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馮回覆【2】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2005/10/15

 

 

 

祥麟,謝謝你又再寄來你彙集的網上網友信息,每篇都充滿誠懇關懷,令我感動無己,實在說你們各友所給 予我的鼓勵和溫暖,遠比我的舊作的所謂勵志為多。一介過氣落伍的老年人,何幸獲得你們如此的關懷,祥麟勸我再回應,所以就再煩一次,敬覆如下:

1。「文心雕龍」作者劉勰說:「為文勿以辭害意」。法國作家福樓拜說:「無論潮流怎樣變,寫實 終歸是文學的主流」(大意憶及)。因此, 拙於詞令文才的我,正好避重就輕寫些較為熟悉的經歷與時代感受,文筆太樸素平實,以致當年飽受一些御用作家譏為「流水賬」,沒料到了今天,仍有你們垂青那 本流水賬,真是感謝。

2。我嫌舊作《微曦》未能暢所欲言,太多顧忌,又有些說教意味。因此兩年前重寫成為《霧航》, 以明真 相,又插印照片,以作記錄,也是首次與讀者見面。你們若看到此書,請多指教。這裡要謝謝網友邱瑜豐先生數次在網上介紹此書,也謝謝作家唐潤鈿女士在「華副」上發表鴻文介紹,多有溢美過獎,令我汗顏。

3。唐女士大作稱我為「神秘作家」,早在三十年前,皇冠雜誌也稱我為神秘作家(作者似是陳麗華小姐, 舊作已失,記不清)。八、九 年前,紐約版世界日報週刊全版介紹我,也如此稱謂,也過譽稱我是作曲天才奇才。平鑫濤先生也在網上刊文稱我「奇才天才鬼才」,後此均為過獎溢美,誠意鼓 勵,令我愧不敢當。其實我無才可言,只有瞎幹。現已年老,幹勁也沒有了,我也毫無神秘。可能由於我很少公開露面,深居簡出,也從 不以照片示人,因此被視為神秘。如今《霧航》一書登了許多照片,再沒有神秘了。

4。四十多年前寫《微曦》為了自勵,而寫下自勉的一些短句,例如「意志決定一切」。當然只是少 年自勵 的豪語,今天看來就覺得很幼稚可笑。

5。珍惜先生把我比希臘史詩英雄,謝謝您過譽,實在說我的作品尚未足以反映時代,我倒是很想認 真寫一 部非自傳的現代史背景小說,可因為手指痛難以執筆(五十年前被白色恐佈刑求夾斷了手指,至 今仍痛)。而且當今報刊出版社,都不接手寫稿子,只收電腦打字,我沒買到中文打字軟體(手寫板或羅馬拼音均可)。又兼體力精神大不如前,銳 氣已折,若要用英文寫,則有心無力,我英文未足以寫文學。我母去世之後,我至今仍在悲痛,意志消沉,未能振作。

6。《微曦》無可能再版,因為底版已損壞,重排成本太大,恐怕要五十萬元以上。這樣厚的書,銷 路欠 佳,不會有出版公司願意再版,皇冠出版社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再版來害他們賠錢。現在消費者很少買厚書,《霧航》的銷路也不很好,文史哲出版社主持人彭正雄 先生不計較賠賺而印行此書,我衷心至感。本來北京人民出版社有意願印行此書,條件是要我改成簡體字橫排,又須砍掉前半部抗日戰爭部份(前年大陸仍未反日),我不肯。我構想自譯成英文,但 未能實行。你們若看到此書,跟《微曦》比較一下,就知《微曦》失落了多少又轉位了多少,又有多少昧著良心的馬屁。《霧航》是我真誠的自白,現在不再有所忌諱了。

 

   

 

7。多謝世芳與珍惜勸我製作記錄片,我想不值得吧?當然也不無夢想,希望《霧航》拍成電影,更夢想由 國際名導演李安先生執導,這真是太大的奢望了。

8。翔兄:

