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記者招待會答客問

 

馮馮

 

 

 

有記者問我:「學佛是不須做慈善的,只須唸佛打坐修行就能成佛!」「
唸佛一聲罪滅河沙」,何必行善?

 

我的答覆是:請細讀佛教經論吧!哪一本佛典有說過那樣的話?哪一本佛
經不是說「六度萬行以布施為先」?不是說救苦救難、濟眾度仁為第一功
德?不是說修行以慈悲布施為第一要務?

 

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這是修行的六大途徑,所謂六
度萬行,佛說就是以布施作為最重要的一步。大小乘經典都有此六度萬行
以布施為先的記載。哪曾有經典教人「不須行善」「只須唸佛」「只須打
坐就可成佛」,這種論調顯然並非出自正信的佛教。余也不慧,迄未看到
佛經教人勿須行善
……

 

大寶積經說「布施可得智慧」,此語就更發人深省。

 

修行從戒定生慧,因為禪定能除去無明,所以產生大智慧。可是一般人很
少知道布施也可得大智慧。

 

布施出發點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慈大悲是無我忘我的,擺脫了
名利自我的一切私欲障礙,心地慈悲則無牽無掛、無憂無慮,充滿法喜,
充滿佛性大光明,自然產生大智慧,這也是進入禪定的一種法門。故此大
寶積經說「布施可得大智慧」,可惜很少學佛人注意到這一點。

 

阿彌陀經也說得明白:「善男子、善女人,不得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
國。」

 

這意思就是說,持念佛號,也還得積有行善功德才可往生極樂世界,可惜
世人大都忽略了這一段經文,而誤以為無須行善,只須唸佛就可往生極樂
世界成佛作祖。

 

假如都不行善,光「唸佛一聲」就可「罪滅河沙」,那麼,佛說「因果」
何為?我懷疑「唸佛一聲罪滅河沙」並非佛說,因為佛陀說法時並無叫人
唸衪,我認為該句亦可能是後人竄改佛經插入去的。若依此句,就都可以
不必種善因了,只須唸佛一聲就可消除一切惡因了!我不敢置信這一句違
反佛說因果的「名言」,我認為該語的用意是鼓勵人信佛唸佛而已,並無
教人無須行善之意,不幸已被曲解及作為不必相信因果、不必行善的依據
!我認為,此兩句「唸佛一聲罪滅河沙」必然有它的先決條件──「行善
」,否則它就是偽託之說,我不相信它是佛說。因為依它的八個字來看;
是完全不符合佛陀原始教義的。

 

有人說:「慈善是社會機構與政府應做的事,不應是佛教的責任,佛教的
功能是精神的,是超出世俗的,是教人成佛的。」

 

說這種論調的人,顯然只看到佛教的「皮相」,而並未深入研究過佛教的
本旨「大慈大悲」,更不知佛教並非「出世」而是「入世」、「救世」的
,更不知佛菩薩以眾生為念,以救度眾生出苦為志。

 

什麼是佛?什麼是菩薩?覺悟者就是佛,「悟時是佛,迷時是眾生!」慈
悲有情濟度救苦救難者就是菩薩,人人都可即心成佛,人人都可成為大慈
大悲的菩薩。不幸眾生不了解真義,大都只向迷信求異能神通!捨本逐末
,不求正信,不行慈悲!

 

又有人說:布施以法施為第一,只要教人信佛學佛法就是最好的布施,才
是正道。你們建什麼醫院開什麼醫學院,都非正信,你們為什麼不多蓋廟
宇多開佛學院呢?那才是法施的正道呀!佛陀時代也沒建醫院呀!病是業
障呀,為什麼要去醫治它?

 

我的答覆:佛陀當時被稱為「醫王」,衪不但以佛理醫治眾生的心,教人
自力解脫苦惱,衪也同時醫治眾生的「身」上疾病,佛陀行醫的紀錄,散
見於各經典,多得不勝枚舉。

 

若照愚人迷信的看法,那麼,佛陀當年行醫治病,難道也非正道了?若非
正道,衪為何要行醫呢?衪就是要以大慈大悲,醫治眾生的身心,使之安
樂,使之因得身無疾病而安樂感動向善,實在說,治病正是一種正信正道
的方式。身有惡疾所苦,心怎能安?道心如何產生?衣食足而後知榮辱,
身心安而後善念生!

