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心之害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有些外教教士,於社會慈善工作,非常熱心,他們的慈善救濟與社會服務,深入到非洲腹地與南美洲森林,甚至遙遠至北極冰天雪地,這種精神實在令人感動。他們對貧苦災難,表露出的博愛精神與不畏艱苦,不怕污穢,親爲病者洗膿抹血,甚至於爲麻瘋病人洗澡,毫無怨苦的態度。可說已做到了博愛佈施,尤其是對種族、疾病患者都無分別心,這是最值得我們學佛人讚歎的。

我們佛教,最注重慈悲佈施,視之爲六度萬行之首善,同時,佛陀教訓我們不可有分別心,必須以“平等心”普度眾生。在這一點上面,外教的博愛與施予是與佛教相近的,可見真理與美德,是人同此心的。從另一角度來看,也可見外教的教義有與佛教同源的可能,或者是出於佛教。如果從人文歷史先後次序而言,稍後的外教,採用了較先的佛教的崇教理想,亦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此一點不在本文的討論之列。

外教人士,於種族於疾苦都無分別心,但是,無可諱言,他們對於宗教信仰,則有很大的分別心!無論他們怎麼愛世人,怎麼說兄弟姊妹,怎麼說慈善施予,怎麼博愛,只要一提起其他宗教信仰,他們立刻就心胸狹窄了起來,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他們的神或上帝或主超於任何宗教,只有他們的信仰是“正”,別人所信仰的,不管是佛是道,通通都是“邪”神!縱然是親友,也立刻分別心強烈得勢同水火起來!(在宗教分別心上面,佛教徒然是比較淺薄的,較少因此爭執。)

其實這種分別心,並不是他們原來教義的主張,在他們的經典之內,從來沒鼓勵分別心的言論。可以說,他們的分別心,只是源出於兩個來源,其一是人心的“自我”“私心”,其二是中東某一地區偏狹的民族排外心理相沿成風的古老記載神話。這兩種本來都不是新教的主張,不幸卻都未能爲教徒所了解。所以中東戰爭,自古而然,於今猶烈,這都是由於“分別心”所引起的禍害!

從這一點來看,就可見到佛經於“心”與“我”的分析是多麼入微;如何治“心”;如何去“我”,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又可知道,去掉“分別心”與無“人”“我”之見,是多麼有貢獻於人類與世界和平。因此在世界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卍字軍東征”,或是“佛教僧王領軍征服鄰國”之類的以宗教爲名的戰爭,不是沒有理由的。

佛教與外教有一個很大的分野,就是外教雖主張博愛及戒殺,但是他們主張的戒殺只是戒殺人,並不包括戒殺其他眾生。而佛教之主張戒殺生,則是戒絕屠殺任何有生命的眾生,包括“有情生”與“無情生”,我們非但不可殺同類,也不可殺異類,我們非但不可殺人,也不可殺任何動物,甚至植物──我們吃植物,是不得已的維生,但亦不可濫殺,是以,古德誡人必須愛護草木勿予濫傷。佛教主張萬物皆遂其生,放棄一切世間的物質享受,對萬物眾生都一律平等,不生分別心。這就是所以沒有“佛教戰爭”的緣故。

自古以來,戰爭最多的地區,要算是中東了!他們的宗教教義其實也教人待他人如兄弟姊妹,不分彼此。不幸地,同源同祖先的中東各民族,分別心卻是比任何種族都強烈,他們曲解了經義,對於一切都只用世上的物質觀念來看,一切都以“我執”爲中心,而分異己,形成仇恨,造成數千年以來自相殘殺,冤冤相報,終至永無休止之地步。這是他們不懂因果,不知業報的可怕,他們只知道仇恨,只知道貪與欲,只知道分別“人”“我”。這些殘酷的互相仇殺屠殺,可說是分別心造成的惡果!也是他們歷代以牛羊駱駝驢馬爲食的冤冤相報果報!這是永無停止的惡因惡果的循環。

古代中東某一民族,每攻佔一城一邦,必然屠城,凡非其族類者,悉被屠殺至盡。他們視此爲最大的光榮的史蹟,都記載在他們族史巨書經典內!他們自稱是上帝唯一的選民,其他民族都是劣種,曾幾何時,納粹希特勒亦以最優秀人種自居,實行排斥其他不是金發藍眼的人種,並且屠殺該一源起中東亞非地區的後裔,多達六百萬人!集中營內,大批屠殺,血流成河,屍臭萬里,焚屍爐日夜升煙……這不是果報麼?不又是分別心之害麼?(詳情見拙著《恐怖的克拉維茲集中營大屠殺實錄》──香港出版社),這些因果循環,沒有終止,還會再循環下去!起因就是由於狹窄的分別心!可見分別心多麼可怕!分別心並不是小事啊!