很歡喜看到你的大文說拙作《微曦》影響了你兒時的志向,終於實 現了夢想成為海軍軍官,從年歲推斷,你 可能已經升到上校吧,可能作了艦長或司令,可能赴美接艦?可喜可賀!我很佩服你,羨慕你,我自幼對海軍的羨慕至今未改,仍是個海軍迷,一見軍艦就著迷。去年去參觀了「米蘇里號」,還戴上了美國海軍大等帽子拍照,又在船橋上坐半天,16英寸口徑巨炮前拍照,你不會見笑這個四十三年班的淘汰生?

我去年200411月悄悄回國,悄悄訪遊左營軍校路官校後門,隔門內眺,當年我參與植樹的樹 苗,今 已高大成林。當年的日式營舍已被大樓取代,回想當年,不勝唏噓。我又往訪「鳳山招待所」魔鬼地獄(現稱海軍明德訓練班),不能進去,只能在大門外看看,當 年囚禁我的日式木造營舍仍在,只是看來似將倒塌。又去了大貝湖跑馬場,當年的陸戰旅隊部及馬房(我被囚之處)已不在。我又去了員林國小舊址,那是「海軍反共先鋒營」當年(1953)舊址,已拆改為國宅,我當年在此被洗腦,鬥爭,刑求,做苦役。我也去看了當年被上「電刑」的三軍 精神醫院,各處都令我心痛流淚。「平反會」說毫無証據,又無軍法審判文件,海軍否認我所說的一切白色恐佈,海軍早已銷毀紀錄文件,因此我得不到平反。

我多麼羨慕你們年輕一代能享有的自由安定,再無白色恐佈,我但願我晚生二 、三十年。我所以遯居海外,不敢回國,就是因為身受白色恐佈之痛太深,在《微曦》(1964)出書之後,新的恐佈拘捕又來了,斧底遊魂,我被迫亡命海外。可是我難忘臺灣,去年我竟悄然往訪舊 地,左營小火車站已拆改了,我去後壁與林鳳營看他們的小車站當作是左營。

我先後進兩次軍校,在大陸幼年進黃埔幼校,1949年進海軍,也在軍中十年之久,卻始終無法養成一個 大丈夫男子漢,也做不成軍人,至今仍是一個軟弱的遊子,自己也勵不了志。

9。關於我的同志傾向,青年時代的荒唐,當然不足為訓,不足為法,亦不足為傲。現在坦承出櫃, 只是對自己交待,並無提倡之意。假如我能改造自己,我還是希望做一個正常人,結婚生男育女。很不幸,可能由於缺少父愛與兄弟,孤獨成性,從小就傾慕軍裝的「叔 叔」「哥哥」,寄予遐想。少青年時期就迷戀海軍官兵而臭名昭彰,這也可能是軍校不要我的原因之一。 匪諜嫌疑,加上又是個同志,又通信大陸,沒給槍斃,已是萬幸了。至今年老,也仍懷念當年的海軍軍官好友偶像,早已斷絕音訊,只能憶念而已。四十多年來,在 外國,我仍在櫃中,並無冶遊同志場所,亦無濫交,因為怕HIVAIDS。現在年老,更無亂來,當年戀情,早化雲煙。

10。異性交往,等於零。曾申請一位小姐來加結婚,不料她一到埠,就跟老外帥哥跑了,我賠了機 票與婚 宴,也傷了心,從此不再敢娶「過埠新娘」,長做孤獨老漢,以此終老吧。

讀書,學習,創作都要趁著年輕,雖說學到老,終不及年輕那麼好!

祝你們都平安、快樂、進步!

