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通訊 

大溫哥華區現在約有五十萬華人,他們雖然為地區帶來繁榮,但有利有弊,華人因販毒而受歧視,華人不良份子的犯罪率已經與西方人士並駕齊驅了。

 

 

從電視看大溫哥華的華人社會醜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大溫哥華地區( GREATER VANCOUVER ),由下列幾個都市連結而得此名稱,以示有別於原本的溫哥華市區,並非說大溫地區有何偉大 」。組成大溫地區的城市是:溫哥華本市,本那比、北溫哥華、西溫哥華、列治文市、三角洲市(有人譯音刁他):紐威士敏斯德(老華僑稱二埠,以溫哥華為大埠),素裡市,靚利市(又譯蘭裡);曲桂林市(又譯高貴林或高骨林),曲桂林港(又譯缽曲骨林),缽舞地(各該市的英文名如下:VANCOUVER, BURNABY, NORTH VANCOUVER, WEST VANCOUVER, RICHMOND, DELTA, NEW WESTMINSTER, SURREY, LANGLEY, COQUITLAM, PORT COQUITLAM, PORT MOODY, 譯名各有其已歧義)。

華人居民最多的是在溫哥華本市及列治文市。老華僑多居溫市東城,富有新僑多居西城、列治文市及溫哥華市。列治文在溫哥華的南岸,隔了一條河,西溫在北岸,隔了一個海峽,兩者都是新屋為多,不少還是豪華奢侈的巨宅,被加入成為魔怪大屋(MONSTER HOUSE)。溫哥華本市西城也有很多魔怪大屋,豪華搶眼,派頭超凡,業主很多是來自香港、臺灣與南洋的富豪華人;屋值都在百萬加元以上,兩百萬、三百萬乃至五百萬一千萬者亦比比皆是。傳聞已故蔣經國總統(臺灣)的幼子蔣孝勇,數年前移民來加,輪住多倫多與西溫哥華,在西溫以當時七百萬加元買下一座海濱超級豪華巨宅,現在至少值一千五百萬加元,未知是否屬實。此外,在列治文市的一座著名花園豪宅,名為夢幻花園,亦曾在新聞上大出風頭,因為它的售價是一千七百 餘萬加元!買主為臺灣鉅富鄭綿綿小姐。此座豪宅的售主是卑詩省長溫德琛(荷蘭原籍移民來加成為公民)及其太太。傳說鄭綿綿來加拿大時,溫德琛與首府要員多名,還有軍車隊,在機 場予以隆重歡迎,還鳴禮炮十九響以示尊重,把鄭小姐當作是英國太子妃戴安娜一般。又傳說溫德琛甚至還把省督也拖去參加紅地氈式歡迎。傳說是真是假,難予確定。但是,鄭綿綿以一千七百萬的加元購下溫氏的別墅則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溫氏後來倒臺,連累其政黨──社信黨──全軍覆沒,固然原因很多,夢幻花園出售,涉嫌貪污,也是被反對黨攻擊的一大口實,這是最主要的導火線。溫氏被控貪污,官司一打,立刻洗清了。但是其政治前途已難恢復,因為人民仍然懷疑官官相護而判他無罪。而此案的地產經紀梁××女士,亦因此案而宣告破產,竟然要拍賣住宅還債云云。竟在電視上哭哭啼啼訴苦叫窮,無複當年雌霸唐人街之威水矣!

富豪鄭綿綿小姐的大手筆,震動了全加地產界,經紀婆梁某女士與省長溫德琛的十多年交情,卻因經紀佣金問題而大事興訟,這兩位華人女子,竟拖垮了加拿大西安卑詩省執政三十餘年向所無敵的社會信託党與其領袖溫德琛,這才是真正的傾國傾城!卑詩省政,自三 、四年前換了朝代,由新民主黨(NDP)執政。該党力主要增加社會福利,甚至喊出劫富濟貧口號,由於窮人 佔多數人口,認為該党是俠盜羅賓漢,猛予投票支持,以為打垮了貪污政府老溫,必有窮人翻身日子,殊不知,現任省長光頭佬哈葛,從前當溫哥華市長大得人心,如今做了省長三年,卑詩財政赤字已升至一百億之多,社會福利未見大增,稅金確是大增特加!光頭佬一甫上臺,就立即專機旅遊中國大陸與東南亞,前往鼓吹投資卑詩省云云,總之是官費,是納稅人出血!三年來,NDP省府日日加稅,地稅加到成為全世界之前茅。取消對業主的免稅類、削減社會福利、削減醫療設備如醫院牀位,增加商業稅捐,以致大小商業行號紛紛破產,溫哥華舊日最旺商業區希士定東街長達五英里的商店紛紛倒閉,於今已成家家關門釘窗的廢墟。甚至 規模最大的兩家百貨公司也因支持不住每年虧蝕兩三千萬加元而宣佈倒閉。如今活活公司六層大樓變成黑暗無燈、鬼影幢幢的爛樓!活活公司 」在七、八十年前開辦,原是當時卑詩省長的家本錢,省長庇蔭之下大發特發,成為加西最大百貨公司系統,係威係勢,一向相當沙 塵,歧視華人,破產倒閉,難怪不少華人幸災樂禍。

