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武力犯台有可能嗎?

本文從當今世局及中共走的經濟路子去分析,否定了以星相流年、奇異功能去推斷世局……

 

中共會軍事武力侵犯台灣嗎?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最近忽然有很多人打越洋電話問我:中共會不會在一九九五年閏八月軍事攻打臺灣?問的人說:傳說國內情報顯示中共在沿海的軍事部署加上向俄國購買的新軍備,似乎有軍事犯台的意圖,引起臺灣人心惶惶,不少人想趕急移民外國。

首先我要講明:我不是情報專家、政治分析專家、軍事專家,也不是預言家,我沒有資格、沒有能力來作任何 預言。但是由於很多人日夜打越洋電話來要求我發表意見,我不勝其擾,只好寫這篇外行小文作為一個總的回覆。

同時,我也得聲明,我只是從我的淺薄常識與判斷力來觀察,並沒有特殊的天眼通 」能力。事實上,所謂天眼通只不過是 由而產生的洞察力(Perceptibility),並非什麼神通,佛陀當初的說法,把觀察力分為五個等級層次,普通的觀察 是由肉眼得到的,進一步有靜定而產生的洞察能力,較肉眼觀察而未經思考的,稍微高一點點。古代印度人迷信,佛陀無法作科學解釋,乃以天眼 」作為譬喻之。比這再冷靜再高一級的洞察力,是經過思考分析的結果,佛陀稱之為法眼;又再高一級的洞察力,是大智慧的分析,佛陀喻之為慧眼。最高級的觀察力,那是已經到了宇宙萬物事理無所不知無所不明白了,佛陀稱之為佛眼。所謂,是指觀察」「洞察,是以眼的視象作為譬喻而已。所以,天眼通也只不過是比幼稚園(肉眼)略高一點的 「小學程度,法眼通算是中學,慧眼 」算是大學,佛眼算是博士吧!佛陀說法並沒有講什麼神話,是後世弟子故神其說,把佛陀神話化了,把佛語也用神話渲染了,其中也包括到把五眼神話化,流傳至今,把天眼渲染成神通視力。其實,任何人,只要心靜,都會產生所謂天眼的洞察力或分析力。

假如讀者們能夠不迷信於任何傳言任何異能,也不期望從異能來做任何預言,那麼我們不妨用常識與客觀來分析問題。 

從常識來判斷,由於大陸中共政權現在一直在大搞經濟,多年的逐步開放政策,已經收到相當好的成果,已經嚐到了甜頭。雖然還遠遠比不上臺灣的經濟繁榮成就,但比過去情況好很多了。不過,大陸仍然面臨許多嚴重的問題,例如:工業生產原料成本急升,產銷率下降,物價飛漲,通貨膨脹,農業雖產量有遞增記錄,糧食與經濟農作物減產,農民負擔日益加重,農村的旱澇天災頻繁嚴重,金融秩序混亂,生產市場混亂。

從各種角度來判斷,中共仍會繼續走開放的經濟路子,以吸引外資和華僑,增加國際貿易。不至於回頭走一九五○年代的閉關政策,更不大可能對臺灣採取軍事侵犯來引起美國與西方國家的經濟封鎖,自絕生路,像伊拉克的黷武侵略科威特那樣,中共是不會陷入那樣的覆轍的,任何領導人都不會愚蠢到那樣子。

假如中共有人叫囂軍事攻台,那必定是因為中共內部發生了嚴重的權利爭鬥,或者是經濟上出現了極嚴重的危機,為了轉移視線,為了運用臺灣問題作為政治上奪取權力的王牌,也許就會喊出軍事解放臺灣的口號,一方面也是對臺灣施予恐嚇壓力,目的仍是政治上與經濟上的,不可能真正觸動武力來攻台。除非臺灣內部發生了嚴重的動亂,那時中共說不定會派軍來台剿亂,國共合作合力剿,也不算是天方夜譚,海外傳媒一些人士存這種看法。不過,可能性當然是微乎其微。

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敵之兵,當代的新型戰爭,是政治戰、經濟戰,已經不是軍事戰爭了,用武力去攻佔的那種戰爭形式,已經很落後,軍事戰爭就算勝利,也得不償失,因為戰爭會全部破壞了意圖獲得的地方經濟財富。現代戰爭是以政治和經濟掛帥,軍事武力作後盾或威嚇力量而已。中共領導階層不會那麼笨去派軍攻打臺灣,把臺灣人的財富嚇跑帶到美、加和歐洲去,或者用炮火飛彈摧毀臺灣的工業與經濟,拿到的 只是一堆廢墟。我判斷中共領導人絕不會用軍事武力犯台,若有為了鞏固個人權利而叫囂軍事攻台,也就只是叫叫嚇唬,從恐嚇達到政治上的目的而已。我認為中共仍是用十二分政治來統戰臺灣的,甜言蜜語把臺灣人的錢都吸引到大陸去投資,把臺灣的高級精緻科技人才也吸引到大陸去為之服務發展大陸的經濟,再用政治漸漸地巧取臺灣的千億美金盈餘,不是很好嗎?何必派軍攻佔玉石俱焚,得不償失,又被美國與西方國家因此而經濟封鎖它?

什麼閏八月,九星一條線,什麼渴水溪河水清,什麼讖語,什麼星象,什麼流年,什麼占卜、扶乩、神佛降壇開示,奇異功能預言等等,預言世界末日、臺灣地震、水淹臺北,如今又來預言中共明年閏八月武力犯台。有常識有智慧的讀者,不妨拿這些迷信的預言來分析一下合不合理,再把我的淺見也分析一下。到底哪一種可信?值不值得跟著庸人自擾?有些人 慌忙辦移民,可得當心別找錯了移民公司,倒了帳的移民公司可不少啊!

順便提及,我還在打算回臺灣久住呢!已經託人找地點。

我打算住在花蓮海邊,可以常去參加慈濟功德會的工作,特別是希望參加慈濟醫院、醫學院與護校的工作。閒來聽聽古典音樂,作作曲,海邊散散步。

 

 

 

載 香港《南北極》 第294期:1994年12月18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