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馮回覆【8】

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2006/10/04

 

 

祥麟,謝謝轉信。再煩您代覆各網友,謝謝他們的溫暖鼓勵,我仍是胃潰瘍日夜疼痛,無法多寫。

 

(1)  Chuie

謝謝建議藥品,您很懂醫藥,可能是一位醫生吧?我現服的藥,大致上如您的建議,也是醫生開的,希望可以漸漸治好,現在仍是時好時壞。

 

(2)  饒:

謝謝您說1964年在海軍服兵役之時,每夜與同仁二十多人在大寢室收聽中廣連播《微曦》,人人感泣。 1964年是我最紅火的一年,也常到大直公幹,出入海總。可惜當時不認識,不然會來看你們,共同收聽。格於當年的環境,不能暢所欲言,此書故事很不完整,而且轉了位,太多避諱,以免有禍。所以我前數年重寫成為《霧航》一書,重新回憶,故事已無忌諱。希望您能看到,多多指教。

 

(3)  SONG

謝謝您費心去買到舊書店的 《微曦》,予以珍藏,令我感動及汗顏,真是很不佩您的過獎。

 

(4)  中時夏瑞紅小姐、江世芳先生,

謝謝您替我找到了俞明,他上月已來電相談甚歡。俞明的父親俞信在 1949年, 是當時海軍王牌DD驅潛艦「太康」號的副艦長,輔佐黎玉璽艦長,老蔣總統以此艦為座艦。

1949年底,老蔣授命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大大整肅海軍,把馬尾海軍出身與廣東海軍出身的官兵一網打盡,囚禁於鳳山海軍招待所(後稱明德訓練班),起因可能是因為廣東人鄧兆祥艦長率領「重慶」號主力艦於1947投共,隨之又有一百多艦隻投共。桂永清乃下令清肅海軍的閩粵出身的官兵。

俞信是忠貞的「太康」號副長,也因是馬尾出身而被捕,囚禁於鳳山魔鬼地獄,與官校校長魏濟民在一起,也曾與我同囚一室。

風度翩翩莊嚴謙禮的俞信少校不苟言笑,卻教我國語(他生長在北京)及許多智識,與我成忘年之交,我稱他為俞叔叔。

我那時才十六 歲,是一個官校學生,只因寫信給大陸的母親而被捕及刑求是紅色小鬼,匪諜。大難不死,後來俞叔叔被宋長治總司令保釋,我被驅逐出海軍,流落街頭,以後亡命海外。

數十年來,也仍不時懷念俞叔叔,也把聽過他作曲配上唐詩的譜子記下來。

一直想找他,看到中時訪問記,才知他已多年前死於海難。感謝中時夏小姐與江先生,替我找到俞明,下次我返臺,一定要找俞明聊聊。三月份我曾赴臺看醫生,順便去參觀了空置的魔鬼地獄,特准重遊當年與俞叔叔同囚的一室,感慨良多。 

 

鳳山海軍明德訓練班

http://www.topwin.com.tw/NCC/three8.html

 

 


 

  2006.03.01  中國時報

俞明:想為父申冤 敗訴很失望

黃錦嵐/台北報導



在海軍白色恐佈事件中,有一名相當特殊的人物,他是故總統蔣中正的座艦太康艦的副艦長俞信;當年也被以「莫須有」罪名,拘禁一年多,經當時海軍士校校長宋長志惜才保出,才倖免於難。可是,俞信的兒子俞明訴請賠償,還是遭到敗訴的命運。俞明受訪時表示,父親生前從未提及蒙受冤屈的案情,可見父親心中有多痛。在父親過世卅多年後,他現在衷心期盼的是洗刷父親的污名,能不能獲得冤獄賠償,倒還其次。

俞信是馬尾海校廿六年班結業,卅八年七月十日,蔣總統座艦太康艦(艦長是黎玉璽)抵基隆港時,擔任少校副艦長的俞信,因為當時擔任峨嵋艦少校航海官易鶚被捕(也不獲賠償),供出其他在海校讀書會成員,致使俞信也以「莫須有」罪名被捕,關在鳳山招待所一年多。迄卅九年五月,才被海軍士校校長宋長志保出去,擔任士校教官。

俞明表示,他的父親卅年前因船難過世,在父親有生之年,從未提及遭受羈押的往事,他只是從母親口中知悉一點訊息,要不是父親也是赴英國接艦回國的成員,前參謀總長宋長志惜才,恐怕境遇更慘。

俞明說,後來他提起行政訴訟,但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去年底仍判他敗訴,他很失望,就不再上訴了。

資料來源:

http://taiwanbbs.org/cgi/index.pl?b=mil,m=1104906047,s=360

 

資料來源:http://herculez.myweb.hinet.net/01/news.htm

 

 

 

 

 

附錄:中時江世芳編輯部落格

《馮馮寫給讀者》

http://blog.chinatimes.com/kingkong/archive/2006/01/04/21171.html

  

2006-09-16 01:01 chuie

Peter:

Are you feelihg better now? Nowadays, gastric ulcers shouldn't be too hard to be cured(>90% of cure rate)! I posted a remedy(combination of 3 medications) on this blog written in Chinese a few weeks ago. According to the new HIPPA laws and professional ethics, I really shouldn't do this, but I had no other means to contact you directly. For that, I owed you an apology! I was simply concerning about nothing more than your wellbeing.
I'm not sure the blog host has ever related this message to you!? I bet he has! Anyway! I hope my suggestion can render some helps to alleviate your pain! Good luck and get well!