 

慈濟今天開醫院,服務貧病,正是秉持佛陀與觀音菩薩的一貫大慈大悲救
世出苦的正信正道!慈濟開醫學院與醫學研究中心,正是一種有遠瞻與積
極的正信造福眾生的作為!慈濟醫學院將來會派遣所培養的醫生到第三世
界及最貧苦的國家地區去救助貧病、救苦救難,救活了在病苦掙扎的病人
,同時把佛教基本觀念灌輸,佛教的大慈大悲精神,將會由慈濟而傳播世
界,感動眾生學佛行善,這可不比徒託空言的「講話」更收宏效?

 

證嚴上人的這種遠見與慈心悲懷,我已可約略窺見,我認為是完全符合原
始佛教佛心的!

 

說到建立佛學院,當然也是重要的;慈濟已經列有計劃,要將慈濟醫學院
擴大為全制的「慈濟大學」,將有各種學系,其中也有宗教學系,包括佛
學研究院。這一點最獲我心,我常覺得,佛教到處有廟宇,卻沒有醫院;
到處有佛學院,卻沒有醫學院與全制大學來培養各種人才。好不容易才有
證嚴上人來率先創立醫院與醫學院,更將發展為大學,我怎不雀躍歡喜,
怎不樂於追隨呢?

 

至於說佛陀時代並無醫院與大學,今天就不該建立,這是更不通的。佛陀
時代,並無噴射客機,也無電視機,今天也該廢除這些東西了?佛陀時代
是在兩千六百年前,那時代的醫藥教育都是師徒以口相傳的,那麼,今天
我們也應只以口口相授下去了?

 

佛陀當年雖無設校,但是衪在說法中不斷教育弟子們,還不就是等於今天
的大學教授授課?佛陀帶著弟子到處行醫,不就似今天慈濟的巡迴醫療隊
?(記得多年前我曾投稿提議慈濟設立巡迴醫療車,慈濟後來也做到了,
未必是我一人的建議,可能是人同此心吧,我真歡喜!)

 

說到「只建佛學院就夠」「那才是真正法施」,我認為這些都是目光不夠
的看法!佛學院是講佛學的,講因明學、講哲學、講名相、講源流、講文
字學、講方法、講派流、講歷史、講辨證法……是一個高等學術機構,對
於續佛慧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與必要,無可否認。

 

但是,佛法最重實踐!不能只空講理論!佛法尤其重視實踐持戒、精進與
慈悲布施!理論的布施固實重要,實際的救苦救難、救貧救病,在今天而
言,我看是「法施」的一種,我看是與理論布施同屬重要,互相為用,互
相扶持。對於極其貧苦病苦的眾生,尤應先施予湯藥醫療飲食衣著,使之
脫出苦難饑寒凍餒!

 

說到建廟宇,我認為,道場絕不能缺乏;必須有道場以利弘法,也必須有
莊嚴佛像,使眾生易起信心。但是,道場不宜過分奢侈豪華,只要莊嚴就
好,雜阿含經記載,佛陀告誡不得建造華麗廟宇,不得設像膜拜,正是衪
擔心眾生會惑於外相而忘本性,轉而以相求道。

 

從古至今,佛教都在大造華麗廟宇與華麗佛像,這已是違反了佛陀原教。
但是,眾生無明愚昧,不見外相不肯生信心,於是佛教不得不違教而去建
華麗廟宇與佛像,這是很不得已的,並非佛教本意!佛教的華殿巨像,用
意在於使人見而生信,不幸眾生大多數人視之為觀光勝地與迷信偶像。可
見凡事都有正負兩面效果。但願遊山逛廟的眾生之中,也有若干人從外相
與假象接觸到佛法真義吧!