其實移民來大溫地區的大粒嘢華人,不只是蔣氏王孫與鄭王妃(傳說溫省長接待以王妃之禮,故可稱之為王妃也),另外還有成千成百的大富豪,只是少露面,少見於新聞而已。臥虎藏龍,華人大財主在大溫隨處都有!各有大大的來頭!若要點將,寫一百本書也寫不完。 

列治文市的華人人口,估計佔全市人口的半數以上(有人估計是華人佔三分之二),通街均是華人。商店的中文招牌比英文的大而多,數百家餐館大多是港人經營,顧客百分之八十以上是華人,台僑在此開設的自助餐館布菲 」,生意亦很大,可說是列治文的新華埠,搶了溫哥華唐人街不少風光與生意。列治文地方寬敞,泊車方便,溫哥華唐人街狹窄,泊車困難,地方又陳舊,不及列治文酒樓新穎舒適,菜式繁多,所以如今時興去列治文飲茶食飯兼買菜行公司。溫哥華唐人街有其歷史與特點,但是地位難免會漸漸被列治文新華埠所取代。若以番鬼佬遊客眼光來看,當然還是情願去逛溫哥華唐人街那些古老陳舊的菜攤果店及燒臘店等,若以華人新移民來看,則喜歡去列治文享受新款整潔的服務了。

列治文新華埠的繁榮,逐漸取代溫哥華的舊華埠,也比舊華埠更吸引港、台、南洋來的遊客與闊綽的消費者;舊華埠則仍以阿婆阿公阿嬸阿伯為最主要的顧客,以銷售大陸南北雜貨及本地海鮮、美國加州的蔬菜生果為主,中藥店也不少,有好幾十家,參茸銷路奇佳,數百加元一條高麗參,也有人毫無吝嗇去買,滋陰補陽藥材最受歡迎,什麼海狗鞭、虎鞭、鹿茸等更多人買。列治文也急起直追,參茸行紛紛在列治文開設分行,列治文的新華埠,集中在香港仔中心一帶,天天旺市,假日更是人山人海,好似身在香港或臺北。香港仔中心對面有新開的統一大樓及臺灣市場,臺灣話與粵語一樣流行,到了列治文可以不必講英文。難怪有人說,移民來了加拿大,反而少機會講英文,漸漸退步了。

華人移民來得多,大溫地區估計共有五十萬華人,帶來繁榮,帶來華人文化與生活特色。凡事有利有弊,華人也帶來了麻煩。人多就自然良莠不齊,有守法的華人,也有無法無天的華人,不能說每一個華人都是好人,也不能說每一個華人都是壞蛋。善良守法的華人曾經是以勤儉忠實被美加社會讚美,華人已往的犯罪率最低,但那 是已往咸豐之年的事了。現在華人當中的不良份子犯罪率已經與西方人士並駕齊驅,在大溫地區、紐約及三藩市等地相似,幾乎天天都有華人犯罪的新聞。

華人男子搶女人手袋,現在大溫已是司空見慣。筆者每月只去華埠一次,卻幾乎每次都碰到有婦女在街上大喊:搶手袋呀!。最近一次,就親眼目睹一個華婦在華埠旺街一處雜貨菜果大商場內付錢將出門時,被一個排隊在後面的西裝友靚仔青年突然搶走手袋,損失了數百加元。華婦仍在店內,大喊搶手袋呀!,商場內顧客如雲, 店員十多個,竟無一人挺身助她捉賊,任由搶匪奔出店外,在人群中消失無蹤。華婦一路追一路呼喊,華人如鯽過江之多,並無一個為她追賊!原因很簡單,華人怕惹禍上身。上一次有一個西人男子見義勇為,幫助一個華婦追賊,在街邊捉到賊,被賊佬出其不意插了心口四五刀,倒臥血泊之中。也還是西人打電話報警及召救護車來急救。我們華人呢?圍觀看熱鬧的多,參加救急的就沒有人!這就是華人社會的特色縮影外一章!恐怕不只大溫地區為然。到處的華人都是一盤散沙。