 

2006-08-31 01:09 chuie

.....現在夏威 夷小島上養病。最近去臺北檢病,沒治好,肚子痛去又痛回來(胃潰瘍)。日夜痛 得失眠失食,苦不堪言,也早已離開宗教,正信不尚神通.... ...病痛是Stress引起的Stomach Ulcer,中西醫 都無法,只有給藥吃(Prilosec),這是貪 吃芒果中了毒轉為Ulcer

馮馮:
不知您stomach ulcer 是否好了?光吃prilosec 不見得有用!依您所說是吃芒果引起中毒,大概是胃內有細菌--H. pylori 吧!? 可要求醫生檢驗。果真如此!則必須至少同時服用三種藥物(Amoxicillin, Biaxian and Prevacid)連續兩週纔可見效。治癒率高 達百分之九十幾,但飲食飲水不謹慎的話,很可能再感染!
現在,抗憂鬱症的藥物如--prozac, paxil, zoloft, wellbutrin.....等等,都非常有效且服用簡單( 天一次)。此外,另有精神方面的新藥(abilify, zyprexa)藥效好,副作用少。不防問問 醫生!

祝您早日康復!

 

2006-08-25 01:32

記得1964年我在台北市郊大直的海軍總 部服兵役,每天晚上八時卅分大夥就聚集 在寢室(典型的阿兵哥睡的大通舖).或趴著或坐著,都在靜靜地聽中廣的廣播連續 劇--微曦,每一句描述或對白都深深緊扣 每一位海軍士兵,因為故事的背景也是海軍的生 活,主角范小虎(40多年前恐怕有誤)的成長在兵慌馬亂的艱困年代,是如何的勵志奮發,又是對寡母的孝順的種種情節,至今仍歷歷在腦際中.整個寢室至少有廿多人在靜靜 的聆聽感人的廣播劇,時常有人被感動的偷偷泣涕...,後來播到主角成為精通外語的 海軍少尉及把母親從大陸經香港接來台灣,又在永和自力蓋屋的艱苦經歷,令人感動不已...由於那個年代,收音機是一般大眾的資訊唯一 來源,用耳聽來想像故事的情景,印象之深,恐怕現代年輕人無法想像的,後來國民黨政府突然下令禁止 軍中不得私有收音機,於是聽廣播的享受也因此被剝 奪了...不過到現在對馮馮的這部長篇 小說,一直難以忘懷.(後來曾聽說馮馮帶了母親定居 加拿大,心中有些悵然,也有些祝福),如果中廣再一次播出,我一定會按時收聽的,因為現在已經退休生活,且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     

  

2006-05-09 02:52 Kay Lee

I do not have Chinese writing pad or whatever set up to write Chinese, I am sorry to write this in English.

For reason unknown to me, I started to search for 'Feng Feng' (Cantonese) last night and came across some news about this author. You can imagine the excitements I had. I read his books "Dawn' when I was about 17 in the 70's and was so moved that even recommended to my parents who were about the same age as Mr. Peter Faun. I still have the books even after more than 10 moves.

I understand Mr. Faun is still going through hardship at this state of his life, I just wish him well. Please let him know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out there care about him. He is not alone.

If this short note reaches Mr. Faun, I would be very happy.

 

2006-04-22 14:22 SONG

現在反應會太晚嗎? 我想應該不會.

"
微 曦"四部曲,
前一年,才請託一位與書商相熟的作家 網友,
幫我在台北舊書商裡,
找到了一套皇冠出版,
放在自己的房間.
一年多來,又重看了二遍,
心中的感動,並不因為看的次數多了,而有稍減.

這週在圖書館找了"紫色北極光"系列...
再次勾起對這位在二十多年前,高中時代就開始感動我的作者(作品)之回憶.
原以為應該是另一部,另一個角色的故事,
沒想到是"微曦"的延續..
能再次被感動,真的是太棒了.

網路上以"紫色北極光"搜尋,
沒想到在這個年代,
竟然有談論"微曦"著作的部落格,
我只是個單純被好的文字感動的讀者,
忍不住就來回應了一篇.

我想..好的文章,再晚回,也不嫌多.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書信手稿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