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戒與吃素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信佛吃素的好處說不盡,多少大德專家都說了,也還是說不盡的。因為信佛吃素的益處是綿綿不絕的,益上加益的。誰也說不完它無盡的好處,只有篤信佛法,實踐佛法,實行吃素,才能夠逐漸體會出益處來,行之越久,越能得到福祉益處。

信佛法的人,首先就須守持五戒,這些基本的啟蒙戒行是──戒殺生、戒邪淫、戒酒、戒妄語、戒偷盜──都是很重要的,也都是利人利己的,是維繫世界和平與保護萬物生存和諧的最佳法則。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能守這五戒,這世界就不會有永無寧日的戰爭與屠殺,社會也就不會有人犯罪了。可惜世人大多數都不能守持五戒,又不信佛法,只知貪婪、縱欲、拜金、勾心鬥角、圖謀別人、明搶暗偷、欺騙敲詐、飲酒食肉,自以為享受人生,卻不知道是在自殺,更不知道因果報應,迴歸自身。

看西方社會那些荒唐無恥的縱欲邪淫,自稱“性解放”,享受“性自由”,於是性病流行,梅毒徧傳,殃及下一代。以為盤尼西林是萬能仙丹,怎料病菌卻已產生了抗體,再也不怕盤尼西林了。如今又出現了更可怕的病菌,這是一種細微至極的過濾型栗狀的毒菌,專吃人體內T型白血球,造成了“後天獲得的喪失免疫力症”,簡稱為“AIDS”,譯名通用者為“艾滋病”,其實譯為“愛死症”更為恰當;它已成為本世紀最可怕的性病瘟疫,無藥可醫,患者必全身潰爛而死。這都是邪淫的現世惡報。佛教為什麼要教人戒邪淫?就是因為佛陀老早就洞悉邪淫會帶給人種種致命的病毒。另外,就是道德問題,那更不必多述了。

酒能亂性。在臺灣,一場大拜拜下來,街上到處是醉漢,不是酒醉毆人,就是被人毆;還有爛醉如泥,倒斃路旁,車禍死亡……。在西方社會,酒醉鬧事的例子更多,紐約、三藩市、溫哥華、倫敦、洛杉磯、東京……醉漢滿街,打架滋事,常出命案。不能自拔的年老醉漢,倒斃街頭,比什麼都賤,再軟心腸的路人,也不會為之流一滴眼淚。多少人因喝酒太多而百病叢生。法國以香檳與白蘭地馳名全球,一瓶名酒,價值千金,可知法國人肝癌的死亡率佔全世界最高!蘇格蘭威士忌誰不稱美?歐美人士把威士忌當水喝,怪不得那麼多人罹患肝癌、心臟病與酒精中毒而死!由此可知佛陀的確是慈悲的,佛陀教人戒酒,是有深意的。

偷盜搶劫,是古今最普遍的罪行之一,它造成社會的混亂,這是損害別人的一種不道德行為,也是促成世界紛亂的原因之一。其形成的主因就是──貪 夢。如果世上沒有貪欲,就不會有偷盜搶劫,也就不會有戰爭。所以佛陀教人除去貪、嗔、癡三毒,三毒不染自然能戒偷盜,這真是遠瞻的教訓。

妄語與謊言也是不道德的行為。妄語的動機出於欺騙,而欺騙也就是世界煩惱紛亂的起因之一。佛陀叫人戒除妄語,當然是以動機的善惡作為衡量的準繩。如小孩子不乖,做父母的說:“你再不睡覺,貓咪就來咬你了!”這分明是哄騙小孩的話,但絕不能算是“妄語”,佛教所稱妄語,是指的有惡意欺騙的謊言。

