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馮馮回覆【3

 

 

台灣佛教網路論壇  2005/11/09

 

 

 

我去補習班學打電腦,二十歲的大學生女老師說從未見過我這樣笨拙的學生,她第二小時就把我趕走了。年輕人很快學會,不了解老年人的遲鈍,至今仍未學會,只好再拜託祥麟你再替我上網奉覆各位熱心的網友筆友。請大家只稱呼名字,不必稱先生,我也上稱你們名字,彼此親切些。除非是很小的孩子稱我作馮爺爺,那是我很歡喜的,越老越喜歡小孩子,特別是那些牙牙學語的。

 

昨天看到一幅舊書上的插圖,是一個大約一歲的男孩,光屁股,坐在路邊哭泣喊著媽媽。他的媽媽早已被日軍奸殺,屍體倒在他身邊,此圖看得我悲淚漣漣,我想你們也看見過此一照片。這個可憐的孩子,後來如何生存下去?從他我看到中國人民的苦難和可悲的命運,也同樣悲傷。

 

我又看到另一張照片,是越戰時代的一個五歲瘦小的女孩,隨著難民逃命,她窮無一物,光著屁股,一路悲啼。她父母在戰爭慘死,這個孤女無衣無食,後來如何生存? (註一)

 

我的十多年前拙作歌曲「誰來拭乾我的眼淚」中有一句,「觀音菩薩啊,大慈大悲,觀音菩薩啊,尋聲求苦,衪悲憫眾生疾苦,衪早已悲淚盈眶......」, 此曲曾在北京音樂廳公演,由中央樂團及合唱團演出,唱者硬咽,無法終曲,聽眾掩面飲泣。在佛教聖地臺灣,反而無人問津,CD一 張也賣不出,佛教名山無一人肯支持發行,甚至說「太像天主教」,不准在寺廟播放。我也進不了主要的音樂廳演出,因為我在音樂界太無名氣,不能進音樂廳,只有一些朋友來我家聽聽,女生們都泣不可仰。

 

我沒有觀音菩薩或聖母那麼大的慈悲,可是也有微末的同情心,因此我筆下,都寫人生現實的悲劇,與時代的悲哀。不過限於功力太低,力不從心,拙作哪讀得到反映時代?真是小兒科啦,謝謝你們的過獎。

 

我很不滿意拙作,《微曦》《空虛的雲》《霧航》算是代表作,前兩者受到很大的壓力,不能暢所欲言。若不慎言,在兩岸休想出版。《霧航》在已經自由開放的臺灣社會出版,這是倖致,在北京就被封殺。《空虛的雲》在大陸也被封殺了,作為一個寫實的作者,出路真少。我因噎廢食,實不得已,鬱鬱症也越來越深。母親去世已三年,我依然無日不在悲傷之中,日夕懷念她,振作無力,已經停了筆。

 

我到夏威夷,是母親的遺願。1997年 我帶她去俄國莫斯克林母林宮劇院,出席我拙作「雪蓮仙子」的世界首演,在零下二十度的奇寒,俄人觀眾排長龍進場,演出時全場歡呼,爭著獻花給我母子。我從出生起,深受母恩,無可報答,唯一的只有在俄京演出獲頒及博士,聊可博慈母破顏一笑,可是她不喜虛榮,她只想回廣西家鄉或臺灣不再捱冷。我就帶她到夏威夷小住,她決定到海邊居住,不幸她未能長壽,等不到移居就去世於溫哥華,最後幾天都問:「甚麼時候遷居夏威夷?」。遺言又說:「把我骨灰撤在大海,媽媽就跟潮水來看你了。」

  

我終於搬來夏威夷,住在偏僻的島上海角,仍在家中供奉母親骨灰,早晚為她誦經。我沒有把她撤在海中,我有生之年,都會帶著她。在夏威夷海邊,望著大洋十多浬,白浪翻滾,令我懷念澎湖,我卻寫不出文章或音樂。