 

馮馮敬上

 

 

 

 

附錄: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有信367,給珍惜》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12/07/1344.html?page=1#FeedBack

  

2005-07-21 02:43  江世芳 

珍惜說:「微曦,四部曲,馮 馮著,皇冠雜誌社出版。汽笛長鳴三響,我們趕回岸邊,船已緩緩駛離。後到的,有人將幼兒推到正在抽回的舷橋上,看著不少孩子下 掉下海裡。

   
「這是家父告訴我的。幾年後,看到這部巨作,描寫同樣的情景。」     

little-pig-bone-bee說:「amazing that "珍惜" mentioned this in this blog, which rings me bell..;-   

  I read them when I was in junior high, at that time I was so touched by that story, and still is... 

    我不知道「馮馮」是誰。上網查「馮馮」。皇冠出版社創辦人平鑫濤,說馮馮是天才、鬼才、奇才。他在發跡以前,把新公園的博物館門口,羅馬柱,大 理石台階,當作他的宮殿,晚上就睡在那裡,左右大臣都是流浪漢。後來他把一大布袋的草稿背到平鑫濤面前,百萬餘字的微曦四部曲就連載、出版了。 

    我打電話到皇冠雜誌社詢問,微曦早已絕版。我再度上網查,發現拍賣網站有人拍賣,於是下午下標,晚上拿書。四冊都很完好,書的內頁寫著:民國五十三年初 版,民國七十四年第二十版。表示我買到的是第二十版。 

    網路上說,這位小說家後來去寫交響樂,寫芭蕾舞劇,還寫過摺紙的書。摺紙?他沒有學任何樂理。據說他後來虔心向佛,有「天眼通」。他用生命為他的小說添增 傳奇色彩。

我卻錯過了,差點。如果不是 有人在部落格留言。 

已經被遺忘的小說。它曾賣了 二十版,賣了二十年。至少。 

花了幾天的時間,讀完第一冊 寒夜。讀得很慢,很不想讀完。 

我只能用「震撼」來形容。 

微曦不怕錯過我。它不怕錯過 任何人。它是一部天才的作品。隨便舉一段,有一段,主角虎兒和母親,隨著孤兒院的修女和大小孤兒幾十個人,組成逃難隊。大孤兒 前胸後背綁著嬰兒,夜行軍的逃。夜裡下雪了,一片白茫茫,冰雪蓋住了睡著的每一個人。九歲的虎兒是第一個醒的,雖然在逃難中,又餓又冷,仍然為了第一次看 到大地全銀白的雪景而感到興奮。接著,修女吹哨,催促趕路,所有還在睡覺的孤兒才起來。馮馮這麼寫的: 

「雪地上東一堆西一堆的東西 紛紛地蠕動了,那樣子就像是什麼甲蟲剛從地底下打鬆了泥土鑽出來似的,那些雪堆翻裂了,向兩旁落下,露出了一個個縮瑟顫抖的小 小身體,小得那末可憐,不像是人,倒像是些小貓小狗才剛剛下地似的。他們的嘴噴著白色的濕霧,臉頰蒼白,嘴唇紫黑。」 

我不知道,微曦四部曲是不是 要繼續錯過很多人很多年,在它賣了很多年給很多人以後。或許,它必須開始保留它最深沉的哀傷,保留它最動人的悲憫,像葡萄汁液 深藏在黑窖囚禁於橡木桶醞釀。它太巨大了。 

珍惜,往事,很抱歉我沒有及 時回覆。我出海捕魚去了,捕到一條小魚,和幾條魚骨。往事提到雨港。來自雨港我認識兩人,一位是我的母親,那美麗慈愛,對於文 學有著永恆熱情的女性。我以身上有她的基因而深感驕傲。另一位,是聲譽卓著的船長。時間是他的金字塔。他每次出海,都能以直覺的判斷和純熟的技術,捕到一 條大魚。 

至少分給五千人喫。

 

2005-07-26 12:08 Robert WS Tsai

It is surprised to see this article in newspaper. I read those four books also at my senior high school (1973). I was so touched about the whole books just like "lord of ring". I went to 2nd hand book shop to collect all four books, they are still on the book shell now. I just mentioned to my kids about these books recently. I am luck to see the author and some persons still remembered those days. I believe these story should be on the screen. Thanks to folks again, with best wishes from southern hemisphere.

