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大頭症」

馮馮

 

茜塔./ 謄錄

 

        一九八七年八月底的一夜,已經是子夜,電話鈴聲響了,一位陌生女子在叫喊:“馮馮居士,馮馮居士!”

  “妳是從南洋打來的?”我看見她穿著短袖白衫,膚色較深,她的容貌是熱帶型的。她的屋內有吊扇在旋轉,窗外有鳳凰槐花和旅人蕉,還有扶桑花,遠處有海港、海灣、軍艦和商船。

  “是的,”她說著帶有福建口音的普通話:“我是在S國打來的,我找了好久,電話都打不通,打了三天啦!我有很緊急的事要找馮居士,請問你就是馮居士嗎?”

  “我就是。”我說:“妳那麽慌張,是妳什麽人病重了?”“是我們這堛漲繵顗漁v父病了!”她很著急地說:“馮居士你快救救我們師父吧,他病得很嚴重啦,我們這堛甄憟苀ㄖ穭漟L策,查不出他是什麽病。”中央醫院查不出,現在轉送到大學醫院,也還是查不出他是什麽病,馮居士你快救他吧!他恐怕不行了,我們都嚇死了,大家都不知怎麽辦才好,各弟子公推我打電話來向你求救,馮居士你快救救我們師父吧!”

  這位女士慌慌張張,一口氣說個不停,有些語無倫次的樣子,我說:“慢一點!別那麽緊張!請妳鎮靜一點,慢慢告訴我,首先請妳告訴我,妳是誰?妳的師父是誰?”

  “我姓D,我師父是M居士,他是此地××佛堂的主持人。”

  “事情發生經過是怎樣的?”

  “幾天之前,我師父突然暈倒,給送到中央醫院去。後來醒了,醫生都查不出他是什麽病.後來又轉送到大學醫院去,那邊好多醫生,也檢查不出來,現在還躺在大學醫院,生死難卜!請馮居士慈悲看一看他得的是什麽病?”

  “他的全名是什麽?他住的是大學醫院幾樓幾號病房?”我說:“請告訴我吧!讓我去看一看他的情況,我需要知道病房號碼,方便我找尋.因爲我不認識妳們師父,沒有名字和房號,我很難找,醫院有那麽多病人呀!”

  我這可是老實話,很多人打電話或寫信來叫我爲別人診病,連姓名都不說,住址也不說,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全者不提。一種是以爲我有那麽大本事,不講姓名住址也可以找病人.二是有意地考一考我,第三種人是慌張失措,詞不達意。姑無論是什麽心理背景,凡是不說明白的都使我感到爲難,我可沒那麽大神通本領,而且,她也是慌張失措,救師心切,我不怪她。

  知道了病房所在之後,事情就較爲容易了,我立刻就找到了病人,那是一位看來五十多歲的瘦弱男子,臉色蒼白,躺在病床上。

  “是瘦瘦的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我對電話說,慚愧!D女士甚至於沒有告訴病是男是女,她先說是佛堂師父,我還以爲是法師呢!原來不是:“D小姐!妳這位師父,頭痛欲裂!真的痛得像要裂開,有好幾天了,對不對?”

  “對!對!”D女士說:“醫生好幾個,都檢查不出來是什麽原因!”

  “腦波檢查EEG也查不出病源!”我說:“驗血驗尿,X光,超音波,全都找不出是什麽病,對不對?”

  “對!您說的完全正確!馮居士,我師父頭痛得很慘,醫生給什麽止痛針止痛藥都沒有效!醫生都束手無策,說他可能會有生命危險!馮居士,你快救救他吧!”

  “妳這位師父,頭痛到抱住頭大叫亂滾,他的頭越來越大!好像腫脹了起來,大約漲大了一寸到兩寸吧!”我說:“他的頭骨在不斷漲大,頭骨內産生很多氣泡,迫使骨細胞膨脹,所以腦袋不斷膨脹!這是醫學史上,一千萬個人之中才會有一個怪病呀!這病的英文學名,我可以告訴妳,妳去拿紙和筆來,抄下來,拿去告訴他的醫生吧!他們是名醫,應該知道有這種怪病的,我不明白他們爲什麽診斷不出來!”

  “他們是診斷不出來嘛!”D女士說:“馮居士,你看我們師父有沒有發生命危險?”

  “很難說!”我回答:“這病,腦子內並沒有癌,也沒有瘤。可是,血液內是有很多毒素;”

  “什麽毒素?”