 

謝謝你們不斷的熱心鼓勵,我很感動,或者我應該恢復寫作,再寫一本中國人與臺灣人,在大時代背景的苦難血淚。這一次,不再寫自憐式的本身,而是寫眾生。希望我能如願,不再交白卷,希望你們多多指教。

 

謝謝各位名作家江世芳,夏瑞紅,珍惜,等各位熱心的文友。

 

各位的鼓勵是雪中送炭,非常溫暖,假如我能在寫作,都要感謝你們的鼓勵。夏作家說要訪問我,我不敢當,但是歡迎指教。

 

又, 問:關於我是佛教徒怎麼跑到天主教去?
答: 我出生一個月,就被母親抱到天主堂(聖心)受洗,後來在天主教學校。我母是佛教徒,因此我信佛,也信天主,是跨教份子。

 

有 人問:為甚麼變成天主教?
答: 我無分別心,我尊重各種宗教,我對聖經比佛教還熟知。佛教有人視我為妖邪異端,我不在意,不過已經不願再寫佛教文章,大概「緣」已改變了。

 

問: 「白色恐佈」是否太誇大?真有其事嗎?
答: 請你找一本書《十字架上的校長》,看看山東流亡學生的悲慘遭遇,虔誠的基督教張敏之校長如何被誣匪諜,被前總統下令提前十天格斃,家人被拒刑前訣別,此書是張校長夫人的血淚回憶,由聯合報記者執筆。白色恐佈受害人之中,外省人比228的 本省人同樣悲慘,而且很少獲得平反。我的平反申請就去年被拒絕了,理由是「查無實証」「所報日期不確」「無任何資料可以証明」「不予補償」。因此,我本來打算回臺定居,現在已經心淡了。 (註二)

 

馮馮敬上

 

 

 

 

 

 

 

 

 

 

 


 


 

 

網註一:

 

一九七二年六月九日,美軍報紙刊出一篇報導,提到越南展鵬縣一處可能有越共藏匿的村莊,被美軍用燒夷彈摧毀,報導中還附了一張照片── 一位九歲的小女孩赤身裸體哭著逃命,臉部五官扭曲,嘴巴因為極度恐懼而張大,揮舞的雙手彷彿已不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她身後爆炸引起的陣陣黑煙直衝天際。

 

女孩叫做潘氏金菊(Kim Phuc),當時,那場轟炸造成潘氏金菊衣服著火,因此她不得不把衣服脫光,而當時按下快門、拍下那張舉世聞名照片的,是美聯社攝影記者黃幼公(Huynh Cong Nick 瓅〕)。

黃幼公在拍下照片後,立刻和他的同事克里斯把潘氏金菊送到醫院,然而她全身六五%已被燒傷,只剩下三五%的皮膚可以移植,醫生認為她已無藥可救。

隔天,黃幼公和克里斯一起去醫院探視潘氏金菊,病床上,她的臉朝下,意識不清楚,整個背部和手臂因為三度灼傷而痛苦不已。

潘氏金菊的黑髮已經被剪掉,肩膀的傷口已經包紮起來,看起來就像是一捲衛生紙放在她嘴邊。克里斯問護士潘氏金菊的恢復狀況如何?

「哦,她呀?」護士冷冷的回答,「也許明天,不然後天就會死吧!」

克里斯無法忍受護士這種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的冷淡語調,當時身上帶著一把裝飾品用的刺刀,他憤然抽出來把刀柄塞在護士手中說:「為什麼你不行行好,現在就去殺了她!」他說,「拿刀殺了她,比你現在做的還仁慈,你竟然這樣讓她慢慢死去!」

總共動了十七次手術,在醫院躺了十四個月,潘氏金菊才從鬼門關前走了回來,不過身上的疤痕仍清晰可見。這場轟炸還帶走了她兩個表弟妹,一個三歲,一個只有九個月。

至於潘氏金菊的心靈創傷更是難以言喻:「我痛得睡不著,每天晚上都做噩夢,不斷的問:『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要受這種苦?』我甚至想,以後我長大了,我也不會有男朋友,不會結婚,也不會有小孩,因為我滿身都是醜陋的疤痕。」