除上所言,更加應該重視的,乃是“戒殺生”!佛陀本大慈大悲之心,視眾生平等,因此教世人戒殺生!不但要戒殺害同類,還須戒殺異類;不但不可殺人,也不可屠殺畜生或任何動物,就是對於“無情生”也須盡力加以愛護,一草一木都不妄加傷害。戒殺生的內涵是平等無我的大慈大悲,是同情心、是悲憫、是不忍、是護生;我們不忍為了口腹美味,而去殺死豬牛雞鴨而食其肉,我們不忍見到畜牲們在刀斧之下,掙扎哀鳴無助的悲慘狀況。設使我們身為雞鴨牛豕,被人割喉、斬頭,在血淋淋中掙扎,那是什麼樣的滋味呢?是以佛陀教人守五戒,又以戒殺為最先,不單是為了慈悲而戒殺,也應該想到因果報應的可怕。“今日你吃他,來日他吃你。”這句名言,是不可輕視的。世上沒有一件事可逃得出因果循環,所謂“善惡到頭皆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今世所吃的雞鴨豬羊牛,來生或再來生仍要還他們這筆血債。就是在今生,也要受到惡果之報的──那就是:由動物油脂及膽固醇引起的血管粥狀硬化、心臟病、高血壓、腦充血、中風、膽結石、癌症等等致命病症。美國人的心臟病罹患率為全球之亞軍,因為他們吃肉多!但是紐西蘭人更多心臟病高血壓死者,因為他們吃羊肉太多!加拿大人亦吃太多牛肉,因此情形亦復相似。日本人吃生魚太多,因此患腸胃癌而死的最多!愛斯基摩人吃生肉,他們平均壽命只有四十多歲!

佛陀教人吃素,一方面是基於大慈大悲戒殺生的胸懷,同時也是為了健康著想。說吃素,不能不先瞭解佛陀為何教世人吃素。吃素卻又不戒殺生,便是盲目吃素──比方說:太太自己吃素,全家依然吃葷;做拜拜時,殺豬殺牛,殺雞鴨牲口,全家大吃大喝。大家都把屍毒吃進肚子內,吃得進,排不出那些肉類的飽和脂肪、膽固醇、屍毒、高度尿素,和那些“打針雞”“打荷爾蒙牛”“打肥豬素”之類催促牲口快速長大的化學藥品(其中很多是含有致癌物質的);還有那些醃火腿、烤鴨、鹹魚、香腸……所含的防腐劑毒素真是不可勝數。如此經常吃魚吃肉,還加上喝酒,這簡直是慢性自殺之尤了!更別說殺生積了惡業將來自受因果!

人體的器官功能,無法化解這些吃葷喝酒的毒素,只有不斷地吸收。於是,血管內積聚了太多游離的脂質與膽固醇,造成血管硬化與不通。冠心病、中風、癱瘓、腎臟敗壞、肝臟硬化、人的外貌越來越老化,衰老加速,死亡也提早。這些都已由現代最新醫學予以證明了。西方國家的醫學界,現在有很多在提倡減少肉食,有些人更進一步提倡素食。吃素的風氣,漸漸在西方社會傳開來了。他們稱之為“保健素食運動”,雖然不沾什麼宗教色彩,也多少趨向於慈悲戒殺,他們信佛與否,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們這些少數的西方人,能實行戒殺,能知慈悲,能吃素食,事實上就已是行佛法的基本戒律之一了。能不愧煞我們當中許多不肯吃素的人?我們當中有些學院派的佛學研究大家,寫佛學和哲學理論,寫得精闢高深,但是仍然不吃素,不守五戒。這種人深明佛理,但知而不行,真是太可惜了!枉費了他們高深的佛學修養,反而比不上西方的一般保健素食主義的實行者哪!

吃葷有那麼多的害處,那麼為什麼有些人始終改不了呢?這可能是教養與習慣問題。最近美國有一部野生動物紀錄片,其中一段播映出一個研究者,飼養了一支雌性的老鷹。他在老鷹下蛋以後,趁牠飛出去的空檔,就把牠的四個蛋偷起,另用四個鵝蛋放回巢中。那笨瓜老鷹一些也分辨不出來,照樣孵化了這四個蛋,孵出四隻胖胖可愛的小鵝來了。老鷹這一下可愣住了,怎麼兒子變成了小鵝呢?幸虧老鷹沒有丈夫,要不然,可就得鬧離婚了,老鷹先生可以控告她不貞呀!這老鷹太太也真奇怪,牠沒把小鵝吃掉,相反地,牠把四隻小鵝都當作親生兒子,牠如常的餵養小鵝。問題是,小鵝是天生吃素的禽類,不吃肉的,老鷹媽媽天天飛出去,啣了兔子老鼠什麼的回家,啄撕了血淋淋的肉,慈愛地餵飼小鵝。小鵝們起先不吃,後來餓得沒法子,也只好吃肉了。可憐小鵝的嘴甲,並不適合吃肉的,但牠們也得學老鷹媽媽的樣子,去啄吃肉類。

到幾個月以後,小鵝都長大了,本能地跑到水潭去游水,老鷹媽媽這一看,可真愣住了,把頭扭旋了三百六十度,倒轉頭來直瞪兒子,“兒呀!怎麼你們是會游泳的呢?”

