懇謝指教但望

觀空莫著空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陳志仁大醫生善知識:

一九八七年十月三十日收到“天華”轉來大函,先生指示各經文,我亦略有所研讀,亦知一切均無實性,故此於新著“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之印證”一書亦略申此意。先生所見以前兩書實為我欲初步從“有”入“空”之接引初機,先生指教極是,唯接引初機,若一下就跳到“空宗”大經最深之一的楞嚴,想難為世人所可接受。楞嚴與阿含經各有所闡,阿含是阿難陀及佛身所聞之筆受。佛陀講阿含時,先從“有”入,故有“起世經”等,我亦步佛意而已。若一切空到“絕對”則連修行及慈悲亦是多餘了,佛又何必講起世諸經?故此,我仍竊學龍樹菩薩之意中道,不敢“學空執空”。若是學空見空執著空,則無非又走入牛角尖,何分真妄?楞嚴偏重修行之心法,教人以空觀觀宇宙,但事實上,恐非否定一切(第八章戒執頑空),並非否定再否定再否定宇宙,若以楞嚴對世人說一切無實性,世人只須問:“你肚子餓是實是妄?你病你痛,是實是空?是真實妄?”是妄何必食,何必醫?空性是佛學最高境界?空性是佛學最高境界,但恐怕在對現代人講還須一步一步來,不能一下就對他們說“空”呢!我有苦衷,尚祈見諒及指教!我是一步一步接引眾生,若對像您這樣的無上超級大智大慧知識,拙著自然是如雪見日了。您說到拙著不是真佛法,我亦同感,我只是以“假”接引人接近“真佛法”吧!除了佛陀所說,那有真佛法?今日佛教有些人士一般作為,是真佛法者,有幾人?許多連慈悲佈施都不做,只知自肥,又何嘗空?比俗人更俗哪!我不自量力,以科學粗知來接引科學人士及知識青年,自知力薄,大善知識學富五車,深得佛法真髓,何不多發表鴻文,作真知灼見之接引?(我已請天華發表大函。)我在此幼稚階段,仍須以科學知識來淺釋佛學初步的“起世經”(闡述宇宙不停生滅旋轉循環之理),未能進入空宗經典也,尚祈見諒。先賢梁起超先生論楞嚴經是偽經,亦可能是見其與阿含抵觸,空有各執兩端,乃疑其為武后令房勉偽造。梁氏之意,我無資格評論,但在目前,我仍以阿含為基本,從有入空,我認為真空非空,真有無有,空有一體;若要執空,則容易墮入頑空,著了空魔,故此,我暫時仍不採用楞嚴空觀。出世不離世間法,若都照楞嚴,則連真如境界亦是虛假的了,何必學佛?何必修行?行什麼慈悲?勸什麼善?古來多少大德,從大乘退為自了漢,也就是“太執空”了吧!

我還無資格談論佛學“空”、“有”、“般若”,也無足夠學識可以與先生討論“空”“有”,只有恭敬指導吧!您的贈詩令我既感且愧,唯有拜謝了。

總之,我在拙著均常有提醒讀者(今後更須多提),仍以深入佛經為唯一正途,勿以為拙著是真佛法,只可說是以假修真的初步接引,先生指示拙著不是真佛法,實乃一針見血的灼見,當頭棒喝!謹此再致謝忱。並頌

 

時祺

末學 培德和南

一九八七、十、卅(馮馮又名培德)

 

 

 

 

 

 

圖片出處

佛陀

 

 

原載《天華》103期:1987年12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