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曦》回顧與迴響

 

 

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獲得發表,不過我很有耐性地不斷地寫著,只先求寄遣情懷,先不管出路,寫到回憶中的悲苦處,禁不住熱淚滿眶,不過,只能輕描淡寫,我很小心地用詞,不敢批評國民黨半句,而且有時還不得不違背良心 寫幾句恭維讚美國民黨軍政當局,為求生存與出路,我不得不這樣做,我不想再被抓走囚禁,我更害怕的是,怕特務們會抓我的母親,他們在幾年以來,隔幾個月就會派人來「家庭訪問」我母親,因此不得不小心慬慎。

我把稿子送到中央日報總編輯去,拜會了主編孫先生,他認為我寫的不錯,不過一百萬字是太長了,幾個月之後他叫我把稿子取回,我一連試投很多家報刊,儘管我已有些少名氣,也無法獲得任何人出版這本太冗長的書,在當 時,誰也不願投資出版我這部「大而無當」的小說,那時代,臺灣出版的文學作品,要麼就是反共抗俄,大罵共產黨的八股「反共文學」,要麼就是鴛鴦蝴蝶卿卿我我的三角愛情故事,前者以國軍總政戰部大力捧紅的「軍中作家」群族為翹楚,後者幾乎清一色是女作家的天下,而我的長篇,兩者都不是,只是講一個少年男孩在戰火中逃難,與母親相依為命,又在臺北街頭流浪的掙扎故事,即不反共抗俄,又不大罵共產黨,又無男女愛情羅曼史,誰會喜歡?
  

──馮馮


 

 

2005-07-21  江世芳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5/07/21/1344.html

 

珍惜說:「微曦,四部曲,馮馮著,皇冠雜誌社出版。汽笛長鳴三響,我們趕回岸邊,船已緩緩駛離。後到的,有人將幼兒推到正在抽回的舷橋上,看著不少孩子下掉下海裡。」 「這是家父告訴我的。幾年後,看到這部巨作,描寫同樣的情景。」

little-pig-bone-bee
說:「amazing that "珍惜" mentioned this in this blog, which rings me bell...」「I read them when I was in junior high, at that time I was so touched by that story, and still is...

我不知道「馮馮」是誰。上網查「馮馮」。皇冠出版社創辦人平鑫濤,說馮馮是天才、鬼才、奇才。他在發跡以前,把新公園的博物館門口,羅馬柱,大理石台階,當作他的宮殿,晚上就睡在那裡,左右大臣都是流浪漢。後來他把一大布袋的草稿背到平鑫濤面前,百萬餘 字的微曦四部曲就連載、出版了。

我打電話到皇冠雜誌社詢問,微曦早已絕版。我再度上網查,發現拍賣網站有人拍賣,於是下午下標,晚上拿書。四冊都很完好,書的內頁寫著:民國五十三年初版,民國七十四年第二十版。表示我買到的是第二十版。網路上說,這位小說家後來去寫交響樂,寫芭蕾舞 劇,還寫過摺紙的書。摺紙?他沒有學任何樂理。據說他後來虔心向佛,有「天眼通」。他用生命為他的小說添增傳奇色彩。我卻錯過了,差點。如果不是有人在部落格留言。已經被遺忘的小說。它曾賣了二十版,賣了二十年。至少。花了幾天的時間,讀完第一冊寒夜。讀得很慢,很不想讀完。我只能用「震撼」來形容。

微曦不怕錯過我。它不怕錯過任何人。它是一部天才的作品。隨便舉一段,有一段,主角虎兒和母親,隨著孤兒院的修女和大小孤兒幾十個人,組成逃難隊。大孤兒前胸後背綁著嬰兒,夜行軍的逃。夜裡下雪了,一片白茫茫,冰雪蓋住了睡著的每一個人。九歲的虎兒是第 一個醒的,雖然在逃難中,又餓又冷,仍然為了第一次看到大地全銀白的雪景而感到興奮。接著,修女吹哨,催促趕路,所有還在睡覺的孤兒才起來。馮馮這麼寫的:

