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神父淫虐孤兒醜聞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這算是拙文變態淫魔橫行美加」「外一章。(變態淫魔刊上期。)

加拿大一九九四年出品有一部電影,名叫《聖雲生的男孩們》(THE BOYS OF ST. VINCENT)。在加拿大國家廣播電視公司放映的翌日,就被禁映。原因是由於一批疑是被影射的當事人延請律師向法庭請求下令禁止發行,以免對審案被告有不利的影響。這件禁映原判,直到今年(一九九五年初)才因影片公司上訴獲得高院判予解禁才重見天日。由於其內容特別大膽揭發宗教人士的腐敗黑幕而且曾被禁映,立刻就成為全美國的賣座影片之一,越映越旺,而且可能會被提名角逐最佳外國片獎。在加拿大,則早已得到加拿大一九九四年度最佳影片獎,最佳導演、編劇,及最佳男主角等獎,聲勢浩大。

這裡無意為該片做廣告,只是想提出該片所揭發的嚴重問題。影片是已經過過濾的,所有的淫穢鏡頭均已被剪掉,只留下了若干點到即止的場面,不過,依然是劇力萬鈞,駭人聽聞!

聖雲生是紀念天主教一位聖徒的名字(有人譯聖文仙),在片中是一座天主教孤兒院的院名,不過並非真名,只是假託。故事是真實的新聞所改編,是彙集了很多個人的不幸遭遇,予以濃縮及戲劇化而成為一個代表性的故事。發生的背景是在加拿大東部紐賓斯域省一處天主教孤兒院。

電影故事的大意:有一個九歲左右的法裔男孩因父母在車禍中喪生而成為孤兒。貧窮的父母負債累累,孩子無家可歸,被社會工作處送往聖雲生孤兒院收養。影片故事由小孩被送達孤兒院的第一天開始。

小男孩到了孤兒院,頭一個晚上,就被一個青年神父關在房內予以雞姦,男孩不肯就範,先被神父毒打一頓,予以縛起來,然後強姦。完事之後,又有另外兩位神父來先後予以雞姦。三個神父輪流強姦小孩後,並且強迫小孩口吮他們的陽具,在他口內射精,幾乎把他嗆死。三個高大的神父,以陽具插入男孩肛門,使到他痛楚哭喊哀求,血流不止,但是三個神父毫無憐惜之心,仍是姦辱小孩,直到都滿足獸欲為止。(影片只映上身,三個赤裸神父挾持赤裸男孩,動作已可瞭解。)

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被送往醫院急救,醫生緊急為小孩縫補了受重傷的肛門,幾天後神父們來把小孩接回孤兒院。

從此之後,這個生得特別漂亮的小男孩就淪為孤兒院的十多位神父經常的泄慾工具,有時候一晚連續被幾乎全體十多位神父輪姦和被迫口吮他們的陽具,稍不如意則被鞭笞,被囚禁一室,不給伙食。

小孩漸漸發現,他並不是唯一的受害人,而是全體七八十個孤兒都有相似的不幸悲慘遭遇。長得漂亮可愛的就被神父們多姦淫,長得較醜的,就被神父們多鞭笞虐待,驅使做苦役。每來一個新的孤兒,都會被神父們強姦淫辱,直到玩厭為止或者另有新歡為止。孤兒院內的十多個神父,平常身穿黑衣,道貌岸然。一到了晚上,就變成了淫魔,無惡不作,醜態百出,毫無羞恥。有時神父之間也互相口交肛交,強迫孤兒觀賞及模仿仿效供他們作樂;有時,甚至在白天,也幹一場荒淫把戲,而那些較年長的孤兒,也有些仿效神父們的獸行來強姦較年幼弱者同伴,或者迫弱者為之口交。總之,種種荒淫黑暗,言之不盡,影片雖只輕描淡寫或只用 遠景暗影或只用對白暗示,也足以使觀眾明白內情而憤怒了!

主角男孩,受不了神父們的日夜淫辱,他幾次偷偷逃跑到外面去,甚至於去投水自殺,每次都被警伯送回孤兒院來,被囚禁在禁閉室的重重大鐵門內,被神父毒打,更被多次姦淫作為懲罰。其他各孤兒,每一個私逃的,也都紛紛被警車捉到送回來。受到同樣的淫虐。有些孤兒不堪痛楚,就在院內上吊自殺身亡。孤兒沒有父母親人,也就無人追究,屍體就給神父們用薄棺淺埋在山坡荒野,沉冤難伸。

挨餓,挨毒打,被迫口吮神父們的陽具,被十多二十個神父們日夜強姦,在這樣慘無人道的獸慾地獄之中,孤兒們有些受不了折磨死去,有些卻也能漸漸長大。主角男孩起先不從,後來被迫含屈受辱,委曲求全,才得活命。這樣在恥辱中忍受了十年之久,直到他年滿十八歲,才獲得神父們批准他外出去打工謀生,晚上仍須回院來侍候神父。

接觸外界之後,男孩開始要揭發黑幕,他去向社會工作處投訴,但是得到的只是不相信不接受;他向警局投訴,警局反而通知孤兒院的院長,讓神父們來把他鎖回去,總之,完全沒有人相信男孩的投訴,有些人反而指他是忘恩負義誣陷有養育之恩的孤兒院神父!