  “是動物屍毒!”我說:“他不吃素!他是吃肉的吃葷的!那些肉類雞鴨蝦蟹的屍毒大量積存他的血液內了!可能是造成這怪病的原因之一,他可能另外還有原因。”

  很多人吃肉,各有業報,各有不同的現世報疾病:心臟病、腦充血、中風、膽結石、高血壓……不一而足,可是,倒還沒見過這樣的怪病──“大頭症”!我得替他查一查才行。

  “是的,師父沒有吃素,您說得對。”D女士說:“還有別的什麽原因呢?請居士慈悲告訴我吧!”

  “他開罪了鬼神!”我說:“他自恃有『天眼』,可以看得見鬼神,他以『天眼』之能爲人驅邪趕鬼!但是,他的『天眼』並不是真的佛家天眼通,他若是真的有天眼通,應該可以看出因果才對!他怎麽不先察看因果,就去替人驅邪趕鬼呢?須知因果可怕,因果之環是不可妄自干預的呀!難怪他是惹上麻煩了。”

  “那他應該怎麽做才好呢?”D女士著急得很:“他有沒有生命危險?”

  “不能說全無危險。”  

    “馮居士,請您慈悲救救他吧!”D女士懇求:“請您救救我師父一命吧!您是有法力的,請您把作祟的鬼神趕走吧!”

  “我沒有法力,”我說:“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凡人,我沒有驅鬼趕神的神通。假使用,我也不敢濫用妄用神通,更不敢擅破因果!妳師父不明因果而得罪了鬼神,妳現在叫我去爲他驅除鬼神,豈不是叫我去亂頂缸嗎?豈不是叫我去亂破因果代他受罪嗎?”

  “我不是這意思,”她說:“對不起!我只是懇請您救他一命!”

  “假如救他一命是不觸犯因果律的,我也願意。假如我有法力,我也可以代他受罪,但是,我真是無能爲力了。”

  D女士仍在苦苦懇求,我只得說:“我是沒有辦法救他了,我只可以提議他這樣做,也許還有希望。第一:立即向佛菩薩懺悔,向他得罪的鬼神道歉謝罪,許願行慈悲善事。第二:他須立即開始戒吃肉類和葷菜,改吃全素,今後不得殺生,包括蟲蟻在內!”

  一個星期之後,南洋S埠長途電話又再打來了,這一次不是D女士,而是M居士自己,從大學醫院打來的。這一次,我可以把他看得清清楚楚,他只穿了汗衫,病人睡衣擺在一旁,顯然是天氣很熱。他是瘦削的個子,他的頭仍然脹腫劇痛。

  “怎麽你還在醫院?”我問:“你不是好像已經出院了嗎?”

  “是的,”M居士說:“上次D小姐打電話給您之後,我一切都照馮居士你的指示去做,已經開始吃素,也許了願,後來就不頭痛了,醫生叫我回家。但是,過了三、四天,頭又再劇痛了,又再回到醫院來了。”

  “你的頭還是在脹大!”我說:“真糟!”

  “我痛得無法忍受了!”M居士說:“醫生們還是沒有辦法醫治,只是給止痛藥,也都沒有效用!”

  “我不是已經把病名告訴了你們嗎?你們沒有轉告醫生麽?”

  “有的,經過醫生會診,證實了你的診斷沒錯,就是那種怪病。但是,醫生說過這種病是無藥可治的,他們也沒有什麽辦法醫治,只是給我吃止痛藥,份量已經很重了,也仍然止不痛,再來打擾馮居士,請您慈悲再看一看。”

  “M居士,你的病因,上次我已經對D小姐說了,她沒有告訴妳嗎?”

  “有的,她有轉告我。”

  “M居士,你太自恃有天眼看得見鬼神,你替人驅邪趕鬼,做得多,得罪了正神了。須知凡是有人受邪祟,未必就是邪祟,可能是受到懲罰,也可能是事出有因,鬼神只是來執行因果!你的天眼只可見鬼神,卻未能看透因果關係,你未知案情的前因,你就去作法驅趕鬼神,往往觸犯了因果律而尚不自知,你就替人背上了因果!須知就算是邪神邪鬼,假如他們是循因果而來,縱然看來是爲祟,他們的行爲也是有因果律支持的,任何人妄用神通法術去干預,就會自招惡報!