華僑在外國,數百年來,大多數受到外族的欺淩排擠,就是在現代也常聽到這一國排華,那一國排華,這也都是外族的私我及分別心在作祟,華僑顯然已經歸化外國,但是形貌不同,因此無論外文講得如何道地正確,工作如何辛勤苦幹,行為如何守規循矩,對社會如何有貢獻,外國的多數民族仍然是心存分別與歧視,不會當華僑是自己人!無論中國人如何在科技上吐氣揚眉,也還是被外族歧視為“二等公民”。甚至於曾獲諾貝爾物理獎的華裔大科學家,在某處海岸購買住宅時,也被外族居民聯合拒售及驅逐!這都是那些分別心在作祟作怪!他們是從種族形貌上來分別,排斥異己!南非的種族戰爭,主因也就是分別心!

佛陀教世人勿存分別心,這正是世尊的真知卓見與遠見!諸佛菩薩以平等心平等力濟度眾生,正是宇宙中最崇高最無我的美德。(請讀華嚴經以窺全豹)

不幸地,近日我們佛教圈內,也有不少人心存分別!固然佛教主張消除“分別心”與“傲慢心”等一切心病,但是我們都能做得到嗎?我們做得澈底嗎?我們很多人,上佛堂聽佛經時,心中很明白,很平和,很清淨,但是一離了經堂,就不知不覺地把佛經置之腦後了。才出佛堂,馬上就生出分別心來了,有人說什麼這位法師講得好,而那位法師講得不好,又有人說這位法師怎麼樣,那位首座嗓門不好,唱唸不好……像這些瑣碎閒話,已經反映出兩件事:第一,是我們已有分別心,第二,是我們已犯了“兩舌”“妄語”!這都是常在道場會後見到的聽到的,每次我一聽到,我立刻就合掌微笑唸佛,不參與任何意見,我若要說話,就說:“悉發菩提心!勿生分別心!”如果是很熟的朋友,我就說:“我們多多自我檢討吧!靜坐常思已過,閒談勿論人非!” 

當然我們人人都有批評他人之時,不過,如果動機出於善意與富建設性,那就不妨。但若出於我執的分別心,那就是我們修行上的一大敗筆與災禍了。

我們也常會看到或聽到有些佛教徒,有意無意地高捧師門,而抑壓其他宗教,說什麼我信的宗教才是正信才是正法,你們信的學的都不是正信正法;或者說我的派別才是佛學真傳,你們的不是;也有人說什麼我們這一宗神通最高,別的宗派都不及我們;又有人說什麼我們佛教教授的論文才是字字珠璣,其他的論文都是很膚淺;又說什麼我們老師有國際學術地位,別的大學佛學教授都不及他;更有人說我們廟裡的菩薩最靈,別的廟沒這麼威靈。(事實上,菩薩無所不在,還會分別在啥廟就靈,啥寺就不靈嗎?真是可笑!(又有人說某寺的素齋好吃,有很多冬菇髮菜,某庵的齋菜不好吃,太少冬菇髮菜……又有人拼命巴結大施主,白眼窮施主,有人只樂捐本寺本宗的慈善佈施,對別人的廟或道場的救災或放生,則一概不捐,或則厚此薄彼……種種百項叢生。我們佛教內也有太多的分別心呀!真是知易行難啊!

分別心是學佛的魔障之一,我們修行人,無論在家人或者出家人,都應該努力去戒除分別心,而學習佛陀與諸菩薩的平等心心,才會有平等力自度度人呀!看看世上的許多分別心造成的禍害,我們還不應該警惕麼?

要消除世界上之連綿禍害,首先,我們要做到教義上所示之“平等心”與“無分別心”!消除了分別心,就不會生出傲慢心、嗔心、仇恨心等等心病,於是世界之和平便指日可待了。

學佛修行,消除分別心是很重要的起步!

 

一九八七年四月八日予加拿大溫哥華永懺樓,以此自勵。

 

 

 

 

原載《現代佛教》72期:1987年5月1日

 

 

 

▲上一頁...........馮馮特輯..........佛學隨筆...........▼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