 

2005-07-26 13:47 yz

想不到在這兒看到討論這本書的文章.相較之前留言的幾位朋友,我讀到這本書的時間稍稍晚一點,是在七十年(1981)左右,就讀初中時.一開始是在學校圖書館借的,看完以後,跑遍中部各書局,終於在專賣風漬書的大賣場買到.

記得每一部都會讀到 眼框泛紅,印 象最深刻的是主角畢業典禮,上 台領獎的那一幕,每 每讓我讀到不能自己;還 有海軍連絡官,"四 海一家",讓 一位初中生好想從軍啊.

後來曾想盡辦法再找"馮馮"的其他作品,就是像上面朋友說的,馮馮先生皈依佛門,同母親(好像?)移民加拿大,總是自稱"小猴兒".

感謝這本書陪我度過 年少的歲月,也 謝謝江先生和幾位朋友的留言;我 一直以為,沒 什麼人知道這本書了.

 

2005-07-26 11:45 Cecilia

我讀馮馮的「微曦四部曲」是在我讀初中之時----民國五十八年---已經是三十六年前的往事了,這部書影響了我的一生。

我效法馮馮力爭上 游,年少時他是我的偶象----如果不是經由這本書的鼓勵,我的命運必將改寫,幾年前聽說 他很早就移民加拿大,一身未婚,皈依佛門。 如果有機會見到他,一定要謝謝他,謝謝這本書給予我的鼓勵!

 

2005-07-26 14:09 Tony

I read this book long ago. I think it was the first edition since I remember it was pretty new. That was 1964. I must be just getting into my first or second grade and I barely know enough words. The first time I read it, ironically my parents were so poor that they could not afford children's books so I read anything I can find in the house. This must be a book that my parents borrowed from library. I must read couple times before I got the whole thing figured out. But I had the advantage that I just have plenty of time. I got so into it so I had tried to read it at night under those less than 20W light. I was really touched and also used that as my model when I grow up. I remember the guy had nickname as small tiger. I named my puppy dog small tiger when I served in Kinmen in 1981. Not for disrespect but my longing to see that book again. I could not find that book in Kinmen. I have tried many times to search that book on the internet since I learned how to use it many years ago but in vain. Can someone tell me if there is an e-book some where I can read? Thanks a lot.

 

2005-07-26 18:27 莫白

能知道馮馮的現況真的很高興,但也很遺憾那麼好的故事為什 麼沒有拍成電影或電視劇?電影和電視劇的故事不是很貧乏嗎?武俠劇重拍了又重拍,播了又播,這麼 好的體材却被遺忘,太可惜了!

 

2005-07-26 20:50 容而

這讓我想起
[微曦]那時,還有一位作者的書也令我著迷
--
徐訏--
他寫的是民國初年到 抗戰時期的故事

 

2005-07-26 22:23 後知後覺

身為六年級生的我竟能在年近三十的今天得知這本巨著的存在
一定要去找來看
感謝作者的分享喔!

 

2005-07-26 23:06 max chen

太多相同的感動,流竄在讀過這本書 的人回憶裡。
我的書架早己散逸這 四冊,然而像這次的偶然的機會,看到那麼多人在回味它時,很希望,能再版嗎?

 

2005-07-27 02:03 phoenixd

I read these books at 13 years old in the book store's shelves. I cannot afford them at that time. If anyone can let the Crown book re-publish these books, I 'll buy 10 sets for the local Chinese library. I also looking for another book, "white snow, blue mountain" by "Ink Man", his novel also won international award which translated by Feng- feng. This book talk about "Lu" mountain, has a lot of Chinese poems in it. It was published by KMT's Central Daily News, but also discontinued.

  

2005-07-26 10:23 uncle charlie

The first time I read it was back to junior high (1967), then I found it in local library in Toronto 15 years ago, still so touched. 馮馮 now living in Vancouver I believe.