加拿大的監獄,二三十年前,極少華人囚犯,警政及司法當局,曾時時讚美華僑守法孝悌傳家,很少子弟犯法入獄,如今呢?電視特寫介紹,監獄內人滿為患,囚犯人口之中,華人已經佔了高達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的比例了。各處監獄華囚人數比例不同,以溫哥華為例,華囚比例高出於全獄三分之一,其中以販毒落網者為最多!倒並非都是合法移民,其中半數以上是過埠的華人,以來自香港、大陸、東南亞者居多。九五年一月份,就有三單販毒華人在大溫機場被捕,搜出海洛英價值數千萬加元之巨。又有一家華人夫婦子女在溫哥華島一處被捕,搜出市值千萬元的海洛英,這一家是剛以合法移民登岸才兩三個月的。電視每次都不客氣播出華人毒販的新聞特寫:又有中國人毒販落網!令善良的華人大受影響。過境赴美的華人,常被美國海關官員挑出來特別予以搜查,而不去查其他種族的旅客,因為在海關心目中,每一個華人旅客都有可能是販毒者。筆者也曾遭到不公平歧視的特查,在邊境上眾目睽睽之下被海關搜身,真是羞愧無地自容。關員查完會道歉一句:對不起,這是你們中國人有太多走私販毒連累了你!

美加電視上曾有多次特寫報導,指出溫哥華是華人販毒最大轉運站。據稱,華人販毒將海洛英暗藏在行李或身上,從曼乘飛機往北京上海,再由北京上海直飛溫哥華,從溫哥華再把毒品分運美加各地。這條路線係人皆知最安全,因為北京優待中國旅客與華僑,從不檢查過境的旅客,而加拿大海關做夢也想不到毒品會從北京運來,只注意曼與香港來客,卻忽略了中國大陸來客!經美加電視揭破,此路現已不通了,毒販較少了,但是,去年底仍有大陸來客在機場落網被搜出海洛英,可見北京上海仍有人敢做此生意。殊不知溫哥華的 警方緝毒大隊的狗哥哥嗅覺靈敏, 牠們能嗅出密封多重的海洛英,屢建奇功:有一隻狼狗沙展,功勳彪炳!去年破案十多次,曾獲勳章,牠受俸沙展之糧,每月幾千加元,有牠自己的銀行存款,有工人服飾牠,受勳之日,電視特報,居然穿上沙展金線袖口之上裝,十分威風:狗沙展手下有一班弟兄,大約有二三十條友,在機場侍候毒販。送了先後數百個華人毒販入獄矣!毒圈一向情 報靈敏,難道不知道溫哥華機場的狗沙展及眾弟兄的厲害?為何仍有人敢冒險運毒來此?筆者百思不解其中奧秘,可能是他們知道加拿大刑法太輕吧。失手被擒,頂多是坐監數月至一兩年,又沒有死刑,怕什麼?當作住豪華酒店休假歎世界而已。 「加拿大曉頓大酒店,是他們對加拿大監獄的 暱稱!電視上也如此說。

電視特輯又說,另一條絲綢之路,是從南美洲帶毒品飛抵加拿大東部多倫多,以之作為分發站,運毒進入美國。不過此線毒販則不以華人為主流,什麼種裔人士都有。多倫多機場也有一批狗沙展及弟兄屢建奇功,捉到的哥倫比亞人及墨西哥人較華人為多。不過華人毒販在監獄中比例日增確是事實,傳聞獄方要開中國伙食云云。(聽來體貼之至,其實是因為中國伙食成本低廉於牛排西餐,米飯平過麵包與芝士通心粉。)

華人在加入獄,不只是落網的毒販,還有下列案犯:謀殺犯、強姦犯、勒索犯、搶劫犯、破門入屋偷竊犯、逃稅犯、勒索犯、非法入境犯……種種罪犯均有,不過仍以毒販為主流。電視特寫說:毒犯到了獄中,仍有神通大做販毒生意,在服刑中的華人毒販被破獲的已經有好幾宗云云。毒販報復手段毒辣,不單華人毒圈為然,美加社會常有疑是毒圈報復的命案發生,死者死狀極慘,而且案件往往無法偵破。溫哥華東區及列治文市均發生過有關毒圈報復的滅門慘案數起,過了多年仍是懸案。素裡市數年前一戶台僑全家半夜被人滅門縱火焚屍,案件一直懸而未破,警方疑是毒圈所為。溫哥華最豪華高級住宅區桑那時區的一個大陸人主婦,被人謀殺,剜了心肝,此案亦數年仍無線索,警方亦疑是毒圈的報復或懲罰,可能永無水落石出之日。 

