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山寨

 

蒲公英戰爭

王祥麟

 

溫哥華素有花園城市稱譽,公園繁花似錦,家家戶戶廣植花木美化家園。杜鵑、玫瑰、牡丹、鬱金香、三色菫、月季、菖蒲......無不在庭園中爭妍鬥豔。其中亦有不請自來的蒲公英,是每戶人家眼中的超級大壞蛋野草。

蒲公英的個十百千萬傘兵種籽搭著風飛行,無處不往。傘兵群落腳花圃草地,扎營結寨,爭佔園地。將整株莖葉連根拔起,深藏地底的分支迅速在原地復活,生養不息。噴灑農葯毒殺,萎靡一陣又抽出新芽,戰鬥力出奇地堅韌。用剪草機將蒲公英剪得扁平,狠狠修理一頓,蒲公英突變地,捨棄一貫長長的莖子,就地扁平的開出金澄澄小黃菊花。

陰天裡,機靈的蒲公英將圓形白色冠毛像收傘一般收起,避過雨水濺打摧殘。我巨靈掌一伸,將長莖連同收縮成錐形的白色冠毛摘下丟進垃圾桶,第二天掀蓋一看,錠開的圓形白色冠毛強悍地昂頭而視。較上這拼盡到底的蒲公英,明擺著是沒完沒了的戰爭!

 

攝於2008年7月24日:山寨前院

 

退而求其次,在花圃的根地鋪以厚厚的木屑,將庭園草坪縮小成席,邊緣鋪上大塊地磚和碎密的小石子。封蔽隔絕土壤,教蒲公英傘兵沾不著泥土生根,一勞永逸免除紛爭。

擔石挑沙忙了多日,贏來大伙稱讚庭園景觀,沒人料到,這是美麗陳鋪的防禦戰略。


 

 2005年5月19日 刊於《世界日報》副刊

 

 

 

             簡介           

            園藝山寨          

            詩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