 

2005-07-26 13:31 Benson

感謝版主介紹微曦,也許可建議皇冠再版,對一個六年級生來說,僅僅讀到馮馮的故事就讓人感觸良多了.最近讀了王鼎鈞先生的"關山奪路".對於1945-1949的故事感觸良多,只能說"蒼天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說馮馮是天才、鬼才、奇才"hyperlink語法有錯,多了一個http
應是
http://www.crown.com.tw/mag/mag593/02.htm

 

2005-07-26 15:24 許林

馮馮很早、很早就皈依了佛門,所以 後來的文學風格,也都導往佛教文學。如若對他的著作有興趣,可從「天華出版社」下手馮馮旅居加拿大之後,寫了一系列的天眼、慧眼、法眼......並將當年釋迦教義,以科學方式呈現,即是「禪定天眼通之實 驗(上下) 」。還有一本非常經典的「夜半鐘聲」(20年前讀的,希望沒記錯書名) 。另外,他後期出版大作為《空虛的雲》-近代高僧虛雲老和尚傳記。其中文字內斂、雅俗共賞,以小說方式詮釋民初三大高僧虛老的出生、出家、修行、開悟。對馮馮有興趣者,可洽天華出版社。

 

2005-07-26 15:30 吳德俊

我讀『微曦』這本鉅著,大約在民國五十三年初版出書時,那 時還在省立岡山中學唸高中。

依稀記得書中一句話 很有勵志性,至今不忘:『意志力可以克服一切!』

我相信每個人的意志 力雖強靱,畢竟只能克服片面且有限的一切。

我更相信宇宙的一切 都掌握在更高智慧的創造者手中,所以我謙卑的默想,承認宇宙的創造者--上帝!

 

2005-07-26 17:56 吳念真

微曦....馮馮....
四個字,似乎喚回許 多人的青春。

初中二年級讀的。當 時的感覺跟四十年後版主初讀時的心情一樣:真捨不得一下子讀完。

記得當年的生物老師 是一個老太太,她說:人家十九歲就寫出這樣的東西,我等著看你們十九歲的時候搞出啥名堂來!

記得當時很激動,覺 得:要努力啊!

幾個十九歲過去了....卻連當時那樣乾淨而單純的激動都少有了。

謝謝版主提醒。

 

2005-07-27 08:14 有志

馮馮真的是一位奇材,他的交響樂章還曾被灌錄成CD我是大概在八,九年前買的吧.
微曦我沒有看完,在家裡這套書就一直躺著,看完這篇文章,很像叫媽媽把它寄來澳洲,念博士班的兒子對中學畢業的母親的文學收藏有興趣,想必母親會粉感動,也該要給馮馮記上一功啦.

對了我是六年級的.

 

2005-07-27 12:37 江世芳

吳念真先生:

我還記得,在楊德昌 的《青梅竹馬》中,你演一個手臂投壞掉的少棒國手,後來開計程車,吹冷氣手就會痛。鏡頭不多,但是讓我印象深刻到現在。

我也記得,在《多 桑》中,蔡振南蹲坐著吃便當,鏡頭從後面拍他,他快吃完便當,停了下來,凝視遠方,右小指不自主的抖動著,讓我想起母親告訴我的,關於我 外公的,平溪礦坑的故事。

感謝你帶來的,這些 單純的感動。

  

2005-07-27 13:40 Rick

I had read it several times during my youth, in elementary, junior middle, and high school, it impressed me differently each time.
I really miss these days although it was poor and boring, people believe integrity and honor.
By the way, I am 4 grade.

 

2005-07-27 14:17 Selina

有機會,一定要將"微曦"讀一遍。
是否,我也會有莫名 的感動?

  

2005-07-27 20:01 小妹

很高興有人也這麼欣賞馮馮ㄉ做品!
看完他ㄉ〈微曦〉心 理真ㄉ是好酸好感動!