「雪地上東一堆西一堆的東西紛紛地蠕動了,那樣子就像是什麼甲蟲剛從地底下打鬆了泥土鑽出來似的,那些雪堆翻裂了,向兩旁落下,露出了一個個縮瑟顫抖的小小身體,小得那末可憐,不像是人,倒像是些小貓小狗才剛剛下地似的。他們的嘴噴著白色的濕霧,臉頰蒼 白,嘴唇紫黑。」

我不知道,微曦四部曲是不是要繼續錯過很多人很多年,在它賣了很多年給很多人以後。或許,它必須開始保留它最深沉的哀傷,保留它最動人的悲憫,像葡萄汁液深藏在黑窖囚禁於橡木桶醞釀。它太巨大了。                                  

 

 

 

好不容易,找到當時仍在掙扎中的皇冠雜誌,他們肯刊登連載,稿酬是只給兩萬元新臺幣,當時他們已是竭盡所能的高酬了,我立刻就接受,於是那家雜誌用特大方式把我的照片登在首頁,特大介紹,稱我為「天才青年作家」、 「曠世奇才」,每期推出十五萬字連載,把我捧起,一夜成名,幾乎每天夜晚,都有郵差用機車特別專送校對稿來成功新村,讓我校稿。

單行本剛推出,中國廣播公司的小說選播節目立刻廣播我這本長篇,由著名導播崔小萍女士導演,著名明星白倩如主講,中廣的上百位著名播音明星,參加演出,配上特殊音響效果與音樂,馬上成為一九六三年至六四年最轟動的 廣播小說,每天廣播兩場,風靡全臺灣,人人都聽得如癡如醉,人人同情故事中的流浪少年范小虎,成千的讀者來信給我,臺北郵局竟需用帆布郵袋專袋裝運,每天專人用機車送來成功新村給我。

──馮馮


 

 

2006-08-25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01/04/21171.html

 

記得1964年我在台北市郊大直的海軍總部服兵役,每天晚上八時卅分大夥就聚集在寢室(典型的阿兵哥睡的大通舖)

或趴著或坐著,都在靜靜地聽中廣的廣播連續劇──微 曦,每一句描述或對白都深深緊扣每一位海軍士兵,因為故事的背景也是海軍的生活,主角范小虎(40多年前恐怕有誤)的成長在兵慌馬亂的艱困年代,是如何的勵志奮發,又是對寡母的孝順的種種情節,至今仍歷歷在腦際中。整個寢室至少有廿多人在靜靜的聆聽感人的廣播劇,時常有人被感動的偷偷泣涕。後來播到主角成為精通外語的海軍少尉及把母親從大 陸經香港接來台灣,又在永和自力蓋屋的艱苦經歷,令人感動不已。由於那個年代,收音機是一般大眾的資訊唯一來源,用耳聽來想像故事的情景,印象之深,恐怕現代年輕人無法想像的。

後來國民黨政府突然下令禁止軍中不得私有收音機,於是聽廣播的享受也因此被剝奪了。不過到現在對馮馮的這部長篇小說,一直難以忘懷,(後來曾聽說馮馮帶了母親定居加拿大,心中有些悵然,也有些祝福),如果中廣再一次播出,我一定會按時收聽的,因為現在已經退休生活,且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 

 

                                 

 

 

我的聲譽更隆了,也更多應酬了,差不多天天都有大專學校的學生會代表來邀請我去演講,我去了臺灣大學,這所我考不進去的學府,它的學生團體張開歡迎的手臂歡迎我,我也去了師範大學,謝冰瑩教授邀我在她的講堂上演 說,各科系的同學聞風而至,把教室擠得水洩不通。應邀到淡江大學的那一天,是難忘的經驗,我只穿白襯衣與牛仔褲,從山下拾級而上,像朝山一般,沒料到山坡上面每一階石,都站滿了淡江大學的學生,女生比男生為多,大家向我揮手歡呼,好像我是大明星一般,令我感動無已。

「馮馮!小馮馮!」同學們熱情地歡呼,聲震山谷:「小馮馮!」

然後是女生們數以百計包圍著向我索取簽名,又笑又吵鬧,有一些同學不停地拍照,閃光燈閃照不住,那時代的大中學生喜歡作家,就像後來的學生迷於歌星與影星一樣,可能是因為我年齡與她們接近吧?

