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招記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我母親與我吃長素,數十年如一日,我們向來很少生病。可是今年(一九九三)春天,母子都得了病;是一種很討厭的皮膚病,名叫蕁麻疹。

蕁麻疹,在西醫列入過敏症,中醫說是血有熱毒。蕁麻疹也有很多種類型,有些是由於皮膚接觸了漆樹或是含有化學性刺激物質的野生植物,有些是由於接觸了貓狗的毛,有些由於被跳蚤咬了引起,有些是吃了含有過敏物質的食物,刺激體內分泌太多的過敏激素Histamine

我母親與我都沒有接觸漆樹或什麼野生植物,家裡也沒飼養貓狗。雖然我挺愛和貓狗玩,卻不敢接近牠們,鄰舍的貓狗們,時常老遠就咪呀喵的叫喊我,跑過來親善一番,我也不敢摸牠,頂多只是用貓語與之會話一陣,交換一下情報。例如誰家又生了幾隻小貓,臭鼬昨夜突襲了誰家垃圾桶,浣熊一家三口現時在何處睡午覺之類。貓語會話只不過一照面幾分鐘,沒理由過敏得疹子。

被跳蚤咬到是最可怕的事。三十多年前,在甯K鄉下海邊一處農家借宿一夜,因為旅途勞頓,躺下就熟睡如死;醒來才發現農家的大黃狗早已上來與吾同床共寢,親熱得有如幾十年的老朋友重逢。起床感到全身奇癢,一看,全身都是被跳蚤咬的紅斑疹子,有七十多處!感謝黃狗老兄的愛顧,跑到海水中泡了半天也還是癢得難受。

有此慘痛經驗,使我數十年來見到狗兄就避之大吉!所以此次蕁麻疹可以斷定與狗兄無關,更何況我母親怕貓狗從不接近牠們,不可能被跳蚤咬成出疹子。

我母子此次蒙難,飽受蕁麻疹之苦,完全是由於誤吃了葷油!害得我母親從一月份就患此病,一直到五月,還未全好;我自己也給鬧了一個多月。我母親早睡,睡到半夜就全身出疹,紅腫的一塊一團一堆,癢得難受,連呼吸也困難,幾次差點兒要送醫院急救。我是懂得一點中西醫理醫藥的,否則除了送醫院急救還有什麼選擇?幸虧我還能應付,可是天天半夜鬧到天亮,她的癢痛才靜下來,我可說沒有一夜是能安睡的!日夜又有那麼多人打電話來、寫信來、上門來,要求服務這樣那樣,又忙又累!這半年以來,我苦不堪言,瘦了二十多磅,人看來也蒼老了五十年!

病從口入。一些也沒說錯!我們吃長素,怎會有葷油吃呢?從前我是嘴饞愛吃蛋糕與蛋撻之類的甜食,李雲鵬伯伯曾在電話叫我不可再吃蛋,我就漸漸戒了,不再吃它了。可是牛奶還在喝,喝那低脂的鮮奶,我母親是連牛奶也不喝,自己做豆漿喝。有些醫生說牛奶會引發過敏症。善哉斯言!的確是事實,有很多人喝牛奶就有各種過敏症發生,例如花粉乾草熱、氣喘、皮膚病……,但是我喝了牛奶數十年,已改不了習慣;明知我的乾草熱也許是從牛奶得來的,我還是喝牛奶咖啡,真是壞習慣。

我母親沒喝牛奶,更不吃奶酪,所以疹子與奶類無關。我喝奶數十年也從未出過疹子,所以可見也無關。那麼只好每一樣食品都去“格物致知”,學學朱子的一天格一物,看看是什麼食物在作怪。

“格物”了幾個月,終於“致知”了。原來作祟的是葷油,這葷油是隱藏在一些素食食品之內的作料!

一九九二年冬天,有人來訪,很誠心誠意的帶了一批素火腿與素食麵條之類來供養我母子。我們向來不吃這些素食成品,只吃新鮮菜蔬,連乾製冬菇、金針菜這些乾菜都很少吃的,人們送來供養的冬菇累積十多紙箱,我都是送到各佛寺去供養僧寶與四眾的。我母親年老無牙,吃不來冬菇,只可吃洋菇,我又忙,沒時間去做齋菜,所以都不吃它。我們難得吃什麼美味的素食、素點心。那一回,有人送了那些名牌的素品,甚麼素火腿、素雞、素鴨、素麵。本來我就不喜歡這些葷名,可是人家一番專誠,萬里送來,又逢冬天下雪,難以出門購物,我想吃這些也無妨;明知也不過都是些豆粉、豆皮做的,加些味精罷了,看它印出的材料單:豆腐皮、麵筋、元豆粉、味精、鹽、糖、植物油(有的寫棕櫚油)。這又何妨吃呢?

