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覆林定三居士讀後感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林定三居士 

非常感謝您費了那麼多寶貴時間寫了讀後感指教我。大作有很多精闢的高見,使我得益匪淺,下面幾點是敬覆大作指教所提的問題,請再不吝指教是幸。

    1)關於英國作家阿博特(Edwin Abbot)著作科幻小說“平坦世界”一書,那是舊作,百年前觀念未必與現在一樣,他是以人平躺在桌面而推想平面世界的。他以人平躺向上望的觀點來看,並不是以平面四方形觀點來看,他以之作一比喻來指出一般人不瞭解三度空間而已。這是一個妙喻而已,並非完全符合您的推論見解,似可不必吹毛求疵也。

    2)您所提拙著書內關於宇宙成、住、壞、空循環,應用圓形表示,不宜用直線,甚得我心。我是因遷就圖表位置而用直線。而且,因為書中已另有圓形的循環示意圖,及說明了生滅無始無終。(您說拙文是“頑空”,拙著並無此意,我也提過,“空”並非“無”。)

    3)關於您說的電磁場論,拙著書中亦已有數次提及,只是不及您的解釋詳細。現在您寫出詳細學理,確是可補拙著之不足,謝謝!我覺得我此次真是拋了磚,引了您的玉,希望您也寫寫科學印證佛理的文章,人人都攜手切磋,一同為求證佛理弘法而努力!您說希望我對您提的“場”有所認識,足見盛情誠意,我大概一向還略為認識,只是不及您淵博,看了大論,自然就好得多了。(我的對“場”的認識,在海外其他刊物曾經也發表過,因篇幅所限,未收入此次文集,自然也還是不及您的深入了,拙文數篇提及物質宇宙的“場”,與反物質的反場,都是拾人牙慧而已,至於以“識”見,則是另一回事。)

    4)您反對我稱佛是“能”,您說以稱為“力”較為妥當,高見甚佳,我在各著作中,有時稱之為“超能”的“力”,有時稱為“大能力”,有時稱為“能”;因為這兩字其實都不足以貼切形容“佛”,只可說是我暫時方便借用的。我在多本拙著中也說過“佛力”不是物質的力,而所謂“力”還是與物質有關係的,“力”恐怕均較少含有“識”在內,我想實無須著於文字相,總在意會就好。

    5)您說的輪廻見解,很高超,值得推薦。

    6)您提及愛因斯坦,您說不知他是否靈感得自電磁場圖,我去考證了一下,他自己並無這樣寫過或提過。但是,別的科學家推斷他是受電磁學說影響的。

    7)您說印度原文可能是“三三”,而不是“三十三”,我一向有此同感。經請問梵文專家兩位,亦說應是“三三”,不是“三十三”。佛經多處有云:“前三三與後三三”,就是明證之一。

    8)至於證實發現十一度空間的科學家們,您說該打屁股,但是,您須知道,現階段尖端科學,到死也還是有限得很,還不知何時才能夠真正進入佛理的殿堂深處呢!現在也不過是在門外瞧瞧吧,恐怕也不是人人都看懂梵文或中文佛經佛論。

    9)您的大論,並非您自謙的“幻想”,其實是有很深悟性的獨特見解。至於您說“沒有把握”,那我又有什麼把握呢?宇宙是那麼大,佛理與物理都那麼深奧,我亦只不過是像“瞎子摸象”一般去瞎猜瞎說罷了!何況佛說宇宙“無常”。

再謝謝您,希望您發心多寫寫以科學印證佛理的文章發表!我孤掌難鳴又太淺薄,對於這件工作是感到有心無力的,真的科學家又不願寫,大佛學家們又不屑談科學,只顧談哲學與咬文嚼字!我這樣獻醜,也是太不自量力了,總希望多幾位像您這樣的大德開士,來負擔起科學層面的佛學研究與接引,那就比我這個中學時代理化數學期期補考的人強多啦!敬祝 

福慧增長! 

馮馮 和南

一九八七、五、廿七夜

 

 

原載《天華》102期:1987111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