──馮馮

 

 

 

[少女日記] 六月
http://www.chi-san-chi.com/2culture/db/june/works/diary_2_4.htm

 

06.26 ()
全國十大傑出青年之一 ── 馮士雄(馮馮),於上午十點鐘來與我們舉行座談會。談到他的身世,心裡頭便禁不住一陣酸楚,他以前是個擦鞋童,清掃街道溝渠的小工,餐館的跑堂,幾乎再苦的事他都做過了,誰知道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僅僅初中畢業的程度,竟能精通八國語言,寫一、二百萬字的小說,他的成就是不能不令人驚異的。唉! 我是多麼渴望能與他結為文友啊! 然而憑我這份低能他願意接受嗎?

 

 

 

2005-07-26 吳念真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11/08/1344.html?page=2#FeedBack

 

微曦....馮馮....
四個字,似乎喚回許多人的青春。
初中二年級讀的。當時的感覺跟四十年後版主初讀時的心情一樣:真捨不得一下子讀完。
記得當年的生物老師是一個老太太,她說:人家十九歲就寫出這樣的東西,我等著看你們十九歲的時候搞出啥名堂 來!
記得當時很激動,覺得:要努力啊!
幾個十九歲過去了....卻連當時那樣乾淨而單純的激動都少有了。
 
 

                                              

 

 

我的百萬字長篇小說在中國廣播公司每天播出一小時,持續了一年之久,成為當年臺灣最受歡迎的文學作品之一,使我聲名大噪,越來越紅,也就不免越來越招忌妒了,國民黨人的御用作家在報刊上大肆抨擊我的作品是毫無文學 價值的「流水帳」「垃圾作品」,民間的反應恰恰相反地熱烈,稱之為最感動人心弦的長篇小說,有人推薦給當時的「反共青年救國團文教組」的「青年文藝獎」,但是我落選了。跟著,著名的兩位先進女作家,蘇雪林女士和謝冰瑩女士,這兩位大學教授,聯名推薦此書申請教育部的文藝獎金兩萬元,我也落選了,我的書被評 為「大而無當」「水準未符審核標準」,總之我從未獲得過國民黨政府的任何一項獎金或獎勵,後來的數次被推薦提名,也都是名落孫山。

我忽然收到一份嘉新文化基金會的公函,通知我:「臺端著作百萬字長篇小說:《微曦》一書,經本基金會評審結果,榮獲本基金會首屆優良文學作品獎,獎金新臺幣三萬元,訂於五月三日在本會大禮堂舉行頒獎典禮,敬 請屆時出席接受為禱。」嘉新文化基金會?我覺得很陌生,打聽之下是嘉新水泥公司所設立的非牟利基金會,我作夢也沒料到他們會頒給我三萬元獎金,那是相當於七百美元了,比教育部的文藝獎金還多出一萬元,是當時最大的文學獎金了,較諸日後的各種文藝獎金的二十萬元到三十萬元,當然是小巫見大巫,不過在我的當年時代,對我而言,三萬元已是天文數字了。 

──馮馮

 


 

2005-07-28 珍惜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11/08/1344.html?page=2#FeedBack

 

江先生,

謝謝你,為「馮馮的微曦」添了一分還不是序的序。平先生懷念他,當他是一位奇才。我敬重馮馮,是為了他記述了一個變動的大時代,也寫下了小康和民主並存的開始。寫史詩的人,在希臘,和許多地方,是被當作英雄一般地愛戴的。

我讀「微曦」是皇冠出書幾年後的事了,也是向圖書館借的,也是因為家裡買不起。在這之前,家裡有一部親戚送的老收音機,靠得是收聽中國廣播公司的小說連播。中國廣播公司曾經盡了(Tribute)傳播媒體能做的最大責任。謝謝中國廣播公司。

讀微曦,我想到了「戰爭與和平」,也思索為什麼有人拍「戰爭與和平」,而沒有人拍「微曦」?至少,製作一個五十分鐘的記實影片(Documentary),為馮馮作傳,也在所有的親身經歷者凋零待盡前,記錄下他們的見證。百年之後,歷史學家追溯中華民族近代民主的發生,應該從這裡寫起。

中時能接替中廣,完成這個使命嗎?  