這一段真實的實驗記錄,證明了吃肉是從父母或祖先一路的錯誤傳統傳下來的。本來吃素的小鵝,竟然變成了吃肉;人也是一樣,人本來是吃素的,不幸被錯誤的教育成吃肉;人本來是不殺生的,但是被錯誤的傳統觀念教導成為殺生。傳統的觀念以為吃雞最“補”!吃青蛙也補,吃猴腦就更補;梁山伯的“好漢”們不是愛活吃人心下酒進補嗎?這都是錯誤的進補觀念!廣東人愛吃蛇,視蛇為補的珍品,每年不知有多少老廣,吃了蛇肉蛇膽中毒而死,他們到死還不自知啊!

我這一個老廣可不吃蛇!甚至不吃肉,不吃葷,我的祖先是燕國人(現在的北京)他們不是吃素的,我的父親每餐無肉不飽,可是我生來就是怕吃葷,所謂“胎裡素”(以前我曾多次寫過“,從小就只肯吃青菜豆腐,怎麼哄、怎麼嚇,也不肯吃葷,至今仍然如此,說我什麼前生夙慧,那都不敢當。夙慧我是沒有的,只有出生就謹記吃素與戒殺生等戒律而已。我的父親很不諒解我,也是愛子心切,他總是強迫我吃葷,彼此分離之後,他老人家在香港患了中風逝世了,原因就是生平吃肉進補太多。我曾常常寫信勸諫他,他都不聽,照吃他一向愛吃的豬蹄膀。雖然從小離開他,但是父子天性仍在啊!每一念及,都難免哽咽嘆息!

我的母親,在年輕時,因為出身農村貧家,當時難得一飽的貧窮村人,無不以吃肉吃雞為最大的享受,我母也不例外。我幼時常見到母親買雞來殺吃進補,我不知哭了多少回,我是怎麼也不肯吃一口的,每次看到傭人殺雞,我總要和她爭吵一番,大哭大鬧不許殺,看到殺青蛙,也不許殺,我總是哭著被抱走,恐怕這也是促成父母不和的原因之一。我很不聽話,不肯吃葷,每次都鬧得父母因我而爭吵。我幼時,母親很多病,有幾次還病重進了醫院,也不知是什麼病。實際上,她吃了雞肉雞油,引起了高度飽和脂肪中毒,全身腫泡奇癢,連嘴都腫起了“風疹”,現代醫學稱為“過敏症”。但在幾十年前,是還不知道的。年幼的我,只有哭,勸不了她。後來,我漸漸長大,比較會勸母親別再吃雞吃肉。在加拿大的二十多年裡,我母親逐漸養成吃全素的習慣,目前已是吃全素多年了。加拿大的肉類便宜,雞更便宜,又方便,不必自己去殺,許多大陸來的移民,在大陸餓了多年,一到加就拼命吃雞吃肉,餐餐吃炸雞。可是我母親已做到了半點雞與肉都不吃。剛來的幾年,她還當常常須醫生,現在吃素已久,她的身體比年輕時好得多了,也不再出風疹了,不須常看醫生了,來舍下見過我母親的客人,都驚訝我母親怎麼臉色那麼紅潤且健步如飛,毫無老態,看來比她的實際年齡要年輕了二十年。她接電話時,陌生人以為她是小女孩──因為她的聲音像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她血壓正常,一切都很好,顯然是吃了全素多年(二十多年)的功效,現在是連醫生(好幾位),都上門來問吃素的方法了。

至於我自己,實在乏善可陳,從小吃素倒是很少生病,就是偶然外出傳染到感冒,也好得比一般人快;別人兩週,我是兩天就好了。我的形貌,見過我的人都說:“你怎麼還那麼年輕?”很多人還當我是少年看待,我臉上至今沒有一條皺紋,全身肌肉仍然結實──可能是由於我每天勞動,走路很多、剪草、鋤土、砍柴、鋸木、修樹、打掃……,忙個不停。二十年前在臺北見過我的朋友,最近見到我,驚訝地說:“怎麼你還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四十多,你怎麼修的?”

