戒行嚴肅、生活嚴謹的法師,也會罹此絕症。有些人就說是由於前生的惡業,我推斷不是。我認為是長期日夜被香火的毒氣所侵害的結果。假如有人懷疑這是太大膽的假設,何妨帶科學與醫學儀器到各處廟堂去搜集香火濃煙標本,予以化驗,作定性、定量分析,那就不難測出是否有妨害人體健康之可能。

假如我的推斷沒錯,我們就明瞭了香火其實有害無益!不知害死了多少無辜的善良修行人與出家人!我主張應該廢除焚香燃燭,以茲保健,同時也防止回祿之災!(每年均有聽聞佛堂被火災焚毁,泰半由於焚香燃燭不慎引起!)

其實,真正最佳的香,是“心香”!而不是任何外物製成的香。

 

 

圖片出處

靈岩山寺

 

 

原載《佛乘世界》第12期 :1998613

 

 

 

上一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