 

2005-07-28 08:04 珍惜

江先生,

謝謝你,為「馮馮的微曦」添了一分還不是序的序。平先生懷念他,當他是一位奇才。我敬重馮馮,是為了他記述了一個變動的大時代,也寫下了小康和民主並存的 開始。寫史詩的人,在希臘,和許多地方,是被當作英雄一般地愛戴的。

我讀「微曦」是皇冠 出書幾年後的事了,也是向圖書館借的,也是因為家裡買不起。在這之前,家裡有一部親戚送的老收音機,靠得是收聽中國廣播公司的小說連 播。中國廣播公司曾經盡了(Tribute)傳播媒體能做的最大責任。謝謝中國廣播公司。

讀微曦,我想到了 「戰爭與和平」,也思索為什麼有人拍「戰爭與和平」,而沒有人拍「微曦」?至少,製作一個五十分鐘的記實影片(Documentary),為馮馮作傳,也在所有的親身經歷者凋零待盡前,記錄下他 們的見證。百年之後,歷史學家追溯中華民族近代民主的發生,應該從這裡寫起。

中時能接替中廣,完 成這個使命嗎?

再謝謝你,寫信給 我。小魚餵了多少人?令堂康健否?希望是的。另外,如果可以,請把標題回復到「馮馮的微曦」吧。還有,那位偉人,我聽過他的事蹟。Quo Vadis?

我也想請問你,Quo Vadis?

順便問候在此以及另 一處見過網友們。恕我不能多寫,我沒有中文書寫軟體。

祝大家安好

 

2005-07-28 10:57 little-pig-bone-bee

> 如果可以,請把標題回復到「馮馮的微曦」吧。...
I was going to mention this..., (but, I thought it's up to the blogger).

> Quo Vadis?
if you are talking about that movie "Quo Vadis"; then, I should say I miss "Deborah Kerr" than "Quo Vadis" (do not know how popular she is in Taiwan; but, I am her admirer.)

Cheers!
-a Taiwanese in PDX
"We never really had time to sit back and wonder. So many things could have gone wrong that it might never have taken off, so we just spent all our time explaining how it could work, and persuading people that it would work." - Tim Berners-Lee

  

2005-07-28 13:24

讀到這本書,是在民國七十年就讀國小時,在表哥家中第三冊,看主角在隨 著泰山號歷險來台,左營軍區,四海ㄧ家,新公園苦讀、海軍翻譯官...迫不及待在一天內就看完了
看完以後,和前面的讀者ㄧ樣,跑遍台南的各書局,終於書局還有庫存書,買到了一套全新的微曦(裝上書套,現在還綁存的相當好ㄡ)...
和其他讀者ㄧ樣,微 曦帶給我相當大的影響...
成為海軍軍官成為兒 時的目標...後來雖有挫折,終也有幸實現了夢想...
心中ㄧ直有些疑問,
譬如:馮馮出國後為 何ㄧ直沒有訊息,現況...
這本書是他的自傳 嗎?書中的主角就是作者本人或是杜撰的...
ㄧ直到年初
很巧看到中華日報副 刊有一篇介紹馮馮現況的文章
才大概知道他出國後 的景況...
也知道作者曾跳級(或謊報年齡)進入海軍官校就讀,後因和父母通信,遭受到白色恐怖而遭退 學
書中描述的內容和作 者奮鬥的過程相近
作者保值不婚,且不 否認有斷袖之癖...等等
但還是有一些問題還 沒得到解答
但不可否認的
這麼多年來...微曦四部曲帶給我的震撼...迄今還沒有另ㄧ本書能比...
應該請皇冠再版,或 請公視拍成作品,相信對現今的青年有相當大的啟迪作用...

