懇切呼籲佛教界盂蘭法會

超度大陸六千萬慘死嬰孩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中共在大陸上實施“一家一孩”強迫節育政策,已經很多年了。根據中共宣佈的節育“偉大勝利成果”,到一九八六年底為止,已經實施了節育手術於超過六千萬名孕婦。

換以言之,即是中共的“節育站”已經屠殺了至少六千萬個已成胎的胚胎嬰兒!這數字還是最保守的估計!被“節育站”實施強迫墮胎手術取下的胎兒數目與日俱增!照這樣的經驗數字推斷,在未來的四年內,被中共“節育站”屠殺的未出生的嬰孩,將會達到一億個之多!人類自有歷史以來,經過無數的戰爭屠殺,但是都比不上中共這幾年以來屠殺胎兒的殺業更惡毒殘酷和大規模的了!

歷史上,黃巢造反,殺人八百萬;赤壁之戰;戰死大軍百萬;淝水之戰,傷亡百萬人;揚州十日,清兵殺漢人十萬人;日軍南京大屠殺殺了三十多萬中國人!希特拉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六百餘萬人……這些令人髮指的大規模族滅屠殺,都比不上中共在大陸的殘酷!

日軍侵略中國大陸期間,直接與間接屠殺了中國人三千萬人之多,也還比不上毛澤東屠殺的人民多!中共竊據大陸的初期的鬥爭清算,已經殺死了兩千多萬人民,“文化革命”的十年恐怖時期內,據中共自己公佈,有一億五千萬餘人受到過鬥爭,其中有兩千多萬人死亡,或為被殺,或為自殺。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中共現行“一家一孩”政策屠殺了六千萬人的紀錄!

第一次世界大戰,全部的直接間接死亡於大戰的人數為三千多萬人,也瞠乎其後!

上面說的大屠殺是有形的,可以看得到聽得到,但是,“一家一孩”的節育手術殺死的六千多萬嬰孩,是無形的無聲的族滅大謀殺。可憐的未出生的孩子們,有什麼罪?它們難道也會“反革命”“反動”嗎?它們會反對中共嗎?他們的悲慘命運,它們的痛苦,有誰來為他們申訴?有誰來為之悲哀?世界還為中共喝彩哪!當然哪!死的是中國人的後代!

人類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民族會這樣屠殺自己民族的子孫後代!

從美加的電視看到中共自己發行的節育成就錄影;中共在全大陸的工廠,農村生產大隊、學校、機關、社區、城市、鄉鎮……全都發動有組織的強迫節育。叫人民互相監視,調查每一個婦女的經期及生理狀況。一個女工正在幹活,突然會有管工或小組長來問她經期準不準時?是否停了經?什麼時候與愛人發生性關係?每週幾次性交?有無忘記使用保險套?本月份有無去醫務室檢查子宮帽裝置?又有“家庭訪問小組”,由共幹率領了地方人士,男男女女的一批人,挨戶去訪問每一家夫婦的性生活次數,有無採用避孕設施?經期日子……一切都登記在冊上。在表面上訪問都是客氣有禮的,笑臉常開的,如果發現有任何婦女超額懷孕,就立刻開車子叫她上“節育站”去。

中共錄影片上自誇節育手術的“先進”成就,非但對於早期懷孕有把握打胎,而且就算是懷孕後期也有辦法順利打下胎兒不會傷及母親。影片中介紹“節育站”醫務人員的“先進”技術,怎樣刮子宮,怎樣把胎兒用毒針打死之後取出來,之後才幾小時,孕婦就可以立即出院回家參加生產陣線了。影片中特別介紹幾個懷孕後期的婦女,她們都已有一孩,起先她們很不情願接受打胎,於是,共幹來了,里長來了,共青團來了,婦女幹事也來了。多得數不清的人,輪流來,集體來,個別來,日來,夜來……車輪戰般地勸她,終於說服了她,使她思想搞通了,一下變成“大義凜然”地去向節育站報到。