味道堪稱是美味,可是吃來覺得有些像葷肉,總懷疑是有肉在內或有葷油,朋友說我是太神經過敏,聽到叫“素雞”、“素火腿”也敏感起來了。他們說放心吃吧!保證是素的,不會買葷的來害您破戒的。

一九九二至九三年的冬春之交,溫哥華五十年來空前大雪,下雪五十多將近六十天之久,路上寸步難行。家中罐頭都吃光了,不由不吃那批素品,怎料到吃了一個星期之後,母子兩人都全身紅腫,紅雲塊塊,起先是肚皮起了麻疹,接著是腋下、四肢、胸背、臉上,嘴也腫得像豬嘴似的,鼻子也腫了,呼吸困難,差一點斷氣!幸虧我還懂醫藥,知道怎樣急救,否則不堪設想,若是叫救護車去醫院,以此地各大醫院服務之惡劣(我們都視醫院為畏途),沒病住院也變大病啦!我怎敢把母親送院急救?只有靠自己罷!一面祈求觀音菩薩,一面運用我的中西醫學知識,才把母親救回來!假如我慌亂做一團,送母親去醫院,那還不知後果如何呢!

重新再拿那些素品包裝膠紙來研究,我發現了問題所在──棕櫚油,我從一開頭就覺得它吃來似豬油,不似植物油!我於是拿一些食品去請一個在大學營養系做研究員的洋朋友化驗。幾天之後,他報告我:“百分之八十成分是濃縮豬油;百分之十是人造植物油,百分之三是人造棕櫚芳香精,百分之二是防腐劑……。”

這才揭開了謎底,原來我們是吃了濃縮豬油中毒!濃縮動物油進入血管引起真皮下積水,激發全身的Histamine過敏激素!(註)

我從幼吃長素,最怕葷油,我的體質無法抵抗葷油,所以我從不在外面館子吃飯。偶然被人強拉去館子吃一碗”陽春麵“,麵還沒吃完手腕已出現了麻疹,就知麵的湯中有豬油。館子廚司習慣地在麵或菜饌上桌之前澆一杓豬油以使它好看又香一點。他們當然不會知道竟有人碰一滴葷油也會全身出疹。像我這樣脆弱的人,恐怕不多見吧!

友人的化驗報告,指出那些棕櫚油並不是真的棕櫚油,只是濃縮的豬油。他拿了樣品來給我看,原來那隻豬油罐頭是大桶子製的,二十多磅一桶,很便宜,才幾塊錢,比素油便宜了十多倍,它的牌名叫做“棕櫚油”,印著一株棕櫚樹圖案。他說,可能是素食廠家不懂英文,不知它上面的“PALM LARD”的第二個字是“豬油”,以為它是純棕櫚油。它太便宜,又香,拿來製作素品成本低又好吃。他說棕櫚本身沒有多少油可榨出來,不像油菜種子或棉花種子可以大量榨油;棕櫚也不是像油菜那麼可以大量生產的植物。他說:在加拿大是很少廠家採用棕櫚牌豬油做點心的,這些油都是大批外銷去給遠東國家,因為東方人一般較為愛吃豬油。美加很少人吃豬油,油炸食品都用油菜子油,所以豬油因為無市場而跌價。

謎底揭開了!我認為廠家也未必有意使用豬油來做素麵、素腿什麼的去破人齋戒;很可能他們根本不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棕櫚素油,他們只是揀便宜的油就大批買來使用而已;自然他們更不會知道有人吃了他的產品會中毒幾乎致死。我認為廠家不是有意害人的,只是無意的錯用葷油,我想他們還不致於只顧賺錢而罔顧商業道德吧!有誰會那麼心毒蓄意去破人素戒呢!不知者不罪,不過希望他們今後慎重選擇用油吧!

我再進一步調查,原來此地幾家佛寺的緇素,很多天天吃那一個名牌的素麵,很多位尼師也患上了蕁麻疹而不知是什麼緣故,她們只是自怨自艾是業障病,怎知這份業障病的來源就是豬油呢?經我勸告而停止食用之後,她們也漸漸少發麻疹了,我現是到處勸告素食者,看清所謂素食食品的成分!不可只從“素食”的外表名稱就輕信它是真的素食!上文說過,廠家往往也不知什麼油是素什麼不是,他們不會有意使用葷油來害人;但是,吃素者卻受了廠商無知的疏忽所害啊!廠家還是使用常用的植物油,例如:豆油、棉子油、油菜子油、橄欖油、花生油為佳。

有位友人說你寫這篇文章當心廠家控告你破壞他們的聲譽啊!那你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啊!我倒覺得有義務必須把這件事公開,本文並無破壞任何廠商名譽,上文已說過可能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進口棕櫚油根本就是豬油。假如這樣也會引起他們控告我,那也只好打官司吧!假如賠掉房子去賠他們,我只要能減少人間疾苦,又何妨賠呢!

 

網註:馮馮對豬油有极大過敏,對櫻花與玫瑰花眾花粉亦招架不住,亦難以承受治療過敏藥物 (CLARITIN)的藥力──該藥小如飯粒,尚須切作四份之一服用,方降低心跳加劇的副作用。

 

 

 

原載《天華》第170期:1993年7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