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過分學術化的隱憂 (下)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想到這些佛教過分學術化的可怕後果,我就不由不擔憂,我不願將來有一天佛教被弄成了與黑格爾、恩格斯或馬克思什麼哲學相提並論的一種學術思想,例如“釋迦哲學”什麼的。佛教當年在印度滅亡,原因很多,其一就是佛教本身演變成“繁瑣哲學”,太高深,太玄,太學術化,漸漸失去宗教功能,脫離了群眾,變成了極少數學者的學術研究;於是,注重宗教功能的外教,例如耆那教與印度教、伊斯蘭教遂起而取代之。基督教東傳,注重愛與濟,而不多講玄理,所以成為今天全世界最多信徒的宗教。我們佛教的現代大學者們,還在拼命鑽牛角尖,去把佛教推上純學術之途。好像一提及宗教上的靈異,就會有失其學者身分地位,就是不科學……這樣把佛教推上學術寶座,哲學地位固然比外教高矣,但是,遠離人群,難免又再重蹈印度佛教滅亡的覆轍啊!

我不反對佛教學術化,但是,我認為佛教不能只顧學術化而忽略它的宗教化!要保持佛教的宗教功能,首先就要實踐發揮佛教的慈悲精神,多做善行,多深入社會,多服務人群,無我無私,淨行為教,以身為教,接引眾生,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其次,我們要不忌諱講述佛菩薩的神通感應靈異!因為那都是事實,對於社會有一種鼓勵向善的作用,眾生犯惡,多因有貪嗔癡三毒之心與太多自私而不分善惡,只求得遂私欲,往往人間的律法亦不能有效管制,只有從宇宙真理的因果律來啟示及警戒,顯淺地說;“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這是非常有力的,極為具有積極的社會心理建設律法,不能視之為“迷信”神怪。

超自然是佛教所不可或缺的最主要成分,可以說,超自然是佛教的靈魂,哲學是佛教的骨幹,缺一不可。現代佛學者主張佛教學術化,已經過當,走上了摒棄與否定佛教之中的超自然,而且走上了功利為出發點的所謂學術地位路線,動機容或屬善意,卻難辭偏激的過失,這樣偏激極端,一路下去,滅法為期不遠矣!總有一天,後世會把佛教當作是歷史上的諸子百家殘說之一!

別忘了,佛教是超越任何人文學術的一種救世之仁的實踐宗教啊!

 

 

缺《天華》第117期:1989年2月1日
原載
《天華》 第118期:1989年3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