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有千千日」!

 

 

                        ── 太陽系外發現太陽系與行星,「可能有生命」

 

馮馮

 

慈忍 / 謄錄

 

一九九六年新年伊始天文學界傳出令人雀躍的喜訊﹕美國的兩位天文學家發現了太空深處有兩個類如我們地球的行星﹐這是他們經過十多年的觀察與等待的收穫﹐經已獲得證實無訛。他們兩人在九六年一月下旬在美國德薩斯州聖安東尼奧市向美國天文學會大會堂正式宣佈此項發現﹐立刻引起全世界天文學家的歡呼﹐一致認為這是自從六零年代發現宇宙大爆炸”(BIG BANG)以來﹐天文學界最偉大的新發現。

馬西在宣佈時說﹕我們兩人發現了兩個新行星﹐分別在環繞類似我們的太陽系的恆星而循軌運行。這不是第一次有行星被發現﹐以前也有人發現過行星。我們發現的兩個行星令人興奮之處是﹐其中的一個行星﹐體積大約比我們的木星大上八倍﹐它的環境溫和﹐亦能適合水以液態存在﹐這就不由不令人推想﹐有液態的水﹐就可能有生命發生﹗

水是生命之母﹐這是科學家界公認的。我們的地球﹐是我們太陽系之內的九個行星之中﹐唯一已知有液態水的行星。我們的地球的氣溫﹐和其他行星相比﹐是不太冷也不太熱﹐適合有機生命的發生。火山所噴發的氣體﹐有多種元素﹕地球的大氣中含有種種元素的氣化形態﹐而以氫氣、氦氣、氧氣、二氧化碳等為主﹐這些氣體的原子﹐接觸了海水﹐在適當的溫度、陽光的照射、雷電的閃擊之下﹐氣體與海水互相發生化學作用﹐形成了氨基酸(AMINO ACID),這是一切有機生命的原始。從氨基酸進化成為單細胞的生命體﹐在進化為多細胞的生命體﹐進而形成原始初級類的綠藻類的植物﹐另一些則進化為原始的動物類生命形態﹐例如三葉蟲。以後﹐動物進化從軟體動物進化到麟甲動物﹐到脊椎動物﹐到哺乳類﹐到原人﹐到現代人﹔另一支原始細胞則進化為各種植物、樹木花果等。

這是現代人多數已經接受的大自然的生命起源與進化觀念。但卻一直遭到宗教權威的抨擊﹐宗教不承認生命萬物是大自然發生﹐更不承認進化論﹔達爾文的進化論至今仍是被教會抨擊的“邪論異端。教會堅持天地萬物是上帝創造的﹐地球是唯一的世界。今後可能須改寫<<創世紀>>了。

宗教﹐不在本文討論之列﹐詳細的科學論文太專門﹐也不是我們普通人所看得懂的﹐所以我們只是淺薄地談談﹐讀者千萬別以為拙文是科學論文﹐拙文只是外行人淺談科學發現﹐高明的讀者若要苛求﹐請去研究學術性的論文。

無機的水﹐閃電﹐陽光﹐氮氣﹐氦氣﹐氧﹐氫……等等的化合作用﹐會形成原始的氨基酸﹐顯示有機生命的特色﹕有知覺﹐有感覺﹐有求生的慾望﹐有進食的慾望﹐有繁殖能力與慾望﹐佛經所謂有情生”(SENTIENT BEING OR SENTIENT LIFE),與本來無機的元素不同﹕無機的元素﹐佛經稱之為無情生佛陀釋迦牟尼原是一位王子﹐在皇宮中受過良好的教育﹐懂得科學﹐所以講得出有情生無情生﹐也講得出滴水中有萬千微生蟲”(細菌)﹐也知道天有千千萬萬個太陽﹐也講生命是大自然發生。原始佛教並不是一個宗教﹐也沒有迷信色彩﹐是後世歪曲了佛教﹐演變為今日的佛教﹐流弊甚多﹐這是題外。