 

廟宇通常是拜佛與講經之所,卻不便舖設病床(除非是在戰時或天災人禍
之際,改作臨時醫院)。廟宇也缺乏場地與設施來做醫療工作,我認為現
代化的醫院是有必要來建立的!廟宇也不能用來做醫學化驗研究之所,怎
麼可以在莊嚴的大雄寶殿化驗或解剖各種病症?在佛像之前驗尿驗大便驗
血或培養病毒?

 

佛學院研究人心的病源與對治的佛法,醫學院則研究人身的疾病與醫藥對
治方法,醫學研究中心則進一步研究預防方法與醫藥,都是有必要的!人
有靈有肉,有身有心,有生理、病理、有心理、有精神領域,佛陀當年是
針對眾生的身心而下醫療之方,衪並沒有忽略人身疾病,為什麼我們今天
卻要只顧治心而不治身的疾病?

 

說到病是業障,我不能推翻此說。無疑地,病有些是前生業障,但是,恐
怕,現代醫學觀點來看,大多數是今生的業障居多。舉例說,吃不潔食物
引起腹瀉,吃了太多高度營養食物,如肉類等等引起心臟病與高血壓中風
,濫交引起性病傳染或愛滋病,不慎的輸血也會傳染了愛滋病,酗酒引起
肝癌心臟病..種種疾病,都需要以醫學醫藥來治療,也電要醫療的不斷
研究病因與對症下藥。用醫學來治病與保健,有什麼不對?為什麼硬要把
一切病都諉過於前生業障而不予以救活?那是佛陀的原意嗎?我認為絕對
不是;為什麼我們不應醫疾病,為什麼不可以透過醫療教人消除今生的業
障?醫治或救活一個愛滋病人,就是行了一分慈悲愛心,也是教育了病人
、改造了病人;同時也無形中教育了社會,讓社會知道同性戀與吸毒和不
經輸血會傳染愛滋,這種貢獻不比把一切疾病推諉為前生業障強些嗎?

 

佛陀當初說法提及因果,也有提及前生業力今生受報,須知那是佛陀要以
之警戒世人勿去作惡犯惡,並非叫人不可去治病行醫。不幸今天很多人曲
解了佛教原意,竟把佛教拖向迷信之途?

 

也有人仍然堅持講經說法與開辦佛學是唯一的正信法施途徑,其他都非正
道。

 

我的答覆是,法施固然是三種布施的首善,但是,法施是不是限於講經說
法的方式呢?除了以言為教,以身、以行、以善、以財施、以無畏施、以
醫療為施,救苦救難,不也都是法施嗎?為什麼一定要侷限於講堂上的說
法?真正最好的法施,在我看來,不是文字與語言理論的填鴨,而是大慈
大悲的愛心善行!在無形中的薰陶感動,使眾生奉行佛法;人人慈悲,人
人推廣佛法慈悲博愛?

 

我絕不反對講經說法,不反對佛學院,但是我認為各有弘法利眾的功能,
各有必要!

 

就有人說:「教會做慈善,會鼓勵社會貪心與依賴心理,不事生產,只靠
救濟。」「很多人上天主堂,只是為了去取得救濟食品、衣物、奶粉。」

我的答覆是:佛教與天主教都是以慈悲博愛來教育社會眾生,並沒有鼓勵
貪焚!少數人未明佛理或教義,只為領取救濟品而去上教堂,這種情形是
常見的。但是只是極少數人,並非人人如此!可說是大多數人在受惠之後
,當有能力以後,都思回報社會,都要幫助別人,就算那些一時因環境所
迫而貪圖救濟品的少數人,也常常會反省醒悟而貢獻力量來幫助他人,宗
教愛心的感動,遲早會發芽的。慈濟的用意,是解厄救難,亦是要推廣愛
心慈悲,希望慈悲的波浪,一路傳遞下去,成為浪潮,遍及人間,使人間
成為充滿慈悲愛心互助的淨土?

 

有人說:你們慈濟人,不好好唸佛不修行,只顧做社會慈善工作,已經不
像是佛教團體了,你們這與政府福利機構又有何分別?你們證嚴法師不唸
佛不遘經,這也算是佛教嗎?你們和他將來是去不了極樂世界的!