鏡頭映出在節育站的簡陋醫院內,八九個月身孕的孕婦躺在手術床,中共的“醫生”拿一支很粗大的注射筒來,粗粗的針管插入孕婦隆起的肚皮內,左一針,右一針,中間又一針,注射著黑色的藥液進去。旁白說這是中共科技研究發展的偉大勝利成果,是幾種中藥混合的打胎特效藥,孕婦還是含笑接受呢!十幾小時之後,醫護人員就把死嬰取了出來。為了證實手術的可靠,影片特寫著醫生怎樣把死嬰從母體的陰部拖出來,死嬰已經全身黑紫了,黑血不斷流出母體……然後休息了兩天,這位”深明大義“的婦女就自己請求出院去工廠參加生產工作了,並且還說幾句;”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我必須馬上參加經濟改革的生產任務!“她被披紅掛彩去參加節育英雄大遊行,得到了獎狀,因為她對”經革“有了貢獻!

看過了最少四五套這樣的中共節育宣傳影片了,都是千篇一律這樣的,不但人民的尊嚴蕩然無存,而且連私生活自由也失去了!人民變成了畜牧場內的豬牛羊馬雞鴨,主人不叫生育,就把他們和她們閹掉!影片中介紹中共的“家庭訪問組”開出了單子,叫那些已有一孩的父親們去節育站接受切斷輸精管手術,叫婦女去切除輸卵管,去打胎。

是預防懷胎的手術倒也罷了,但是,即已成了胎,就是有完整的生命的嬰孩,是有六識的,有知覺的,有情感的生命啊!為什麼要那麼殘忍去殺死它?這些未出生的孩子們,或者有前生的業,有善業,有惡業,但是,今生來說,它們還沒有機會做,他們犯什麼過失啊!它們今生是無辜的啊!它們還在母親的肚子內,就會“反革命”了嗎?就會“反生產”了嗎?就會反對“四個現代化”“經改”了嗎?它們侵犯著誰來?它們妨礙著誰來?為什麼要屠殺它們?為什麼? 

中國唯物主義仍是迷信古老落後的馬薩斯人口論,認為“人口增加是幾何級數,糧食增加是數學級數”;人口太多了,糧食不夠;人口太多了,影響了“經改”,這真是荒謬絕倫!

糧食不夠,不可以大力開發資源,大力增產嗎?蕞爾小島的香港,人口多達七百萬人,毫無糧食生產,但是,由於自由企業與勤奮,香港人民收入好,可以向外購入糧食,沒有人餓死。再看自由的中華民國臺灣,地小,人口多達兩千萬人,但是,自由經濟,自由企業,人民有充分的自由,這是一個自由國家與自由社會,開發得好,稻米與雜糧生產豐收,工業發達,非但不缺糧,還有餘糧出口。工商農產的輸出,已使國家的外匯結存高達五百二十億美元之多,成為全球美元盈餘最多的國家,比日本,比科威特還富!人民都吃得好住得好,享受好,而這都不是靠“節育”來達成的啊!這是靠努力耕耘開發成功的呀!以比例來看,臺灣人口密度大於大陸的江蘇等省份,由此可見,“節育”並不是繁榮經濟的方法!計劃經濟與自由經濟才是致富的方法!中共妄想以“節育”來使“經改”成功,這是多麼落後、愚昧,和殘酷!臺灣並無實施強迫節育,而經濟會這樣繁榮。這一點,中共是應該向中華民國臺灣學習的!

其實,中共的強迫節育政策,只是共產黨馬列主義毛澤東主義嗜血殘酷本性的延伸,根本就不是與“經濟”有關!只不過是以“經改”為名而已!中共要屠殺嬰兒,要滅種,何患無辭?“共產黨是沒有祖國的”,這是共產黨自己的座右銘之一,他們誰關心中華民族的興亡?