現代科學家已經從多方面的實驗﹐證實了上述的水與閃電﹐火山噴發氣體﹐會形成原始生命的起源氨基酸﹕無論教會如何抨擊其荒謬﹐這已經是不爭的科學結論了﹐也早已成為現代科學家的共識。

 

 

美國三藩市州立大學天文學家馬西()拔勒()兩氏﹐發現太陽系以外﹐在處女星座與大熊星座均有類如地球的行星。背景為巨大的508-CM半徑的HALE式天文望遠鏡。

 

馬西與拔勒兩氏的發現﹐會引起全世界科學家的震動驚喜﹗因為直至現在﹐科學界才第一次證實了除地球之外﹐在太空深處﹐居然另有地球形態的行星﹐而且還可能有液體的。有水﹐有空氣﹐有火山﹐有雷電﹐就有可能發生有機生命﹐也可能有人類﹗那麼我們地球上的人類﹐在宇宙中就不是孤獨寂寞了﹗可能在太空深處﹐我們居然有遠親哩。這個固然言之太早﹐不過﹐最少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假如那兩個新行星上面有人類﹐是否與我們相似﹖抑或好像科幻影片中的大頭外星人﹖是否比我們更進化更高科技﹖抑或仍是石器時代穴居的原人﹖我們又怎能與他們聯絡﹖一通款曲﹐敘敘親情﹖還是來幾場星際大戰﹖殺到同歸於盡﹖

 

 

哈佛大學的八十四英尺半徑的無線電波收受天線﹐矗立在波士頓郊外山頂﹐日夜期待著外太空有外星人發射聯絡無線電波。科學家門相信總有一天會收到。

 

這些問題﹐其實都不必擔心。因為﹐這兩個行星﹐距離我們地球太遙遠了﹗這兩個行星﹐一個位於處女座(Virgo Constellation),另外一個位於大熊星座(Big Dipper)﹐兩個行星距離我們地球最少有三十五光年之遙﹐天文學計算距離是以光速行走一年來做起點的。宇宙之中﹐光的速度最快﹐(愛因斯坦當年的發現﹐現在已是連三尺小童都知道的常識了)﹐一光年等於﹕5,878,000,000,000英里﹐或9,457,702,000,000公里。就算是齊天大聖孫猴子的跟斗雲﹐一個跟斗走十萬八千里﹐也需要一萬個跟斗才走得一個光年呀﹗那麼﹐孫行者若要從我們地球去拜訪這兩個新行星的猴親猴戚﹐他就需一連翻上三十五萬個跟斗才可到達啊﹗倘若我們凡夫俗子想去觀光﹐乘坐最快的太空火箭船吧﹐也須飛行幾百萬年才到得了﹐誰有那麼長的命呢﹖

這種幻想﹐有一些小問題﹐難以解答的。人類的生命﹐算他有一百歲吧﹐一百歲﹐是地球一百年﹐即是地球環繞太陽一百次。神話說﹕天上一日﹐人間千年。這話很有意思﹐假如你去了木星(能活著的話)﹐你在木星的一年(木星環繞太陽一周)﹐可能地球已經繞日而行了好幾百次了(軌周較小)﹐所以天上一日﹐人間千年﹐你在木星一年﹐地球上已經不知經歷了幾百幾千個世代了﹐親友老早化為灰燼了。而你仍然是青少年。或者你只在木星住一天(木星自轉一周)﹐你就回到地球﹐你是二十歲去的﹐又是二十歲回來﹐可是地球上的親友老的老﹐死的死了。往外太空旅行﹐可能是最佳的青春永駐的方法吧﹖難怪神仙來現身都是不老的形貌了。