 

 

 

 

 

2005-09-21 CCTG
微曦四部曲 - 馮馮
http://cctg.blogspot.com/2005/09/blog-post.html

 

一開始是中時編輯部落格的一篇文章:有信367,給珍惜,然後 google 搜尋列上的「微曦 馮馮」,帶領我到皇冠出版社創辦人平鑫濤撰寫的「天才,奇才,鬼才──馮馮的故事」,還有一篇文章「 素人音樂家馮馮」,馮馮,是個什麼樣的人物?為什麼一個人能有多種身份。

於是,我開始尋找「微曦四部曲」,這部書已經絕版了,但從一些討論區中發現,除了二手市場外,就只能去圖書館裡碰碰運氣,感謝Internet,我很快地縱橫附近的圖書館藏網站,有個朋友能幫我從逢甲大學借出來,等了一星期,結果回覆我那幾本書已經遺失了,我只好試試拍賣網站,很巧地,剛好有一套四本在拍賣中,起標價200元(最後結標價1200,真搶手),距離結標日還很久,我先記著然後試著尋找老婆服務的學校的圖書館,蠻幸運地連高中都有把圖書館藏的資源公開在Internet上,更幸運的是,學校裡面剛好有這一套書,才隔一天,我找了幾個星期的「微曦四部曲」已經在我桌上了。

書卡上標示的日期,最後一次被借閱是在民國8811月,它們已經在圖書館裡立了將近六年,封底標示這是民國七十七年印製的第二十二版,從五十三年初版到七十七年,這套書活了二十四年,到今天又經過了十七年,我正拿在手上快速地讀著。

今年第十三號颱風泰利還在我們的上空肆虐,客廳的落地窗在外頭風聲大作的時候,沾在上頭的雨滴很奇怪地閃耀著光芒,定神細看,才知道是因為風勢太強烈了,整片玻璃迎著風,往中心點凹陷下去,當風勢一變小,玻璃又恢復原位,我的心頭隨著玻璃震動,這是氣密窗加上強化玻璃,應該不會破吧,我一廂情願地這樣想,幸好強風只在早上刮了兩三個小時,颱風遠離了。

感謝這個颱風假,我把微曦看完了,微曦第一部名叫寒夜,第二部鬱雲,第三部狂飆,第四部微曦,主角是范小虎,當然還得提到另一個主角,就是他的媽媽文淑,我不曉得為什麼他還要改用馮馮這個筆名發表,整個故事就是他從三歲到二十多歲的自傳,寒夜描寫對日抗戰時代,小虎跟媽媽在逃難與躲避空襲中度過,第二部就描寫他們到廣州投靠范家家族,原以為是個有錢人家,從此可以擺脫窮困的窘境好好讀書,但沒想到母親是爸爸的側室,母親委屈投靠這個家族的用意,只為了小虎的學業,冷嘲熱諷的日子也沒有因為父親回家後而改善。

在第二部鬱雲的後半段,就是描寫共軍南侵,小虎決定跟著國軍撤退到台灣,到了第三部狂飆,一開始是坐船渡過台灣海峽,還遇上颱風的經過,到了台灣無親無故,也因為那一點自尊心,逃離寄居的楊副長家裡,搭上火車來到台北,在山東館小吃店與博物館的台階上,投考海軍失敗後,終於考上翻譯官,受訓後又回到高雄服務。

自卑感驅使他遠離楊素芬,來到澎湖服務,然後是第四部微曦,好不容易將母親接到台灣一同生活,但是沒來由的固執,讓他經歷了蓋房子的慘痛教訓,現金不夠、土地所有權問題,他長期擔任晚班接線生的工作,同時自己徒手蓋房子,最後才又順利賣掉房子,回到熟悉的陸軍翻譯工作。

