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將凡夫當超人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沒有誰能想像一個人會忙得成什麼樣兒,大清早起來,做完早課,郵差來了,按鈴叫收掛號信一批,十封八封不等,另外普通函件五十六十封,乃至一百餘封,乾脆就以專用小郵袋扔過來,還有許多的刊物報紙;然後是幾句抱怨,例行的,半開玩笑的:“光是派你的信就累死了!為什麼不在郵局租一個特大號郵箱?你自己拿信去!"

拆閱函件,趕著看,自然大多數都是求助的;父母病啦,孩子病啦,親友得了癌症啦,誰撞了車昏迷啦,什麼人失蹤啦,什麼人下落不明,又什麼人被搶劫啦……有的要求指點“迷津”,有些人問吉問凶,家中鬧鬼啦,家人生病,是否陰人作祟?夫妻不和,是否土地神祗供奉不對?生意不佳,是否神仙不住位神佛供桌不妥?孩子逃學是何原因?功課不好該怎麼辦?念佛該不該吃素?有月事可否拜佛?哪一種方法拜佛最好?關聖帝爺現居天上何職?是否真的玉帝禪了位給他?相士說將有飛災,是什麼災?八字先生說某親人過不了四十九歲,該如何禳解?為什麼要吃素?請開張詳細素食菜單來。暗戀上師兄怎麼辦?應否還俗?見到同修比丘尼就禁不住心生邪念,該怎麼辦?出家生涯夜半寂寞該怎麼處理?……同修搬弄是非惡言相加,該怎樣應對?打坐心生綺念如何是好?越久越動色心怎麼辦?師父偏心,師兄霸道;太太比河東獅更兇,詬罵無寧日。丈夫有外遇不知姘婦是誰,可否用天眼代為查出?……有何妙計可以移民美加?你可否擔保助我全家移民?

閱讀這些五花八門的來信,已令人啼笑皆非,還有,新加坡要求尋找失蹤學童,香港叫你尋下落不明的逃妻,美國加州一位太太說女兒心愛的小狗不見了,溫哥華的債務官司開庭,你得用神力加持必勝,紐約的家庭訴訟案叫你幫忙,澳洲的某宅自來水管漏水了,叫你用天眼一查是在地下哪一段漏了?然後把照片用航空掛號寄回來……瑞典有人要和你做筆友,荷蘭有人叫你看遺失的文件在何處?印尼問你蓋一座佛寺,玉皇大帝應供奉在第幾層殿?臺灣癌症病人叫你施法延命,大陸有人叫你試接先天氣功一招,看你招架得住否?印度有人叫你鬥一鬥神魔……

閱讀這些五花八門的來信,叫你啼笑皆非,看著信件,電話鈴又響個不停,美國的,臺灣的,日本的,菲律賓的,馬來西亞的,印尼的,香港的,澳洲的,阿根廷的,巴西的,法國的,加拿大的……叫你看病,看風水,看八字,看吉凶,問前途,問愛情,問生意,問香港九七問題,問美國大選,問股票,問地產,問,問,問……什麼都問!套交情,有些說是三十年前與你同事,有些說五十年前見過你,還有人在六十多年前抱過你,你那時還是吃奶的孩子!自然也有些人是你前生的道侶,三世同修;還有與你前世是夫妻,也自然有人是你前世的師尊或父母,更別說同是龍華會上人!某人說你當年皈依過他,某人說你是他的學生,某人說你的小說都是他指導修改過的,自然也有人說當年你白字連篇,全虧他一一指正……這個要上門來敘舊,那個要來你家住住;有沒有你的音樂匣帶寄幾份來聽聽!新作品送些來看看!某宗大師在某地說法,你為什麼不去聽聽?某某法師有特殊法門即刻成佛,你為什麼不立即去皈依?你是什麼宗派出身?師承何人?為什麼不見你提及?

信看不完,電話聽不盡,不速之客又已絡繹不絕地在按門鈴,求診的,求助的,拿緣薄來叫你助修什麼廟的,好奇地來看猴子般的,上門挑戰的,代表某上人來教訓你一頓,罵你是天魔附身,自稱神妙無上什麼功大師的,進了門就有什麼神什麼魔降臨,全身發抖口吐預言的,大跳醉八仙之舞,叫你看是哪一位上仙附體,濟公也來過,關聖帝君也來過,呂祖也來過,王母娘娘也來過,藥師佛也來過,哭的,笑的吵鬧的,大叫的……這些熱鬧戲文自然是較不多見,但是上門來擡槓則是常事,要降服你收歸門下,要壓倒你,一顯威風的,要你立即悔改的,叫你改邪歸正的,叫你懺悔的,叫你脫離佛教的,叫你上他們教堂信主的。

還有,來作媒的,拿了大陸女子照片上門來說親的,什麼條件都不要,只要你把她娶過來做移民,給她一幢房子,一輛汽車就行。您瞧,你這麼大了,還不娶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對得起父母嗎?瞧這位小姐多好?先生才死了一年,她只有兩個女孩子,都快二十歲了,不會給你麻煩,你接他們來加拿大,給她們唸書就行……什麼?你沒興趣?哎喲!你可別還指望要十八二十的黃花閨女呀!看看你這王老五幾歲啦!年紀大一點的女子才會持家呀!年輕的女孩懂什麼?對了,人家錫金喇嘛也還娶妻生子那!日本有些和尚也還可以帶太太孩子住廟,你幹嘛不結婚呢?娶個女人來陪伴雙修多好!瞧人家這位女士多秀麗!人家不是嫁不出去,這年頭,這麼賢惠的女子還怕沒人娶嗎?換了別人人家也還看不上眼,瞧著你也還有一點兒小名氣,人品也還不錯,又是拜佛的,人家也就不多挑眼啦!就一樣,你吃長素,人家可不能跟你吃長素喲!人家在大陸苦了那麼多年,還要嫁到外國來吃長素受罪麼?