問題是﹕你若去了木星﹐你的生物時鐘到底是不是會改變呢﹖你的生命的新陳代謝﹐在地球上的速率﹐是否到了木星或是任何外星﹐也仍然保持地球上的速率﹖這有兩個可能﹕()到了木星﹐你的生物時鐘就跟隨木星的時間﹐不再跟地球的時間﹐那麼﹐你當然就比地球的親友長命千年萬年(以地球時間來看)()你的生物時鐘仍然保持地球時間﹐你身在木星﹐仍然最多只能活到一百地球就死了。

看來﹐第()中可能較為合理﹐因為﹐你的生命構成﹐是地球的環境造成的﹐離開了地球﹐無論太空火箭有多快﹐超過光速吧﹐可是在你的身體內的生物時鐘是仍然跟隨地球的二十四小時作息秩序的﹐道理像你乘噴射機來往香港與美加之間﹐飛機的超音速﹐並未把你身體內的一天二十四小時作息秩序改變﹐既不加快也不減速﹐你還是原來的你。

所以﹐看來人類以有限的短促生命﹐想飛行三十五光年去新行星觀光訪友﹐是不太可能的。因為﹐火箭可以光速和超光速飛行﹐人體卻不可能活到三十五光年之久﹐假若科幻妄想火箭以二十四小時”飛行了三十五光年﹐把人帶到新行星去﹐人也同樣是身體最多一百地球年朽滅﹐並不會是只過了二十四小時﹐這是相對的時間問題﹐不知道科學家們怎麼說﹖我個人的看法是這樣。

除了時間上的困難﹐還有不少問題﹐例如﹕什麼金屬材料做的太空火箭可以抵受超光速的飛行的摩擦高熱與外太空的壓力變化﹖怎樣在太空旅途製造糧食﹖補給﹖食水﹖空氣﹖怎樣繁殖后代﹖期望第十萬百萬代子孫終於可以到達目的地星球﹖

推想﹐我們能夠收到外星發射出來的光訊﹐就已經彌足珍貴了。這兩個行星那邊傳來的光訊﹐也最少得走上三十五個地球年﹐才到達地球﹐被科學家門的太空瞭望儀器收到。現在他們收到的閃光訊號﹐其實是三十五年前從星星那邊發出的呀﹗兩位科學家守候了十多年才收到它﹐可不是幸運已極﹖不知有多少光訊漏網呢﹗

有人懷疑此一發現的可靠性。在美國接受電視訪問的這兩位科學家﹐用簡明通俗的文字解說﹐讓觀眾都能了解發現的過程﹕當一個恆星和任何主體星球有衛星和行星環繞它運行之時﹐那個行星的比重與吸力﹐會與主星的比重與吸力互相發生吸斥兩種作用。主星的形狀就會有若干有規則的收縮與漲大的改變﹐並且會發生搖曳(有規則的搖擺頻率與幅度)﹐於是發射有規定的閃光。稱為閃光星球(Pulser)﹐是脈動式的規則閃光﹐向各個方向射出﹐地球上的天文望遠鏡與電腦﹐收到這些光訊﹐就自動記錄下來﹐成為連續的巨冊資料﹔經過科學家用光譜分析議去分析它﹐就知道主星的規則有律的脈動是什麼頻率什麼幅度﹐從而直到主星是在進行有規律的搖擺與收縮膨漲的交替情形。更從此可以證實主星是有行星在環繞著它作規則的運行。電腦分析更可以知道它的衛星行星的距離與體積大小﹐甚至可以計算出行星的構成成份﹐有什麼元素﹐有沒有水份﹐是水蒸汽抑或液態水。當代的天文學觀測﹐已經不是只用肉眼透過望遠鏡去觀看﹐更依靠高級的天文望遠鏡與電腦分析。所以﹐肉眼雖看不見那兩個行星﹐從光譜分析甚至知道它們的構成。光譜分析儀從光顏色可以知道它含有什麼元素。