我的同學與友人,名成利就的很多,但是他們人人都衰老了,又多病,又多煩惱,和他們一比,我變成了晚輩小孩子了。

別說我懂得修什麼?只不過是吃長素,每天做苦工,每天走路,如此而已。

前幾天(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我領到了兩三百元的各地合計的稿費,忽然頑心大發,跑去買一輛腳踏車,這是我夢寐以求多年的一種“跑山單車”,平時賣四百多元加幣的,這一次是臺灣出產的,只售一百七十元,我就忙著去買,作為運動之用。笑話就鬧出了,那家公司的經理看見我一副猴急渴望的樣子,拿出現鈔立即付錢,他就特別吩咐收錢小姐:“不要加收他的錢了!”

在加拿大溫哥華買東西,須附加百分之七的零售稅。即是,單車售價一百七十元,付錢時須再付十一元九角的稅。每種貨品,除食物之外,都須付稅的,單車亦然。我付了錢,自己搬了八十磅重的原裝單車一箱,離去前,和經理說一聲“拜拜!”我心想,他大概是特別照顧我這位“老”顧客了,我就謝謝他。

怎知這位洋人說:“我的孩子,你不用謝我,規定本來要扣稅,但是十五歲以下的顧客不必付零售稅!”

他有無搞錯呀?怎麼把我看成十四歲!是有這麼一條法律──十五歲以下不必付稅。但是,我怎麼會看來像十五歲以下呢?我真疑心他的眼睛有毛病,他又不是近視的,他和我面對面,相距不到三尺,我也沒有故扮少年,而且,我的頭髮多少也有些灰白了,實在我比他還年紀大,他才不過三十多歲的樣子。我料不到他會那麼看走了眼,五尺六寸的身材,也算是中等,怎麼會變成十四歲呢?洋人孩子十四歲是很多比我高大,可是,我怎麼想也想不通?!但是能省下十多塊錢,又不是我存心欺騙的,我只好笑著走了。回到家裡,和母親,和來訪友人,大家一說,無不大笑!“馮馮呀!你是越老越年輕了。”鄰家小孩只肯喊我為“哥哥”,不肯喊叔叔,也還比不上這一次好笑。

我被人視為二十多歲,是常有的事,被洋人視為十四五歲,則是頭一次!也不是“其詞若有憾焉,其實乃深喜之!”誰被人看年輕了不歡喜!我吃素,做勞動苦工,經常行走,這就是我的修“行”。修“行”路也!多“行”也!我是不很耐煩打坐的,寫稿一天坐數小時就坐怕了。我除此之外,也不懂得啥是修行?但我常記住自勉:學佛法,須先發慈悲心,不殺生,守戒,吃素,常力行勞動,多“行”,勿求境界,這就是了。

去年,拙著“空虛的雲”蒙天華公司出版。天華公司有函來,說要在書的封底刊印我的近照。我向來不喜歡公開我的照片,但也順意地寄了一張照片去,並且表示我不喜以色相示人,天華公司的一位先生來信說:“你怎麼把二十年前的照片寄來呢?照片看來還是二十歲的樣子,不夠老成,不能配合這本作品的成熟筆調。”我回信說,那麼就別印照片了。本來,我就最反對印出作者照片。我認為作者與讀者之間,神交就夠了,何必登照片,那麼俗氣!後來就沒登了。那張照片自然也不是二十年前的,只是兩三年前的。今年八月,我拍了幾張在園子的生活照,也還是二十歲的樣子,我一些也不以為憾,我想吃長素的人都比他們的實際年齡年輕二三十歲,我和他們這些大德比,還差了一大截呢!

盼望將來,當我到了七八九十歲之時,也會看起來像三四十歲!我也盼望人人都吃素,人人都發慈悲心,勿殺生,勿吃葷,人人都永保健康,且能發廣大慈悲心,善待人類和一切眾生異類。

 

 

 

原載《天華》83期:198641
原載《天華》84期:198651日  

 

 

 

收錄於《新編素食。健康。長壽》天華編輯部編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