經過了這麼多狀況,小虎都能以最質樸的心,自習多國語言,也在微曦的最後開花結果,他的小說創作得了許多獎項,不光是中文創作,同時也有英文與法文的獎項。看著他在書中,一再地告訴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不值得其他人讚許、不值得其他人珍視,一再地貶低自己,但又能持續在母親的教誨下,自習課業,這就說明了為什麼馮馮最後竟然也能寫交響曲,寫佛書。學習什麼東西沒有特別的理由,一旦決定去學,他就能憑著執著固執的個性,盡他所能涓滴入海。

這就是馮馮,這就是范小虎,從google的結果推測,他現在應該還在慈濟服務,也撰寫了不少佛書與歌曲。我要永遠記得這個名字。

 

 

 

 

 

2007-08-27 王鼎鈞
《難追難摹的張道藩》自由時報
http://www.geocities.com/slheng/nr_1.html

 

青年小說家馮馮的成就,蒙張道公肯定而一舉成名。馮馮寫了一部自傳體小說《微曦》,長度超過100萬字,起初,他把這部小說送到〈中央副刊〉,據形容,馮馮把稿子裝在麵粉口袋裡扛在肩上。中央副刊無法容納,勸他精簡成20萬字,馮馮當然捨不得。

19644月,《微曦》由皇冠出版。嘉新水泥公司捐款成立文化基金會,設置文藝獎金,馮馮把《微曦》送去。馮馮出身軍旅,刻苦自修,風度甜美可親,引起董事長王雲五的關注。雲老特別請張道公負責審查《微曦》,那時道公68歲,連年抱病,仍然花了一星期時間,把這部超級長篇一個字一個字讀完,還寫了5000字的「概略」,以便思考衡量,他給《微曦》很高的評價,馮馮得到最高獎金。這一年,馮馮應該是27歲。

馮馮後來當選「十大傑出青年」。

 

 

 

 

 

2008-12-16  靜風
馮馮的《微曦》四部曲讀後感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cc35160100bq0x.html

 

朋友特別向我推薦馮馮的自傳式小說《微曦》四部曲。還特意千里迢迢從法印寺圖書館借來給我看,順便她自己也再看一次。於是,已經十數年沒再看小說的我,終於又看了回小說。畢竟,人生的目的是爲了從體驗中學習,誰說我們就不能從別人的經歷中體驗到我們所沒有機會體驗的,從而從中得到學習,獲得教益呢?

看後總的來說,馮馮的這套書果然不枉獲得的多個獎項——這實在是一套讓人感動和振奮的好書呢!

在書中,主人公提到他喜愛的外國名著中,包括有狄更斯的《塊肉餘生記》,這讓我記起我還是孩子的時候,就曾經很喜歡在電臺的小說連播節目中聽這部《塊肉餘生》。可以想見,那其實也當是狄更斯的自傳式小說。或許當年我還太稚,現在看了馮馮這《微曦》四部曲後,我覺得《微曦》的故事一點不在《塊肉餘生》之下,而在對人生靈性智慧的啟發上,《微曦》甚至還在《塊肉餘生》之上。只不過《微曦》是中文小說,不像馮馮的其它兩部外文短小說,可以給予國外文學界閱讀評價的機會而已。

從這四部曲,可以看到馮馮在經受各種各樣磨難中不斷成長的過程:

第一部《寒夜》,由幼年、童年成長至少年時期,主人公跟隨著母親到處逃難,(途中他們時常得到陌生同胞的無私幫助,同事也會適時地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們)。在八年抗戰那個最艱苦危難的環境中,主人公由一個受保護者,逐漸地嘗試成爲自己及親人的保護者。這一部主線是在爲著個人與親人生存的奮鬥史。

在我們這一代算是在甜水中長大的人來說,能如此地間接體會一下我們所沒有經歷過的,那一代人所經歷的種種苦難經歷,以及那種環境下真切的感受。實在對豐富自己的人身體驗很有裨益呢 ——很難不說,就算我們遇到的挫折再大,遇到的境況再艱難,都難及那一代人所經歷苦難的百分一、千分一。實在的,我們很應該對我們所遭遇的一切感恩啊~~~~!