被兩位科學家發現的兩個行星﹐其實距離我們並不太遠﹐只有三十五光年﹐對人類與地球時間來看﹐卻是很遙遠了。但是﹐在無限大的宇宙之中﹐距離往往是幾百幾千幾萬光年﹐還不知有多少千千萬萬個太陽系﹐多少億萬個行星呢﹖兩千多年前的釋迦牟尼竟能講授起世經﹐提出天上有千千個太陽﹐可見古代印度的天文學並不落後﹐非但不落後﹐反而非常先進。只是很不幸﹐古代的天文學竟會湮滅﹐中美州古代民族瑪耶(Maya)在數千年前已有天文臺(在今墨西哥東北半島地帶仍可見遺址)﹐所記載的年代是用數千萬年計算的﹐能不令我們驚嘆﹗很不幸﹐這些古代的天文科學﹐先後分別都被迷信的宗教所取代或摧毀了﹐否則﹐人類或者會更早就知道宇宙的奧秘了。

被發現的兩個行星﹐其一是在大熊星座的右下方﹐假若你抬頭向上望﹐看見大熊座﹐行星 就在你的右手邊上方。在一個命名為47 URSAE MAJORIS大熊星的太陽系內﹕這個太陽系的半徑是一百九十個百萬英里(190 MILLION MILE OR 306 MILLIOM KM)

大熊座47b的藝術想象圖

 

另一個行星﹐是在處女座”(VIRGO)之內的一個命名為七十號處女星(70 VIRGINIS)的太陽系內﹕這一個太陽系半徑是四千五百萬英里或是七千二百萬公里(45 MILLION MILE, OR 720 MILLION KM)

女座70b的藝術想象圖

 

 

我們的地球﹐是在我們的太陽系之內﹕我們的太陽系﹐是銀河系(MILKY WAY GALAXY)的一員﹐我們的銀河系的直徑是大約十萬光年。齊天大聖必須翻一百萬個跟斗才跳得出銀河系。

大熊座處女座都是在銀河系內﹐與我們的太陽系同在銀河系的內圈漩臂邊緣﹐在大約只有兩百光年的一個方塊範圍內。可說是我們的近鄰。(見示意圖。)在這一個兩百光年的範圍之內﹐經已證實被天文學界發現的行星﹐尚有在飛馬座(pegasue)系統內的五十一號飛馬星﹐但那一個行星並未被認為有可能有水﹐飛馬太陽系的半徑只有五光年。

馬西與拔勒兩氏現時已繼續研究太空望遠鏡與電腦蒐集的其他六十個星球的資料﹐也許還會有新的發現﹐另有行星。拔勒說﹐很有可能。這兩位科學家﹐已前往夏威夷的天文觀測站﹐他們將使用世界最大的克克天文望遠鏡(KECK)﹕瑞士天文學家也在歐洲進行觀測還有各國的天文學家參加合作。

馬西說﹕很可能在未來的兩年之內﹐會與瑞士的科學家發現十個行星﹕行星也可能各有幾個衛星繞行﹗

拔勒說﹕很可能不久會發現﹐在太陽系外面的星系有很多行星﹐比太陽系內的行星還多得多﹗

順便提及﹐大熊座上方的星座是小熊座(LITTLE DIPPER),中國人稱為北斗星的﹐他懸在地球的北方天空自古以來﹐中國人靠它來認方向。北斗(小熊座)的最明亮的一顆星﹐中國人稱之為紫微星﹐視之為皇帝的本命星。占星學的紫微斗數﹐即是依此北斗紫微而創立。對天文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在晴朗之夜仰觀星象﹐自有其無窮樂趣﹔也許亦會似佛陀之觀明星而悟道呢﹐至少可以悟得﹐宇宙之無限大﹐人生多麼短促﹐人類為什麼那麼狹窄﹖這是我悟的﹐覺得不值得去爭爭鬥鬥﹐或自尋痛苦煩惱。 

 

載香港《南北極》 第311期:1996年5月18日

 

 

 

 

 

延伸閱讀

 

太陽系外行星

確定存在的太陽系外行星列表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推理雜文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