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力與玫瑰


                               馮馮

 

 

 

 

 

64.131.220 謄錄

 

奧力蹲坐在窗沿上,悠閒地俯視著外面的景色,半個陀倫多的屋宇街道都在他的眼中。遠樹婆娑,白雲青天,他的最大的興趣卻是在於近處電線上的一批小鳥。他的金黃色的透明晶瑩的子在陽光中縮成了兩隻狹窄的梭形,他的兩隻大耳朵豎立著不時轉動

那幾隻麻雀在電線上啾啾唧唧地講個沒完跳來跳去奧力的頭就跟著轉個不停偶然有一隻麻雀飛得較接近窗前奧力就躍然欲試地作勢那小鳥卻是絲毫不驚懼的牠們誰都知道奧力是給關在一道玻璃的後面而且奧力實在太胖胖得癡笨有時侯這些麻雀竟會幽默地索性降落在奧力的鼻子前面,啾啾地,用圓圓的小眼睛側側地望他;奧力的粉紅色的軟軟的鼻子就會緊緊地壓在玻璃上,兩隻金黃的眼睛閃閃,兩隻前爪不住蠢動,那條尾巴十分不耐煩和不安地在空氣中一撥一撥地扭動,劃著圓圈。

奧力,守規矩啊!

女主人的柔軟的手在奧力的頭上輕輕拍拍,奧力立刻就瞭解接受這實際上是親昵的呵責。他裝作十分順從聽話地安靜了下來,兩隻耳朵低貼任由女主人順著他的背上的手摩撫;他的眼睛瞇瞇著裝作他實際上對那麻雀並無真正的興趣那條尾巴卻仍然在空氣中緩緩地劃著圓圈

噢!奧力!女主人將他抱起來,親吻著他的胖胖的毛臉,我們不是真的想欺負可憐的小鳥的,是不是?

奧力瞇瞇著眼睛仰望女主人他的胖身體全部軟綿綿他的爪子全都蜷縮了向內以免傷害著女主人他肚子和胸前的軟毛是雪白的他的身上和背上卻像猛虎般地有著斑斕的條紋在陽光照耀下好像是一件金絲做的袍子他真胖胖得憨憨傻傻的胖得連脖子都看不出來了那張圓圓的臉頰胖得鼓鼓的;在微微濕潤的粉紅小巧鼻子底下是一張小小的人字形的嘴──當然張開口以後又是另一種形狀──頜下的白白的茸毛嘴邊的長長的白色觸鬚眉頭是同樣的白色長毛數根,耳朵內葉是粉紅的肉和細細的絨毛那耳朵不住地動他溫馴地讓主人抱著非常耐煩地讓她親吻偶然吐出一點點粉紅的小小舌尖來舔一下鼻尖下的唇邊他的尾巴漸漸安靜下來了現在他像個嬰兒般地乖也有嬰兒般稚拙天真他並不真正喜歡這樣地被擁抱著肚皮四腳朝天的他的忍耐仍可見於他已經安靜了下來的尾巴的尖端的輕微撥動

畢竟奧力是一個好孩子,他乖乖安靜地躺在女主人懷中,一動也不動,裝作十分有興趣地傾聽她的傾訴;他並不能全聽懂女主人講的話,可是他總是一個十分忠實的聽眾,從來不會掙扎脫逃。

噢,奧力,奧力,你可知道……

奧力聽得懂這些,可無法瞭解底下那一連串的話。他好奇地張開本來瞇著的眼睛來仰望女主人金黃的透明子流露出的關切立刻就使女主人無限感動

噢,奧力,謝謝你,謝謝,女主人又親親他。胖奧力可以看見她眼中的晶瑩流轉和那淒然的含笑嘴角。她那頰邊 的紋線深深陷入,眼尾的魚尾紋沒入灰白的鬢角,高高瘦露的兩顴現著猶如將行消逝的晚霞的微弱嫣紅奧力並不喜歡那粉紅所散放的香味他常常會敏感得打噴嚏;他也不喜歡女主人那頭髮上的香味;然而他忍耐著他極力不表現出來他做得很成功他的女主人一些也不會覺察到他的尾尖的顫動

噢,奧力,你可知道?