 

我答覆:證嚴法師與慈濟人唸佛誦經,都必須向別人交功課報備嗎?你怎
麼知道我們沒唸佛?什麼叫修行?只有唸佛打坐才是修行嗎?不以眾生為
念,做自了漢,是修行嗎?

 

證嚴上人說法,把佛經的菁華融入了日常生活之中,把修行寄於大慈大悲
的慈濟各項工作利益眾生,這才是真正的不著相的修行,無我忘我!請你
不妨多多讀讀證嚴上人的說法紀錄文字,例如他講的「三十七道品」「靜
思語錄」等等,你就會明白他怎麼樣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說法教人、實踐佛
法了,至於能不能去極樂世界,我知道證嚴法師與慈濟人都沒考慮過這一
問題,我知道慈濟注重於建設慈悲互助的人間淨土,沒有誰是為了往生極
樂世界而行善,也沒有人打算成佛作祖。不過,無相的布施自然會種下善
因,自得善報,我想證嚴上人與慈濟人都不望報的。

 

說到像佛教或不像,那就得請你多下功夫去了解佛教教義了,你不能光從
外表的場面來作片面判斷。很多外道也供奉觀音聖像,也有金碧輝煌的豪
華廟宇,但是他們並不奉行佛法戒律,只是搞迷信賺錢自肥,你若以為它
才是佛教,你就上當了!

 

說到與政府福利機構的區分,政府機構是政府運用稅收來做社會福利的,
而慈濟則是完全依私人志願來發心做慈濟的,並不代表取代政府的福利工
作,只是補助其不足。

 

於是又有人說:曾經看到台灣有一份刊物批評說,你們慈濟會員都是一些
大大有錢的人在良心發現時,以贖罪的心情來捐錢做一些小小慈善換取未
來的福祉,其實他們的錢都不知是怎樣弄來的,你的看法怎樣?

 

我的回答:就我所知,慈濟會員多達一百八十萬人(一九九一年十二月為
止的統計),大家出錢出力,共同發揮佛教大慈大悲與人類愛心。這麼多
的人捐獻,聚沙成塔,這些人,可說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很普通的受
薪階級或小本生意的成員。很少是超級富豪,(你敢說一百八十萬人全都
是億萬富豪嗎?)發表那樣評論的作者,可說是並未深入調查,甚至缺乏
常識!我不相信這一百八十萬慈濟人的錢都是昧了良心獲得的,更不是以
「贖罪」心情才來做慈善,我認為他們都是受到證嚴上人的感召而來參加
慈濟的。

 

他們人人以無比的愛心捐獻出他們胼手胝足,辛苦努力掙來的血汗錢,只
因為他們心中充滿了慈悲愛心,我敢說沒有一個慈濟人是以贖罪的心情來
捐獻,以求來生福祉。自然也有少數慈濟人的收入較豐裕,但也都是多年
辛苦經營流血流汗掙,省吃儉用,投資再投資,合法又合理的利潤與利息
。他們取諸社會,回報社會,這正是一種高尚的美德情操!並非以「贖罪
」心情來捐獻及換取來生福祉?

 

我懷疑那篇文字的作者的動機是否正當,我覺得他有些太武斷,他那樣的
文字,是很容易斷絕他人善根的,看了他的文章,誰還敢做慈善?華嚴經
說:「勿輕褒貶!」我希望該文作文者好好自己反省一下,佛經說見人行
善,己力不及,則讚歎亦有功德!我反過來說:「惡言阻人行善,則惡言
亦有罪惡!而且罪加一等!」

 

有人問:你為什麼登台為慈濟醫學院籌募建設基金,而不去為大陸水災難
胞籌款?