然而潘氏金菊還是活了下來,而黃幼公那張以她為女主角的照片,後來奪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

無數看過那張照片而大受震撼的美國人,紛紛質問政府:打這場越戰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人民質疑越戰的聲浪越來越強烈,曾經揭發美國國防部違法案件的著名記者艾斯堡(Daniel Ellsberg),有次和黃幼公見面時,得知那張照片是黃所拍,敬佩的對黃說:「你幫忙結束了越戰!」

戰爭是結束了,可是身心備受創傷的潘氏金菊還活著,她還是要每天清洗燒傷的皮膚,每天擦藥。

後來潘氏金菊信奉了基督教,放棄心中仇恨,也順利的找到了她的另一半,但潘氏金菊還有個願望:她想對那位加害者說:「我原諒你。」

一九九六年,潘氏金菊被邀請到華盛頓訪問,儘管當時她並不知道誰是真正的加害者,但她仍說:「如果我可以跟那個丟下汽油彈的飛行員面對面,我會告訴他,我們無法改變歷史,但我們應該為現在做一切美好的事。」

一張照片,一句在心中等了二十四年才說出口的道歉,以及一位不知是誰傷害她卻仍選擇原諒的女性,普隆默和潘氏金菊在道歉和原諒中各自獲得了自己的救贖,正如那句西諺所說:「誰能原諒人,誰就能拯救人。」

 

資料來源:

http://wh.kss.org.tw/2007_05_01_archive.html

 

 

 

 

 

 

 

 

網註二:

 

2006.02.14  中國時報


四十年代海軍白色恐怖事件

 

 

千餘人冤案

 

 

14件獲賠


黃錦嵐/台北報導

 

 


四十年代,海軍爆發白色恐怖事件,包括後來擔任參謀總長的劉和謙、海軍副總司令羅錡、國防部常務次長區小驥、海軍官校校長鄭本基等將領在內共一一九六人,當時盡成階下囚,受到拘禁「思想改造」整肅,海軍總部也確認此事件是冤案。但聲請冤獄賠償結果,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日前陸續決定,羅錡、區小驥、秦和之、朱成群等高階將領,均不獲賠償定讞。

不過,九十二年迄九十四年間,仍有秦慶華等十四件「例外個案」,經高雄地院、台北地院核准冤獄賠償,因最高檢察署承辦檢察官未聲請覆議,而獲准賠償確定。形成「同一冤案,兩歧司法處遇」現象。

受難軍官 被刺「誓死反共」

本件海軍白色恐怖事件,源於卅八年二月廿五日的「重慶艦」叛逃投共,之後,海軍陸續發生「永興艦」等六十餘艘艦艇叛逃事件。當時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本是陸軍中將「空降」海軍,因「重慶艦」艦長鄧兆祥曾任馬尾海校訓育主任,海官卅六、卅七、卅八班,及部份卅九、四十年班的軍官,都是他的學生,認定閩系軍官忠誠有問題,即下令徹查,並指派情報人員至各艦艇誘捕,分別就近拘禁在艦艇或陸戰隊集訓。

卅八年七月,海軍在鳳山工協新村旁邊,成立「鳳山招待所」,進所人犯都稱「來賓」,以掩人耳目。

卅九年初,海軍又在彰化縣員林鎮成立「反共先鋒訓練營」,由阮成章少將(後來曾任調查局長)指揮「台灣工作隊」,負責偵緝、訓練「思想不純正」人員。

據海軍總部的統計,先後在「各海軍陸戰隊集訓隊」、「鳳山招待所」及「反共先鋒訓練營」受難軍官至少有一千一百九十六人;受拘禁期間,他們的兵籍均遭註記,或在手臂上刺青「誓死反(滅)共」。