到了第二部《鬱雲》、第三部《狂飆》,由少年成長至青年時期,顯示出主人公在兩個截然不同的艱苦環境(第二部主要是心靈上的艱苦 – 恐懼、屈辱、憂慮;第三部主要是身體上的艱苦 - 饑、寒、髒、累、苦等)中,進一步的爲自我的前途,爲親人的幸福而奮鬥。這一部是爲著個人與親人幸福的奮鬥史。一個人在逆境中的如此刻苦的奮鬥,讓我敬佩不已也深深著迷。

而其中在第二部中,主人公的母親在自知可能生命已經有限時,仍寧願忍辱負重,千方百計也要讓孩子獲得良好的求學環境。可憐天下父母心,又有幾個孩子能體會呢?

到了第四部《微曦》,青年時期,在這一部正如題目“微曦”,生存的環境也明顯已經比前三部好轉,主人公所要承受的艱苦,比較接近我們當代人所需要承受的。學業、工作的屢屢失敗但仍自強不息;在現代都市的洪流中承受著家庭經濟及房子的巨大壓力;還有金錢利益的巨大誘惑、失戀的打擊、甚至還有榮譽的陷阱。。。難得的是,作者在他慈愛而智慧的母親的提點下,都終能一一戰勝。

而更難得的是,這一部中,主人公的心性成長,又進一步躍出了一個更高的境界。

他的心性這時候從專心一致爲著物質的擁有(例如房子)而奮鬥,逐漸提昇到爲著靈性上的進步而奮鬥;從爲自己,爲親人的奮鬥而進一步擴展開來,開始去爲同胞、爲民族而奮鬥。

他曾經用著自己的血與淚,親手一磚一瓦修成的小房子,爲了父親而賣掉了。他曾經夢寐以求的榮譽感,在得到之後卻能輕輕放下。在全書的結尾,他和他的母親仍然住在破舊寒酸的郊外廉租小房子堙C然他心中隱隱縈繞了數十年的自卑、虛弱和不安全感卻已經不復存在,換之然的是自信、謙卑、充實與希望。

是的,對物質乃至榮譽的追求與執著,其實只不過是爲了彌補心靈上的缺失。當一個人把對自我的執著放下,把心胸擴展開來,那麼即使他一無所有,他也將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最滿足也最幸福的人。爲什麼?“萬法唯心”啊~!

順便說一下,在第四部中的愛情章節,是尤爲精彩的一個片段。主人公在失戀之中,雖然明白“真愛”應該是爲著對方的幸福,而不是爲著自己能擁有的“貪愛”。又明白愛情僅僅是人生中很小的一個部分,而絕非全部。。。然而當沉溺在失戀中時,要在感情上真正達到這個境界是十分困難的。幸而,他最終放下了,最終成功達到了。“過去心不可得”,就讓過去成爲過去;體味當下,放眼未來~。

在書中,主人公以自己的這段愛情心路所寫的小說《南國玫瑰》獲得了《自由談》雜誌徵文獎第一名及奧地利「世界最佳愛情小說選集」大獎。我們知道這《微曦》四部曲雖然以小說寫成,實際上幾乎也是馮馮的自傳四部曲。因此我特意在馮馮特輯中找到了他獲得相應獎項的愛情短小說《苦待》來看。看後真是拍案叫絕。那種異曲同工卻來自另一個視點的精彩描述,和在《微曦》中的描述遙相呼應。

再順便說一下,馮馮居士的母親雖然沒有馮馮居士的天眼通等諸樣神通,但我覺得,馮馮母親的心性境界,絕不在馮馮居士之下。可以說,從她身上近乎完美地體現著中國女性中最優秀的特質。從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馮馮居士的母親在他成長道路上所起到的正面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2009-08-25 伊藤雪彥
馮馮《微曦四部曲》1980年,皇冠出版,絕版作
http://diary.blog.yam.com/itoyukiya/article/7582947

 

大學圖書館,我走到了人氣較少,極為冷僻的後頭書架。
一架子一架子瀏覽書名,新的舊的一排一排橫掃,看到了一套書。
四本,書況不大好,字小,像葉子舊書那樣的,書頁發黃,邊角又髒。