十多年來,男孩一直伺機再逃出鐵門外,再去尋求援助,終於碰到一位有正義感的新聞記者相信他的投訴可能是真事。記者展開調查,首先去醫院查出檔案,證實了男孩曾在醫院接受肛門的傷損縫補手術,多年來合計有七八次之多,還有他被毒打成傷的骨折,被火灼的皮膚……等等紀錄。記者這次完全相信男孩講的是事實。從此,記者發動報館同事去作多方調查,要求進入孤兒院實地調查,以及要求調卷警局檔案。怎料孤兒院拒絕訪問,警局也不允借卷。

正義的記者不氣餒,他繼續深入調查,他發現,原來警局、醫院、社會工作處,省長,天主教區負責人大主教,人人都早就知道聖雲生孤兒院的神父們一向喜歡姦淫孩童,但是不知為什麼原因,人人都裝作不知其事,不敢講,不敢提,都避而不談,不知道是否因為怕得罪羅馬天主教?

記者在蒐集有足夠文件資料之後,終於不顧任何惡勢力,他挺身而出,在報紙上,在電視上,揭發了這些淫魔神父在孤兒院的暴行。

記者的揭秘,當然立刻受到天主教,官方,警方,國會,省會,市長,等的先後抨擊,指他誣陷。記者在四面被圍攻之下,不得不把孤兒院的受害人拉出來,上電視現身亮相公開投訴。

主角男孩是第一個公開上電視作證投訴的,他現在已長大成人了,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在電視上公開作證十多年來如何被十數個神父們強姦及被迫為之口交種種恥辱,試想想他有多少辛酸難堪?他在電視上作證多次,每次都淚流滿面,屈辱羞恥悲痛無可形容。 

實際上,真實的情形是,未有該片之前,男孩的藍本,那個相當漂亮的法裔古堡男子,在電視專輯上作證多次,已經很多觀眾看到過,筆者也每次都留意看過。他講的每一節,每一件都被證實。自他之後,那些當年曾受神父淫辱虐待的孤兒們,也都紛紛地在電視上出現投訴,幾乎每一個都會失聲哭泣,有些則用手掩面,羞辱太深不敢見人,這些電視訪問,先後已進行了一兩年之久;投訴的被害人,已多達三四十人,都已長大成人,成為從二十多到四十歲之間的成年男子。如果不是為了揭發黑幕,這些成年男子為何要不顧羞恥心在電視上公開承認曾被人攪屁股、雞姦等等醜事。這些受害人,在成年之後,都離開了孤兒院,自力謀生,但只有極少數幾個人過著正常的人生結婚生男育女,大多數都沒有結婚,不僅是因為他們貧窮,也是由於心理受創傷太深,對於性交,有太深的厭惡或恐懼,對異性沒有興趣。有幾個坦承變成了同性戀,已無法改正,有幾個變成吸毒犯,酒鬼醉貓流浪街頭,有的得了艾滋病等待死亡,他們的人生都無希望,只有悲慘!

由於越來越多被害孤兒挺身而出上電視作證及社會熱心人士聯合支持控訴天主教的那些害群之馬淫魔神父,至今已有多達三十七位神父被控訴。其中一些已被判有罪入獄,還有正在受審的二十多位,他們的辯護律師指責上述的影片會影響陪審團的心理對被告人有偏見,所以要求法院出禁制令禁止上映。畢竟是事實勝於雄辯,有影片或沒有影片,那批淫魔神父們犯罪事實,有證有據,都會陸續受到法律制裁的,問題是,加拿大法律太寬,太縱容,已被判罪判刑的那幾個神父,也只不過是判三兩年而已,在獄中也許還可以亂來呢,不愁沒有同性戀的快樂了!上帝的公義何在?

羅馬天主教當局當然形象受損傷。筆者好像尚未見到教廷或教宗對此案的評論,或者已經有,而我未見到。加拿大東部紐賓斯域省堡山孤兒院(CASTLE MOUNTAIN 這是真名:是聖雲生影片所硬射的),已經因此而被解散了,電視上看到那座古堡般的孤兒院已經空無一人,可能不久會被拆毀,可是拆得了在受難者心靈上的永久痛楚嗎?