 

2005-07-28 16:49 吳念真

版主,電影離我已遠。
舊夢一場。

能看到一些有歲的人 提到一些老人老書,反而是當下的幸福。

容而(先生or小姐)提到徐訏先生的那本書應該叫:風蕭蕭。也正巧讀過。 三十年前還拍過電視劇。

年輕時喜歡徐訏先生 的詩。
有一句挺適合這種年 歲的心情:

沒人知道,我也有歌 要唱。

  

2005-08-03 10:55 珍惜

鮭魚不忘如何回游,
蒼鷹不忘如何飛翔,
勤蜂不忘如何採蜜,
大師不忘如何扮演。

即使桂冠已枯,英雄 事蹟永在。

 

2005-08-03 11:15 珍惜

Dear little-pig-bone-bee,

Kerr’s "Quo Vadis"? Roughly, I would say, yes.

Yet, if you permit, it was in honor of Henryk Sienkiewicz.

Wish you a happy day.

 

2005-08-04 11:29

上次提到有一篇馮馮先生近況的報導
93.12.30
日中華日報副刊
唐潤沺/憶神秘作家馮馮-「霧航」見證時代
文章說到馮馮先生出 了自傳「霧航」,分為三大冊。
書局找不到
不知道哪位先進看過

 

2005-08-05 21:53 江世芳

翔:

謝謝你的補充。

有個小地方想和你討 論,就是你所使用的成語。你說到馮馮不否認他有「斷袖之癖」。這個成語,我個人覺得是對於男同性戀(或是現在通稱的男同志)有某種地下 化、疾病的隱喻,我不是太贊成。我本身是異性戀者,但是我有不少男同志朋友,他們都非常優秀,從我的眼光來看,甚至比許多異性戀男人更「健康」。也許某些 男同志反而會喜歡「斷袖之癖」這個詞彙的獨特和反諷意味,不過,作為非同志,也許我們應該有意識的避免某種可能導致歧視性的語彙。

這也可以引申到另一 方面。台灣當前的政治現象,例如總統的權位,很多媒體會用「天下」、「大位」等等封建時代的名詞來套用,我覺得這是很要不得的。什麼大 位不以智取啦,這一類把總統比成天子帝王的成語或是用語,其實是很反民主的,應該揚棄。

 

2005-08-05 22:32 江世芳

珍惜先生,

前幾天回高雄老家一 趟,遲至現在回覆,請見諒。

家母健康,謝謝你的 問候。

你所說的「馮馮」紀 錄片構想,非常有意義。也許用影像的方式呈現,應該更好,你是不是考慮,把你的提案,提給公共電視,或是中影?他們應該會比中時有更大 的興趣作這個案子。

如果說要為馮馮作傳 或是寫序,無論如何是輪不到我的。我現在《微曦》才慢慢享受到第三冊,還沒讀完呢。你在留言中把馮馮比作希臘史詩英雄,我想,為馮馮作 序或作傳,你應該是最佳人選。

你希望這篇文章標題 改為〈馮馮的微曦〉,也許你是希望引起更多人的關注討論,找回台灣一個被遺忘的英雄。找回一個典範。但是我寫這篇文章的本意,從來不是 我「重新發現了什麼或誰」而大呼小叫要全世界來看。不,我只是珍惜「陌生的善意」,並且回應這個善意。這是我的本意。我曾經接受過太多的善意而沒有及時回 應。馮馮的偉大,我相信將來會有人訴說。我的信能給的,也不過就是「珍惜」的善意的小小回應。這是我珍惜的。所以,很抱歉,我絕對不會改題目。

你應該也是一位聲譽 卓著的船長。當你碰到我的船長,那位偉人,我的老師,請代我向他打燈號。

>Quo Vadis?

“Adieu, adieu, adieu. Remember me.”

  

2005-08-05 23:47 a fan

Nobody likes Robert Taylor?