一九九五年一月初,列治文香港仔中心商場附近的泊車場,發生了今年首宗華人幫派綁架案。新聞稱:有一家姓司徒的富有地產商,在該處晚宴,十一歲的兒子不耐煩,自去寶馬牌名車內聽跌死狗音樂。夜宴結束,夫婦發現寶馬名車與兒子皆告失蹤,遍尋不獲,警車雖全面搜查,均不見影蹤。司徒夫妻發動親友通宵到處找尋,均無消息。清晨三時,無計可施的夫妻與眾親友,竟逾牆而入打門要求溫市一位隱士出馬帶路去找尋。隱士不敢開門,隔門回答無此奇能,不過推斷可能是有幫派綁架,待天明才可能有電話來勒索,應請警方佈下電話偵聽網,必可捕獲。可能是經常流連於當地的一些青年華人幫派所謂,應該在次日就會破案。司徒夫妻失望而去,一路大罵隱士不肯出馬,殊不知隱士怎敢得罪幫派,萬一出面參加搜索,被幫派亂槍一輪掃 死,如何是好?隱士所以不敢助人也。

網註:文章所提「隱士」,即馮馮。

次日,匪徒果自數處公用電話向司徒夫妻勒索三萬加元。警方早有準備,從電話上偵聽出地點,將匪徒五人全部逮捕,地點是在著名的鬧市中心之一「屋列治中心 」(OAKRIDGE CENTRE)的地下泊車場,被標參的男孩,從汽車尾箱內救出,平安無事。破案只用了五六小時,亦算幸運及有效率矣!綁匪五人,最年長者二十六歲,最年幼者才十五歲,均是原籍中國大陸,從香港移民來加之合法移民,其中有幾個來加未滿一個月,居然就做案了!電視上播出各犯被收押之鏡頭。但對於未成年之共犯,不予播放面貌,亦不宣佈姓名,以茲保護未成年犯人。較年紀的疑犯三人,當日分別由其家長各以兩萬加元保釋外出候審,可見各犯並非來自貧窮家庭,毋寧是來自富有或小康之家。電視說,此等少年幫派犯,最多只判管訓數月,不會判刑期,他們有錢,可能已棄保潛逃返港或大陸,過一陣,改名換姓,又再回加,已往已有同類事件發生云云。加拿大刑法輕,由此可見一斑。

該案之發生,並非絕無僅有,事實上,已經發生過多次,不及一一報導。列治文與溫哥華的華人社區繁榮的陰影下不知有多少同類的案件呢!總是華人打單華人、搶劫華人、欺 凌華人、殺害華人及綁架華人。不敢去對西人做案。以前華埠曾有過華人警察,是香港警員出身的,警方以為有華警比較方便,詎料華警在溫被人打到怕,不敢再做,已經掛冠辭職了。而那些壞蛋卻從不敢毆打老番警員,只是專打華警。

這幾夜,電視播放出溫哥華街頭偷攝鏡頭,追錄幾個華人男子在街頭向西人兜售海洛英,其中一個中年華人男子,十分聰明,將多包海洛英白粉暗藏在同行的三、四歲兒子的衣服內袋,他向顧客講成收錢,才從兒子身上取出海洛英來交貨。不料此次撞了板,顧客是警方的便衣密探,立即予以逮捕,另一個密探抱起小孩,搜出身藏海洛英多包,但是小孩只有三四歲,法律上無法判罪,只可暫交社會工作處代管小孩,海洛英則呈堂作證物以控訴那個父親。

電視新聞今夜又播出,大溫地區的中小學校近來發生多宗華裔學生被勒索的案件,被恫嚇勒索金錢數目不菲,成千上萬的加元,對象是富有的華人子女,通常多是香港移民、臺灣移民或新加坡移民,家長很少來加與兒女同住,都是在港、 臺、星馬做生意賺大錢,把十多歲的子女留在溫哥華。給子女一座百萬加元以上的豪華巨宅,在銀行賬戶留下一筆可觀的存款給子女支用,買一輛或數量名牌名貴汽車給子女使用,有不少這樣的富豪子女,駕駛寶馬、賓士、林肯等名車去上學招搖過市,令人側目,在校園泊車場中,這些有錢的華人學生的豪華汽車或英國跑車,壓倒了校長與什麼大官國會議員的座車,非常搶眼,引起歹徒垂涎。難怪就有幫派去恫嚇及勒索這些有錢華人學生了。勒索者有很多個不同的集團或幫派,其中有白人,也有黑人,更多的是華人,也有華人與西人合作來進行勒索的,警方接到報警的案件已有數十件,地點包括整個大溫地區,尤以溫哥華西區的及列治文的學校最多華生被勒索。大多數都不敢報案,只有少數敢冒被報復之險去報警。電視特別介紹一個十五歲臺灣女生敢於報警,並說由於受害人不敢出面報案,以致歹徒得心應手,將會越來越毫無忌憚,更多勒索案件發生。此種情形完全無從防範云云。至於連中小學的校園也常發現有料 」的保險套隨地丟,那已是家常便飯了。中小學廁所都有自動售賣保險套的機器,十分方便呀!

 

 

 

原載 香港《南北極》 第301期:1995年7月18日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