要出國來,也就是希圖日子過得好些呀!你吃你的素,她吃她的葷,各不相干……。

做了獨身漢,又是加拿大籍公民,在大陸女子眼中就是“白馬王子”了,何況還是小有名氣的作家呢!又何況還有一座房子,說不定還有不少美鈔!每隔幾天都會有人來提親,來介紹,也還有些女子單刀直入主動地來信露骨地表示要嫁給你。從來沒料到華僑王老五那麼吃香,差點兒沒飄飄然自以為是奇貨可居的美男子了!

一個獨身的修行人,竟有那麼多魔障!可怕不可怕?你要清淨自修,人家偏就不讓你清淨自修;你要清淨,人家卻要你染著,你為了略盡微忱,捐出廿載持念的念珠給慈濟醫院義賣籌募建院基金,也只不過是聊表一燈寸心,因為確實家徒四壁,無物可供佛,誰料亦有人公開嘲駡你是窮出風頭,義賣所得八百萬自肥,說你是沽名釣譽!叫你看了雙淚迸流!你一時說漏了嘴自稱是居士,馬上有法師發表大文來指斥你一德俱無不配稱居士。你自稱是修行人,就有人質問你修的是什麼行。你自說是文學作者,就有人罵你不配稱作者,作品也不配稱文學作品。你寫佛曲聖樂,就有大法師罵你作的是“魔音”“魔曲” ,大居士指責你破壞傳統。你寫太空科學證佛理,就有人指出你不是科學家不配講科學,不是佛學家,不配講佛理。你略提佛教的神通是符合科學的超感與超能,就有人大罵你是妖魔!你提倡宗教互相合作,就有人駡你是欺師滅祖離經叛道!佛教圈本應是清淨無諍的,不幸地,佛教圈內是是非非比圈外更多了!你做什麼事都有人批評你,罵你,譏誚你!“閉門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這句格言,在佛教圈內是很少人做得到的,也很少人知道“妒”心是“心賊”中最可怕的一種,他會無聲無臭地毀人毀己於無形!

一個遁跡冰國的平凡的凡夫俗子,也沒修得了什麼境界,所求也只不過是清淨簡單樸素的凡夫生活環境而已,煮字療饑,如今再也不可能了。盜印者早已搶盡了你的銷路版稅,盜印版的大量傾銷,帶來的只是無數讀者的函電和闖關者的滋擾,使你已不再得清淨,也不可再得心中清淨,你自己本無煩惱,現在卻成為千千萬萬人的煩惱垃圾堆!你觀盡了眾生相,一天二十四小時傾聽眾生的種種煩惱,為他們尋找解決辦法,安慰,勸解,奔走,換來的只是“天魔”的封號!固然也有同情者給予的溫暖,也有感激者的淚光,也有由衷的讚歎回音,到底也還是樂少苦多,煩惱更多!而你還不可以申訴,一申訴,就有人罵你器量狹窄,你一發表,馬上就有人罵你是招搖自誇,說你生了恚心甚麼的,你也不可以拒絕任何人的任何要求,否則就被評責為“不慈悲”!你勸人平時吃素養生可以預防疾病,戒殺生以積善德,人家說你是“老生常談”“迷信”,到了病人膏肓,命在旦夕,卻來要求你施展神力救命,你說你無神通可挽救垂危的癌症病人,人家就罵你是不肯發慈悲心。你跟人說因果律,人家不信,你跟人說業報,人家也不信,總以為神通可敵業力,總以為神通可破因果,甚至以為你可以代世人“贖罪”!你倒情願為世人“背十字架”,可是你有這能力嗎?又有這麼可以代背的因果十字架嗎?緊急抱佛脚,有用嗎?誰能代負因果?可是,人家都不明白,只是知道你“不慈悲”!

你在天華月刊和其他刊物發表多少次呼籲也沒用,函電的大潮依然每天湧來,而且越來越洶湧。人家再也沒想到你只是一個平凡的凡夫俗子,一個靠爬格子賣文為生的窮作家;人家以為你是億萬富家之子,有無限的金錢回信回電;人家以為你閒著無事;人家以為你僱有十位秘書小姐代回信件回電接見訪客,也必定有什麼佛教團體機構代你支付一切開銷,也必定每天擁有八十八小時,誰知道你也只有二十四小時與眾生無別!誰知道你並非三頭六臂?誰知道你為了應付眾生,已經失去了一切時間無法再爬格子!一切工作都停了罷!日夜都在回信回電應答電話!醫生也有休息的時候,你卻沒有休息的自由,誰知道你已是在時間上破產。

這就是你兩年來再沒有新作品發表的原因!長此以往,更不可能創作什麼科學證佛理,和什麼佛曲聖樂了,也不會再有“空虛的雲”!最後難免到天橋下面去擺占卜攤子。

你本來一無煩惱,如今卻似是身陷糖漿的螞蟻!這碗是虛名的糖漿!你本無意名利,怎料掉到這個虛名的陷阱之中?什麼時候才可掙脫再還自由呢?

佛法才是最好的醫藥,世人為什麼不直接去學佛法?卻要捨本逐末來找一個平凡渺小無能的人?為什麼不認清這個平凡的學佛人是個凡夫俗子?

 

 

 

 

原載《天華》第129期:1990年2月1日
原載《天華》第130期:1990年3月1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