 

我答:慈濟功德會與美國分會已經實行了為大陸水災災民籌款,並且已經
派了專人去安徽省災情嚴重的地區,實地直接發放救濟物品與人民幣一百
元救濟金給每一位災民,而且,已經捐建一批兩層樓房給災民居住(詳細
數字請由慈濟王端正先生解答,我未參與此次工作,不知其詳)。慈濟美
國分會也已經在美先後個別募捐了十多萬美元,救濟了伊拉克戰爭的庫德
族難民與巴基斯場、孟加拉灣颶風災民。慈濟的救助對象,已經不侷限於
台灣或任何民族地區。我可以預言,慈濟在未來的十年之內,就會發展到
成為國際性的宗教慈善機構,像紅十字會那樣,慈濟的會員,也將增到一
千萬人,遍佈全世界,向全世界服務及弘揚佛法!

 

至於我個人,真是微不足道,沒有什麼力量,也再無可供義賣之物,只好
登台賣唱吧!說到救濟大陸水災災民,我是愧無表現,並未參加慈濟的救
災行列。只在加拿大溫哥華參加本地的救災募款。我認為救災是救急,現
在救災已告一段落,我就須為慈濟醫學院籌募基金。

 

一九九一年真是我動盪不安的一年,居然重登闊別了將近三十年的劇場舞
台,這真是難以預料得到的事,息影已多年,誰想到還會粉墨登台亮相呢
?這是一個什麼因緣?誰會請一個兩鬢斑白的過氣人物登台?

 

這話又得再從聖樂創作說起了。

 

自從慈濟月刊的國內版與美國版發表了拙文「聖樂創作回憶錄」之後,引
起不少熱心讀者的熱烈反應,就有人提議叫我公開露面和大眾見見面溝通
溝通,有人叫我「現身說法」講經,也有人叫我登台演唱拙作聖樂各曲,
以便推銷義賣錄音帶。

 

把拙作的聖樂錄音匣與雷射唱片捐給慈濟基金會義賣,為慈濟醫學院籌募
一些建院基金,這是我一貫的虔誠心願,「隨片登台」則沒此勇氣。因為
我有自知之明,不是音樂家,沒受過音樂教育,沒有聲樂訓練,也不是歌
星歌手,平素又從不開腔唱歌;何況小時候在小學就被音樂老師譏責為「
五音不全」「荒腔走調」,毫無音樂細胞的劣等生呢?一個「樂盲」,不
會看五線譜,不懂樂理,不知節拍,從未唱過歌,連哼哼都很少,連講話
都嫌中氣不足,怎麼忽然一下子登台演唱呢?

 

打開塵封已久的相片簿子,看看昔年舊影,又再對鏡瞧瞧自己,白髮蒼蒼
,又有些禿頭,變成了「地中海」,早已非當年的少年青春,這樣子怎能
登台獻醜?想當年,雖非英俊瀟洒,到底也是年少活潑、臉皮厚、膽子大
,誰請登台,都敢去;舞台劇也敢亂演,電影也敢亂拍,穿上了戲裝扮演
印度「美目王子」,琥珀大眼睛,加上化裝,強充「美目」。宣傳廣告上
亂捧是范倫鐵諾與查理斯杯亞的美目,又說伊麗莎白泰勒。吹噓得不倫不
類,沒騙到人,倒先把自己騙住了,從此敝帚自珍,自以為真是「美目王
子」。這也是人性弱點之一吧!

 

「海軍日記」一片中的青年海軍少尉形象,軍帽與雪白的制服,故作風流
瀟洒的微笑,稚容仍然可見,這些當年的劇照,都已發黃了。兩部失敗的
低成本影片,從未引起廣大注意,可說是鮮為人知,未能成名為明星,遠
遯異國,放下了一切虛榮、文學獎、十大傑出青年獎、獎章、獎狀、勳章
、讚美、抨擊……都放下了,在這冰雪人稀之國,靠出賣勞力為生,半耕
半讀,研讀佛經,與年邁的母親相依為命。二十七個年頭在淡泊中度過了
,風霜滿面,多少辛酸?