女主人的臉頰貼在奧力的胖臉上,奧力索性閉上眼睛,呼嚕呼嚕地打呼,卻沒有忘記不時聳動耳朵來使女主人感到安慰於他仍在傾聽

奧力,你可知道……他來了,奧力,你可知道……他多漂亮……

奧力聽得懂這一些,他知道就 是,他知道漂亮, 女主人常說胖奧力漂亮, 鄰家的太太偶然來閒聊幾句,和女主人不知講些什麼,也總忘不了稱讚胖奧力多麼漂亮的。奧力未必真正了解漂亮到底是什麼,自然不會寫這個字,可是他知道那值得他高高豎起尾巴,親暱地用頭部去輕輕摩擦女主人的裙

奧力!

奧力啊,奧力,他好漂亮,好高大……好溫柔啊……

女主人也常說奧力很乖很溫柔奧力一聽到這幾個字就感到心頭甜甜蜜蜜的,於是他就更加努力地親熱地在女主人腳下擦來擦去

奧力啊,你可知道?他有多可愛?

奧力早已熟悉了這些語句了,天天都聽著,聽著,聽了那麼久,就是不懂也該能猜忖到那是什麼意思了吧?奧力並不知道自己是幾他從來不去心煩歲月這些瑣事他只是有一天過一天他只是一天比一天更心思聰明也一天比一天更多瞭解女主人反來覆去講了不知多少千萬遍的話。

奧力,奧力,他來了,給我一束玫瑰花……

奧力知道玫瑰花是什麼,那就是擺插在桌上花瓶中的那些香味刺鼻的怪玩意兒。奧力不明白女主人為什麼那麼喜歡這些所謂玫瑰的東西。他常常看到女主人怔怔地望著那束玫瑰花出神。奧力是甯願到角落上去追抓那捲絨線團的。他也早已經不像從前那麼喜歡毛線球了,現在他都是靜靜地蹲伏著打著呼嚕呼嚕的居多;這是他的養生之道之一,他現在喜歡安靜地閉目養神。當然,窗外的麻雀……。那也還是值得窺伺的那是一種樂趣

奧力,女主人像夢語般地在奧力耳邊輕輕地說:奧力,他給我玫瑰花……他吻了我。他說,他會回來的。

奧力知道吻是什麼,那是女主人天天不知多少次在他的臉頰上和鼻子上做的。儘管奧力並不喜歡口紅上的刺鼻氣味,他心中卻感到甜蜜美妙無比;他會得閉上眼睛,尾巴尖端也不跳躍了,他戀戀地仰躺在女主人懷中,呼嚕呼嚕地不覺入睡。夢中他又看見麻雀落在他鼻子前面,美妙極了,他只消輕輕一撲上前……

然後奧力睜開眼睛,只見暮色滿屋,女主人抱著他,坐在大安樂沙發中,她的眼睛遙遠地凝望著窗外天邊即將完全灰黯的晚霞夕陽殘照中照著屋內牆上的一幅框內的照片那是一個穿著二次世界大戰式樣加拿大空軍制服的青年英俊男子有兩道濃眉和炯炯有神的眼睛有力的嘴唇線條直直的鼻子那惑人的笑容栩栩如生

周圍都是靜寂的,窗外的那些麻雀也不見了。奧力覺得真沒意思,沒有麻雀可看是多麼乏味的人生啊。奧力慶幸著至少還可以這樣溫暖舒適地伏在女主人的腿上他可以感到女主人的柔軟的手在他的背上停放著。明天一清早那些頑皮的麻雀又得將再飛出來。奧力至少不會心煩,他安靜地蹲伏著,又開始打呼嚕起來了。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文學小說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