加拿大的犯淫戒神父不只堡山一處,西岸的卑詩省也先後有十一個神父被控訴強姦之罪,其中被判刑的已有五人。新聞說其中的一個老神父五六十歲了,一生在土著保留地傳教,數十年來姦淫了數百個土著男孩或青年。

無獨有偶,美國芝加哥也有一個已還俗的神父被控訴曾在神父時期強姦過數十個男童,此人還俗之後,成為極成功的地產經紀,結了婚,生了三個兒子。老婆完全不知他的以往行為,直到美國電視記者予以揭發,追查,當年受害的孤兒們,受到加拿大事件鼓勵而上美國電視作證及聯合控訴他,他的太太才知道老公原來是個淫魔神父。他極力否認,但是法庭上證人一一指證,不由太太不信。她終於問他:你老實回答!你有無姦淫過你自己的兒子?。他沒有回答,老婆氣憤之 餘,就把三個兒子都帶走回娘家去了。此公後來被判了刑,也很輕,好像只不過是兩年刑期而已。 

美加社會上到處是淫魔,獸慾橫流,不過做了神父變成淫魔,就格外受注意,因為天主教教規極嚴,向來嚴禁淫亂,絕大多數教士當然都是守戒守規的,天主教對世界文化與世界慈善救濟的偉大貢獻,教士的刻苦熱心忘我去救助苦難眾生,早已獲得全世界的尊敬,視之為聖潔神聖,所以,一旦忽然在天主教內出現了極少數淫僧淫尼,就會破壞了天主教的名譽,一粒老鼠屎打臭一鍋湯,真是很不幸!若以美加那幾十個淫魔神父的邪行來評論整個天主教,那是很不公平的,但是,這少數的害群之馬,已經把崇高聖潔的天主教形象破壞了很大的程度,這是極之不幸的事。 

其實,任何團體,任何宗教都會有少數的不良份子,不應以偏概全來看此類事件!此篇拙文無意表示對天主教的不敬,不過也盼望教廷對於教士採取更加嚴格的管束,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守不住戒的教士,不如就叫他們還俗去結婚過正常的人生吧!聖保羅在羅馬書中就說過,大意是:如果 慾火焚身,無法守淫戒,就不如索性還俗去結婚!可見天主教的守戒是自願的不是強迫的,並沒有強迫任何教士留在教會內去強迫戒淫 慾,當然也不會容許神父做任何淫亂的事。上述的案子,也只是個人問題而已。

人是有七情六慾的動物,要守淫戒,談何容易,馬丁· 路德的宗教革命提倡准許教士結婚,實在很有見地。或者,天主教也可以考慮准許神父修女結婚,以符合人道吧?

佛教僧人不得結婚,也是同樣的不人道不合理不符生命本能而違反自然。你以為佛教的哲理那麼高,就可以叫和尚們個個清心寡慾嗎?你沒聽過小和尚打鼓老和尚的鼓不響那個笑話?──有人試探和尚的道行,給予每個和尚一隻鼓放在打坐懷中,弄點春宮給他們看,小和尚的皮鼓都因升旗而打響了,唯有老和尚的不響,大家正在驚歎老和尚修為高,誰知道一看,原來是插穿了皮鼓了—笑話是很黃 」,但很能反映人的本性與所謂修行戒淫的不可能。

西藏布達拉宮和其他的喇嘛廟內,太平鋪,幾千個年輕和尚睡在一起,半夜裡發生什麼事?都在念經咒嗎?

美國三藩市有座×山寺,寺中有華人老主持也有老番和尚,都是道貌岸然的,披了袈裟高坐在上,受弟子膜拜,怎知道,一個首座大和尚(老番)把一個女弟子肚子搞大了,鬧穿了只好還俗再去做風流水手去。又有一次,半夜裡,一個老番小和尚高喊亂叫,原來睡熟中,另一個老番和尚爬到他身上來要雞姦他!傳說如此,事實也不會太離譜吧?可見並非天主教才有這碼子事。火燒紅蓮寺 」的故事,今日更多,豈止×山寺的小和尚為然?就是老和尚也有不少風流軼聞呢!傳說未必可靠,但也不能全是鬼話吧?傳說他摸不上一個女尼就寫文章大罵她是叛徒淫婦,迫得人家還俗。

或者,應該都開了禁,任由各人自便,神父,和尚,修女,皆可以自便,結婚也可,戀愛也可,嫖妓亦OK,學大禹治水法 ── 以開濬來治水而不以堵塞來治水,那時,或者宗教圈內就不會有那麼多醜聞出現吧?

 

 

 

載 香港《南北極》 第299期:1995年5月18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