 

褪色的舊日照片中的「美目王子」與「海軍少尉」,被宣傳廣告過份誇張
的「側影最漂亮的男星──水仙少年」,那張照片猶在,只是朱顏改!如
今再也看不到那種青春氣息了,再沒有那種無憂無慮的眼神了。如今只有
中年漸入老年的風霜哀愁。禿髮、胖肚子,都是歲月悄悄留下的記錄。記
得當年剛來時,被街上的小孩子喊「哥哥」,不久被喊「叔叔」再過幾年
,升了級,被喊「伯伯」,如今呢?有一天,一位女店員說:「阿公,你
要買什麼?」

 

自己不自知已老,外面人家卻早已把你區分了,以這樣的「伯伯級」或「
阿公級」形象,還能登台亮相載歌載舞麼?別叫台下笑痛肚皮吧!

 

必定有人會批評:為什麼一個學佛的修行人也會這樣著於外相。那麼我也
不能否認,我仍未能做到無相與忘我,畢竟我也仍是凡夫俗子啊!我仍然
珍惜羽毛,愛惜名譽,也仍然不願公開展露任何醜態窘相。

 

二十七年來不肯公開露面,是急流勇退,也是厭倦虛榮,也是避免世俗應
酬,也是逃避熱鬧,也是閉門自修修行,也是自甘淡泊,也是隱遯世外,
笑傲公侯,逍遙物外,寄情山水煙霞。寧可破衣拾柴薪,不願為五斗米折
腰,寧可不修邊幅出入市釐與耕種勞役,不願裝飾迎逢貴人,更不願公開
登台鬻賣色相。當然也還有自慚形穢的心理因素:不願以又老又醜的形象
獻醜。

 

多年以來拒絕了多少人的邀請亮相,婉拒了多少機構的講座安排,甚至拒
絕了一些學府的講學聘書。說到劇場,已經三十年來未進過任何劇院看電
影,更別說再登舞台了。

 

為什麼這一次突然要登台亮相呢?只因為這是為了替佛教慈濟功德會,籌
募慈濟醫學院與醫學研究中心建校基金!在以前多篇拙文說過,為了支持
慈濟籌善款,我什麼都願做,假如有善長仁翁肯捐助慈濟可觀的善款,那
麼叫我扮小狗叫或跳我都肯幹。

 

因為慈濟人在證嚴上人領導之下,所做的一切慈濟工作與對社會的偉大貢
獻,都使我無限敬佩,因為證嚴上人與各會員所做的恤孤憐老、救病濟貧
,救苦救難,建設慈濟醫院、慈濟護專與慈濟醫學院及研究中心,這一大
系列的成就與悲願,正是我向來所最膺服的佛教大慈大悲願行;正是我的
夢想而我所無力做到的,我以崇拜的虔誠,願意把自己像小水滴般微弱的
棉力,投入證嚴上人與慈濟人的慈悲心願的洪流。

 


 

 

 

原載《慈濟》303期:1992年2月25日

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03/303c7-1.htm

 

 

編後語

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03/303c13-1.htm

 

 

慈濟發動大陸賑災,迄今暫告一段落。細數成果,予海內外造成很大的迴
響。本期「專題報導」,分緣起、各場大型義賣園遊會的特色、感人故事
、團圓心聲、展望敘起,並邀請海基會陳副董事長、中廣唐總經理以及企
業領袖等,談論對慈濟發起大陸賑災的看法。相信凡是為大陸賑災盡過一
份心力的人已然功不唐捐;因為,慈濟人正從力行實踐佛陀「慈悲喜捨」
的精神,來成就菩薩的道業。退隱加拿大奉母二十餘載的馮馮居士,為了
慈濟,不僅捐出所有(捐獻佛陀舍利子與佛骨瓔珞予慈濟義賣),並創作
聖樂(以一個不懂樂理的人而能創作出一百五十人演奏的大型交響樂,其
艱難可想而知)提供慈濟義賣,甚且不惜公開露面演唱,對慈濟的護持可
謂涓滴靡遺了。新闢專欄「迎接微曦」,係借用馮馮居士早期一部著作的
書名;象徵正法住世,大地呈現一片光明。本期首先刊出馮馮居士在美國
分會靜思堂記者招待會上答覆記者的問題,下期陸續刊登「洛杉磯聖樂首
次回憶錄」,約有五萬餘言。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