中共的另一些錄影新聞,在美加電視上放映的,透露了很多大陸孕婦自己去找地下打胎。有些人用腳踏車鋼條做刮子宮的工具,引起孕婦感染而死;有些人用土製草藥去打胎,造成母胎兩亡;又有很多孕婦害怕被送去節育站而逃走流亡,死在荒山野嶺。中共叫婦女們別做那些傻事,應該守法地接受“組織”的照料,安全地打胎!並且警告,凡是不接受“一家一孩”節育安排的,丈夫也有責任,會失去工作與配房!

美加記者的電視報導,有另一面。大陸很多夫婦,生下第一胎嬰孩,看見是女孩,就立即把她殺死,以免妨礙了將來生育男孩的機會!這些被父母殺死的出生女嬰,有些事被拋在馬桶裡或水桶內淹死的,有被毒死的,有被扼頸殺死的,有被勒死的,有被用刀斬死的,又被割頸像殺雞一樣殺死的,有被用針扎入腦袋死的,有被火燒死的,被拋下高樓摔死的,被拋野外餓死的,被野狗啃死的,在醫院就要求打毒針打死的,用枕頭悶死的……種種悲慘之狀,不能盡述,像這些被殺的初生女嬰的屍體,像死貓死狗死老鼠般地給拋棄在垃圾堆,每天成千成百地被“衛生隊”員抬去,一車又一車地運走,江河漂流著成百成百的嬰屍!

這些外國電視偷攝的鏡頭,用外交途徑偷運出來放映的影帶,每次都看得我悲淚滿頰!

多麼可憐的大陸人民啊!連生育的本能也被中共剝奪了!多麼可憐的大陸未出生的無辜嬰孩啊!連生存的權利也被中共剝奪了!可憐嬰孩們沒有抵抗的能力,也沒有申訴的能力啊!

可是,這些嬰孩真的是像中共說“沒有感覺,不會痛苦”的麼?

實際上,胎嬰是有感覺的,它們也會覺得痛楚辛苦的,它們會哭,會掙扎,它們在被屠殺時會痛苦掙扎的啊!

它們也是會申訴的啊!它們一靈不泯是會得向天地呼喊的,會向菩薩訴冤,向閻羅天子投訴的啊!它們也成千成萬的向我這個凡夫哭訴啊!我時常在入定中,看見成千成萬的這些慘死的嬰孩向我哭訴求救!我時常在出定時已經悲淚滿腮。

我時常為它們持誦地藏經與往生咒,但是,我個人心力有限,怎能念經足夠超渡得了那麼多冤死枉忘的嬰兒呢?

我唯有在此向全世界的佛教界人士呼籲,我含著眼淚,以最恭敬虔誠的心,向您禮拜,請求您!在今年的盂蘭法會,為這六千萬可憐的枉死胎兒持地藏經!祈求地藏菩薩超渡它們往生,脫離痛苦吧!越多人參加法會,心力越大,效力越好,大家都虔心持念吧!

我請求您,每一位慈悲的佛教徒,參加各處的盂蘭法會,不但為您的亡親亡友念經,也要為大陸的死難同胞和無辜的嬰兒亡魂而持素誦經!幫助它們早日脫出苦海,地藏菩薩的佛力是不可思議的!我們要多多誦念地藏經!

我不能親自來向您禮拜,只有在這篇文字上向您拜託了。

但願每一位佛教徒持素都為不幸的大陸亡魂,尤其是嬰魂,而祈禱誦經吧!我再向您禮拜了!

又及:盂蘭節左右,臺灣可能會有颱風暴風雨,我會為你們拜禱。也希望人人像上次慈生佛堂觀音誕千人法會一樣,不為雨水淋濕而退縮,繼續念經祈求菩薩,希望到時盂蘭節能免那一場颱風雨吧!不過,有點防雨準備的衣具總是比較萬全的,別著了涼!我再祝福您!我知道您會發慈悲心的!我預期又是一次千人法會!我這兒也將會有很多百人參加誦經的。

 

 

 

原載《天華》第99期:1987年8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