  世上很多術士,以茅山法和道術去斬妖誅邪而牟取金錢,享受酒肉,他們並未先明察前因,亂誅亂殺,亂趕亂驅。殊不知他們爲了一點金錢和酒肉,就背上了因果或者種下了惡因,所以他們很多人到後來都是悲慘收場的。有人發瘋,有人自殺,有人得了不治惡疾,有人結了三生冤仇。有人的惡報來得早,有人遲,遲與早都是逃不了因果報應的,你可得小心勿再濫用天眼!我知你受人所求,你又肯幫助人,可也得先研究清楚因果才說呀!”

  M居士默然半晌,才說:“我現在明白了!我知道,我是做錯了好幾件事,得罪了鬼神,我也的確還不會看因果;可是,我已經懺悔了呀!爲什麽還要叫我受罪?”

  “還有幾件你仍未懺悔及許願吧!你再想一想。”我說:“至於受罪,這是欠債該還的,現在只有你發慈悲心,多做善事,積些善因功德……”

  “我做善事可以抵消惡業麽?”

  “前債與後善是兩件事,前債也還是必須清償的,不能抵消。不過,多做慈善善事,種下善因,會帶來另外的善報。”

  “這樣說,我還要頭痛下去了?”

  “恐怕是如此了!不過,業債還清,就不會再痛下去。你若多做善事,雖不能抵消,但可在將來獲取另外善報。我這樣說,是有佛經根據的。”

  “我會不會有危險?”

  “那得看你發心如何了。”

  “我已經開始實行戒殺生及吃全素了,也立了做慈善的願,一定要盡力去做!”

  “很好!那就有希望獲得善報,可以活下去。不過,你的頭痛會持續下去相當長一段時間,直到還清債務爲止。”

  “請馮居士救我吧!我的頭痛起來,真是要命的。”

  “我不能,也不敢破因果!”我說:“這些苦,你還是必須忍受的。不過,你已經覺悟前非,你比那些巫師術士他們的未來遭遇已經好得多了。”

  M先生說:“我很後悔,我的確做錯了幾件事!今後再不敢自恃天眼和神通了!馮居士,請您無論如何得救我!”

  “我說過了我沒有法力救得了你!”我回答:“這種事,就是發生在我身上,我也救不了自己啊!”

  “馮居士多慈悲吧!”他又再懇求:“我頭實在痛得無法忍受,痛得情願死掉!”

  我歎息:“你們都以爲我有很大神通,其實我只不過是一個凡夫俗子,除了守戒之外,有什麽呢?這樣吧!我只可以告訴你,吃什麽素食,略微可以減輕一點點痛楚,等於是分期償債。要我叫你完全不痛,那是不可能。”

  我告訴了幾樣素食,幫助他減少一些頭痛,但,正如我說的,那只是教他分期攤還而已。因果的債,是一定要償還的,我又對他說:“我知道你也還未吃全素,你仍在吃半素半葷,腸胃的肉類發酵葷腥屍味沖著電話筒薰散,臭得叫我受不了!你還是快點下決心改爲吃全素,把腸胃洗洗乾淨吧!”

  他吃驚地說:“馮居士,我知道瞞不了你,果然,我還未能做到吃全素。住在醫院,伙食是隨醫院供給的,出了院,我一定吃全素!”

  “吃素是爲你自己身體好,隨時隨地都可以實行的!”我說:“你自己不可以避免吃醫院的葷食麽?不可以要求醫院只供給素食麽?人家台北基督教療養院都肯供給病人吃素,花蓮的佛教慈濟醫院更是只供應素食的呀!”

  “我們這堣ㄕ獢I”他說:“不過,我會聽你的話,立刻改爲全素了!我也會再懺悔再立下行善心願!請馮居士多加持我吧!讓我以餘生來真真正正爲佛教做事吧!”

  “求我何如求觀音菩薩呢?”我說。

  M先生總算從善如流,他的怪病“大頭症”,到我寫此稿時,他雖未痊愈,但也停止了膨脹,不至於“頭大如巴斗”了。他的頭部裂痛,似乎也略微減輕了一些。不過,正如我所料,仍然在持續下去,這是我所遇到的最奇怪的一件怪病個案。令我想起“濟公傳”內濟公活佛醫治秦公子的“大頭奇症”故事,原來世上真有這種怪病啊! 

 

 

原載《天華》106期:198831
載《天華》107期:198841
載《天華》108期:198851
載《天華》109期:198861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