 

2005-08-09 08:52 珍惜

 “即使桂冠已枯,英雄事蹟永在” – 這是寫給吳念真先生的。

不成調的小歌,是用 來提醒我自己,尚有一事待了。

有一首兒歌,如果有 人記得正確的歌詞和曲式 (ABAC 還是 ABCA),請幫忙告訴我。也請確認一下,詞曲的作者。先謝謝了。

快樂的孩子愛歌唱 (詞:游彌堅  曲:呂泉生)

活潑的鳥兒愛飛翔, 勤勞的蜜蜂愛花房。
小小的流螢愛火光, 快樂的孩子愛歌唱。

啦啦啦啦唱唱唱,你 的歌聲最嘹亮。
啦啦啦啦唱唱唱,我 的歌聲最悠揚。

活潑的鳥兒愛飛翔, 勤勞的蜜蜂愛聞香。
小小的流螢愛火光。 快樂的孩子愛歌唱。

什麼人兒愛歌唱?快 樂的孩子愛歌唱!
什麼人兒愛歌唱?快 樂的孩子愛歌唱。

(
也是受吳先生大文所感)

 

2005-08-23 15:28 珍惜

楊渡先生問:誰還記得八二三?

那時我還小,不過我 記得。

借江先生一角,說幾 句話。

勇士們,永恆緬懷。

LEST WE FORGET


外國能永恆敬愛他們 的英雄,為什麼我們不能?

再說一次:

勇士們,永恆緬懷。

 

2005-08-27 13:54 江世芳

珍惜先生,

曾拜讀你和師瓊瑜的 討論
你記得的,有些人不 記得了,大部分人更是不知道

對人民來說,司法或 許不是終極手段,歷史可能也不是

而是史詩

你有歌要唱嗎?

敬祝週末愉快

 

2005-08-30 08:13 珍惜

江先生,

已有些時未見,你可 好?令堂可好?去閉門造文了嗎?還是和朋友,在部落格,大談掩口葫蘆的事,但是有點半吊子?總之,希望一切如意。

拜讀,不敢當。尤其 是這個「拜」字。它呢,讓我脊背發涼,寒毛直豎。同時,我的淘氣文章,師小姐不怪,就很慶幸了。請別再折煞頑童。

史詩之存,當在文明 滅絕時。
長治久安,寧見臺灣 無史詩。

今天沒有歌,但有電 影動態報導。

「悲傷草原」光碟版,大約在九月中上市。

「星際大爭霸」光碟版,已在數週前開賣。我了解,在臺灣,尚未播完。

祝好,並且,歡樂時 時。

 

2005-08-31 02:25 江世芳

珍惜先生,
家母健康硬朗,感謝 關心

和朋友掩口葫蘆?兒 時歡樂,斯樂不可多
自嘲且不暇,半吊子 得意有何盡歡可言?

「寧見台灣無史詩」 二句,鋒芒畢露
你說話之時就是世界 靜默之時

感謝動態訊息
我會買星際大爭霸來 看

敬祝平安
 

2005-09-10 15:00 珍惜

不情之請 (第二次了)

有位Anne小姐,或者女士,在師小姐處,說買不到微曦。

她有親戚要出國,希 望能買到,帶給她。

能不能,請知道路子 的朋友,指點一下,哪裡可以買到?

或是,曾經在哪裡買 的(店名,電話,地址)?還剩得多少等等?

先謝謝大家。

 

2005-09-11 04:05 Anne

To: Cherish,

Thank you for your quick response. I read all th mails attached in here, and I believe a lot of people like me want to read the book.

Since lots of people would like to read the book, is any possibility to require Crown Publish to reprint the boo again ?

I am in Vancouver, and I will find a chance to search the book in library (an author said he/she found one in Toronto ). Wish I am lucky to find one to read first, but still, I wish to own one that I can read again & again.

Again, thank you for all your effort. I am so glad to know that lots of people read the book and like the book. Can we suggest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to select some portion and put in the history text book, or recommend that book as a selective reading . Those people are our most valuable heritage. It's a pity if our kids miss that art of history.

B/rgds, Anne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書信手稿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