少數人晉升 多數斷送前途

這些受難軍官獲開釋後,僅有極少數日後還獲得晉昇,例如,劉和謙還擔任過參謀總長;鄭本基升任聯勤副總司令及海軍官校校長;羅錡升海軍官校校長、海軍副總司令;秦慶華升任海軍中將;朱成祥升海軍少將;區之驥升任國防部常務次長,其他軍官或偶有調升,但軍旅前途已斷送,多黯然退役。

不過,案經蒙難軍官或其後人聲請冤獄賠償的結果,在為數近百案例中卻出現准否兩歧結果。

羅錡、區小驥、秦和之、朱成群、易鶚等高階將領的聲請冤獄賠償案,去年底陸續被司法院冤獄賠償覆議委員會決定「不准賠償」定讞。


 


2006.02.14
  中國時報


未判決難舉證 軍方無能為力


林淑玲、吳明杰/台北報導



四十年代海軍白色恐怖事件受難者前參謀總長劉和謙等一千多人,聲請冤獄賠償,多數遭到駁回。相關官員表示,由於受難者當初被拘禁時,並未經司法判決程序,且因年代久遠,資料流失,全案迄今也只有二百多人順利通過「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審查,領到十萬至五十萬元不等的補償。

軍方官員昨天表示,儘管海軍總部當初認定這是冤獄,但因聲請冤獄賠償的海軍軍官或家屬無法提出判決書等具體證據,僅能彼此證明曾遭冤獄,對於這點,軍方也無能為力,只能給予同情。

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執行長倪子修認為,主要問題應是出在當時軍方的派系傾軋。當年的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原是陸軍出身,調到海軍之後,為了掌控軍權,樹立權威,若干不聽話的官兵就被扣上匪諜或叛亂的帽子,被拘禁起來。

對於受難者申請補償受挫一事,基金會分析,該案與美麗島等白色恐怖事件最大不同在於,美麗島事件受難者均是在司法判決後入獄,為什麼被關?關了多久?清清楚楚。但海軍白色恐怖事件的受難者卻是遭到拘禁。沒有經過司法判決程序,包括拘禁多久?甚至是否屬拘禁的認定都有困難,使受難者難以舉證向政府求償。

基金會人員表示,根據相關補償條例,未經司法判決的白色恐怖受難者本來不符聲請賠償的資格。經軍系立委於八十九年推動修法,才把當年在「反共先鋒訓練營」被拘禁的官兵,列入賠償對象。後來領到賠償金的二百多位前海軍官兵就是當年曾經在先鋒營被關過,且有兵籍資料記載的人。

 

資料來源:

http://taiwanbbs.org/cgi/index.pl?b=mil,m=1104906047,s=360

 

 

 

 


 

 

 

 

附錄: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有信367,給珍惜》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12/07/1344.html?page=1#FeedBack

 

 

2005-10-17 20:50 珍惜

馮馮先生,

桂冠詩人,雖不能說俯拾即是,倒也年年俱有。可是,編寫伊利亞得和奧德賽的荷馬,就不是代代都能產生。史詩的場面,不須要巨大長遠。巨大長遠,是史家的事。史詩,著重的是人性。舉個例子,《齊瓦哥醫生》就是一部史詩。史詩會生,都是因為人倫遭遇劇變。史詩會存,往往是因為歷史遭到消音。也許,《微曦》未能暢所欲言,反而造就了您這部傑作。我還沒讀過《霧航》,但是《微曦》所述,深映於心。您寫《微曦》,也許是因為您個人迫切的寫作慾念,更可能是上蒼的旨意,讓我們在大悲大痛之後,透過您的自省和見證,浴火重生,更能上進,生生不息。