標題依序名為寒夜,鬱雲,狂飆,微曦,從冰冷流動到躁進平和的四部曲。
作者是馮馮。小說長度約百萬字,是一部要費力氣時間閱讀的長篇。

打開寒夜那本書,隨手一翻,極薄的紙片就掉落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個借出的人夾進去的,
對方用藍色原子筆,工工整整寫在方正的白紙片上。

人不必把一切都看得太透闢,否則有人就會失去心中的平安,失去憑藉。

那時我簡直驚愕得無法反應,《寒夜》讓讀者感慨到不自禁留言給下一位嗎?
後來還是把這套帶回家了,而這個抉擇是對的,它幾乎讓我廢寢忘食,
顧不得身體不好,犧牲睡眠時間拼命貪看,一套充滿了民族苦難與淚水的書,
作者的骨氣與真誠、不斷逃亡中拼命求生的毅力、實在令人動容,
他跟他逃難來台的母親過得實在太苦了,堶悸犖G痛與死亡是那麼沈重。

無怪在故事一開端,在懵懂未知的幼弱年紀,男孩的角度,敘述了
當時還沒有嘗過幸福的滋味,便先懂得了悲哀。

那時他母親在橋頭流淚,原本是預備要投河的。
小男孩喚回了媽媽的理智與愛,從此母親為了他不得不堅強,
她們母子穿越長草奔逃,被日本戰機來回機槍掃射,逃難過程又遇見劫匪強辱,
好不容易尋到軍父,卻發覺對方根本不願相認。
日本人離去了,抗戰勝利了,安頓下來,又發生國共內亂,
從幼童成長為少年的主角,被迫再一次逃難。
他跟他深愛的母親終於流散,身無分文的抵達台灣,
他沒有錢,沒有身份證明,沒有完整學歷,無人願意僱用,
為著母親叮囑的人格與骨氣,他絕不願意乞討!

但前方還有那麼多的試煉與屈苦在等待...

相當精彩且蕩氣迴腸的一篇長篇鉅著,讀完絕對心滿意足,值得收藏。
可惜查詢後發覺這部書已經絕版。能夠借到這部書真是太好了。

 

 

逆境中奮鬥

林一平  ──  2008  9  21 

發表於1960年代的一部小說《微曦》四部曲 (The Dawn is Young) ,讓許多讀者感動。作者馮馮 (馮培德; 1935 -2007),描寫主角范小虎幼年顛沛流離,在極端艱苦的環境自修,終於在文學創作中大放異彩。小說中描述,他在高雄寄籬人下。後來不願受人冷嘲熱諷,小小年紀,逃離寄養,流落台北街頭。

最後哀求到一份在山東館小吃店不支薪的洗碗工作,夜間則露宿於博物館的台階上。身為貧窮的洗碗工,他卻很有志氣的投考海軍。失敗後,再接再厲,終於考上翻譯官,衣錦榮歸,回到高雄服務。而後又以自己苦難的歷練,寫出成熟文學創作,迭獲大獎。

《微曦》的啟示,人生面對的困境,如同巨大頑鐵,橫亙面前。如果不屈不撓,奮力敲打頑鐵,無論是否能擊碎頑鐵的障礙,敲打時所產生的,就是最有意義的生命火花。

這部讓人感動的小說,如何產生? 當中許多情節,其實是馮馮本人的經歷。馮馮的困苦,和小說相仿,歷經迫害,猶有過之,卻也洗煉他的文學造詣。他在1949年逃難,與母親失散,隻身隨海軍輾轉來台灣。由於他寄信給大陸的母親,被認定為「匪諜」,監禁了四、五年。後來在火車站、公園及街頭流浪,做苦工、當擦鞋童。在顛沛的生活中,仍然苦修英文,最後考取編譯人員榜首。他在豬舍竹棚的房間,寫下第一篇愛情小說,題名「痛苦的期待」,《自由談》徵文冠軍,其英譯版 「The Wait」獲選維也納1962年度《世界最佳愛情小說》文選。其實,馮馮若無艱苦的經歷,是不可能寫出如此動人心弦的作品。他的故事告訴我們,在困難的環境奮鬥,更能創新作品,所獲得的成果也越有意義

 


 
  ▲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文學小說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