今天,海峽兩邊,兩個政治實體,三個政治理念的衝突,使得隱約顯示人性的《微曦》意義更高。在我猜想,《霧航》會略近於報導事實,必多明節之舉。至於生存之苦,以及新生之喜,反而會少些。不曉得是不是這樣?因此,《微曦》和《霧航》必須共存,相輔相成。對於《微曦》,我的掛慮,不在於銷量多少,版絕文散才是問題。《微曦》是一團明火,照亮了我們的過去和隨後得走的路。然而,薪火也是要傳承的。荷馬是幸運的,因為,他的史詩傳了下來。您的,也該傳承。

也許,我們可以這樣作。與其重新製版,不如退而求其次。用現存的書,掃描下來,轉成PDF檔, 這有點像縮影微片,但卻是電子檔案,存在網上。待有機會,再來打字作版。機會未達之前,總有人讀,複製,和保存。先置《微曦》於不朽,再以待良史。掃描的工作,簡單易行。有幾位熱心的網友,分工合作,就可以進行了。當然,版權和著作權,也該照應。也許,可以請求皇冠出版社玉成。

人生,總有浮沈。把一個夢,分成幾個階段。每個階段,逐次展開,沙也能成塔。製作記錄片,用意在此。事實上,有一天要拍《微曦》,要拍《霧航》,劇作組正可以參考先行的記錄片。可以見證的人,是會凋零的。總不能臨時要拍了,才來作考據。只是一分愚見,逗笑了。

敬 祝安好

 

 

附錄: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馮馮寫給讀者》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01/04/21171.html






 

2005-10-22 08:38 江世芳 

 

前些日子,我在部落格寫了有信367,給珍惜一 文,提到台灣一代傳奇小說家馮馮的小說《微曦》四部曲。這篇小文引起了熱烈迴響,喚起了許多四十歲以上的讀者的記憶。讀者們也殷殷追詢,如何能夠再買到已經絕版的《微曦》四部曲。

 

令我驚訝的,作家馮馮,竟然親自在部落格留言版留言。為了讓更多人看見,我在未經他同意的情況下,將他的留言重新轉貼在這裡。另一位「珍惜」先生,我也把他的留言貼上。他是這整個事件的起緣。

 

我已經讀完了《微曦》四部曲,我猜馮馮指的「未能暢所欲言」應該是指的第四冊對蔣中正「歌功頌德」的部分。那些部分如今讀來,卻別有一番心酸─我從國小國中高中,不知道寫了多少這一類的文字?所以一看就有戚戚焉,這一種歌功頌德,反而成了時代傷痕的印記。

 

至於馮馮所說的「流水帳」,卻是我讀來最感興趣盎然的,像在中和頂溪買地種種糾紛、馮馮自己蓋房子,砌好了牆卻沒錢蓋屋頂,就這樣住進去了,這些在現在簡直都是不可思議的奇怪,但是幾十年前的台灣卻是有過這樣的生活!

 

台灣的歷史呈現,一直被主政者主宰,從前國民黨時代,不喜談日本殖民,現在民進黨時代,又不愛談當初播遷來台的種種,人民也開始厭倦了官方為了政治正確而切斷人民的歷史命脈,開始從地方史經營出一種局面。但是人民的「感情歷史」在現在卻還是缺失的一塊,馮馮的小說,正是這最重要的一塊,他讓我們不但看到人 活過當時歷史的種種感情流動,並且也影響了、浸透了後來的人們,這樣的力量,應該繼續傳遞下去,就像爸爸媽媽書架上的書,應該一代一代傳下去給孩子讀,那麼孩子就會明白,爸爸媽媽所曾經感動過的感動。

 

也許不只有他,還有其他作者,是我們不該遺忘的。我誠摯的希望,能有國內的文學研究者,能重新對馮馮的小說加以評價,也有出版社能夠推動馮馮其他的小說重新上市,也有人能夠拍攝錄製馮馮的紀錄片,讓他的傳奇,存留於永恆的黑盒子之中綻放光芒。或是如果馮馮願意,以書摘的方式讓讀者重新閱讀《微曦》,我相信 一定會引起非常多新一代讀者的興趣,或是,至少至少,有人願意重新製作廣播劇,讓舊時代的苦難聲音,催眠我們,使我們暫時忘記新時代的困境,而在微曦的捲湧下收爪入眠•••



 

 

2005-10-22 22:02 夏瑞紅

奇妙的因緣
謝謝世芳

若有可能
我希望能專訪馮馮
在我經典雜誌人間大學專欄中
留下這樣一位人物的人生心得

此刻在這裡留下一念之蛛絲馬跡
能否成就
但隨天意

 

 2005-10-23 02:20 江世芳

瑞紅
妳有意願
那是太好了!

希望馮馮先生也能看到這樣的訊息
能夠應允瑞紅的採訪
為台灣留下重要紀錄

瑞紅
我沒有任何馮馮的聯絡方式
也許文史哲出版老闆會有
我再去問問看
 

 

2005-10-23 03:07 luproof

二十年前先讀過馮馮在天華的書籍,後讀微曦四部曲,感動異常,今日得知馮馮尚有新作出版,恨不得馬上飛回台灣購買,只因現因公務在洛杉磯出差,不知當地能購得到嗎?

並誠摯祝福馮馮,您此生不虛,雖歷經艱險,尤能創造命運,為我們帶來這麼多感動與傳奇,撫慰激勵多少心靈,我想您已經完成了虛雲老和尚的期望,也完成了上帝交付的使命,我深深地祝福您。

 

2005-10-23 04:49 育真

"一介過氣落伍的老年人" 說這句話的"老人" 必定 有一個不平凡的人生。
我出生在民國七十年,台北。老實說,比起那些經過大風大浪的"老人"們 來說,我們真的很幸福。一生中最讓我真正為台灣擔心害怕的,應該就是921大 地震吧。也許"老人"們會聽起來,覺得荒謬吧。

雖然知道一些白色恐怖之類的政治迫害,但是,年輕一輩的我們很難去體會。老實說,看到一個國內文學作家在網路上留言,甚至鼓勵年輕人,真的超感動。

我 想,不管《微曦》《霧航》故事有多長,書有多厚, 只要是好作品, 一定會有人閱讀。好吧,我必須承認, 我認識的國內文學家很少,看最多的是李敖全集,紅色的書皮,忘了有幾本,剛開始覺得很痛苦 ,因為字小,又多,可能因為考試的壓力, 總覺得在唸 一本大本的歷史課本, 可是後來我就不看劉庸了,看我媽的舊書,又破,但是內容很酷。今天看到這篇部落格,才決定好好去找馮馮的創作出來好好k個夠。(對不起)

我也承認我文筆很差。
但是如果馮馮先生想繼續發表創作,卻因為電腦中打的問題,只要他願意,我希望我以我的微薄之力,幫助他 解決電腦打字問題,現在在美國唸書,可以看到一個作家的鼓勵,真的很感動
所以,當然也要鼓勵他,繼續寫作囉 加油 !!

 

2005-10-23 11:57 little-pig-born-bee

To 夏瑞紅:

>
但隨天意...
Yes, "
但 隨天意" (nicely put!)
But, I guess that a lot of people will be very disappointed, if...

p.s. Hope that "
馮 馮" notice this blog;-)

Cheers,

 

2005-10-23 17:54 藍崇文

我雖未讀過馮馮的晨曦, 但從他的筆調中, 有股很大的衝動去找他的小說. 文學往往是時代最深刻的雕塑, 人生與時代大河的匯流. 我很期待著它們的再版. 我覺得時報基金會也許可以成立一個專戶基金, 推廣值得一讀的時代文學. 也只有深刻的認識過去, 我們才有明確的未來.

很謝謝世芳引薦這段奇妙的因緣, 這是我許久以來, 最深受感動的一段故事.

 

2005-10-23 19:47 九印一章

給住在北美洲的朋友們:
我讀了江先生部落格中的回文
和其他部落格中的一些貼文
有一個印象是在北美洲要找中文書有點困難
我想提供一點自己的經驗
也許可以幫助一些朋友
(已經知道以下所說的資源的朋友 請原諒我看似好為人師)

如果你們所在的地方有稍微大一點的地區圖書館
你們就不妨去問一問他們是否參加以北美洲為主的館際合作系統
如果他們參加的話
可以問他們該如何使用這項資源
一般來說
參加這個系統的圖書館
應該會有一個線上目錄資源Worldcat
這個目錄很方便
甚至可以用中文來搜尋書籍
只要當地圖書館的電腦支援中文輸入
舉例來說
Worldcat來 搜尋
就可以找到幾乎所有馮馮的著作
一旦提出申請
大概在二星期到一個月之內書就會到手
借期一般是二星期到一個月
在到期之前續借 多半也會被批准
那就會有更長的時間閱讀
如果你們所在的地方沒有稍大的地區圖書館
也不妨詢問當地的大學圖書館是否可以繳交年費以便享受他們的圖書館資源
只要他們有這樣的制度
你們一樣可以利用Worldcat以 及館際合作的便利

祝各位閱讀愉快

 

2005-10-24 01:53 江世芳

謝謝九印一章兄的貢獻
如果部落格的讀者留言都能像你這樣
分享,幫助,成長
沒有口水
那該多好

to
藍 崇文:
這樣的因緣也都是像你這樣的讀者賜給我的
我其實沒有任何貢獻

to little-pig-born-bee:
nice to see u again, good pal!

 

2005-10-24 03:11 珍惜

夏 小姐,江先生,

謝謝,還有感激。謝的是你們的意,感的是你們的念。

夏小姐提到了因緣,又說了隨天意。佛道都有了,那基督呢?

我不是基督徒。所以,請容我借句話,向夏小姐表達一點敬意。

上帝只是用我們,行他的旨意。

我 一直以為,成事在天,謀事在人。因為要謀,更能感江先生一片愛心。

夏小姐說,能否成就,但隨天意。閱歷之深,感佩不已。

祝大家好

 

 

 

 

 

 

 

附錄:《台灣佛教網路論壇》馮馮回覆

 

http://tw-buddha.com/forum2/index.php?showtopic=3166&hl=馮馮


 


禪瘋子 發表於: Sat.10/01, 2005 04:14 pm


馮馮的書,偶只先買了比較好看且應最先看的《夜半鐘聲》與《禪定天眼通的實驗》(上、下冊) ﹝均天華出版社出版﹞這三本書,給你先看!其他的以後再寄!書偶會另外用限時專用的方式寄!(比較便宜點)



禪瘋子 發表於: Sat.10/01, 2005 09:37 pm


馮馮他的書以前是小小一本,今天偶去重慶南路買書時,一看!哇!現在版面已經變好大一本了呢!重量也蠻重的說!價格也漲了許多!《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共分上、中、下三大本呢!但也一樣很好看!



軟體之美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8:27 am


馮馮回憶錄自稱受盡非人類所能忍受的凌虐與性侵害!終 至精神分裂,導 致人格異常,其 本圖臥軌自殺不成千鈞一髮中為人所救.. 震撼中



逍遙幫主花無影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9:19 am


看了一下那幾條回貼,和以前聽說的,大不一樣,比較震驚……



軟體之美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5:27 pm


禪瘋子南部沒馮馮霧航
你幫我看
信佛教好好為何變信天主教



蓬萊不敢先子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5:31 pm


因為堅信給人人完全的自由意志才是如如來般的存活著!
無執,無相,無意,無必,無固,無我。



禪瘋子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5:39 pm


軟兄,這部書至今偶也還沒看到,是逍遙今日電話告知你的貼文,偶才知曉這事。軟兄,南部沒這書,沒關係,偶去台北三民書局買一套寄過去給你們大家傳著看哦! 不怕! 偶也還沒看到呢!不知道內中寫些什麼?坦白是好事啊!就像 《大智度論》中那個生前有大德性大榮譽的老和尚一樣,死前全部向大眾坦白所有醜事,大夥聽後全都鄙視他、離開他,但最後他無業而得道了!可憐的是那些大夥罷了!嘻....豬 頭三大夥....



逍遙幫主花無影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5:49 pm


禪瘋子,馮馮的事給了偶蠻大的震憾!呵呵,他的事,以前也都是聽你說的。不過,過幾天就可以看到他的書了,今天看了軟件之體貼的那個鏈接,都不知道你說的是真還是假的嘍?



禪瘋子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8:51 pm


妳說馮馮的事嗎?馮馮是好人啦!同性戀是吧?他書自白些什麼,寫些什麼偶還沒看,不知道啦!其實就算是同性戀那又怎麼樣?難不成同性戀者就沒佛性了嗎? 遙,不炫妳,其實很少人知道,偶是男同志與女同志的研究專家呢!(包 括電影與文學作品等)哎 呀,不講這個了,偶看偶再講下去,偶都快變成台灣壹周刊的八卦王了啦!



禪瘋子 發表於: Tue.10/04, 2005 09:05 pm


偶想以佛教的角度來看,問題倒不是出在同 性異 性上 面,而是出在這個上 面!有戀就是顛倒! 就是污染! 就是妄想! 偶想是這樣的意思吧!(但 偶不見得同意這樣的觀點就是了 )



小岳 發表於: Tue.10/04, 2005 12:06 pm


>書中所寫他的母親逝世以天主教儀式舉行追思喪禮,他信天主教,怎會幫助佛教呢?


天主教與佛教已是友教.友教相幫是應為.



逍遙幫主花 無影發發表於: Thu.10/06, 2005 11:08 am


嗯,對了!偶看馮馮寫的東西,覺得很好理解~~~ ~~~
佛經老是在那娷隅蚋階h,轉來轉去看得人暈頭轉向,而要人從暈頭轉向中定下來覺、觀,能定得下來自然得見。看馮馮的說法,比照佛經的一些論述,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感謝馮馮居士!昨晚,偶一直在想馮馮的事,很想哭~~~ ~~~

 

 

 


 

 

附錄:Buddhanet金剛討論版

 

《馮馮居士七秩傳記之回憶錄》
http://www.buddhanet.idv.tw/bbs2/board4/see.asp?oneid=3848&passed=&upd=4&sql1=



5篇 回應: 蔡子貼於 2005/10/4 下午 12:54:16


>他信天主教,怎會幫助佛教呢?一般人或許對馮馮為慈濟(佛教)義診會認為傳聞有誤。法界真理無變異===證真理方法有不同,吾人諒解馮馮研究佛教卻信天主教,又為何助佛教?


因為把佛舍利捐給天主教《教會》.....不會很奇怪嗎?教會要把佛舍利供在哪裡呢?



6篇 回應: 吉祥 貼於 2005/10/4 下午 07:32:12


依馮馮居士過往的文章看來
他老人家應該是佛教徒
在溫哥華家中的佛堂上正正供奉著一尊銅製觀音菩薩
馮馮也不止一次在文章中提到觀音菩薩對他的加持與幫助
不過那些文章多數寫成於八十、九十年代
近些年他老人家有沒有轉換信仰就不知道了
據悉馮馮居士已移居夏威夷
依然熱衷於音樂創作~~~^^



7篇 回應: Tat Ng 貼於 2005/10/5 上午 01:07:05


Master Fung Fung is a Buddhism follower? He converts to Roman Catholic? Anybody can clear this doubt? His recent writing on one of his Named Web site up to year 2002 still hang on his Buddhism writing. Any more news regarding him. I really want to buy his new Books but it is hard to get chance for myself as an Oversea Chinese.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書信手稿      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